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登門尋仇            

    常何和寇仲在凝碧閣的外堂等候,前者低聲遣:「皇上今早在內朝與太子殿下及秦王有
急事商議,否則皇上一定會親來的。」

    寇仲睡眠不足的揉揉眼睛,隨口問道:「為何不見齊王呢?」

    常何當地是禍福與共的老朋友般道:「齊王到關外辦要事,尚未回來。」

    鄭公公來了,笑容滿臉的恭敬道:「娘娘有請莫神醫。」

    寇仲隨他進入內室,令趟張婕妤穿著整齊地坐在躺椅上,雖與精神煥發仍沾不上邊兒,
但病容盡去,兩頰規出少許血色,不是盲人,當會知她正在康復中。

    張婕妤頭帶鳳冠,穿的是講究的深青色諱衣,以朱色滾邊,外披錦袍,腰間繫上白玉雙
佩,顯得雍容華貴,嬌美可人,難怪如此得李淵愛寵。

    她對寇仲當然非常禮待,展現出親切的笑容,道:「哀家這半個月來從沒像昨晚睡得那
麼好,莫先生確不負神醫之名。」

    寇仲一揖到地後大模大樣地坐到她身旁為他特設的診病椅上,心想美人兒你睡得充足,
可憐我剛合眼就給沙福喚醒。

    張婕妤乖乖的從羅袖伸出玉手,讓寇仲把三指搭在她的腕脈上,竟有感而發道:「為什
麼人生在世,要不時受到大大小小的各種痛苦折磨呢?」

    陪在一旁的太監婢僕當然沒有人能答她的問題,寇仲正專志於她嬌體內氣血的詳狀,心
不在焉的隨口答道:「那要看人是為什麼生在世上,若為的是人生的經驗,那自應每種經驗
都該去品嚐一下。嘿!我只是胡言亂語,娘娘請勿見怪。」

    張婕妤怔怔看著他的醜臉,道:「先生的話非常新鮮,從沒有人對哀家說過這看法,可
見先生不拘俗禮,性格率直,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哀家怎會怪先生呢?不過病情的折磨,不
嘗也罷。」

    寇仲本想唯唯諾諾的點頭應過算了,又忍不住道:「病痛也非全無好處,至少可提醒我
們去小心健康。像刀割肉會痛,我們才會躲避刀子,若不痛的話,連給人把手割掉都不知
道。哈!所以練武的人該是最怕痛的人。」

    張婕妤一怔道:「先生所說的不無道理。」

    寇仲心忖胡詔完畢,該是下針的時間,取出沙芷菩的九針銅盒,微笑道:「令趟之後,
小人該以後都不用再來為娘娘治病了!」

    大清早侯希白的弓辰春摸到東來客棧找雷九指和徐子陵,後者為避人耳目,戴起臘黃面
具依雷九指的指示化名為一個叫作雍秦的山東賭徒兼行腳商。

    三人在房內商議,侯希白道:「昨晚李建成使人送來五兩黃金,我當著興昌隆的人面前
把賞賜推掉,不知是否做對了呢?」

    雷九指倒抽一口涼氣道:「對是對極了,可是李建成怎嚥下得這口氣屍徐子陵則道:
「管他的娘!目下形勢微妙,弓辰春這傢伙分別與李世民、李淵和封德彝拉上關係,李建成
並非沒有顧忌的。」

    侯希白苦笑道:「不過可達志的狂沙刀法確是名不虛傳。就算我可以用美人扇去對他的
狂沙刀,勝負仍在未知之數,若用劍則怕走不了多少招,這人終究是個禍患。」

    徐子陵淡淡道:「用兵器或不用兵器對我來說分別不大,若有碰上可達志的機會,我們
可在動手之前先行掉包,由我來應付他。」

    雷九指皺眉道:「最怕忽然碰上,掉包也來不及呢。」

    侯希白聳肩道:「這個倒不成問題,這裡是唐室的天京,可達志又是長林軍人,不能動
輒殺人。我就引他定期決戰,那時子陵可從容頂上。不過這突厥蠻子乃有實學的人,子陵千
萬別掉以輕心。」

    徐子陵微笑道:「無論對手是誰,我也不會輕敵的,」侯希白道:「另一個問題是秦王
似有招攬我入夭策府之意,小弟該如何處理?」

    徐子陵斷然道:「這會變成作繭自縛,侯兄可以祖宗遺訓莫家後人不准當官來推卻。最
好是早點向卜廷等作出暗示,只要輾轉傳入李世民耳內,可化解這個難題。」

    雷九指讚歎道:「子陵的腦筋轉動迅快,無論什麼難應付的事,到你手上立即迎刃而
解。」

    侯希白欣然道:「小弟正要借助子陵的才智,為我從楊慮彥手上把印卷討回來。」

    徐子陵沉聲道:「你這個問題,怕要通過『霸刀』岳山來解決,只要讓李淵曉得裴矩的
真正身份和與楊虛彥的關係,最好是買一開三,把楊文干和楊虛彥,楊虛彥與董淑妮的秘密
勾結也一併奉上,那我們說不定可混水摸魚,順手宰掉楊虛彥亦非沒有可能。」

    雷九指想起楊文干的小妾虹夫人,點頭道:「對楊文幹我們尚要做點工夫才行。」

    徐子陵從容道:「時間無多,好該輪到岳山他老人家出場啦!」

    寇仲在鄭公公陪伴下回到大堂,常何緊張的問道:「張娘娘情況如何?」

    鄭公公搶先答道:「莫先生不愧神醫,這次施針功效更是神奇,娘娘的臉色就像從沒病
過的樣子。」

    寇忡回復本色,笑嘻嘻道:「娘娘現在需小睡片刻,我敢包保她的病已完全根除,再不
會復發。」

    常何整個人輕鬆起來,皆因此事成敗關係到他以後的官運。

    「尹德娘娘到!」

    三人同感愕然,連忙下跪迎駕。

    尹德妃乃張婕妤以外皇宮最有權勢的貴妃,同受李淵恩寵,更是李建成蓄意巴結討好的
另一位重要妃子。

    寇仲偷眼一瞥,只見一位身披大袖對襟,長可及膝,上繡五彩夾金線花紋披風的美女,
在太監和宮娥簇擁下,姍姍而至。

    披風內穿的是短孺長裙,裙腰繫在腰部之上,高處接近腋下,使本是身長玉立的尹德妃
更顯修長婀娜,蓮步輕移時搖曳有致,非常動人,比之張婕妤毫不遜色。

    寇仲心付無論尹德妃或張婕妤,都是天生麗質令人為之顛倒的美人兒,比之董淑妮多添
一種成熟的風情,難怪楊虛彥要出旁門左道的功夫為董淑妮爭寵。

    「三位平身!」

    寇仲跟著常何和鄭公公站起來,扮作驚惶的垂首不敢平視對方。

    尹德妃柔聲道:「這位走是莫神醫,姊姊的病況如何呢?」

    寇仲答道:「張娘娘已完全康復,天祐皇上。」

    尹德妃一陣歌頌讚歎,道:「莫神醫今趟立下大功,皇上必重重有賞。莫神醫若有什麼
心願,儘管直說。」

    寇仲像徐子陵般,最怕給官職纏身,那就什麼地方都不用去,忙道:「小人唯一心願,
就是希望常將軍步步高陞,今次若非常將軍陪小人踏遍長安去找到合用的靈藥,絕難有此神
效。至於小人,則須遵從祖先遺訓,在四十歲前遍游天下,造福蒼生,並廣見聞。」

    常何聽得大為感動,慌忙跪下。

    尹德妃對寇仲的「淡泊名利」心生佩服,讚道:「先生原來是有大志之士,尹德失敬
哩!」

    轉向常何道:「常將軍憑著將莫先生推薦給太子殿下,已是立了大功,哀家定會提醒皇
上,絕不會忘掉常將軍的功勞。」

    言罷入內堂探望張婕妤去了。

    離宮時,常何早把寇仲當成「生死之交」,硬拉他到福聚樓舉行慶功午宴,兩人現在的
心情,與昨天當然有天淵之別。

    徐子陵扮成的岳山,昂然步上躍馬橋,無論他奇特的貌相,偉岸的身形,霸道的氣勢,
均令人不得不多望他兩眼。

    下橋後轉往西市的方向,目的地是西市東北毗鄰皇城的布政望。能住在這區的不是有錢
便能辦得到,還要有權有勢方成。

    望坊內府第林立,都是達官貴人的官邸,徐子陵在一所巨宅外停步,只見門匾上寫「海
南晃府」四個大字。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後,暗聚功力,當蓄至巔峰時,沉喝一聲,鐵拳疾出,施展寶瓶印,
重擊在以紅木雕成縷花精美的大木門上。

    「轟」!

    螺旋勁發,大木門像不堪摧殘的破木殘屑,旋轉著往院內激濺彈射,院門變成一個方
洞。巨響立時驚動居住宅內南海派的徒眾,一時人聲鼎沸,從主宅正門處擁出十多名武裝男
女。

    徐子陵這假岳山正是要來鬧事,還要鬧得愈大愈好。最理想莫如轟動全城,教人人都知
道「岳山駕到」。

    輕挽著「岳山招牌」長袍的下擺,跨檻而入。

    兩名大漢怒叱一聲,分提一刀一槍往他殺來,背後有人大喝道:「誰人敢來我南海派撒
野!」徐子陵一晃雙肩,行雲流水的往前飄去,在刀槍及體前左右各晃一下,以毫釐之差避
過敵人兵器,接著左右開弓,兩人明明見他揮掌攻來,偏是無法躲避,應掌拋跌,再爬不起
來。

    兩男一女刀劍並舉,從台階上攻下來,他們顯是在群攻陣法下過苦功,配合得天衣無
縫。

    由於掌門人「金槍」梅詢與派內高手,多隨李無吉到關外對付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所以
目下留在長安的除「南海仙翁」晃公錯外,均屬較次的好手。徐子陵正看準這形勢,才公然
上門尋釁,找晃公錯算賬。再沒有另一個更好的方法去通知李淵他岳山到也。

    徐子陵雙目模仿岳山射出森冷的光芒,凝起強猛無儔的氣勢,一步不停的登階迎上,兩
手閃電劈出,冰寒的殺氣潮湧而去,在敵人攻至前已使他們感到肌膚生痛,呼吸困難,登時
志氣被奪,施展不出真正的本領。

    「當當」聲響個不絕,四柄敵人刀劍無一倖免的被徐子陵以重手法劈中,兩人兵器脫
手,另一人被他起腳踢飛,持劍的女弟子則被他奪去長劍,變得潰不成軍,四散退開。

    徐子陵反手一劍,把身後另一名壯漢掃得連人帶棍滾下長階,正要殺入廳內,棍影從門
內閃出,當頭疾劈,動作快逾電光石火,且棍鳳如山,凌厲無比。

    以徐子陵之能,也不敢硬櫻其鋒,同時記起岳山遺卷中曾提起過此人,說他乃南海派中
除晃公錯外准一堪稱高手者。

    持棍者是個鬚髮俱白的錦袍老人,鐵棍一擺,毫不停滯的中途變招,由疾劈變作直戳,
疾取徐子陵腰眼,又狠又辣。

    徐子陵發出岳山的長笑聲,曬道「『齊眉棍』梅天,這麼多年看來你也沒有什麼長進哩
廣說話間,早運劍把氏棍挑開,接著隨手反擊,殺得對方左支右拙時,忽然棄掉長劍,一拳
轟去。

    梅天哪想得到他會棄劍用拳,慌忙間揮棍擋格,卻慘哼一聲,被他的拳勁送入門內去。

    主宅門終於失守。

    雙方這連串交接,只在數下呼吸間完成,其他人此時方有機會再朝徐子陵攻來。

    徐子陵大步跨入宅堂,兩手展開借勁卸勁的奇技,使來攻者左撲右跌,潰不成軍。梅夭
再掄棍攻至,徐子陵當然不會客氣,以硬攻硬,不到十招,一指點中對方肩井要穴,梅天踉
蹌跌退,差點坐倒地上。

    一番激戰後,廳內再無能戰之人。

    徐子陵仰天大笑道:「晃公錯何在,我岳山討債來哩!」

    梅天強壓下翻騰的血氣,狠狠道:「晃公正在西市福聚樓上,岳山你有種就去找他
吧!」

    徐子陵不屑的道:「找晃公錯要有種方成嗎?若非老夫早收斂火氣,今天此宅內休想留
下一個活口,算你們走運。」

    哈哈一笑,揚長去了。

    常何和寇仲坐在昨天那張桌子,舉杯相碰,興高采烈。常何一口氣點了七、八道菜,任
他兩人如何大食,也絕吃不下這麼多飯菜。

    把黃湯灌進咽喉後,常何喘著氣道:「尹德娘娘一句話,比太子殿下說十句更有力,莫
兄今趟真夠朋友,以後莫兄的事,就是我常何的事。」

    寇仲正遊目四顧躍馬橋週遭宅院的形勢,漫不經意的道:「小弟除醫道外,亦沉迷建築
之學,嘿!這都是由家叔培養出來的興趣。」

    常何已視他如神,衷心讚道:「原來莫兄這麼博學多才,不過長安是新城,最舊的建築
亦只是數十年光景。』』寇仲胡謅道:「新舊不重要,最重要是有創意的建築,在長安有誰
對這方面特別有研究和心得呢?」。

    常何道:「前代的大建築師當然是字文悄,長安城就是由他監督建造的。現在該找的人
應是工部尚書劉政會,沒人比他更熟悉長安城的建築。」

    寇仲大喜道:「可否安排我與這位工部大人見個面?」

    常何欣然道:「你想不見也不行。他昨天才找過我,問莫兄能否為他兒子治病,但昨天
我哪有閒情和他說話?」

    忽然湊近低聲道:「可達志又來哩!」

    寇仲朝入門處瞧去,可達志正昂然登樓,領頭者赫然是李密,背後還跟著王伯當,嚇得
寇仲別過頭去,心兒忐忑亂跳。

    常何又道:「今天福聚樓特別熱鬧,連南海派的晃老頭也來了,陪他的竟是齊王的寵將
字文寶和吏部尚書張亮。」

    寇仲偷眼瞧去,果然看到貌似仙翁的「不老神仙」晃公錯,在另一角與兩人談笑甚歡。

    常何言歸正傳,返回先前的話題遣:「莫先生既有意結識工部的劉大人,待會小弟就陪
先生登門造訪,保證他倒展相迎。」

    寇仲正要答話,可達志過來和兩人打招呼,笑道:「今晚我們再到上林苑痛飲一番,由
小弟作個小東追,兩位走要賞個薄面。」

    寇仲想到李密和王伯當說不定也是其中兩位座上客,忙道:「不是小人不賞面,而
是……唉!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待會便要四處奔波診症,不信可問常將軍。」

    常何不斷點頭,事實上他對可達志這外族的超卓劍手亦沒多大好感,不想與他親近。

    可達志聞言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來,正要說話時,一把低沉嘶啞的聲音從躍馬橋的方
向傳上來道:「晃七殺,立即給我岳霸刀」滾下來!」

    原來鬧哄哄的整座福聚樓立即變得鴉雀無聲。

    寇仲探頭瞧去,駭然見到「岳山」正卓立橋頭,整個人散發著不可一世的霸道氣概,不
由心中叫絕,明白到徐子陵行動背後的目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