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朝白雪            

    淡雅清艷的師妃暄悠然自若地在兩人對面坐下,仍是一貫的男裝打扮,從明媚秀眸閃射
的靈光落在瞠目結舌的寇仲臉上,靜若止水地徐徐說道:「妃暄有個新的提議,可供少帥考
慮。」

    寇仲先瞥徐子陵一眼,見他已從驚駭中完全平復過來,心中微有所悟,深吸一口氣道:
「我們剛才說話非常小心,仙子的隔牆有耳,只是在唬嚇我們,開個玩笑?對嗎?」師妃暄
目光移往徐子陵,見他正定神打量自己,報以微笑,柔聲道:「子陵兄的本領大大超乎妃暄
估計之外,使妃暄不得不改變原定的計劃,作重新部署。」

    徐子陵微笑道:「大家都是老朋友啦!師小姐有甚麼話,請直言無礙。」

    師妃暄微聳香肩,意態輕鬆的道:「妃暄早前請杜總管傳話要生擒兩位,才是真的嚇唬
你們,好令你們打消入關之意,豈知反激起你們的鬥志,非意料所及。所以現在另有提議,
想約好四位大師與你們在至善寺再作一次交手,假若兩位仍可安然脫身,我們以後袖手不理
你們入關的事,否則你們就要取消尋寶之行,兩位意下如何?」

    兩人愕然互望,暗呼厲害。

    師妃暄心平氣和的幾句話,首先合他們失去因恐怕遭受活擒囚禁而生的拚死之心,而事
實上師妃暄亦可達到同樣目標。其次是際此李閥派系鬥爭激烈,雙方爭持不下的時刻,暫且
任得兩人自由自在並非沒有好處,眼前的是可護送突利可汗回國,好大幅削弱頡利入侵中原
的力量.,長遠的就是為魔門樹立兩個頑強的勁敵。四大聖僧、師妃暄、了空等終是世外之
人,不願長期直接捲入江湖的爭鬥中。

    寇仲苦笑道:「假若小弟拒絕仙子的提議,是有失風度,請問此戰可否於一個時辰後舉
行,因為吃飽才有氣力嘛!」師妃暄頷首道:「少帥沒有令妃暄失望,便依少帥指定的時間
進行。

    唉!若妃暄能有別的選擇,怎願與你們這麼對仗。」

    她佩服寇仲是因他爽快接受桃戰,並沒有抗議四大聖僧聯手的不公平。

    更沒有要求改變地方,這使四僧能因有一個指定的環境而發揮出最大的力量。要知兩人
若蓄意潛逃,想截住他們絕非曷事。四僧又勢不會在通衢大道中動手,所以寇仲首肯師妃暄
的提議,實是勇氣可嘉。

    徐子陵淡淡道:「師小姐沒打算親自下場,非常夠朋友哩!」寇仲想起徐子陵明天會變
成岳山,忙道:「我們從來都不把仙子當作敵人,且是最好的朋友。」

    連徐子陵都聽得臉紅,明白他不良的居心,師妃暄微滇道:「既當妃暄是好朋友,你就
勿要仙子前仙子後的叫著,妃暄只是個普通修持的小女子。」

    寇仲欣然道:「仙子發滇的神情真動人,難怪陵少……哎唷!」桌下當然是中了徐子陵
一腳。

    師妃暄早知他的口沒遮攔,亦不禁為之氣結。旋又俏臉前所未有的微透紅霞,責怪的盯
寇仲一眼,俏立而起,神態瞬即回復一向的清冷自若。

    兩人連忙起立相送。

    師妃暄深深的凝視寇仲,輕柔的道:「祝玉妍連夜撤出洛陽,不過她對聖帝舍利絕不肯
放手,以防落入石之軒手上,兩位對此應要小心點。」

    寇仲抱拳笑嘻嘻道:「多謝仙子關心。」

    師妃暄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從容雅逸的離開。

    重新坐好後,寇仲一把抓著徐子陵的肩膊低笑道:「兄弟你走運啦!照我看她對你真的
動了心,否則怎會顯現一般小女兒的羞澀情態。」

    徐子陵尚未有機會責罵他,楊公卿和張鎮周來了,出乎意料之外的竟還有老狐狸王世
充,氣氛登時異樣起來。

    寇仲為神色凝重的王世充奉茶,笑道:「聖上何用微服出巡,紆尊降貴的來見我們,一
個口訊傳我們入宮見駕不就成嗎?」王世充黑著臉沉聲道:「少帥可知自己的魯莽行事,闖
出甚麼禍來?」楊公卿和張鎮周先後趁王世充不在意,向他打個眼色,著他小心應付,顯是
王世充曾在他們面前大發脾氣。

    寇仲勉強壓下對王世充破口大罵的衝動,挨到椅背處,伸個懶腰,才好整以暇的道:
「聖上有否奇怪,為何洛水幫的人仍未來找我們的麻煩?」王世充勃然怒道:「當然知道,
若非寡人費盡唇舌說服榮鳳祥,整個洛陽都要給翻轉過來。」

    寇仲和徐子陵都心中暗罵:王世充確曾力勸榮鳳祥,不過只是勸他遲點動手,以免妨礙
對付突利的陰謀。

    寇仲把左手腕枕在桌上,中指輕敲茶杯,目光凝注在不斷因震盪而惹起一圈又一圈漣旖
的清茶,搖頭歎道:「聖上你這是知其一不知其二,知其一的是由可風扮的榮鳳祥已給我們
幹掉;不知其二的是辟塵扮的榮老妖亦告重傷,現在只剩下半條人命,能否過得今晚仍是未
知之數。」

    王世充、楊公卿和張鎮周立時動容。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微笑道:「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目下榮妖女是獨力難
支,假若聖上能把握機會,使人出掌洛水幫,說不定能把控制權奪取過來,此等手段,聖上
該比我更在行,不用小子來敦你。」

    這番話暗含冷嘲熱諷,可是王世充的心神早飛往別處去,只當作耳邊風,卻仍不禁一震
道:「榮鳳祥真的傷得那麼重?可不要騙寡人。」

    寇仲微笑道:「我寇仲甚麼時候騙過聖上?」

    王世充終於臉色微紅,尷尬的乾咳一聲,道:「此事關係重大,寡人要先調查清楚,始
作定奪。」

    雙目一轉,又道:「今天黃昏護送可汗北歸之事,可有改變?」寇仲聳肩道:「一切依
聖上指示不,但為策萬全,我會和陵少隨行,直抵北疆始折往關中,聖上不會反對吧?」

    王世充欲言又止,終沒說出來,倏地起立,眾人依禮陪他站起來。

    王世充狠狠道:「兩位在洛陽最好安份守己,不要再鬧出事情來。」

    寇仲聳肩道:「若沒有人來找我們鬧事,我們想不安份守己也不成。」

    王世充臉色微變,旋又壓下怒火,問道:「可汗現下大駕何處?」寇仲哈哈大笑道:
「當然是躲起來避風頭,免得聖上難做嘛。聖上請!」王世充氣得臉色再變,但終沒發作出
來,拂袖往房門走去。張鎮周搶前一步為他啟門,守在門外的十多名侍衛肅立致敬,排場十
足。

    楊公卿墮後半步,湊到寇仲耳旁低聲道:「李秀寧想見你。」

    寇仲虎軀徽顫,卻沒有作聲。

    楊公卿見他這副模樣和反應,諒解的略一點頭,拍拍他肩膀,又道:「遲些再和你細
說。」這才追在王世充等人之後離開。

    「叮」!兩個杯子碰一記,寇仲喝下這杯祝茶後,道:「有沒有能甩身的預感?」徐子
陵苦笑道:「你當我能未卜先知嗎?不過根據徐某人的判斷,經昨夜一役,四僧該摸清楚我
的底子,再無可能行險僥倖,而要憑真功夫脫身。

    正如伏老騫說的:我們只能應試交卷,而不能弄巧作弊。」

    寇仲點頭道:「你剛悟得的心法非常重要,橫豎他們不是要活宰我們,我們就借此機會
盡展所長,輸了就改去找宇文化骨算賬,但你可不要故意輸掉才成。」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我若這麼做,怎還配作寇少帥你的兄弟?更何況現在我真的想入
關一開眼界。」

    寇仲愕然道:「有甚麼眼界可開的?」徐子陵微笑道:「都是你不好,想出由我扮岳山
去探訪老朋友李淵這方法,令我不單大感刺激有趣,並覺說不定還可破壞石之軒的陰謀。」

    寇仲搖頭歎道:「說到底你都是認定我起不出寶藏,還說甚麼兄弟情深。」

    徐子陵顯然心情大佳,笑道:「少帥息怒,但客觀的事實絕不會因人的主觀意志而轉
移。先不說我們找到寶藏的機會非常渺茫,就算找到也難以搬走,你只好守諾認命,我又何
樂而不為。」

    寇仲哈哈一笑,旋又壓低聲音道:「小子是否因仙子也動凡心而心花怒放?」徐子陵哂
然道:「你愛怎麼想都可以,時間差不多哩!能被佛門四大頂尖高手圍攻,想想都覺得是種
榮幸。」

    寇仲一拍背上井中月,猛地立起,仰天笑道:「是龍是蛇,還看今朝。

    井中月啊!你勿要讓我寇仲失望啊!」兩人步出董家酒樓,同時往天上瞧去,只見點點
雪花,徐徐飄降,填滿整個天空,剎那間將先前的世界轉化到另一天地。每點雪花都帶有飄
移不定的性格,分異中又見無比的統一。

    天街仍是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熱鬧情景,往左右瞧去,較遠的地方全陷進白濛濛的飄
雲中,為這洛陽第一大街增添了豐富的層次濃淡,有如一幅充滿詩意的畫卷,把一切都以雪
白的顏色淨化。

    洛陽的居民為此歡欣雀躍,以歡呼和微笑迎接瑞雪的來臨。

    寇仲笑道:「我們甫出門口即下雪,這算是甚麼兆頭?」徐子陵正別頭凝望另一端消失
在茫茫雪雨裹的天津橋,欣然道:「管他娘的甚麼凶兆吉兆,總之我現在感到心暢神舒便
成。」

    不紛而同下,兩人加入天街的人流,朝天津橋開步。他們大異常人的體型氨度,立時吸
引不少行人的目光。

    寇仲與徐子陵並肩而行,歎道:「誰會想到我們是到至善寺與佛門最厲害的四個和尚決
鬥,而此戰又可能關乎到天下盛衰興替的大事?」徐子陵心中一陣感觸,想起生命夢幻般的
特質,點頭道:「我們在揚州混日子時,沒想過有今天此日吧?」寇仲一拍他肩頭哈哈笑
道:「說得好!那時我們只是兩個不名一文的無名小卒,每天都為明天如何項飽肚子苦惱,
還要動腦筋去應付言老大,想想都覺得現實做夢般虛假。更怕跌一跤醒過來,仍是睡在揚州
廢園的狗窩裡。」

    兩人步上天津橋,雪花下得更大更密,洛河和長橋均被濃得化不開白皚皚的冬雪籠罩,
茫茫一片。

    徐子陵在橋頂停下來,目光追隨一艘沒進雨雪深處的風帆,忽然道:「為何你不願去見
李秀寧?」寇仲虎軀微顫,雙手按欄,低首俯視洛河,雪花飄進長流不休的河水裡,立被同
化得無痕無跡,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和不經意。苦笑道:「教我怎麼答你?相見爭如不見,我
只會令她失望。」

    徐子陵道:「假設你遇上她時名花尚未有主,你的命運會否因而改變過來?」寇仲搖頭
道:「誰曉得答案?那時我們的身份太過懸殊,若我們當年就那麼跟了李小子,今天頂多只
是天策府的兩個神將天兵,很難會有現在的得意際遇。禍福無門,憑是難料。」

    又岔開話題道:「嘿!師妃暄終於會臉紅哩!」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你這小子,總是死性不改,不肯放過這類話題。

    師妃暄怎說仍是凡人,自然有凡人的七情六慾,間中臉紅有啥稀奇,何況你的說話是那
麼的大膽無禮。」

    寇仲笑道:「她並非凡人,而是自幼修行把心湖練至古井不波,棄情絕欲的凡間仙子,
她肯為你臉紅,可見到達情難自禁的地步。不是我說你,你這小子實在太驕做,就算心中歡
喜上人家姑娘,仍只藏在心內。」

    徐子陵不由想起石青旋,歎道:「緣來緣去,豈可強求!每個人也有自己追求的理想和
目標,強要改變不會有甚麼好結果的。或者忽然有一天我想成家,想法又會改變過來。」

    寇仲歎道:「你徐子陵怎會成家?照我看你只會是只閒雲野鶴,尋尋覓覓,卻又無欠無
求的了此殘生。哈!了此殘生。」

    徐子陵想起素素,心中湧起莫以名之的傷情。

    寇仲伸手搭上他肩頭,跟他一起步下天津橋,若有所思的道:「真奇怪!這場飄雪像觸
動了我們心靈內某一境界,勾出記憶深處某些早被淡忘的事物。我們腳踏的雖是洛陽的天
街,但感覺卻像回到兒時的揚州城,換過另一種更能牽動內心的方式去討論令我們神魂顛倒
的標緻娘兒,談論未來的理想。」

    徐子陵點頭同意,道:「當年我們確是無所不談,更不斷憧憬將來。眼前我們像得到很
多東西,但又若一無所有。究竟是否真有命運這回事?」寇仲沉吟道:「你也知我以前從不
真的相信命運,好運壞運只是當話來說。可是在經歷這麼多事故後,我再不敢遽下斷語。無
論我們到那裡,宿命總像緊緊纏繞我們。例如娘死前為何會告訴我們楊公寶藏的藏處,為何
我們又會遇上設計寶藏的魯妙子?更那麼巧寶藏就在關中,還牽涉到爭天下做皇帝和正道魔
門的鬥爭,千絲萬縷,總要將我和你捲進去似的。這不是宿命是甚麼?」只下這麼一陣的密
雪,東都洛陽換上雪白的新衣,所有房舍見雪不見瓦,長街積起一層薄雪,剛留下的足印車
痕轉瞬被掩蓋,過程不住的重複。

    兩人漫不經意的轉入通往至善寺的街道,純淨樸素的雪景使他們心中各有沉溺,不能自
已。

    雪點變成一拳拳的雪球,彷彿由一滴滴剔透的冰冶淚珠,變成朵朵徐徐開放的花朵,美
得敦人心醉。

    倏地停下,至善寺敞開的大門正在眼前。

    陣陣梵唱誦經之聲,悠悠揚揚從大雄寶殿中傳來,配合這雪白蒼茫的天地,份外使人幽
思感慨,神馳物外。

    寇仲虎軀一震道:「為何剛才我完全忘記了到這裡來是要面對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戰?」
徐子陵心中亦湧起奇異無比的感覺。

    寇仲一拍背上井中月,豪情狂起,哈哈一笑,大步領先跨進寺門內去。

    徐子陵緊隨在後,在這一刻,他完全不把勝敗榮辱放在心上,就像從天降下的瑞雪。萬
古長空,一朝白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