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難成神醫            

    徐子陵為熟知環境,不依昨夜的路線,改從西市門往朱雀大街的方向走去,只要橫切過
望仙、啟與和安上四條南北大街,便可抵朱雀大街。

    甫離興安隆的總,徐子陵感到有人在身後遠吊著他,當然是來者不善。

    他故意放緩腳步。扮作四處觀覽。

    市內大部份店舖剛開始營業,到市內購物的人紛從四方八道市門入市,逐漸喧鬧越來,
充滿清晨開始新一大的勃勃朝氣。

    市門在望。

    三名漢子擠在入市的人流中,迎臉而來,同一時間,徐子陵感到另兩人正在後方加速趕
至。

    徐子陵心知不妥,表面雖裝作漫不經意,心中已擬好應付的策略。

    前後雙方迅速接近。

    前面那三人自顧談笑,但徐子陵清楚把握到敵人是蓄勢以待,準備發難,心中暗笑,倏
地立定。

    形勢立改。

    本來敵人計算精確,依照現時前後兩起人馬的步伐,當徐子陵和前方敵人擦身而過之
際,後力的敵人剛好抵達可以近攻的位置,封死徐子陵的退路,形成合圍的局面。

    徐子陵的停步,卻令後來的兩名敵人快上一線。

    前三人愕然朝徐子陵望來時,徐子陵迅速後移,往後方兩人間撞進去。

    變起突然,後方兩敵自然而然掣出暗藏錦袍內便於埋身行刺的短刃,朝往後疾退過來的
徐子陵刺去。

    前三人再顧不得掩飾,紛紛拔出暗藏的匕首,品字形搶前攻向徐子陵。

    事情發生得迅若電光石火,周樹的行人尚未弄清楚是甚麼事時,成敗已見分明。

    徐子陵迅疾無倫的疾閃兩下,後兩人的利刃都以毫之差刺在空處,而系子陵卻嵌入兩人
之間,左右開弓,雙肘重重撞在兩人胸脅的脆弱部位。

    兩人慘呼聲中,骨折肉陷的往橫拋跌,變作滾地葫蘆,若非徐子陵留手,只這一撞包保
可要掉他們的小命。

    徐子陵再閃電前晃,施展埋身搏擊的絕技,與三人擦身而過,慘叫聲起,三敵打轉倒跌
開去。駭得行人雞飛狗走,亂成一片。

    徐子陵哈哈一笑,頭也不回的回復先前的悠步伐,施施然然的離開東市。暗忖自己很快
會變成長安的名人,至於這情況是凶是吉,他已無暇去想,一於管他的娘!

    老爺子沙天南在床沿坐直身體,長長叮出一口氣,睜開眼晴。

    老夫人關切的道:「老爺覺得怎樣呢?」

    沙芷菁、三夫人程碧素、沙福和寶兒、小鳳兩婢等,都滿懷希望的在期待答案。

    這是寇仲對沙天南第三回的療治,今次他可說用盡渾身解數,憑其過人的天份和苦思得
來的辦法,用足整個時辰,為沙天南驅走體內的寒氣,打通他鬱結的經脈,更固本培元,今
他體內脈氣暢行,若仍不能治好他的病,他只好卷蓋引退,放棄作長安第一神醫的夢想。

    沙天南又摸摸兩邊臉頰,目光落在卓立一旁的寇仲道:「典先生血址老夫的救命恩人,
我現在的感覺就像從沒患過病般,天下間竟真有這麼神奇的醫術。」

    眾人一陣歡呼。

    寇仲立即渾身松泰,仿似卸下心頭的千斤重擔,暗忖醫好你或醫死你的機會其實各佔一
半。

    老夫人熱淚盈眶的呼道:「謝天謝地!老爺真的好了啦!」

    沙芷菁喜孜孜的叫道:「娘啊!該先謝莫先生才對!」

    老夫人語無倫次的道:「是的!啊!該先謝天地讓我們遇上莫神醫才對。」

    寇仲感到臉頰一陣火熱,乾咳一聲道:「老爺請稍作休息,心失陪了啦!」

    幾經辛苦,他才知道自己是「莫一心」,說出來連自己都感荒謬可笑。

    沙芷菁和程碧素恭恭敬敬的送他這神醫離房,前者把裝有九枝灸針的銅盒雙手奉上,含
笑道:「這是拜師之禮,師傅萬勿推卻。」

    寇仲心中叫苦,自己難道教她練《長生訣》上的內功嗎?尷尬笑道:「五小姐說笑了,
我只是碰巧治好令尊的病吧!」

    話雖那麼說,卻毫不客氣的接過銅盒,這九枚灸針乃將來在長安冒充神醫的謀生工具,
他當然求之不得。

    沙芷菁白他一眼道:「難道昨晚你治好二嫂也是碰巧嗎?」

    程碧素欣然道:「莫先生就像他叔叔般,都是從不肯邀功的謙謙君子。

    濟世救人的大醫師。」她對救回兒子一命的徐子陵顯是非常感恩,說起他時句句發自肺
俯,毫不掩飾。

    寇仲招架不來,含糊混過,匆匆溜出走廊,剛好碰上陳來滿,後者豎起拇指讚道:「莫
先生真是目光如炬,那艘只是途經的船,越過我們逕徙關中駛去。船上的人還向我們問
好。」

    寇仲心道當然如此,難道單碗晶會改行做河盜嗎?口上謙讓道:「只是湊巧猜中吧!」

    陳來滿搭上他肩頭,笑道:「來!我們到廳中喝酒,毛老師在等待哩!」

    大公子、二公子和他們的妾妾聞訊趕來看沙天南的紛亂情況下,兩人步入艙廳。

    毛世昌和二位較有地位的武師正在據桌談大,見神醫駕臨,全體起立迎接。

    寇仲在眾人的恭賀讚賞聲中,飄飄然的坐下,任人侍候斟酒。

    船速忽然減緩。

    毛世昌如釋重負的舉道:「乾杯!終到關中哩!過了河防,再個把時辰工夫,可在長安
繼續喝酒!兄弟們!飲勝!」寇仲把手中美酒一飲而盡,暗忖自己發夢也沒想過會喝著酒的
安然潛到關內。世事之離奇,每每出人意表。

    兩隻茶碰到一起。

    雷九指低笑道:「這一是老哥我賀你安然抵達長安的。」

    在這附設於東來客棧的酒樓一角處,兩人都心情開朗,相見甚歡,唯一的遺憾就是仍末
見到寇仲。

    徐子陵把入關前後的情況迅速述說一遍,又問起雷九指方面的情形。

    雷九指搖頭歎道:「不怕告訴老弟你,我曾在明堂窩『大仙』胡佛手上吃過大虧,論賭
技,找和他只在伯仲之,但他卻佔上地頭之利,加上賭本雄厚,所以我以一著之差敗走。今
趟重來,除了要把香貴父子引出來,還要向胡佛洗雪前恥。」

    徐子陵道:「雷老哥是否準備和『大仙」胡佛再一較高下憊雷九指苦笑道:「在賭桌上我
對他已了信心和銳氣,這心理上的陰影,將使我難以再揮自如,所以只能把報仇的希望,寄
托在你這青出於藍的高徒身上。你怎麼也要為找出這口鳥氣。」

    徐子陵駭然道:「我怎麼行!雷老哥在說笑吧!」

    雷九指正容道:「怎會是說笑。你就當是赴考科舉試場,只要你能贏得關中賭界第一名
家『大仙』胡佛,立即聲名鵲起,再挾餘威鬥垮香貴父子在這開設的另一間與『明堂窩』齊
名的『六福賭館』,香貴將不得不現身來會你。石不能把你擊敗,他會以重金將你收買作手
下,那時你可混進他的窩裡去。」

    徐子陵眉頭大皺道:「這怎麼行,我恨本就不是賭錢的料了。」

    雷九指俯前微笑道:「我從末兒過有人像你般在賭桌上仍能保持冰雪般的冷靜,論靈活
變化,隨機應變更是無人能及。加上我傳授的技藝,再增添些臨場經驗,保證明堂窩也要給
你贏回來。現在萬事俱備,只欠賭本。不過若能起出楊公寶藏,還怕沒本錢去賭嗎?」

    徐子陵苦笑道:「你這如意算盤未必打得向,照我看能找到寶藏的機會微乎其微,一切
待寇仲來到才說吧。」

    雷九指見他沒再拒絕,心情大佳,笑道:「照我看你氣色甚佳,時來運到下,何事不
成。不如我們今晚先去明堂窩踩踩場子,長安的達官貴人、公子貴介,誰不到那裡趁熱
鬧?」

    徐子陵搖頭道:「今晚不行!我想先去見李淵。」

    雷九指失聲道:「甚麼?」

    徐子陵解釋了岳山和李淵的關係,苦惱的道:「究竟怎樣才見得到皇宮內苑的皇帝呢?
登門求見肯定是不成,只是徒給李建成、晃公錯等一個佈局殺我的機會。」

    雷九指苦思半晌,最後放棄道:「這事我真的沒法幫你忙,皇宮內崗哨重重,要偷進去
根本無此可能。就算你有本領潛人去,偌大的裡宮到那裡去找李淵?」

    徐子陵待要說話,肖修明匆匆而來,見到徐子陵大喜道:「幸好莫兄真的在這裡喝茶,
否則都不知該到那裡找你。」

    徐子陵把雷九指介紹他認識後,問道:「有甚麼急事?」

    肖修明道:「封大人要見你啊!」

    徐子陵和雷九指臉臉相覷,暗忖難道被封德彝看穿他的真正身份,否則以一個唐室重
臣,怎曾有興趣見他這麼一個江湖浪人?常可與夫人親自到關防來迎接岳丈沙天南,有他出
面,關防官只派人上來打個轉,便算查過,便宜了寇仲這身份曖昧的人。

    兩船開出,朝長安城的方向駛去。

    不一會沙福來找他,說老爺有請。步出走廊,沙福低聲道:「要見你的是四姑爺,當他
聽到莫先生醫術如神,立即要把你請來相會。」

    寇仲暗吁一口涼氣,希望常可真是瞧中自己的醫術,而非心生懷疑,否則就要全功盡
廢,暗渡陳倉變成打草驚蛇。

    大廳一片喜氣洋洋的歡愉氣氛,沙家諸人見寇忡這丑神醫跨步入廳,人人以親切的招呼
和笑容相迎,幸好常可夫婦亦不例外,寇仲立時放下心來。

    廳內早擺開三桌酒席,沙天南精神翼翼的起立道:「來!大家坐好再詳談。」又把寇仲
介紹給常可夫婦認識。

    常可的夫人,沙家的四小姐芷嫦長得端莊秀麗,論容貌只稍遜五小姐芷菁半籌,一派大
家閨秀的風。

    常可本人長得年青俊偉,一副奮發有為的樣子。不知是否官運亨通,顧盼神采飛揚,對
寇仲卻恭敬有禮,並不以他貌寢而有絲毫輕視之意。

    寇仲被安排坐在常可和大少爺成就的中間,坐的當然是以沙天南為尊的主席。同席的除
老夫人外,其他女眷全集中到另兩席去。陳來滿、毛世昌和沙福也陪列主席。

    酒過三巡,一番話後,沙天南欣然對寇仲道:「得少婿告知後,可卜莫先生今次到長
安,必能大展懸壺濟世的抱負。」

    常可接口道:「事情定這樣的,皇上的寵妃張娘娘忽罹患怪疾,這個月來茶飯不思,日
漸消瘦,群醫束手,連有關中醫神之稱的『活華陀』韋正興也治不好她的痛,使得皇上終日
愁眉不展。幸好莫神醫來了,只要能治好張娘娘的痛,不但是我們沙家莫人的榮耀,莫先生
更可有享不盡的富貴榮華呢。」

    寇仲心中叫苦,皆因他從未想過醫病醫進皇宮去,那可不是說笑的。猛下決心,入城後
立即開溜,否則進入皇宮,不露出馬腳才是怪事。

    表面當然裝作感激的道:「多謝常爺給鄙人這天大的良機,鄙人必盡心盡力,治好張娘
娘的痛,不負常爺之托。」

    大少爺沙成就舉道:「這一,就祝莫神醫妙手回春,治好娘娘的病。」

    眾人轟然對飲,氣氛熱烈。

    只有寇仲差點痛哭流涕。為自己辛苦經營出來的醫業悲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