第十二章 幫派之爭            

    徐子陵把雷九指為他編造的身份說與高占道遣:「我現在是山東的行腳商,專營綢緞生
意,在西市有間和我素有交易的綢緞莊,尚有落腳的處所。我用的名字叫雍秦,不但武功高
強,且精通賭術,擅使的兵器是一對刻有『雍秦』兩字的精鋼護臂。」

    高占道歎道:「徐爺設想得真周到。不過有起事來,徐爺絕不可使出真功夫,因為像兩
位爺兒的身手,天下屈指可數,一露真功夫,事實上會惹人生疑。不知寇爺現在的身份又是
什麼?」

    徐子陵湊到他耳旁低聲道:「當然也像我有假身份有副假的臉孔,但你暫時還是不要讓
其他兄弟知道我們已來了長安。今晚你和奉義、小傑他們在這裡等待我們,我會和少帥來與
你們商量大計。」高占道精神大振道:「終等到這麼一天!真希望明天可以離開長安。」

    徐子陵訝道:「你難道對長安沒絲毫好感嗎廣高占道嗤之以鼻道:「大唐皇帝的寶座早
晚會落在李建成手上,這種地方有什麼捨不得的。」

    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記起李世民曾說過恐怕李建成會是另一個楊廣的坪語,深切體
會到被楊廣暴政害得家破人亡的高占道對暴君的厭惡,正要說話,外鋪傳來嘈吵的混亂聲
音。

    兩人愕然互望。

    高占道霍地立起,雙目精光暴現,顯示出大有長進的功力,沉聲道:「麻煩來哩!」

    寇仲忙作補救道:「小人雖不知在夫人身上發生過什麼事,但憑小人的經驗,夫人這種
鬱結病症該是因男女之情憬而來,可推想夫人該有一段傷心往事。未知小人有否猜錯?」

    青青呆望他的醜臉好半響,幽幽輕歎,雙目射出回憶神情,茫然道:「莫先生只說對一
半,妾身是因做過一件忘恩負義的事,所以心內愧疚,只惜此事錯恨難返,可能因為此事,
才患上先生所斷出的鬱結症。」

    寇仲一呆道:「夫人曾把這事告訴別人嗎?」

    青青慘笑道:「告訴別人有什麼用?只是每當妾身憶起此事,心情難再舒暢,又總是忘
不掉。莫先生教妾身該怎麼辦呢?」

    寇仲放開三指,取出銅盒,笑道:「夫人若信任小人的話,請把事情說出來,小人可立
誓為夫人保守秘密,說不定小人還可開解夫人,並替夫人根治病毒。」

    青青呆瞧著他打開銅盒,取出一根灸針,道:「妾身有個奇怪的感覺,先生像熟知妾身
往事似的,我們以前曾否見過面呢?」

    寇仲拈針的手輕顫一下,著她坐直嬌軀,準確落針在她肩後的心俞穴處,此是心臟血氣
轉輸出入之地,在脊骨第五椎下。寇仲雖不通醫理,仍知「心病」應從「心穴」入手,故下
手挑選這個穴位。

    真氣隨針輸入。

    青青「卿」一聲叫起來,神態動人。

    寇仲柔聲道:「我在等著聽哩!」

    青青搖頭道:「妾身真的不想說,那會令妾身很痛苦的屍寇仲一來心切救人,更因好
奇,忍不住道:「那就讓小人猜猜看,是否有人仗義幫了夫人的忙,甚至救過夫人性命,而
夫人卻毫不領情?」

    青青劇震道:「你怎能一猜便中?」

    寇仲明白過來。原來青青確因當年對他和徐子陵在救她後惡言相向的事,一直內疚至
今。微笑道:「小人只是順著夫人的口氣和病情去猜度吧!夫人請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
醒來後一切都會成為過去。小人敢擔保夫人的愧疚是完全不必要的,因為你的恩人根本沒有
把事情放在心上;說不定你還會再與恩人重逢,彼此親切暢敘呢?」

    青青緩緩閉上美目,像個無助的小孩般道:「真的嗎?」

    寇仲內氣輸入,青青軟倒椅內,沉沉睡去。

    進來鬧事的是十多名大漢,人人手持木棍,見人就打,鋪門外另有十多人押陣,由渭水
盟的盟主符敵親自率領,尚有京兆聯派來的史成山和高越兩高手助拳。

    在鋪堂照料的有三位雙龍幫的手足,以君子不吃眼前虧,寡不敵眾下,往內退卻。

    高占道和徐子陵與在後鋪的十多名兄弟擁進前鋪時,鋪內沒有一件東西是完整的,連桌
椅都不放過,全部砸個稀巴爛。

    眾惡漢正往外退走,附近店舖的同行聞聲而至,但只在遠處圍觀,敢怒而不敢言。

    高占道喝止正要衝出鋪外動手的兄弟,低聲向徐子陵道:「是硬還是軟!」

    徐子陵大感頭痛,道:「先看他們有什麼話說。」

    高占道微一點頭,與徐子陵走出店外,厲喝道:「符老大這是甚麼意思?令早才傳來口
訊,著我們同興社要依你們的規矩納款金辦事,不到幾個時辰就來亂砸東西,一副趕盡殺絕
的樣子。』』符敵斜眼一瞥塗子陵的黃臉漢,冷笑:「不幹事的閒人先給老子滾開。」

    徐子陵見他如此霸道,無名火起,表面卻毫不動氣,微笑道:「小弟雍秦,乃高社主的
拜把兄弟,這樣算不算是閒人呢?」

    符敵旁的高越獰笑道:「小子找死!」

    說話的是他,動手的卻是京兆聯隨來的另一高手史成山,這矮橫惡漢拔出佩刀,箭步搶
前,照頭往徐子陵猛劈過去,一出手就是奪命招數,圍觀的水運業同行全體嘩然。徐子陵踏
步迎上,在萬眾驚愕下,傚法老爹杜伏威的袖裡乾坤,暗藏護臂的一袖往劈來的大刀渾去,
「叮」的一聲,史成山渾身劇震,大刀盪開,人也被震得退後三步。

    符敵等人露出駭愕神色時,徐子陵兩支護臂從內探出,疾攻對方雙目。

    史成山早被他震得血氣翻騰,五臟六腑像倒轉過來般,慌忙運刀格架。

    豈知徐子陵真正殺著是下面無聲無息飛出的一腳,腳尖點在史成山腹部氣海穴處,史成
山慘嚎一聲,應腳倒飛,跌入符敵陣內,又撞倒另兩人,三人變作滾地葫蘆,狼狽不堪。

    符敵等駭然失色,雙龍幫的兄弟和圍觀者則高聲喝采,聲震長街。

    徐子陵退回高占道旁,從容自若道:「找死的該是這姓史的,以後他都不用再和人動
手。」

    符敵雙目殺機大盛,狠狠道:「高占道你這是敬酒不喝喝罰酒,可敢與我符敵獨鬥一
場?」

    高占道哈哈笑:「符老大的言詞既矛盾又可笑,你一上場便教我喝罰酒,哪有敬酒可
言。更可笑是不講江湖規矩,擺明以大壓小的姿態,道理說不過人即訴諸武力。憑你這種行
為,怎能令人心服。」

    圍觀的同行又一陣震耳欲聾的掌音和來聲,符敵的霸道已激起公憤。

    徐子陵戟指符敵身旁正雙眼亂轉的高越喝道:「高越你給雍某滾出來,看你有什麼資格
說雍某想找死。」

    眾人更是采聲雷動,為徐子陵打氣。

    高越氣得臉色陣紅陣白,偏又心中虛怯。江湖上這種指名道姓的挑戰,明知不敵亦退讓
不得,只好拔出背上長劍,跨步出陣,擺開架勢道:「雍秦你最好秤秤自己的斤兩,看在關
中敢與我們京兆聯為敵的,會有什麼好結果!」

    徐子陵冷然道:「聽你的口氣,關中當家的究竟是姓楊的還是姓李的呢?」

    此話一出,整條街近干人登時鴉雀無聲,都在看高越怎麼回答。。

    高越才知自己說錯話,老羞成怒,喝道:「小子納命來!」

    猛地衝前,長劍灑出三朵劍花,往徐子陵刺去。

    徐子陵健腕一沉,護臂從袖內閃電擊出,「鏘」的一聲,把對方長劍掃開,下面作勢要
踢,嚇得高越慌忙後退,一副杯弓蛇影的神態,登時惹起震耳哄笑。

    符敵的臉色非常難看,怎想得到橫裡殺個雍秦出來,立威變成自取其辱,確是始料不
及。

    徐子陵瞧著退往丈外的高越,搖頭歎息道:「高兄滾到這麼遠,雍某怎樣向你納命?」

    高越氣得差點吐血,再要搶前,符敵大喝道:「且慢!」

    高越早對徐子陵心生忌憚,樂得下台,止步道:「符老大有什麼話說?」

    徐子陵洒然笑道:「說什麼話都沒有用,既然明知不會有好結果,大家索性扯破面皮對
著來幹。符老大不是要單打獨鬥嗎?有種的就以一場分勝負,輸的一方以後就滾出長安,再
不要在這裡混攪。」

    圍觀者爆出來聲附和,氣氛熱烈,群情洶湧。

    符敵背後的頭號大將石布持槍搶出,為老大解圍喝道:「臭小子!過得我石布這關再說
吧。」

    一人提刀從圍觀的人堆中排眾而出,大笑道:「殺雞焉用牛刀,就讓我查傑來侍候你這
口出狂言的傢伙。」

    原來是查傑回來了。

    牛奉義亦不知從哪裡鑽出,來到徐子陵另一邊。

    在這區誰人不認識查傑,人人高聲為他吶喊助威。符敵方的三十多人立時反變得勢孤力
弱,陷於遭人人喊打的劣局。

    只看查傑的氣度步法,便知他的功力大有精進。

    牛奉義在徐子陵身旁激動的道:「兩位幫主終於來啦!」

    石布和查傑兩人相隔十步,互相虎視。

    接著兩人同聲暴喝,向對方發動攻勢。石布長槍疾朝查傑胸口挑去,極是兇猛,勁道十
足。只看這一槍,此人的功夫尤在京兆聯的高越和史成山兩人之上。

    豈知查傑刀隨意發,使出徐子陵和寇仲傳授的「神龍八擊」第一擊「氣勢如虹」,揮刀
挑掃,輕輕鬆鬆的盪開對方長槍,笑道:「石兄千萬不可存心相讓,否則被小弟誤傷就不值
得啦!…眾人見查傑刀法這麼高明,又是一陣打氣喝采。

    查傑得勢不饒人,趁石布空門大開,羞怒交集的當兒,伏腰欺身,長刀接著施展第二擊
「直搗黃龍」,長刀角度變化,直取石布小腹,殺得石布往後跌退,失去先機。

    符敵一方紛紛退讓,騰出空間供兩人動手周旋。

    石布狂喝一聲,槍法一轉,招招都是兩敗俱傷的拚命招數,力圖平反。

    查傑沉著應戰,反攻為守,表面看石布似反擊成功,但徐子陵等卻知石布的氣力正飛快
消逝,已成強弩之未。

    果然查傑覷準石布槍勢稍竭,閃身撞人對方槍影內,倏又退開,快得看也看不清楚,石
布肩頭濺血,長槍掉地並蹌跟跌退。

    查傑還刀入鞘,退到高占道旁,曬道:「符老大若不親自出手,、渭水盟以後再不用在
長安混下去啦。」

    符敵臉色鐵青的瞧著已方人馬把石布扶著。高占遣微笑道:「接下來這一場就由我高占
道陪符老大玩玩,不過願賭眼輸,誰輸了就立刻離開長安,符老大有這膽量嗎?』』符敵勢
成騎虎,喝適:「拿棍來!」

    高占返向徐子陵露出一個充滿信心的笑意,低聲道:「出手啦!」言罷大步踏出。

    這海盜出身的漢子仍是當年的模樣,長髮披肩,滿面鬍鬚,背上又掛著兩把各長五尺的
短纓槍,難得是神態更內斂沉凝,威霸化為充滿張力的氣勢,隨便一站,立時把心虛氣怯的
符敵比下去。

    經過三年的修練,高占道已像查傑般,一躍而成能獨當一面的高手,難怪能在長安闖出
名堂來,更成為京兆聯的眼中釘。

    符敵狂喝一聲,長棍猛劈,這一棍純屬試探,符敵再不敢輕視對手。

    高占道踏前半步,雙短槍從背後移到前方,仍保留交叉的架式,把長棍格個正著,持槍
的一對修長粗壯的手穩定有力,不晃半下,立時惹起此起彼落的喝采。

    「噹!」

    符敵的長棍給震得彈高,高占道雙槍分開,閃電前刺,迫得符敵往後退避,落在被動之
勢。

    他本想以雷霆萬鈞的全力一棍,在內力上壓倒對方,豈知高占道功力之高,大大出乎他
意料之外,立即吃了個啞巴虧。

    高占道正要乘勢追擊,一聲大喝傳來道:「給本官住手!」

    徐子陵愕然瞧去,只見身穿官服的爾文煥領著十多名長林軍,衝破圍觀的如堵人牆,排
眾而出,一面煞氣,心中暗叫不妙。

    沙成功乘機留在在風雅閣討好本為青青婢女的喜兒,寇仲則托詞疲倦自行回家,事實上
卻溜去躍馬橋看形勢,那明天去工部查看屋字資料時也好先有個大概印象。

    他離開北裡往西行,算好抵達永安渠東岸,可沿渠南行,不用多走冤枉路。

    與青青和喜兒的重逢,心中不無感慨。

    在他的腦海中,她們從沒佔過什麼位署,所以連她們的名字都忘掉。可是今天異地相
逢,心中卻湧起溫馨親切的感覺。她們代表著未成名前一段苦樂參半的回憶,亦勾起他對往
事的追憶。

    忽然驚醒過來,定神望去,永安渠對岸處人頭湧湧,鬧哄哄一片,不知發生什麼事。

    寇仲好奇心大起,連忙走過跨渠大橋,往人最多處擠進去。

    就在此時,爾文煥官威十足的聲音傳來道:「當街武鬥,有違法紀,有關人等,全部帶
署,敢抗令者,格殺勿論。」

    寇仲躍起一看,首先人目的是徐子陵的臘黃臉孔,接著是高占道等人,暗叫乖乖不得
了,但一時間亦想不到化解的辦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