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插翼難飛            

    來人推門而入,直抵兩人以雲石作格面的桌子對面的空椅子油然坐下,溫柔髮藍但又鋒
利如刀刃的目光盯著寇仲,搖頭歎道:*少帥這是聰明一世,愚蠢一時,假若你們離城後立
即遠揚,怎會陷入現今絕境?*寇仲和突利均頭皮發麻,難以置信的瞧著安坐桌子另一邊的
雲帥。

    寇仲深吸一口氣,勉強把亂成一片的心緒回復過來,道:*國師可否說得清楚一點。*
雲帥半眼都不望突利,當他不存在般從容道:*兩個時辰前,少帥重返甫陽,意圖行刺季亦
農的消息不逕而走,本人初時並不相信,直至剛才親眼目睹少帥進入青樓,才知少帥的行動
全在別人算中。*徐子陵穿窗而入,若無其事的和雲帥打個招呼,坐下道:*國師說得不
錯,李元吉和康鞘利的人已把此處重重圍困,季亦農當然沒有出現,我們中了祝玉妍借刀殺
人之計。*寇仲拍桌歎道:「好妖婦!果然厲害。」

    到此刻他才知道問題出在甚麼地方。

    祝玉妍打開始便猜到他們仍身在客館裡,所以裝模作樣的說話,透露季亦農會到月蘭捨
來的消息,引他們自己投進陷阱去,再借別人的力量來收拾他們。

    最厲害處是祝玉妍還故意再逗留一陣子,今他們深信不疑祝玉妍的話。

    假若祝玉妍當時把他們迫出來動手,雖是必勝的局面,卻未必有能力把他們全留下來。
徐子陵和寇仲聯手的威力可說天下皆知,缺少了婚棺的祝玉妍,無論如何自負,也知要生擒
其中一人的困難。上上之策自是坐看他們先與季元吉或雲帥兩方面的人拚個三敗俱傷,那說
不定她更可將三方人馬一網打盡。這妖婦確是智計過人,難怪陰癸派能如此興盛。

    照消息傳出的時間計算,游秋雁來見他們時,已奉命施行此借刀殺人的毒計,除非他們
立即離開,否則陰癸派方面伏在旅館外的人絕不會出手。游秋雁詐作出外打聽消息,是要拖
延時間好讓李元吉、雲帥等人趕到來對付他們。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現在他們縱能過得雲帥和李元吉這兩關,最後怕亦逃不出祝玉妍的
魔掌。

    不過懊悔從來不是寇仲的習慣,倏然間他冷靜下來,思慮通透澄明,哈哈笑道:*多謝
國師指點,我們是中了祝妖婦的奸計,其中過程不提也罷。

    月下只想知道國師對我們要探取的是甚麼態度和立場。*雲帥淡淡道:*若在兩個時辰
前,少帥向本人問同一句話,我會有完全不同的答案。*目光轉向突利,續道:*康鞘利因
何會與李元吉聯手來對付可汗?*突利知道長話該短說,因為李元吉派到城外搜捕他們的高
手,正不斷奉命趕回來,每過一刻,他們的實力會增強一分。沉聲道:*整件事包括國師刻
下坐在這裡,均是頡利和趙德言作的安排,要先借國師的手來殺我突利,再集中全力對付國
師。穿針引線的是安隆,他和趙德言一直暗中勾結,國師想想便會明白。*雲帥露出深思的
神色。

    三人靜待他的反應,刻下他們可說陷身絕境,一個不好,他們只能是力戰而亡的結局。
但如若雲帥肯站在他們的一方,能逃生的機會自是大幅增加。

    自碰上李元吉後,他們一直在動雲帥這張不知是吉是凶的牌張的腦筋,際此生死關頭,
終於發揮作用。

    在他們眼瞪瞪下,雲帥微笑起立,輕輕道:*三位好自為之。*就那麼推門而出,還輕
輕為他們掩上房門。

    三人愕然以對,雲帥的反應,仍是有點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突利冷哼道:「殺將出去如何?」寇仲雙眉上揚,大喝道:「手下敗將李元吉,可敢和
我寇仲再戰一場。*聲音遠傳開去,震撼著月蘭捨每一個角落,所有吵聲樂聲潮水般退走消
失,東西二樓變得鴉雀無聲。

    突利和徐子陵均被他嚇了一跳,想不到他如此大膽,如此妄不顧生死,皆因一旦陷身重
圍,不要說尚有康鞘利一方的突厥高手,只是李元吉、梅洵、李甫天、秦武通、的天覺五大
高手,已有足夠的實力把他們的小命留下。

    眼前唯一之計,就是全力突圍,利用陰癸派跟李元吉、康鞘利兩方是敵非友的微妙關
系,製造利於逃生的混亂。

    寇仲向李元吉挑戰,與送死並沒有分別,即使寇仲估得上風,其他人亦絕不會袖手旁
觀,否則怎向李淵和李建成交待。

    李元吉的聲音從斜對面靠西的廂房傳過來,怒道:*誰是你的手下敗將,你三人已是窮
途末路,若肯下跪求饒,本王保證給你們一個痛快。*另一把男聲道:*在下南海派梅洵,
寇少帥這麼有興致,不如先跟在下玩一場如何?*寇仲得意地低聲向徐子陵和突利笑道:*
看!一句話就試出敵人最強的一點,死地乃生門,我們出去!*兩人恍然大悟時,寇仲跳將
起來道:*陵少!台面!晃老頭!**砰*!寇仲破門而出,突利一頭霧水之際,徐子陵竟
把整張雲石桌舉起,抖掉桌面的酒菜杯盤,又運功震斷四條腳子。

    *砰*!另一門破木裂的聲音傳來,寇仲掣出井中月,往正匆忙從椅子起立迎戰的李*
兀吉、梅洵和康鞘利三人殺去。

    這時徐子陵全力把圓形的雲石桌面擲出,摧枯拉朽的把破門裂壁撞開更大的缺口,風車
般飛旋投往寇仲破門殺入的敵人廂房去。

    突利這才明白,這可說是唯一*破敵*之法,否則只以李元吉和梅洵的實力,足可把三
人纏得難以逃生。

    由於月蘭捨的形勢,敵人自然會把力量集中在屋頂上和東面的囿子裡,反沒想到他們會
捨易取難,往兩樓間的園子逃去。

    突利掣出伏鷹槍,與徐子陵撲出房外,兩邊廊道各有十多名敵人殺至,兩人那會迎戰,
齊往李元吉的廂房搶去。

    寇仲井中月閃電劈出三刀,分別擊中三名強敵的兵器,心中大凜。

    李元吉固是槍勁凌厲,梅洵和康鞘利的反擊對他的威脅亦差不了李元吉多少,可見兩人
武功之高,只稍遜於李元吉,其中又以梅洵比康鞘利更勝半籌。

    李元吉大喝道:*小子找死!*槍芒暴張,從右側往寇仲攻來,氣勁嗤嗤,把寇仲籠罩
其內,只是他這一關,已不易闖過。

    梅洵躍上桌面,足尖一點,千萬道金光,像暴雨般灑下,聲勢雖凶,姿態仍是優美好
看,只這一點便知他能成為南方最大門派之首,是有其真材實學。

    康鞘利則從桌子另一邊攻來,揮舞兩柄馬刀像旋風般凌厲迫人。

    寇仲哈哈一笑、在三人大惑干解下,忽然單膝跪地,井中月挑中桌腳,整張桌子立時往
右方的李元吉砸去。

    此時桌面破閂而入,梅洵本往寇仲當頭灑下的金槍竟全剌在桌面土,硬被徐子陵貫注其
內的勁力震得彈往屋樑。

    莘兀吉收槍避桌時,康鞘利亦因旋飛桌面令他稍為失神之下,只見寇仲的滾滾刀光從桌
面下貼地攻至,嚇得他不顧一切,硬是撞破左壁,滾進鄰房去,駭得房內的客人妓女奔走尖
叫,形勢混亂至極點。

    *轟*!圓桌面破壁而出,掉往兩摟間的花園內。

    突利和徐子陵同時殺入房內,突利的伏鷹槍趁宰至。狼狽躲避桌子的當兒龍捲風般往他
捲去。

    徐子陵兩手盤抱,一股螺旋寞勁,沖空而上,追著升上屋樑的梅洵攻去,凌厲驚人至乎
極點。

    剎那間,敵人布在這房間最強的主力李三人高明的戰略和連環強攻下冰消瓦解,再擋不
住他們的突擊。

    寇仲在徐子陵和突利中間穿出,井中月疾劈從破門攻進來的的天覺,以丘天覺的高明,
亦惟有往後退開,登時把自後擁來的己方人馬撞得左傾右跌,潰幹成軍。

    *鏘鏘鏘*!李元吉擋得突利的伏鷹槍,寇仲的井中月又來了,為保小命,那還管得攔
人,當下怒叱一聲,學康鞘利般破壁避進另一邊的廂房去,那房間本伏滿他的手下,因全擁
到房外應變,變成空室。

    *蓬*!梅洵反掌下劈,迎上徐子陵全力一擊,他尚是首次碰上會旋轉的勁氣,只覺對
方的氣勁如柱如風,集中得如有實質,那能吃得消,悶哼一聲,借力衝破梁瓦彈上屋頂的士
空,瞧得伏在屋頂的己方鬲手人人瞠目以對,茫不知下面發生甚麼事。

    梅洵本要出聲通知在屋頂指揮的李南天!敵人會往西樓的方向逃走。但因忙於化去徐子
陵入侵的氣勁,硬是不能馭口說話,惟不斷上升打滾,藉此消解襲體的氣勁,差點把心高氣
做的地氣得噴血。

    徐子陵解決了梅洵的威脅,左掌虛按,暗捏印訣,把重整陣腳後從破洞反攻的康鞘利再
次迫退。

    *砰*!寇仲破壁而出,來到東西兩樓間花園的士空,只見以*長白雙凶*符真、符彥
為首的二十多名李閥與突厥好手組成的聯軍,從西樓方向殺奔出來,頗有威勢。

    寇仲卻是心中大喜,知道自己估計正確,由於沒有人猜到他們會往這方面強闖,所以把
守這一關的力量最是薄弱,只要不讓對方截住,李元吉等只能落在尾巴後空趕。

    大喝一聲*三角陣*,寇仲往下急墮。

    徐子陵和突利先後從破洞撲空降下,足踏實地時三人形成一個三角陣,由突利的伏鷹槍
打頭陣,狠狠刺入像一盤散沙的攻來敵人中。

    李南天和手下率先從屋頂躍下,狂追而來。

    忽然有人在東樓下層大叫「失火啦!失火啦!*濃煙火屑從其中一間廂房冒出。

    原來躲在窗後看熱鬧的客人與姑娘,登時亂成一片,奪門穿窗的逃生,叫喊震天,那情
景就像未日來臨。

    突利在徐子陵和寇仲的翼護下,既去除左右後三方之憂,槍法全力展開,首先殺得符
真、符彥左右閃開,長槍宜貫一敵胸口,再掃得另兩敵東拋西跌,條忽間衝破敵陣,破壁進
入西樓的底層。

    寇仲等都不知誰人放火幫忙,來到西樓廂房間的長廊時,人頭湧湧,廊道滿是想逃離災
場的男男女女,哭喊震天,混亂至極點。

    突利帶頭闖進另一間廂房,再破壁而出時,來到月蘭捨的西院牆處,外面就是通往城北
的大街。

    三人正要逾牆離開,忽都駭然止步。

    只見牆頭現出三道人影,祝玉妍居中,辟守玄和邊不負分傍左右。

    祝玉妍嬌笑道:「能逃到這裡來,算你們本事,小仲不是要和齊王單打獨鬥嗎?*.後
面叱喝速聲,左右兩端同現敵蹤。

    除非他們能變成一飛沖天的鳥兒,否則只能以力戰而死作收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