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躍馬橋頭            

    在謝家榮和肖修明這兩個地頭蟲陪伴下,徐子陵走出總店,踏足長街,都會市繁盛興
旺,燈火映照得明如白晝,不愧是名都大邑的通街鬧市。

    井字形佈局的四條主街佈滿各行各業的店舖,除銷土產百貨外,其他珍玩亦無不具備,
酒鋪食店,林立兩旁。行人肩摩踵接,好不熱鬧。

    在卜廷特別吩咐下,兩人均對徐子陵照顧備致,非常熱情。

    走在石板鋪築的整齊的街道上,徐子陵放開懷抱,縱目四覽,擠在前推後湧的人流中,
感覺看長安城太平的興盛氣象。

    肖修明問道:「剛才聽莫兄囗氣,在長安似有素識,只不知貴友高姓大名,家居何處?
看看我們可否助上一臂。」

    徐子陵決定坦然相詢,答道:「我這位朋友名雷九指,只比小弟早幾天來到長安,刻下
該是住在朱雀大街近皇城的東來客棧。」

    謝家榮動容道:「是否人稱『北雷南香』的雷九指,此人賭術聞名天下,曾在這裡的明
堂窩與大仙胡佛決戰賭桌之上,僅以一局之差敗走,但當年已非常轟動。」

    徐子陵這才知雷九指當年在大仙胡佛手下吃過虧。不由想起胡佛的美麗女兒胡小仙,不
願談論下去,岔開話題指著東市中心一座特別宏偉的建築物問道:「那是甚麼處所?」

    肖修明道:「那是東市署,而令和市丞就在那裡辦事,管理東中的一切買賣。凡是以次
充好,以假冒真,粗製濫造,短斤少兩者,一旦查實,貨物沒收,人則杖責。無論東市西
市,用的戥秤均由他們統一製作供應,嚴禁私制,市場物價地由他們釐定。這都是由秦王府
擬出來的利民德政。今趟廣盛隆想弄垮興昌隆,讓他們可提高鹽價謀取暴利,皆因有建成太
子住背後暗中撐腰,賺來的錢用之擴充長林軍,此事令人氣憤。」

    徐子陵至此更真正明白廣盛隆和興昌隆之爭背後的關係為何重大,且是忠奸分明,含糊
不得,更添他義助李世民的決心。身處其地,愈明白為何師姐暄會選取李世民作將來的明
君。

    謝家榮道:「東西市署之上叉百總而署,統管兩市,東市內目前共有五干餘家店舖,分
屬二百多個行業,可謂盛況空前。」

    徐子陵聞之咋舌,在這方圓里許修以圍牆,四道大街通接八座市門的繁華市集,正代表
看李閥如日中天的氣勢和高效率的統治,比起來王世充治下的東都洛陽立顯遜色。

    三人此時路經一排而設的數十間絲綢店,肖修明欣然道:「長安的絲織和金銀器最是有
名,其中尤以絲織名聞天下,故有J南山樹盡,織絹不竭」之語,而生產上乘絲織的均為官
府辦的作坊,宮內只是供應貴妃的織匠便有二百多人。」

    謝家榮又以內行身份指看陳列的一匹縷緞道:「這是以彩纈法印花成紋的絹布,把織料
以針線繡出不同花紋,染印時花紋處不能接觸染料,染色後,解去線結,花紋可保留原色,
倍顯華采。」

    徐子陵心情輕鬆,興趣盎然的聽看,順囗問道:「這些店舖何時才收市呢?」

    肖修明道:「平時早就收鋪,不過年關臨近,人人趕辦年貨,附近鄉城的人又湧來長安
購物。所以了延長買賣的時間。」

    謝家榮壓低聲音道:「顧天璋就是看準這時機發難。目前來往關內外的鹽商雖有數百
家,但主要還是我們的興昌隆和他的廣盛隆,近半的鹽都由這兩家供應。現在天下不靖,群
雄割據、盜賊橫行,沒有點斤兩和人面的可說是寸步難行。在南方或沿海一帶鹽算是甚麼回
事,在這裡若缺貨時,價錢可比黃金,所以秦王府對鹽的供應非常重視,因為對民生的影向
實在太大。」

    徐子陵想起自己和寇仲那批私鹽,更想起生死未卜的段玉成和被陰癸派害死的三位雙龍
幫兄弟,新仇舊恨,泉湧心頭。

    三人由束市都會市北門進入接通春明門和金光門的光明大街,朝皇城的方向走去。

    肖修明笑道:「皇宮左右最多權貴巨富,目的是易於攀附皇室,故而競相修建宅第,兼
有購物方便之利,所以東四兩市以北的幾個裡坊,都有金坊之稱。」

    來往於光明大街的馬車都極盡華飾,行人衣著光鮮。而肖修明所指的宅第院落重重,茂
林修竹,樓閣巍峨,便知此言不虛。

    沿途所見,長安的交通要點均有唐兵駐守,戒備森嚴,一切井然有條,愈接近皇城,巡
弋衛兵更是隨處可遇,崗哨林立。暗忖在這種情況下,他和寇仲稍今人生疑,後果實不堪設
想。要在這情況下去尋躍馬橋附近某處的寶藏,等如是癡人做夢。

    他很想探問躍馬橋所在處,當然最後也把這不智的衝動按捺下去。

    皇城南面有三座城門,由東向西依次是安上門、朱雀門和含光門,每座大門均與城內大
街相通。其中當然以皇城正門的朱雀門最是巍峨寬大,氣像萬千,由三個門道串成,深進逾
百步。守門的御衛被稱為御門郎,畫夜宿勤,輪番把守,門禁森嚴。

    見到這種情景,徐子陵正頭痛如何去見李淵,總不能拍胸脯自稱是李淵的朋友「霸刀」
岳山。肖修明笑道:「莫兄初來甫到,可知這裡的規矩?」

    徐子陵一臉茫然的問道:「甚麼規矩?」

    肖修明道:「官府立例不能向宮城內窺探,違者要坐牢一年,若向宮城投石又或翻越城
牆者,處以絞刑,像莫兄剛才凝望城門,已算犯規。」

    徐子陵愕然道:「這是誰訂出來的規矩。」

    謝家榮道:「當然是太子建成,秦王才不會這麼嚴酷,看多兩眼也算犯事。」

    三人左轉進入朱雀大街,把朱雀門拋在後方,肖修明道:「莫兄算來得合時,若在早前
唐軍與薛舉父子交戰時便要嘗晚晚宵禁的滋味,日暮更鼓一響,所有行人必須返回坊內,到
天明鼓響後才准離坊,那種枯燥的生活可教你悶出鳥兒來。啊!」

    忽然拉著徐子陵的衣袖,與謝家榮橫過大街,避開一群十多個華服錦袍的大漢。

    徐子陵日光掃過那夥人,沉聲問道:「是甚麼人?」

    肖修明道:「現在長安共有三幫惡人,被稱為兩黨一聯,聯就是京兆聯,兩黨則為太子
黨和貴妃黨。剛才那夥是太子黨長林軍的人,帶頭那個即將爾文煥,武技強橫,最愛撩事生
非,我們犯不著和他正面碰上。」

    謝家榮冷笑道:「看情況他們又是聯群結隊往平康裡胡混,聽說昨晚爾文煥才和人為爭
名妓巧巧大打出手。」

    肖修明解釋道:「長安所有青樓妓寨均集中在平康裡,因地近長安北門,又稱北裡。」

    謝家榮興致大發,笑道:「今晚莫兄如不急於訪友,我們定領莫兄去享受一下長安北門
的風月。到哩!」

    「咯、咯!」

    寇仲正施展內視之法,研究氣海穴與全身經脈的關係,抱著第一個曉得針灸之術的人該
也像他現下般盲摸瞎撞的信念,不住把真氣一絲一絲的從這位於臍下的真氣集中之地游往各
大竅穴,心忖自己認穴之準,保證其他名醫膛乎其後。但門聲頓時把他驚醒過來。

    他不情願的從床上爬起來,敵門一看,一位頗為妖冶艷麗的美婢氣急敗壞的道:「二少
爺有請莫先生。」

    寇仲一呆道:「甚麼事?」

    艷婢探手扯看他衣袖,焦急的道:「夫人不知是否受不起風浪,不但頭痛大作,還嘔吐
了幾次,二少爺請先生立即去診治哩!」

    寇仲心知不能推托,否則在沙家內立時會多了個敵人,只得隨她出房,朝通往上層的階
梯走去,順囗問道:「姐姐怎麼稱呼?」

    艷婢嫣然一笑,拋他一個媚眼道:「小婢玉荷。莫先生真本事,我們二少爺從不服人,
但對先生卻非常欣賞,說你能文能武,是非常之人。」

    寇仲心中大樂,心想原來男人有點本領便可獲得女人的青睞,比起初來時沙家上下人等
對「貌醜如他」的鄙屑,與此妖嬈艷婢的媚眼兒便有天壤雲泥之別。道:「玉荷姐可否去問
五小姐借灸針一用呢?」

    玉荷帶頭步上階梯,欣然道:「早有人去借針啦!莫先生身材真健碩。」說時香肩輕靠
過來,碰他一下。寇仲心中一蕩,旋又壓下脂念,暗忖若淫亂沙家,搞上這明顯是二少爺內
寵的艷婢,不但三夫人程碧素看不起自己,也會人大影響自己心無掛礙的情緒。只好扮作不
解風情的魯男子,粗聲粗氣的道:「自幼便有人喚我作大野牛,做慣粗活的人,身子當然健
碩紮實點。」

    玉荷掩嘴嬌笑道:「女人誰不歡喜紮實健壯的男人呢?粗野中能顯溫柔,最能教人家動
心嘛!」

    寇仲聽得膛日結舌,這麼言辭露骨的女子,他還是初次遇上,恐怕只要他略有回應,今
晚便會與她成其好事。幸好此時到達三少爺成功的房門外,沙成功親自開門把他迎進房內,
眉頭深鎖的道:「莫先生勿要見怪,美娥她病情轉急,很難忍待列明天。」

    寇仲只看他那緊張的神色,遠過對乃父病情的關心,心知肚明這沙成功是甚麼人。隨他
揭簾步入內進,床旁有三位女子,兩個該是沙成功的寵妾之流,另一位則是聞訊而來的五小
姐,正坐在床沿馮娥夫人切脈,見寇仲來,起立讓位道:「嫂嫂一向患有頭痛頑疾,加上舟
車勞頓,不服水土,才有這種情況,先生看看有甚麼辦法可消除她的頭痛?」

    娥夫人臉青唇白、虛弱無力的擁被臥床,氣息喘喘,若不知情者會以為她命在旦夕。

    寇仲在萬眾期待下坐到五小姐芷菁剛才坐的位置上,仍感到她殘留的體溫,心中湧起異
樣的感覺。若非當上大夫,休想有這種深入女性香閨的機會。

    寇仲有樣學樣,像沙芷菁般把二指搭在娥夫人腕脈上,分別送出三注真氣,瞬那間遊走
全身,赫然發覺這頗有美色的娥夫人不但氣虛血弱,且經脈不暢,但至於為何會頭痛,則非
他所能知也。

    正連他自己的頭都開始痛起來,五小姐低聲向熱切期待的沙成功道:「若能打通她足厥
陰肝經和足少陽膽經的絡穴,讓表裡相貫,說不定可治好她的病。」

    寇仲正要問她這兩個絡穴位在那裡,沙成功代問道:「甚麼叫絡穴?」

    沙芷菁道:「絡穴就是十五大絡和十二經脈經氣交會的穴位,與原穴相為表裡。」

    寇仲聽得登時心領神會,囔道:「拿針來!」

    沙成功另一姬妾立即獻上沙芷菁的針盒,寇仲用心挑出其中頭大尾尖的一根,著人把娥
夫人扶起坐好,一針刺在她後背督脈上的大椎穴處。

    沙芷菁看得秀眉大蹙,不知道他的真氣早來個暗渡陳倉,沿督脈而下,再分叉往兩足俞
脈鑽進去,把所有懷疑是絡穴的氣脈交會處都加以疏通。

    娥夫人嬌軀猛顫,張開檀囗「啊」的叫了起來,臉色不但好看得多,還張開眼睛。

    眾人包括沙芷菁在內,都驚訝得合不攏起嘴來。

    寇仲一不做二不休,真氣順勢遊走她全身經絡竅穴,把自己早前思量出來的療法付諸實
行,等若閉門苦思奇招後,再拿出來與人動手過招般,一時好不暢快。不過若非他身懷的長
生訣真氣本身就是療傷的「聖約」,功效絕難神奇至此。

    寇仲收針時,長生訣真氣早由娥夫人頭頂的百匯到雙足的湧泉走遍十二大周天。

    沙成功關切問道:「還痛嗎?」

    娥夫人像脫胎換骨變了另一個人般,喜叫道:「真神奇!多謝先生,妾身不但頭痛消
失,人更是精神百倍。」

    寇仲聽看沙成功的千恩萬謝,感覺像真的變成神醫,享受到助人脫困的欣悅和喜樂。

    肖修明與店夥一番說話後,回來笑道:「今趟看來莫兄不到平康裡見識也不行。雷兄半
個時辰前離開這裡,留下說話道如有朋友來訪,可到平康裡的六福賭館尋他。」

    徐子陵搖頭道:「今晚我太累啦!可否交帶店夥通知他,明早我再來找他去吃早點
呢?」

    肖修明答應一聲,吩咐店夥後,三人回到朱雀大街。

    謝家榮興致勃勃的道:「若不是莫兄舟車勞頓,今晚定要和莫兄到北裡尋開心,哈!此
事可留待明晚,現在我們找間酒館灌兩杯水酒如何?」

    肖修明欣然道:「首選當然是有西市第一樓之稱的福聚樓,三樓的景致最好,靠東的座
席更可盡覽永安街和躍馬橋一帶的迷人風光。」

    徐子陵心中一震,通:「躍馬橋?」

    肖修明笑道:「亦有人稱之為富貴橋,皆因橋的兩旁皆屬富商貴胄聚居的地方,其地靠
近西市。」

    徐子陵忽然感到與楊公寶藏拉近了距離,心情矛盾下,隨兩人右轉入開化坊和安仁坊間
的街道囗,朝與朱雀大街平行貫通城北方林門和城南安化門的安化大街走去,越過橫跨清明
菜的石橋後,切入與朱雀大街並列為長安六大街的安化大街。

    西市輝煌的燈火。映得附近明知白晝,行人車馬往來,氣氛熱鬧。

    經過延康坊後,他們左轉往永安大街,寬達十多丈的永安大渠橫斷南北,在前方流過。
一座宏偉的大石橋,雄據水渠之上。

    肖修明道:「永安渠接通城北的渭河,供應長安一半的用水是水運交通要道,這座躍馬
橋更是長安最壯觀的石橋。」談笑間,三人登橋而上。

    筆直的永安渠與永安大街平行的貫穿南北城門,橋下舟楫往來,橋上行以車馬不絕,四
周儘是巨宅豪戶,在這樣一個城市的交匯區內,那有絲毫楊公寶藏埋藏的痕跡。

    肖修明忽然低喚道:「真是冤家路窄!」

    徐子陵從對楊公寶藏的迷思中驚醒過來,朝前瞧去,只見以爾文煥為首的十多名來自長
林軍的大漢,正從橋上走下來。今趟是避無可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