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影沉寒水            

    車輛駛進一所道觀去,寇仲按下窺看誰人從車廂走出來的好奇心,躲在橫巷暗處,耐心
靜待。

    果然不到半盞熱茶的工夫,兩道人影分從道觀和對街另一座房舍躍落夜靜無人的清冷長
街中,竟是兩名中年道士,只看他們迅疾的身法,便知武功亦甚了得。

    兩道士相視一笑,其中一人低聲道:「此法有利有弊,白天較難撇掉敵人,晚上則易於
察看有沒有跟蹤者。」

    寇仲心中一震,連忙伏下,耳貼地面,隱約捕捉到遠處微弱的馬蹄聲音,暗呼好險,繞
過兩個道士,繼續跟蹤。

    這招確是簡單有效,馬車由道觀前門進後門出,再以暗哨察看是否有尾隨而來的跟蹤
者。幸好這兩個妖道得意忘形下洩露底子,令他醒悟過來。

    才掠上一所房舍之頂,寇仲心中再生警覺,又伏下不動,大呼差點上當。

    他想到的是老君觀的妖道無一不是老奸巨滑的老江湖,這麼躍到街心說話,而第一句就
透露出佈置的秘密實在太不合情理,可知肯定是在弄虛作假,假若他冒失追去,必然中計。

    且對方既知深夜因無其他車馬行走,故蹄音易被察覺這個破綻,怎會不設法補救。例如
改乘另一輛以布帛包馬腳的車子,又或索性棄車而去,均是可輕而易舉撇掉追蹤者的可行方
法。

    寇仲暗抹一把冷汗,眼前分明是榮老妖精心策劃的一個陷阱,以用來對付他和徐子陵等
敵人,自己差點便上當。

    兩妖道騰身而起,消沒在道觀的院牆裡。

    寇仲深吸一囗氣,凝神專志,氣聚丹田,四周的景象立時清晰起來,從反映看的金黃月
色,夜風拂過引起的氣流變化,無一能瞞過他以倍數提升的感官。

    就在此時,他聽到微僅可察的衣袂破風聲,在左後方迅速接近。

    寇仲毫不猶豫的躍落長街,鬼魅般往道觀撲去。

    徐子陵淡然自若道:「大師的提議,請恕徐子陵不能接受。」

    了空寶相莊嚴,低喧佛號,柔聲道:「施主徒具道眼慧根,難道仍看不破、放不下
嗎?」

    徐子陵聳肩道:「誰能看破?誰可放下?我追求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要走便走,要住
便住,不受任何左右。若看破放下就是要給囚禁在淨念禪院內,這算是甚麼道理?」

    了空嘴角逸出一絲笑意,輕輕道:「無生戀、無死畏、無佛求、無魔怖,是謂自在,概
可由自心求得。自在不但沒有形貌,更沒有名字,沒有處所。愈執著自在,越發紛然叢雜,
理緒不清。無在無不在,非離非不離,沒佛即是佛。」

    徐子陵聽得眉頭大皺,又不能說他的話沒有道理,歎道:「徐子陵只是一塊頑石,大師
無謂空費唇舌,我是絕不會隨大師回禪院去的。我們各有執著,似乎說到底都是要由武力來
解決。」

    了空道:「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見,施主明白這兩句話嗎?」

    徐子陵苦笑道:「這麼深奧的禪理,有勞大師解說。」

    了空緩步迫近,微笑道:「我們邊走邊說如何?」

    徐子陵一呆道:「不是一直走到淨念禪院吧。」

    了空笑而不答,與他擦肩而過。

    徐子陵只好與他並排舉步,只聽這有道高僧道:「唯一堅密身即是佛心,凡人皆有佛
性,佛心乃萬物的本體,即心即佛,而這佛心顯現在塵世間一切事物之中,放入世即出世,
執著則非執著,全在乎寸心之間。施主只要一念之變,將可化干戈為玉帛,施主意下如
何?」

    徐子陵仔細咀嚼他暗含禪機的勸語,沉吟半晌後,迎著長街拂來的呼呼寒風,淡然道:
「世上的紛爭,正因人心有異而產生。我明白大師的立場,大師也應明白我的立場。徐子陵
豈是想妄動干戈的。」

    了空領看他左轉進入一座宏偉寺院寬敞的廣場內,周圍老樹環繞,轟立在廣場另一邊的
大雄寶殿隱隱透出黯淡的燈火。

    徐子陵停下步來,背靠正門,他雖自問靈覺遠超常人,卻自問沒把握去肯定師姐暄和四
大聖憎是否正暗藏廟內,不提高戒心怎行。

    了空走出十步,來到廣場中心處始停步,轉過身來,後方三步許是個高過腰際的青銅香
爐鼎。不知誰人在爐內裝上二注清香,香煙裊裊升起,又給寒風吹散。

    殿頂反映星月的光輝,閃閃生爍。

    整個寺庭院清寂無聲,幽冷淒清。

    「噹」!

    了空震響手托的小銅鐘,肅容道:「雁過長空,影沉寒水。雁雖無遺蹤之意,水亦缺沉
影之心。可是雁過影沉,卻是不爭之實。徐施主可有為天下蒼生著想過?」

    徐子陵現在已清楚明白為何師姐暄不惜一切的要阻止他們兩人往關中尋寶?怕的非是兩
人能攜寶離開,因為那根本是無法辦到。她擔心的是寶藏會落在李建成手上,今李建成聲威
大振,對正身處兄弟閱牆派系鬥爭中的李世民更是不利。徐子陵很想告訴了空,他肯陪寇仲
去冒這個險,只是希望寇仲知難而退,死去爭天下的野心,但終沒有說出來。

    徐子陵重溫一趟在剛才遇見沈落雁前對夢幻和現實的領悟和體會,沉聲道:「師小姐仙
駕既臨,何不出來相見。」

    寇仲貼牆滑入道觀的林園內,俯身急竄,繞過一座六角亭,環目一掃,不由心內叫苦。

    這是道觀左側的庭園,雖是小橋流水、亭台水榭俱備,佈置典雅,但種的是疏竹,擺的
是盆栽,根本沒有藏身處。

    人急智生下,寇仲閃落橋底,沉進橋下溪水裡,剛藏好身體,上方破風聲過,來人從側
門進入道觀的主堂。

    對寇仲來說,這是場賭博,賭的是對方以為沒人跟來,一時疏忽下,被他趁隙而入。

    他感官的靈敏雖不如徐子陵,但亦有把握對是否已被敵人察覺,能生出感應,現在看來
是成功了。

    剛進入觀內的人,肯定是敵方負責對付跟蹤者的高手,其速度之快,連寇仲也自槐不
如,說不定就是祝玉妍或館館那級數的人馬,若她們進入道觀後他才試圖潛進來,危險性會
大大提高。

    寇仲緩緩浮上水面,功聚雙耳.觀內敵人說話的聲音立時一點不漏的傳入耳鼓內。

    榮姣姣甜美的聲音在觀內響起道:「真奇怪,那三個天殺的傢伙究竟躲到那裡去呢?」

    寇仲醒悟過來,坐車從榮府到這裡的人是榮姣姣而非榮老妖辟塵,早知為此就在途中下
手,殺掉這妖女。

    另一把女子的聲音道:「以寇仲的性格,絕不肯接受失敗,所以大小姐才猜他會像在南
陽那趟般,吃而不捨的要刺殺辟塵師叔。現在他顯然沒有追來,確不似他的為人行事。」

    寇仲再抹一把冷汗,暗呼館妖女確是厲害,原來自己是這麼易被看穿的,難怪差點要葬
身南陽。

    說話的人正是陰癸派長老聞采婷,她現身於此,今寇仲大感欣慰。因由此表示了他推測
榮鳳祥與陰癸派結成聯盟一事是正確無誤。

    祝玉妍的聲音此時響道:「算他們大命,或者因我們計劃施行的時間不對,又或他們另
有要事纏身!不過王世充既肯與我們合作,他兩人始終插翼難飛。」

    榮姣姣道:「但王世充的條件是要待把突利送走後,我們才可下手對付他們,師尊認為
可否接受?」

    寇仲心中劇震,暗忖原來榮姣姣竟是祝玉妍另一個徒兒,這麼看老君觀是一直和陰癸派
勾結。不由厭幸誤打誤撞的到這裡來,偷聽得如許重要的機密。對王世充當然更是恨之入
骨。

    館館的柔媚聲音傳來道:「洛陽可能是我們最後捉拿他兩人的一個良機。王世充這老狐
狸本不可靠,且終是外人,對我們更非毫無顧忌。我的意見是只要他們暴露行跡,我們立即
全力出手,無須多作顧慮,請師尊定奪。」

    寇仲倒抽一囗涼氣,差點要沉回溪底去。只是祝玉妍一個足可收拾他有餘,何況更有館
館在。

    『雲雨雙修』辟守玄發言道:「館兒這番話不無道理,趁現在兩人仍懵然不知我們已抵
東都,就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若待得師妃暄和那四大賊禿及時趕來,形勢將更趨複雜。」

    此時辟塵老妖以他原來的聲音道:「唉!我擔心的卻是石之軒,他使人警告我,不准插
手在他們兩人的事情內,確令我非常為難。」

    榮姣姣嬌聲道:「爹啊!現在他們殺死可風師叔,情況又怎同呢?就算石之軒如何霸
道,也不能不講我們門派間的規矩。」

    祝玉妍冷哼道:「道兄放心,石之軒若要怪你,就讓他先怪到我祝玉妍頭上來吧!他愈
來愈放恣啦!明知聖舍利乃我欲得之物,仍敢來和我爭奪。」

    辟塵再歎一囗氣,顯然因對石之軒顧忌太深,仍在憂心忡忡。

    觀內雖滿是魔門高手,但能與石之軒爭一日短長的,怕只有祝玉妍和館館兩人而已。

    館館道:「刺殺可風師叔的除那三個小子外,尚有一人,若能曉得此人是誰,我們說不
定可找到他們藏身的地方。」

    寇仲立時頭皮發麻,心中大罵館館贈妖女可惡。

    辟塵陰側側笑道:「此人是誰,我早有眉目,事發前伏騫的人曾在南廳上層訂下一個包
廂,但人卻沒有來,由此可知端倪。但此事不能輕舉妄動,伏騫此人才智武功都深不可測,
手下又高手如雲,再配合上那三個小子,絕不易對付,倘一戰不成,反會破壞我們和王世充
的合作。」

    祝玉妍道:「道兒的意思是……」辟塵斷然道:「我和王世充仍要互相利用。若祝尊者不
反對,我認為最好是耐心點暫且按兵不動,等到明天突利離開後才對他兩人採取行動。他們
怎都猜不到王世充與我們的微妙關係。」

    祝玉妍沉吟片晌,才道:「我們當然尊重道兄的意見,就這麼辦吧!明天我們再碰頭,
商量行事的細節。」

    館館輕歎一囗氣,壓低聲音道:「唉!師尊和宗主勿怪館兒多慮,館兒心中忽然湧起不
祥的預感,假若我們按兵不動的待至明晚,他們很可能已逃離洛陽。低估寇仲和徐子陵的人
從來沒有甚麼好回報的,李密就是最明顯的例子。館兒當然明白辟宗主的難處,但只要宗主
向王世充指出他們大有可能看破他的圖謀,王世充說不定肯改變初衷。」

    寇仲聽得又在心中大罵,偏又無可奈何,唯一方法就是及早通知伏騫,大家一起落荒而
逃。

    辟塵默然片刻,沉聲道:「館兒的話不無道理。好吧!我立即去見王世充,痛陳利害,
看是否能把他打動。」

    寇仲立時精神大振,要刺殺辟塵妖道,此正千載一時之機也。

    師妃暄有若天籟的仙音從大雄寶殿傳來道:「子陵兄既然想見妃暄,何不進來見面。」

    徐子陵打從深心處湧起連他自己都無法明白的複雜情緒,向了空施禮後,緩緩步入佛
堂。

    徐子陵雖茫然不知此寺為何寺,但只看殿堂的雄偉建構,佈局的精奇,便如此寺定是洛
陽名剎之一。

    對門的白石台上,一座大佛結伽跌坐在雙重蓮瓣的八角形須彌座上,修眉上揚,寶相莊
嚴的微微俯視,似能對眾生之苦洞察無遺,氣宇宏大。金身塑像披上通肩大衣,手作施無畏
印,嘴角掛看一絲含蓄的微笑。左右邊排滿天王、力士的土像,不但造型各異,其氣度姿態
動作,至乎體形大小都呈現錯落有數、多姿多采的景貌,變化間又隱含某種和諧托襯的統一
性。

    剛才明明聽得師妃暄的仙音從此傳出,但入到殿堂,卻是芳蹤杳杳。

    徐子陵繞往佛台後方,正要穿後門而出,目光忽被供在佛台後一排力士的其中一尊吸引
心神。

    此像腰束短裙,胸飾櫻略,肢干粗壯,肩寬脾厚,筋肉暴起,眉眼怒張,氣勢強橫猛烈
至極。

    徐子陵忽然想起寇仲,寇仲的狂猛是內斂含蓄中帶看幾分玩世不恭的灑脫,但那霸道一
面給人的感覺卻同出一轍。

    師妃暄的聲音再次傳來道:「妃暄正恭候子陵兄的大駕。」

    徐子陵這刻完全平靜下來,受到佛堂內出世氣氛的感染,他成功地把心中的雜念拋開,
無生戀、無死畏、無魔怖。

    他心知肚明只要踏過門檻,他將會面對自出道以來的最大挑戰。但他仍一無所懼的舉步
踏入大雄寶殿和後殿間樹木扶疏的庭園去。

    師妃暄坐在園子中央處的小亭內,月色遍灑滿園,把枝殘葉落的樹影溫柔地投在園地
上,美得像幅任何妙手都難以捕捉的畫境。

    只要有師妃暄出現的地方,怎樣俗不可耐的景況亦要平添幾分仙氣,何況本就是修真聖
地的名剎古寺。

    徐子陵在師妃暄美目深注下,對桌坐下,師妃暄微笑道:「西蜀一別,匆匆數月,子陵
兄風采更勝往昔,顯是修行大有精進,令人欣悅。」

    徐子陵卻以苦笑回報道:「倘若師小姐所謂之言出自真心,豈非有點矛盾,因我功力精
進,小姐要把我生擒活囚將會較為困難,對嗎?」

    師妃暄玉容靜如止水,只是修長入鬢的秀眉微一攏聚迅又舒展,笑意盈盈的道:「不要
那麼嚴陣以待好嗎?妃暄只是想請你和你的好兄弟寇少帥暫時退隱山林。過點舒適寫意的生
活,潛修武道,就像林中飛鳥,水中游魚,何等自由自在。」

    徐子陵再次感受到師妃暄深合劍道的凌厲辭鋒。事實上自徐子陵點出師妃暄藏身寺內,
兩人便開始交上了手。看似別後重逢的閒話,骨子裡卻是互尋隙縫破綻,爭取主動。

    徐子陵是要保持戰意,為自己的自由而奮鬥;師妃暄則在巧妙地削弱他的拚死之心,以
達到生擒他的目標。最微妙處是兩人間大有「情」意。使情況更為複雜。

    徐子陵回復從容自若的神態,淡淡道:「小姐這個『請』字是問題所在。說到底都是要
我們屈服順從你的安排。我和寇仲自少便是無家的野孩子,最不慣受人管束,小姐明白
嗎?」

    師妃暄忽然垂下縶首,輕柔的道:「妃暄當然明白。所以決定隨你一起退隱山林,這樣
你會否好受一點呢?」

    徐子陵心中劇震,忽然想起碧秀心和石之軒的關係,一時無言以對。

    師妃暄仰起俏臉,凝望迷人的夜月,語調平靜的道:「楊公寶藏比之和氏璧更牽連廣闊
深遠,不但影響到誰可一統天下的鬥爭,還觸及武林正邪的消長。寇仲以鐵般的事實證明了
他不但是你之外的蓋代武學奇材,更是智勇無敵的統帥。若給他成功將楊公寶藏據為己有,
最終會與秦王成二強爭霸的局面,天下亦將長期分裂,萬民所受之苦,會猶過現今。妃暄要
請兩位退出紛爭,亦是不得已下的唯一選擇。」

    徐子陵當然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由她的檀囗一鼓作勢的闡明,份外感到震撼。

    楊公寶藏不但是關中李家派系鬥爭的關鍵,由於其中藏有魔門瑰寶「邪帝舍利」,如若
落人祝玉妍或石之軒手內,魔門大有可能蓋過佛道兩門,道消魔長,境況堪虞。師妃暄的憂
慮非是沒有道理。

    而楊公寶藏乃前朝重臣名帥楊素所策劃,藉以在文帝楊堅對付他時作為謀反之用。又由
天下第一妙手魯妙子為他設計藏寶秘處,所藏之物當然非同小可,落在誰的手上都會生出難
以猜估的作用。這種種不能預知的後果,都是師妃暄不願見到的。

    徐子陵曉得自己正處於下風,只好歎道:「小姐以為我們真有本事把整個楊公寶藏運離
關中嗎?那可不是小小一方的和氏寶璧。」

    師妃暄一對秀眸明亮起來,緩緩道:「換了是別人,妃暄定會認為那是癡心妄想。可若
是徐子陵和寇仲,只要稍有腦筋的人都不敢掉以輕心。李密便因此斷送了江山。」

    又抿嘴一笑道:「你們過往的成績太教人害怕嘛!」

    見到她忽然露出女兒家嬌憨的神態,徐子陵不由看得呆起來。

    師妃暄輕歎道:「回首處就是解脫門,一回春到一回新,徐子陵啊!你還要妃暄向你說
甚麼呢?」

    徐子陵苦笑道:「小姐的苦心相勸,徐子陵非常感激。不過事已至此,誰都無法挽回,
我曾答應寇仲,陪他往尋寶藏。若找不到,大家一起回鄉耕田:找到的話,則分道揚鑣,各
走各路。這是我最坦白的話,本不願說出來,總還是說了!」

    師妃暄平靜地道:「子陵兄有多少成把握可找到楊公寶藏?」

    徐子陵道:「半成把握都沒有,我們只知道大約的位置。」

    師妃暄一字一字的道:「你是否想寇仲成功起出寶藏?」

    徐子陵頹然搖頭,洩氣的道:「我只望他因找不到寶藏而死去這條心。」

    師妃暄雙目采芒連閃,道:「但你們可知只要洩露出大約的位置,李元吉已大有機會尋
到寶藏。」

    徐子陵道:「這可能性確很大,李元吉不但不用像我們般左躲右避,還可公然進行大規
模的發掘搜索。」

    師妃暄肅容道:「若我們請少帥退出此事,徐子陵可以旁觀不理嗎?」

    徐子陵斬釘截鐵的答道:「不可以!」

    師妃暄俏立而起,輕吟道:「從何而來,復歸何處;夢時不可言無,既覺不可言有。」

    看看她優美的背影消失在殿堂門後,徐子陵知道終於和這仙子般的美女決裂。

    他緩緩閉上雙眼,一聲禪唱,傳入耳鼓。

    四大聖僧要出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