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千古帝都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都壯,安知天子尊。

    文物薈萃,千秋帝都。長安位於有「八百里秦川」之稱的關中平原渭河南岸,周、秦、
漢、西晉、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唐均建都於此。

    南是秦嶺山脈中段的終南山,重巒疊嶂,陡峭峻拔,成為南面的天然屏障,有「重巒俯
渭水,碧嶂插遙天」的磅礡氣勢。

    北則有堯山、黃龍山、嵯峨山、梁山等構成逶迤延綿的北山山系,與秦嶺遙相對峙。

    在這些山嶺界劃出來的大片沃原上,長安城雄據其中,涇、渭、劌、灞、澧、??、??、
澇諸水宛如晶瑩閃爍、流蘇飄蕩的珠串般環繞縈迴,形成「八水繞長安」之局。這些河流猶
如一道道的血脈,既給長安提供豐富的水源,也使長安充滿活力。「秦中自古帝王州」,正
因種種戰略和經濟上的有利條件,自古以來,長安便得到歷代君主的垂青。

    秦始皇贏政以之收拾戰國諸雄割據的亂局,開創出中央集權大一統的局面。到西漢張騫
兩次出西域,開闢了長安至西域的絲綢之路,促進東西方經濟和文化的交流,長安更升格為
國際級的名城,聯結中外文明的紐帶。其況之感,只有東都洛陽堪與比擬。

    隋朝建立後,創建新都,名為大興。唐代繼續沿用大興為都城,更名長安,取其「長治
久安」之意,並不斷修建擴充,使之更為宏偉壯麗。

    隋唐長安城由外郭城、宮城和皇城三部份組成。宮城和皇城位於都城北部中央,外郭城
內的各坊從左、右、南三面拱衛宮城和皇城。以正中的朱雀大街為界,東西分屬萬年,長安
兩縣。

    宮城和皇城乃唐室皇族的居所,郭城則為百姓聚居生活的地方,各有佈局。

    千百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田。

    長安郭城共有南北十一條大街和東西十四條大街,縱橫交錯地把郭城內部劃分為一百一
十坊。其中貫穿城門之間的三條南北向大街和三條東西向大街構成長安城內的交通主幹,其
中最寬敞的是等若洛陽天街的朱雀大街,闊達四十丈,餘者雖不及朱雀大街的寬闊,其規模
亦可想見。

    長安除朱雀大街外,最著名就是位於皇城東南和西南的都會市和利人市,各佔兩坊之
地。市內各有四街,形成交叉「井」字形的佈局,把整個市界劃為九個區,每區四面臨街,
各種行業的店舖臨街而設。每區之內,尚有小的巷道,便其內部通行。兩市為長安城最熱鬧
的地方,酒樓食肆不少更是通宵營業,為長安城不夜天的繁華勝地。

    徐子陵隨卜廷、田三堂從明德門安然入城,踏足朱雀大街,亦為這不平凡且深具帝皇霸
主氣象的都城的鼎盛局面震懾,感到要從這麼一個地方把楊公寶藏搬走,是多麼渺茫的一件
事。

    走在這條貫通長安城南北的主軸上,心中豈能無慨,想到歷經無數險阻,最後終抵此
處,那種感覺確難以言宣。

    為防止積水,城內主要大街兩旁設排水溝,寬若小川,在路囗水溝交匯處,均鋪架石
橋,形成長安的一個特色。大道兩旁,植有槐樹,不過際此寒冬之時,茂密的枝葉早由積雪
冰掛替代,令人感受到隆冬的威嚴。

    嚴寒的天氣,無損長安的繁榮盛況。街上車水馬龍,行人如鯽,比之洛陽的熱鬧有過之
而無不及。

    興昌隆的長安主店位於皇城東南的都會市內,三個大倉則分設於郭城西南角的和平坊和
東南角的敦化坊。

    卜延吩咐陳良負責把鹽貨存倉後,和田三堂及徐子陵同往主店,可見他對徐子陵的器
重。

    朱雀大街兩旁無論商舖民居,均是規制寬宏的大宅院,院落重重,擁有天井廂堂。坊巷
內的民居則為瓦頂白牆,單層構築列成街巷的聯排。宅門多作裝修講究的瓦木門擔,高牆深
院,巷道深長,與熱鬧的大街迥然有異,寧靜祥和。

    富戶人家的宅院固是極盡華麗巍峨,店舖的裝置亦無不竭盡心思智巧,擔桶梁架,雕飾
精美,或梁枋穿插,斗拱出簷,規法各有不同。得魯妙子建築學真傳的徐子陵瞧在眼內,自
是興致盎然,津津入味。

    目不暇給下,皇城的朱雀門赫然在望,隨著卜延和田三堂,徐子陵策馬轉入貫通城東春
明門和城西金光門的光明大街,夕陽斜照下,朝又被稱為東市的都會市馳去。

    寇仲被請到艙廳進晚繕,列席者除沙家三兄弟沙成就、沙成功和沙成德外,尚有沙福、
陳來滿和一個叫毛世昌的人。

    毛世昌只是中等身材,可是背厚肩圓,步履沉穩,該是擅長硬功的高手,乃沙家的首席
護院。四十來歲的年紀,說話帶點江湖的圓滑味道,態度倒不令人討厭,還有點風趣,不時
露出親切的笑容。

    對他最友善的當然是三少爺沙成德、陳來滿和沙福,皆因關係不同。大少爺沙成就客氣
卻保持一段距離,既不投入也不冷漠。但一副二世祖紈裕子弟模樣的二少爺沙成功的囂張態
度雖有所收斂,但總不自覺地對寇仲流露出一種輕蔑的神色。

    俏婢們送上隹餚美酒,大少爺把席上各人逐一介紹後,微笑道:「莫先生醫術的高明,
教人驚服。不瞞先生,家父自年前得病之後,普遍請洛陽的名醫,仍是絲毫沒有起色。可是
先生只兩天的功夫。便便家父像脫胎換骨般能如常進食,走路說話,先生的醫術確是神乎其
技。」

    三少爺沙成德關切的問道:「家父患的究竟是甚麼病?照莫先生的判斷,要多少時間才
有望完全復原?」

    寇仲暗忖年許前發病,剛好是洛陽王世充與楊侗、獨孤閥一方鬥個不亦樂乎的時間,只
看沙家現在舉家遷往關中,可猜到沙家多多少少與獨孤閥有點關係,心中有個大概,從容答
道:「老爺子的病並非傷寒,是因過度思慮以致鬱結成病,心郁則氣結,所以藥石無靈,故
而我不投藥而施針,活血行氣,乃效果如神。嘿!其實這並不算甚麼功夫,只是能對症
下……嘿!下針吧!」

    沙福心悅誠服的道:「莫先生像令叔般從來都謙虛自抑而不居功,真是難得。」

    二少爺沙成功問道:「先生今趟到關中去,是否準備設館為人治病,大展所長。」

    寇仲暗忖若坦白告訴他自己到長安的真正日的,保證可把他嚇個半死。

    笑答道:「我還沒有什麼謀定的想法,只是遵從家叔的指示,四處遊歷以增廣見聞。」

    毛世昌微笑道:「看先生氣度沉凝,體格健碩威武,又刀不離身,顯然身懷絕學,不知
先生的武技是否亦傳自令叔。」

    陳來滿欣然道:「先生的絕技,我們早見識過,當日先生出手,只兩個照面便把奸徒馬
許然生擒活捉,若非一流高手,如何辦得到。」

    奇怪地沙成就和沙成功等對此事竟一無所知,連忙追問,聽罷無不動容,連二少爺沙成
功都對他態度大有改善。

    寇仲忍不住問道:「那姓馬的傢伙後來怎樣哩?有否招出為何要與那小珠暗害進哥
兒?」

    三少爺沙成德歉然道:「先生和令叔走後的當夜,馬許然自行掙脫繩索逃走,還將小珠
一併帶去,所以到現在我們仍弄不清楚他們為何要那樣做。」

    沙成就不悅道:「這麼嚴重的事,為何不告訴我?」

    沙成德道:「大哥切勿怪我,這是爹的意思,看樣子爹該是有不便言明之處。」

    毛世昌打圓場岔開話題道:「莫先生能醫擅武,到關中後必大有作為,在此先預祝莫先
生馬到功成。」

    舉起酒杯。

    眾人紛紛舉杯祝酒,把稍為不愉快的氣氛沖淡。

    沙成就友善的道:「先生到關中行醫後,肯定會因活人無數而成最受歡迎的人,只要我
們再為先生宜揚,不用多少時日,先生勢將聲名更盛,德傳四方。」

    寇仲心中叫苦,若真是如此,他將大禍臨頭才真。

    沙成就把一袋重甸甸裝著該是金錠銀兩的東西放到寇仲跟前,欣然道:「這是感謝先生
為家父治病先付的一半酬金,小小心意,先生萬勿推辭。」

    寇仲囊內的銀而早用得七七八八,見狀半推半愛的接過,登時心情大仕,談笑風生。同
時更知沙家上下接受了他這個外人,對到關中尋寶一事大有幫助。

    晚繕在這種融洽的氣氛下結束,飯後二少爺沙成功竟親自送他回房,低聲道:「我有個
小妾長年患上偏頭痛,這種病有沒有可能根治?」

    寇仲把心一橫,大力一拍他肩頭道:「這事包在我身上,明早為老爺子治病後,會為二
少爺的如夫人效勞。」

    沙成功大喜,千恩萬謝的去了。

    寇仲關上房門,倚門而立,猛一咬牙,心中暗下決心。務要憑《長生訣》的真氣加上一
套灸針,成為莫甚麼神醫,鑽營自己硬迫出來的醫術。只有借此身份,他才可在長安來去自
如,今任何人都聯想不到他的真正身份。

    他還要改穿與前不同的服飾,改變說話的聲音語調,至乎行動坐臥的姿態習慣。種種變
化都要在沙家諸人不覺察下逐步轉變。三天後抵關中時,他將會成為另一個人。

    興昌隆在長安都會布的總店由卜家次子卜傑主持大局,此人長得風度翩翩,衣飾講究,
說話得體,不懂武功但長於交際應酬。聞得鹽貨安然運抵。

    早在鋪後的廳堂擺下一桌盛筵,為卜廷、田三堂和徐子陵洗塵,陪席的尚有主理總店財
務,卜傑、卜廷的親叔卜廉,負責買賣的費良,武師肖修明和謝家榮。後兩人是卜廷的師
兄,同屬關中劍派,謝家榮還是長安著名幫曾長安幫的人。他們都是在關中交遊廣闊,吃得
開的地頭蟲。

    當曉得京兆聯和廣盛隆偷襲的聯軍差點全軍盡墨,卜傑等都驚訝得大出意外。

    田三堂道:「今趟全憑莫老師看破梁居中這吃裡扒外奸賊的真底蘊,又巧施妙計人破敵
人,否則情況將會完全掉轉過來。」

    卜傑等登時對徐子陵另眼相看,讚譽不已。

    卜傑問卜廷道:「你們怎樣處置那幾個叛賊?」

    田三堂微笑道:「這些人不能囚起來,皆因我們不想洩露英老師的真正本領,如此才能
教敵人難如虛實。」

    其實這是出於徐子陵的請求,他甚至以此作藉囗,請卜廷把他加入興昌隆的時間提早一
年,那就算有人想到要調查他,也會因此釋疑。

    卜傑同意道:「這一若非常重要,京兆聯必不肯罷休,莫老師則是我們興昌隆的秘密武
器。而我們必須統一囗吻,那就算有人查問,亦不曾露出破綻。」

    田三堂再把擬好的策略整理和解說一遍後,狀人均點頭稱善。

    卜廷問道:「長安現在情況如何?」

    卜傑露出憂色,歎道:「我們和秦王的形勢相當不妙。自秦王擊敗薛舉父子後,秦王更
招建成太子之忌,建成太子在居心回測的齊王元吉慫恿下,采三管齊下之法,首先曲意奉承
討好皇上的妃繽,藉為內助。由於秦王常年將兵在外,遠者疏近者親,且秦王一向不賣諸妃
之賬,此消彼長下,以張婕妃和尹德妃為首的妃繽,均心向建成太子,為他在皇上駕前搬弄
是非,中傷秦王,使皇上逐漸對秦王生疑,情況教人擔憂。」

    興昌隆的最大靠山就是秦王府,李世民的起跌自是和他們憂戚與共。

    徐子陵本已放棄喬扮岳山去會李淵,以免多生枝節,但聞得這對李世民不利的形勢,又
另有想法。

    他現在身處長安,審度情況下,差不多可有十成信心肯定寇仲決帶不走楊公寶藏。慨然
如此,為了百姓的幸福,他好應該暗助李世民一臂,讓天下蒼生可因他這明君登極而得長治
久安的局面。只有化身作「霸刀」岳山,他才有機會接觸李淵,看可怎樣為李世民出力。

    田三堂追問道:「大公子說他們揀三管齊下之法,另兩個策略又如何?」

    肖修明搶若冷哼道:「當然是擴充實力,自李密和獨孤閥歸降,南海派更公然投向李建
成,兼且突厥人又與他拉上關係,令李建成的長林軍實力大增,再加上跟楊文干的勾結,秦
王的天策府登時給比下去。至於第三個策略,是第二個策略的延續,就是不惜威迫利誘以收
買秦王的部下。大師兄前天才告訴我,說建成太子曾以重金引誘他,手段非常卑鄙。」

    卜廷皺眉道:「這麼說,局勢對秦王確很不利,看來遲早會釀成大禍。」

    此時下人來報。殷志玄來了。

    眾人慌忙起立,無論段志玄是以天策府重臣或關中劍派首徙任何一個身份,均是非同小
可。

    殷志玄三十五、六歲的年紀,長得一表人材、健壯結實,無論肩背、脖頸和粗大的手掌
指頭,都透出一種內斂的狠厲霸勁,不愧天策府著名的高手勇將。

    他跟卜傑、卜廷等稔熟至乎不用多說門面和客氣話的地步,坐下便道:「我剛收到消
息,京兆聯和廣盛隆的人跟你們在入關前火並衝突,京兆聯的歷雄還左肩中箭受傷,是否確
有其事?」

    卜傑欣然道:「大師兄的消息真靈通,事實果是如此。」

    殷志玄的目光落在徐子陵臉上,通:「這位是?」

    田三堂道:「這位是莫為老師,劍法高明,我們今次能取得這麼驕人的戰果,全賴他識
破梁居中已被敵人收買作內奸,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殷志玄聽罷不禁對徐子陵多望兩眼。

    徐子陵忙微笑道:「我為田爺辦事早有一段日子,只因一向在外奔走,少來關中。才沒
機會拜見段爺吧!」

    殷志玄露出釋然神色。

    田三堂等本不打算瞞殷志玄這自己人的,不過見徐子陵這麼說,亦只好將錯就錯,含混
過去算了。

    徐子陵卻不得不這麼說,否則若被殷志玄得知他入關前始加入興昌隆,不引起疑心才
怪。

    殷志玄哈哈笑道:「好!能一剎楊文干的氣焰,總是大快人心的事。楊文干連我都不肯
給半分面子,以後我們不用對他客氣。」

    接著又道:「杜公對今次你們運來關中的大批海鹽非常屯視,令廣盛行想屯積居奇的願
望落空。杜公還特別找我說話,希望能把價錢降低,好平抑物價。」

    徐子陵對這杜公大生好感,問旁坐的田三堂,始知杜公就是天策府的軍師謀臣杜如晦。

    卜傑忙答道:「既是杜公的意思,我們當然照辦。」

    殷志玄舉杯祝賀,酒過三巡後,欣悅的道:「興昌隆大挫京兆聯和廣盛行一事,已傳入
秦王耳內,並看我安排你們與他見面。」

    卜廷、卜傑、田三堂立時喜動顏色,雀躍不已,能引得秦王李世民的注意,乃無比榮幸
的事,何況能獲得接見?殷志玄又道:「待會我先帶小廷和三堂到杜公處打個招呼,落實壓
低鹽價一事。修明你該好好盡地主之誼,招呼莫兄。」

    徐了陵忙道:「段爺太客氣哩!不過我待會要去找一位朋友,不用勞煩肖兄。」

    肖修明笑道:「人生路不熟,讓小弟作嚮導吧!」

    徐子陵要找的人當然是雷九指,難以推卻下,只好答應。

    來長安的尋寶遊戲,就在這種情況下開始,只要待寇仲入城,將可展開行動。

    徐子陵首次感覺到來長安的意義和趣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