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症怪疾            

    碧水澄潭映遠空,紫雲香駕御微風;漢家城閾疑天上,秦地山川似鏡中。」

    太極宮與東宮有通訓門相通,過門後是太極宮的東園,也是著名的東御地所在處。

    在雪粉飛揚下,廣闊的東御池晶光亮澈,默默地反映著池畔鋪上新裝的享台樓閣、老槐
垂柳,仿似人間仙境。

    寇仲在李建成、常何、馮立本三人陪同下,沿著池旁碎石鋪築的園中小道,朝張捷好所
居位於東御池北園林內的凝碧閣緩步前行,在分隔東園和主殿群的隔牆外,遠處太極殿的殿
頂聳峙於雪白的林木之上,氣象萬千。

    李建成在寇仲耳旁低聲道:「張娘娘今趟的病起得非常突然,半個月前她在宮內玩球戲
時忽然暈倒,此後得此怪疾,一直時好時壞,連韋正興都束手無策。」

    寇仲記起韋正興是關中最有名的醫師,有活華陀之稱『順口問道:「韋大夫怎麼說
呢?」

    李建成冷哼道:「他說來說去都是寒燥虛實那一套,只有秦王才硬說他醫術了得。照本
殿下看他不過醫道爾爾,只是湊巧醫好幾個病症,便聲名大噪,遇上真正棘手的奇難雜症,
立即束手無策。

    寇仲這才知韋正興是李世民方面的人,難怪李建成如此緊張和禮待自己。不過假如他寇
仲出師不捷,立即會被打落冷宮。再想到李建成的狡猾,趁李淵離宮時讓自己去嘗試診治,
醫不來李淵都不知道,更不會怪到他這個太子身上。

    問道:「娘娘一向的體質如何?」

    李建成露出思索的神情,眉頭深鎖的適:「張娘娘以前的身子是相當不錯的,這次病發
事起突然,令我們大感意外。」

    說話間,眾人穿過蜘蜒於竹林的小徑,眼前豁然開朗,東御池之北,羅植各種花卉草
木,凝碧的地水映照下,凝碧閣座落其間,台殿亭閣,與四周的環境融渾為一。

    李建成領著冠仲等登上台階,一名四十來歲的太監在兩個小太監的陪同下在大門相迎,
李建成介紹道:「鄭公公,這位就是莫神醫哩!」

    那鄭公公見到冠仲的尊容,鄙屑之色略現即斂,勉強打個招呼,道:「太子殿下請!」

    徐子陵離開東大寺,整個人輕鬆起來。心想該是留下暗記的時刻,好能與寇仲聯絡,認
准方向,在雪花紛紛中朝朱雀大街走去。

    忽然有人從橫巷撞出來,哈哈笑道:「弓兄你好!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徐子陵大吃
一驚,忙低聲道:「我現在叫莫為,希白兄勿要亂嚷。」

    正是「多情公子」侯希白,縱使他的帽子遮去上半截臉,但其獨特出眾的體型風度,仍
是非常易認。

    侯希白髮現他面具上的疤痕淺了許多,尷尬地道:「我這叫自作聰。幸好我肯定沒人跟
蹤莫兄後才現身相見,否則會暴露莫兄的身份。哈!莫為!這名字可圈可點。」一把扯著徐
子陵衣袖,轉入橫巷去。

    徐子陵奇遣:「你怎知我在這裡?」

    侯希白聳肩洒然道:「子陵兄…嘿!莫兄只是我的意外收穫。

    我真正要跟蹤的人是揚虛彥。以為他是隨李淵的車馬隊到東大寺去,豈知竟見到你從東
大寺走出來,登時嚇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寒舍喝兩杯如何?」

    徐子陵訝道:「你在這裡有落腳的地方嗎?」侯希白領路而行,瀟灑笑道:「有錢使得
鬼推磨。這幾年來我專為付得起錢的人作畫像,賺了一大筆。雖說長安很難批到戶籍,卻給
我將屋連戶籍一應買下來,以作藏身之所。」

    兩人進入上書「宣平」的坊門,又是另一番情景。長安城內坊與坊間都以圍牆街道分
隔,井然有序,每坊四門,主要街道是以十字形貫通各門的石板路,小巷成方格網狀通向坊
內主街。坊內民居多為低矮的磚木房,樸素整齊,院落森樹時花,窗明几淨,一片安祥舒適
的居住氣氛。

    侯希白領他直入深巷,來到一所小院落的正門,推門道:「莫兄請進。」

    當李建成等一眾留在大堂,寇仲這冒牌神醫卻登堂人室,在鄭公公領路下,穿廊過戶抵
達大唐皇帝寵妃張捷好的香閨門外。

    鄭公公著寇仲遠候一側,自己過去輕輕叩門,一副惟恐驚擾張捷妤的模樣神態。」

    寇仲閒著趁機欣賞這凝碧閣的內園景色,縱在這冬寒雪飄的時節,他仍輕易想像出在園
內繁茂的古槐和蒼柏下,春夏時在濃蔭遮地、滿園碧綠的蔓草襯托中,雪白的梨花和紂豐紅
的桃花爭香競艷的迷人情景。

    這種睹此思彼的想像力,令寇仲心神提升至超乎眼前的物象到達另一層次,感覺新鮮。

    院內正中處有個大池,池中築有一座水亨,亭旁有座假石山,近頂處雕鑿出龍頭,張口
噴出一道清泉,射注池內,飛珠濺玉,蔚為奇觀,更為清寂的冬園帶來一點點生氣,頗有畫
龍點睛之效。

    正欣賞間,宮門張開,一名宮女的聲音道:「鄭公公安好,是否神醫來了?」

    鄭公公低聲道:「正是莫先生來了,方便嗎?」

    寇仲當然詐作不聞不知,感到那宮女正探頭出來朝他張望。

    宮女顯然被他的鄙俗模佯嚇怕,好一會才道:「就是他?」

    鄭公公忙低聲道:「是太子殿下極力推薦的,我們做奴才的只有聽命行事。」」寇仲心
中大罵,這太監一下子將所有責任推在李建成身上,確是可惡。

    宮女道:「不若公公隨小婢入去稟告貴人,由她定奪好了。

    兩人足音遠去。

    暗伴寇仲的兩個小太監互打眼色,對寇仲這神醫似乎都不大看好。事實上連寇仲亦對自
己沒有信心,不由有點兒緊張。

    片晌之後,鄭公公回來道:「有請莫先生。」

    寇仲深吸一口氣,隨鄭公公進入佈置得美輪美煥的內堂去,經過一進廳堂,才是閨閣,
在兩名太監和數名宮女簇擁下,一位嬌滴滴的美人兒攬被坐在一張臥榻上,一副嬌慷無力,
我見猶憐的抱病樣兒。

    寇仲不敢飽餐秀色,正要叩首下拜,張捷妤柔聲道:「莫大夫不必多禮,只要你能治好
哀家的頑疾,哀家重重有賞。」

    旁邊一位該是張捷妤貼身愛婢的俏麗宮女接口道:「我們貴人的意旨是醫者須講求望、
聞、問、切;若拘於尊卑俗禮,顧忌多多,反妨礙莫大夫的診斷。所以莫大夫可免去這些宮
廷禮節。」

    寇仲心道這就最好。作個揖後乾咳一聲,清清經運功改變後的喉嚨,開腔道:「娘娘果
然是明白人,如此小人就先為夫人把脈看看。」

    張姨妤點頭同意,鄭公公忙指點太監搬來椅子,讓寇仲在這美麗的娘娘身前坐下。氣清
蘭麝釁馥膚潤玉肌豐。當寇仲把三指搭在張捷妤無力慷移、滑比凝脂的玉腕上時,差點暈其
大浪,忘記來此的目的非是愉香而是治病。

    在眾人目光虎視眈眈下,寇仲暗中送出三注真氣,鑽進她的氣脈內。

    驀地張捷妤嬌軀劇震,寇仲大吃一驚,慌忙縮手。

    眾宮娥太監齊聲驚呼,魂飛魄散。

    徐子陵接過侯希白奉上的香茗,輕呷一口,奇道:「這裡佈置相當不俗,原先的主人當
是高雅之士。」

    侯希白微笑道:「多謝子陵對他讚賞,小弟這蝸居原來的佈置全被小弟換過。唉!小弟
的癖好就是不能忍受庸俗的東西。」

    室雅何需大。侯希白這小廳堂佈置簡雅,窗明幾靜,最令整個環境充盈書香氣息的是掛
在東西壁間兩對寫得龍飛鳳舞、清麗高古的長對聯。

    其中一副的上聯是「放明月出山,快攜酒於石泉中,把塵心一洗。引董風入室,好撫琴
在藕鄉里,覺石骨都清。」

    另一聯是「從曲徑穿來,一帶雨添楊柳色。好把疏簾捲起,半池風送藕花香。」

    既相對稱,且意境高遠,令人讀來心懷舒暢。

    徐子陵本身對吟詩作對是門外漢,問道:「這時聯是否侯兄的作品和手筆呢?」:侯希
白謙虛答道:「正是小弟劣作,請子陵賜教。

    徐子陵苦笑道:「在這方面你至少可做我的師公,我哪有資格去指教你?」

    侯希白對徐子陵的坦誠大為欣賞,笑道:「換過是其他人,無論是如何外行,也必胡謅
一番,以附庸風雅,由此更顯子陵君子之風。」」又岔開話題道:「子陵剛才為何會從東大
寺大搖大擺地走出來?」

    徐子陵扼要解釋後,反問道:「侯兄到這裡來又是為了什麼?」

    侯希白歎道:「當然是為了要從楊虛彥手上搶回另半截的印卷,現在我對不死印法是口
知半解,練得差點走火入魔。」

    徐子陵大惑難解的道:「令師究竟是什麼心態,見到你們兩個斗生斗死的,竟也不置一
詞嗎?他現在究竟站在哪一方?」

    侯希白臉色一沉,緩緩道:「這情況正是他一手促成的,坦白說,我對不死印法並非那
麼熱心,因為這世上尚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可讓小弟去沉醉追求。只是知道楊虔彥必不肯放過
我手上的另一截印卷。一旦讓他練成不死印法,他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是我侯希白。」

    徐子陵皺眉道:「照情形推測,令師刻下的關係應與楊虛彥較為密切,對侯兄大大不
利。」。

    侯希白搖頭道:「這只是一個種假象,楊虛彥該像小弟般,只能憑自己的本領去混出事
業和成就來。當我和楊虔彥任何一人練成不死印法,首先就要應付魔門兩派六道的挑戰。石
師正是要通過這種種考驗和鬥爭,要我們兩人之一能脫穎而出,成為統一魔道的人。」

    徐子陵不解道:「令師為何不自己苦完成這心頭大願,卻要把責任放在你們身上?」

    侯希白沉聲道:『「道理很簡單,皆因他的不死印法因碧秀心而出現破綻,所以才要躲
起來暗中操縱;否則若惹得寧道奇或慈航靜齋的齋主出手,他便有可能吃敗仗。」

    徐子陵心中一震,暗忖楊公寶藏內的「邪帝舍利」,極可能就是彌補不死印法破失的一
個關鍵。

    侯希白頹然苦笑道:「有時連小弟都對與石師和楊虛彥的關係感到迷憫失落。子陵可否
助我從楊虛彥手上把印卷搶回來?」

    徐子陵以苦笑回報,道:「你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難,小弟怎能坐視。」

    侯希白大喜道:「子陵確是我肝膽相照的生死之交,我侯希白也助子陵去起出楊公寶
藏,以作回報。」

    徐子陵暗付此事須得寇仲同意才成,點頭道:「此事遲些再說,眼前你對楊虛彥有什麼
眉目呢?」

    侯希白沉吟片刻,冷笑道:「愈清楚我這位不同門師兄弟的行事作風,愈知道他是個手
段卑鄙的人。」

    徐子陵講道:「侯兄何有此言?」

    侯希白雙目殺機乍閃,沉聲道:「我來關中足有半個月,憑著對魔門的熟悉,摸清了楊
虔彥的行藏居處,又曾數次趁楊虛離家時偷進去搜尋印卷,雖一無所獲,卻無意中發現他的
其他勾當!」

    徐子陵大感興趣,問道:「是什麼勾當。」

    侯希白狠狠道:「我發現了他煉製石師所傳『焚經散』的痕跡,他可瞞過任何人,如何
能瞞得過我侯希白?」

    當寇仲送出真氣,張捷妤嬌軀內的全身氣血經豚,像張一覽無遺的圖卷般盡展其腦海之
內。

    就在此刻,他倏地發覺這高貴的夫人體內經脈欲斷,像經不起任何微弱力道沖激似的,
駭然知機下立即收回真氣,並抬起搭腕的右手。

    由於眼見張捷好嬌軀劇震,眾太監宮娥同時飛撲過來。

    張捷妤痛得冷汗直冒,嬌軀抖顫,眾人一時間連寇仲都忘掉。

    寇仲心中叫苦,若張捷妤就這麼香消玉殞,他跳落黃河都洗不清那令她致死的嫌疑。

    幸好張捷妤半晌後恢復過來,睜眼「啊」一聲呼叫。

    鄭公公怒道:「莫大夫!這是什麼一回事?」

    寇仲這時完全明白自己的處境,曉得張娘娘的怪病是他能力以外的事,他唯一當神醫的
本錢,就是靠「療傷聖氣」,但因張娘娘的「虛不受補」,當然派不上用場,也只能學「活
華陀」韋正興般束手無策。

    出前的頭等大事,乃如何安然脫身開溜,忙肅容道:「公公切勿掠急,此乃應有之
象·對娘娘的病小人已成竹在胸,眼下須先往來集草藥,解去娘娘體內寒熱交侵之毒,才能
用針把惡疾根治,公公明察。一鄭公公聽得半信半疑,雙目亂轉之際,張捷妤長長吁出一口
氣,道:「莫大夫斷脈之法與別不同,顯是有真才實學,剛才一下子令哀家全身氣血似欲翻
轉過來似的。」

    鄭公公乃精通武學的高手,聞言起疑道:「聽說莫大夫乃內家高手,不是妄自想為夫人
輸氣吧!」

    寇仲為之啞口無言,心中叫糟,幸好張捷妤親自為他解圍道:「聖上也曾多次以真氣送
入哀家體內,卻無任何異樣情況,與大夫今趟切脈截然不同。」

    鄭公公欲言又止,張捷妤俏目往寇仲瞧來,問道:「大夫真的胸有成竹嗎?哀家患的究
竟是什麼病?」

    寇仲硬著頭皮胡謅道:「這是一種罕有的寒熱交侵症,病發時寒熱並作,不發時……晤
t就像娘娘現在這情況。嘿!放心吧!只要我弄一劑對症的草藥出來,保證娘娘會大有改
善。

    張捷妤就像沉溺在大海的人遇到浮木般,生出希望和信心,皆因從沒有大夫敢誇口可治
好她的病,秀眸亮起來道:「那就麻煩莫大夫立即為哀家開出藥方。」

    寇仲心想這豈非立即要他出乖露醜嗎?忙道:「這貼藥必須小人親自上山採藥選料泡
制,馬虎不得,娘娘請給小人一兩天時間,聽說終南山最多名藥呢?」

    張捷妤的貼身宮娥皺眉道:「剛下過幾場大雪,草樹都給凍死了!」

    寇仲倒役想及這破綻,人急智生下道:「小人需要的一味主藥是一種叫長春花的根莖,
絕不受風雪影響,姐姐請放心。」

    張捷妤對她這個唯一希望所寄的莫神醫道:「如此就有勞莫大夫!」

    寇仲暗裡抹一把冷汗,心想總算把小命撿回來,離宮後他將有那麼遠躲那麼遠,讓人認
為他畏醫潛逃算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