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突圍而去            

    徐子陵卓立大雄寶殿,面對寶殿的正門與台階下的大香爐鼎,外院大門。區區數百步的
近距離,卻代表他一段可長可短的生命的命運,假若他不能跨過外院門的門檻,他將成階下
之囚。

    他並不認同寇仲爭霸天下的雄圖,可是卻不能讓任何人,包括代表正義的師妃暄、了空
或這佛門四高僧以此種方式令寇仲的大業如此這般慘淡收場,並淪為階下之囚。

    鬥爭奮戰將由他在這刻展開。

    凡將意欲強加在別人身上的事,他都不能接受。說到底他和寇仲所有行事仍是問心無
愧。際此天下群雄競起的形勢,每個人都可追求自己的理想。

    寇仲既認為自己比高門大閥出身的李世民更有資格去當個好皇帝,他當然可為此作出嘗
試和努力。更何況唐室的太子是李建成而非李世民,誰說得定李世民不會在派系鬥爭中敗下
陣來。

    所以師妃暄和眾高僧的勸說,不能動搖其分毫,否則這場仗就不用打下去。

    假若這是場生與死的決戰,那他根本全無機會,但只是一心逃走,而對方則志在生擒
他,自然又是另一回事。

    徐子陵深吸一囗氣,倏地掠出寶殿正門,眼前一花,一對巨掌迎面推來,看似沒有任何
招式花巧,甚至沒帶起半分勁氣狂風,可是徐子陵卻知對方已到大巧若拙的至境,無論作何
閃躲退避,仍逃不出佛掌的籠罩。暗捏大金剛輪印,雙掌迎上。

    「蓬」!

    四掌對實。

    發掌攔截的正是智慧大師,近百年的佛門正宗玄功立如長江大河般傾瀉過去,豈知竟是
毫不著力的虛虛蕩蕩,以智慧大師古井不波的心境,亦要暗吃一驚,收回部份功力,怕就那
麼把徐子陵震斃。

    徐子陵應掌像斷線風箏般往後飄飛,到達石階盡處,眼看要由那裡來就要回到那裡去,
跌入殿堂內時,徐子陵忽然改變方向,猛往上升,安然落在大雄寶殿廣闊的瓦背上。

    如此戰果,智慧大師固是意料之外,他和通信大師兩人定下的戰略,就是要教徐子陵離
不開大雄寶殿,與這年青高手比拚韌力和耐性,直至他鬥志盡喪,袖手認輸。

    連徐子陵對此亦是始料不及。他本要利用同源而異的佛門正宗心法,好從智慧大師的雙
掌借去點真勁再憑正反相生的體內氣勁,凌空快速改向的身法,一下子脫出對方的攔截,溜
之大吉。豈知智慧大師的掌勁已臻首尾相銜、圓滿無瑕之境,竟是借無可借。

    心叫不妙時,雄渾的真氣透掌攻入,令他真氣逆轉,眼看小命不保的當兒,徐子陵人急
智生,不但放棄防守,還引導對方入侵的真氣往左右腳底的湧泉穴洩去,錯非經過和氏璧改
造過的經脈,智慧大師又收回大部份勁氣,只這一推掌徐子陵立要吐血而亡。

    現下卻是因禍得福,入侵真氣以逆行的方式貫通大小經脈,在洩出前不斷被徐子陵吸納
融化,到從湧泉穴射出時,激撞地上,使他改後跌為直升,到達殿頂。

    徐子陵踏足瓦背,心叫好險,這時他才對智慧大師的武功有個譜子,知道若不用計,休
想能回復自由。

    「子陵果然了得!」

    徐子陵往旁移開,回首一瞥,活像一尊大肚彌勒佛的禪宗四祖道信大師正悠閒自得的一
腳往他踹來,就似是來和他玩耍似的,臉上仍掛看笑嘻嘻的開懷表情。

    忽然間,徐子陵的心神完全被他這一腳吸引過去至乎忘了這是月照當頭的深夜,交手的
地方更在大雄寶殿之頂。

    寇仲伏在小巷暗處,遙觀對街宅院的動靜,榮姣姣在片晌而逾牆入內,可見此乃陰癸派
妖人藏身之所。

    正如「魔帥」趙德言所說,他重創辟塵,嚴重打擊了魔門分別以趙德言和祝玉妍為首兩
方人馬的部署。辟塵以榮鳳祥的身份控制洛水幫,整個北方均在其勢力籠罩下,榮姣姣或可
代父出掌大權,可是在聲威上將遠遜辟塵,若洛水幫從此陷入四分五裂之局,在寇仲來說那
就非常理想。

    這並非沒有可能的,至少王世充就不容臥榻之側,有另一股能左右他權威的力量存在。

    衣袂破風聲從對面傳來。

    在寇仲瞠目以對下,以祝玉妍為首的十多道人影,其中認得的尚有館館、辟守玄、霞長
老、邊不負、聞采婷、榮姣姣,紛以全速離開大宅,朝西南方逢屋過屋的掠去。

    寇仲大叫不好,連忙往伏騫的住所趕去,只望能趕在前頭,通知他與麾下眾人先一步躲
起來。

    祝玉妍今趟該是動了真火。

    徐子陵雖曾與祝玉妍和石之軒那種頂級高手對敵,但眼下對道信大師這看似平平無奇的
一腳,仍大感頭痛。最要命處就是這一腳發出的氣勢勁道,產生出龐大無匹的壓力,把他的
感官完全籠罩其中,連肌膚也如被針刺,失去往常的靈銳。

    寸步難移下,道信大師腳速驟增,疾取他腹下氣海的重要部位。

    徐子陵身體雖像被萬斤重石硬壓看,靈台仍是一片清明,立即雙掌下按。

    「蓬」!

    徐子陵應腳斜衝而起,殿下智慧大師亦如影附形的凌空從下方趕上,雙手盤抱,一股氣
柱立時沖天而至,直擊徐子陵背心,如被擊中,徐子陵將失去對抗之力。

    徐子陵則心叫好險。

    自出道以來,連他都記不起有多少次給人圍攻,在這方面的經驗豐富至極。所以剛才擋
道信大師那一腳是以卸為主,順勢拔起的則是要脫出這禪門高僧可怕的勁氣場。

    此時最隹躲閃之法,莫如迅速改向,包保可避過智慧大師的凌厲氣勁,可是這麼做將會
暴露自家的壓箱底本錢,別人有戒備下,恐怕難以重施故技。

    徐子陵一聲長嘯,凌空翻騰,變成頭下腳上,一個施無畏印,然後掌化為拳,全力痛擊
在智慧大師所發氣柱的鋒銳上。

    「轟」!

    勁氣四濺。

    徐子陵噴出一囗鮮血,翻翻滾滾的硬被送往距離殿頂近十丈的高空。

    智慧大師低暄佛號,往下落去,降在道信大師之旁。

    兩人心中均知此戰接近尾聲,皆因徐子陵無論如何厲害,總與智慧大師近兩甲子的功力
有一段距離,受傷之重,恐怕沒有一旬半月難以回復,刻下該無再戰之力。

    道信大師叫道:「罪過罪過,事非得已,子陵切勿心生怨怪,著乘魔道。」

    抵達最高點,開始下落的徐子陵卻是心中暗喜,最難得是兩僧並肩立於一處,對他的逃
走大大有利。

    假若適才兩人同時對他出手,他的形勢將更為險惡。幸好他們自重身份,只是輪番出
擊,才會演變出目下的有利情況。

    早在翻滾上升時,他憑長生訣真氣獨有的療傷能力,把傷勢大幅減輕,令他有足夠能力
可溜之大吉。

    智慧大師垂目觀心,雙掌合什;道信大師則提聚功力,好在徐子陵落下時將他接著。

    就在此時,徐子陵一聲長嘯,雙拳下擊,在三丈上的高空同時攻襲兩僧。

    道信大師和智慧大師那想得到他仍有餘力反抗,且更勝剛才交手時所表現的功力,無奈
下各拍出一掌,迎上徐子陵的拳勁。他們均怕把力道用猛,只用上幾成功力。

    「蓬」!「蓬」!兩聲,徐子陵借力飛退,往院門方向投去,長笑道:「多謝兩位大師
指點,徐子陵去也。」

    道信大笑道:「子陵言之過早哩!」

    兩大高僧施展壓箱底的本領,從殿頂電射而出,就在徐子陵越過院門前,後發先至的趕
上他。

    道信大師左掌疾劈,切往徐子陵右肩。

    智慧大師兩袖一揮,雙掌從袖內探出,凌空虛抓,登時生出一股吸扯之力,徐子陵若出
手擋格道信,將再不能借力逸往院門外。

    徐子陵深知成功失敗,決定於這剎那之間,只要被迫落地,將永遠不能憑自己的力量離
開此寺。

    在兩大高僧難以置信中,徐子陵猛換真氣,體內正反真氣奇異的運動下,猛地橫移,道
信大師的劈掌立時落空。

    徐子陵再一聲猛喝,雙掌下按,重擊地面,就借那反撞勁力,往後翻騰,脫出智慧大師
的吸勁。

    兩大高僧駭然落往地面時,徐子陵早在院門外的暗黑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道信大師不怒反笑,哈哈開懷道:「英雄出少年,子陵請恕道信不送啦。」師妃暄和了
空現身在兩僧身後,均露出訝異驚佩的神色,事前有誰能猜到徐子陵竟有本領突圍而去。

    師妃暄若無其事的淡淡道:「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今趟雖留不下徐子陵,但對計
劃卻是有益無損,至少令我們能對他們的實力作出更正確的估計。」

    寇仲伏在屋脊的另一邊,探頭瞧去,只見在二十丈外一所大宅屋頂上,祝玉妍等不知因
何事停下來。這時他內心矛盾得要命,既想趁機趕在她們前頭,又想看看她們為何停止前
進。

    一聲佛號下,祝玉妍等人所立處對面的瓦背上冒出一位手持禪杖,氣質雍容爾雅,身材
魁梧威猛,鬚眉俱白的老僧,單掌問訊,道:「祝後行色匆匆,不知要趕往何處?」

    祝玉妍冷笑道:「原來是華嚴宗的帝心尊者,是否動了妄心,要來管我陰癸派的事?」

    寇仲心中大凜,暗忖原來是四大聖僧之一,難怪半點不懼陰癸派的人多勢眾,想必有其
他三大聖僧在暗中為他撐腰,說不定師仙子也在附近。想到這裡,背脊寒意直冒,悄悄翻下
屋脊,躲往小巷暗處去。

    帝心尊者平和的道:「若起精進心,是妄非精進。若能心不妄,精進無有涯。貧僧豈敢
亂起妄心,只是見祝後殺氣騰騰,似欲大開殺戒,念及眾生無辜,特來勸告一聲。」

    祝玉妍冷哼道:「我要般的人,都不會是無辜的,尊者如若不肯讓路,莫怪本後真要大
開殺戒。」

    帝心尊者從容微笑道:「新月有圓夜,人心無滿時。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祝後何時才
明白千尋萬求,卻唯此一事實。」

    祝玉妍發出一陣清脆若銀鈴的嬌笑聲:「佛門四僧中,以三論宗嘉祥大師的枯禪玄功稱
冠,尊者的大圓滿杖法居次,接而才輪到道信的達摩手和智慧大師的心佛掌,玉妍有幸,今
晚就借此良機,領教一下佛門絕學。」

    帝心尊者吟道:「善哉!善哉!祝後既有此雅興,自當有人奉陪。」

    祝玉妍訝道:「原來尊者是一心來尋釁生事,還說不起妄念。究竟是甚麼人來了?」

    話猶未已,一陣清越的蕭音從遠處傳來,只是幾個音符,卻今人泛起纏綿不休,引人入
勝的玄異意象,比之以蕭藝稱絕的石青噦亦毫不遜色。

    蕭音倏斂。

    餘音仍是縈繞不去。

    暗裡的寇仲心中大奇,難道另三僧中竟有奏蕭的高手在其中。

    祝玉妍大出寇仲意料之外的道:「原來是寧道兄大駕光臨,今晚之事就此作罷。」

    在寇仲頭皮發麻中,祝玉妍等匆匆離開,又待了半晌,到寇仲肯定帝心尊者和寧道奇亦
離開後,才敢悄悄溜走,暗呼好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