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重施故技            

    徐子陵於院培落回地上,搖頭道:*敵人布下的暗哨可監視旅館的整個外圍,除非掘一
條地道,否則休想從地面離開。*三人伏在後院角落的暗影裡,都想不出偷偷潛離的好辦
法,以徐子陵感官的靈銳,若連他都認為敵人的監視網無隙可尋,那事實必是如此。可見陰
癸派在南陽仍是鬲手雲集,不易硬拚。

    突利道:*現在至少證明小弟所料不差,游秋雁乃陰癸派遣來的奸細。*寇仲胸有成竹
的道:*愈困難的事愈有趣。我偏要在這種情況下取季亦農的狗命,好讓祝妖婦知道要對付
我們是必要付出代價的。*徐子陵熟知他性情,笑道:*你又在打甚麼鬼主意。*突利忽感
全身血液沸騰,不但忘記了刻下四面楚歌,處處受敵的危險,還感到與兩人並肩作戰的無窮
樂趣。縱使在最艱苦和失意的時刻,寇仲和徐子陵仍能保持樂觀的心境和強大的鬥志,誓與
強敵周旋到底。

    寇仲得意洋洋的道:*記得當年在揚州被困楊廣別院的情境嗎?*徐子陵點頭道..*
原來你想重施故技,就讓我去辦吧!*徐子陵潛回客房,突利一頭霧水的問道:*究竟有何
妙計?」

    寇仲湊到他耳旁道:*我們要製造出遁離的假象,待敵人離去後,我們便可從容反擊
啦!*突利一知半解時,徐子陵急掠而回,寇仲忙問道:*做了甚麼手腳?*徐子陵低聲
道:「我在牆上寫下『秋雁姊:請代通知老辟,我們殺季亦農去也』,少帥認為此一著還過
得去嗎?」

    寇仲眉飛色舞退:*陵少果是文采風流,情詞並茂,小生拜服。好啦l.該躲到那裡去
呢?*突利這才明白過來。

    徐子陵道:「這麼多空房間,隨便找一間躲起來便成,我們的信譽這麼好,說出的話包
保人人相信,白牆黑字,寫出來的更能增人信心。*三人躲藏的房間,向西的窗與原本的客
房遙遙斜對,只隔了一個小花園,可直接監視其動靜。

    在暗黑中,三人坐在地上,輪流探頭察視。

    寇仲低笑道:*最妙是敵人怕惹我們生疑,不敢進入旅館的範圍來探視,否則我們的妙
計就行不通,現在唯一希望是那賤人快點回來。*突利縮首挨牆坐下,歎道:*等待最是難
耐,但世民兄的堅毅耐力,卻是我所認識的漢人中罕見的。*徐子陵道:*這麼說,你們突
厥人都是長於堅忍的啦!*寇仲正留意隔鄰房間的動靜,住在房內的人早酣然入夢,傳來陣
陣鼻鼾聲,接口道;*難怪你們的突厥精兵這麼厲害,來如獸聚,去如鳥散,無蹤無跡,又
不用固守任何城市防線,這種戰術定要好好學習。不過在中土采這種作戰方式,卻會被冠以
流寇的惡名。*突利反駁道:*沒有組織和理想的才叫流寇,我們人人在馬背上生活,全國
皆是精兵,怎可相提並論。*徐子陵道:*你們兵雖精人卻少,恐怕只勉強及得上我們一個
大郡,最厲害處仍是來去如風的戰略。一擊不中,遠揚千里。不過若入侵中土,這種優勢會
逐漸消失。那時人數太少的弱點將會暴露無遺。*突利苦笑道:「子陵確是一針見血。不過
頡利卻不是這麼想,他認為只要好好利用中土各方勢力的矛盾和衝突,可逐步蠶食中士,完
成這遠古已來便存在的偉大夢想。*徐子陵聽得露出深思的神色,再沒有說話。

    寇仲岔開話題道:*畢玄究竟高明至甚麼地步?*突利未及回答,足音響起。

    三人移到窗下,探頭外望,漩秋雁來到對面房間處,舉手敲門,只兩下便發覺有異,推
門入內,又旋風般掠出房外,揮手發出煙花火箭,宜沖夜空,爆出一朵紅芒。

    寇仲狠得牙癢癢的,想起自己曾兩次放過她,此女仍要來害他,恨不得撲出去把她捏
死。

    衣袂聲響,數道人影先後落在房門外的走道處,三人認得的是『雲雨雙修』辟守玄、
『魔隱』邊不負、聞采亭、『陰後』祝玉妍和一個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卻不見棺棺。他們
像鬼魅般出現,並沒有驚擾好夢正濃的房客。

    只是祝玉妍一人,已足可令他們倒抽一口涼氣,忙把頭縮回窗下,怕惹起她的感應。

    祝玉妍的聲音在園子另一邊響起道:*辟師叔你今趟的失策,錯在對這兩個小子認識不
深,致低估他們的才智。若換了是媚兒,必不會犯同樣的錯誤。*正全神運功竊聽的寇仲和
徐子陵暗叫慚愧,若非突利有觀女奇術,說不定會著了辟守玄的道兒。

    辟守玄剛從房間看畢牆上留書步出走道,歎道:*最令人難以相信的是他們竟猜到秋雁
背後有我在指使,他們憑的是甚麼呢?*祝玉妍平靜地道:*懊悔只是於事無補,立即為我
通知棺兒,無論要費多少人力物力,務必在四大賊禿截上他們前,把他們一殺一擒,留下個
活口迫出楊公寶藏的藏處。*陌生的男子口音道:*他們在牆上留言要殺季農,季農該如何
應付,請宗尊賜示。*三人聽得心中叫好,這叫踏破鐵鞋無竟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至少知
道季亦農是何模樣。

    祝玉妍淡淡道:*這只是虛言恫嚇,他們自顧不暇,又欠缺情報消息,憑甚麼來殺你。
照我看他們會立即離開南陽,有那麼遠逃那麼遠。不過小心點也是好的,由現在起,辟師叔
和不負會寸步不離伴在你旁,既防那兩個小子,也防楊鎮或朱粟兩方的刺客。*辟守玄道:
*待會季亦農約了荊山派和鎮陽派的人在月蘭捨談判,我和不負跟在一旁,似乎不太妥
當。」

    祝玉妍答道:*辟師叔可見機行事,只要能確保季農的安全便成。*她的音量不斷降
低,顯是因說及機密,用上束音的功夫。此時突利只能聽到像蜜蜂在遠處飛過隱隱傳來的嗡
嗡之音,幸好徐子陵和寇仲仍可捕捉到她大部份的說話,再把其餘猜想出來,達成完整的內
容。

    祝玉妍似是身有要事,說畢即要立即遠離的樣子,續下命令道:*采亭找三個人假扮那
些小子,製造假象,引李元吉一方的人追去。楊公寶藏關係重大,本尊絕不容他們落入別人
手裡。*閒采亭道:*宗尊所言甚是,縱使沒有楊公寶藏一事,我們也不宜留下禍根,致成
將來之患。*祝玉妍轉向游秋雁道:「秋雁留意朱粟那方面的情況,若有任何異樣,立即通
知我們。現在分頭行事去吧!*瞬眼間,祝玉妍等走得一個不剩。

    沒有燈火的暗黑房間裡,突利正要說話,卻給徐子陵和寇仲同時打出手勢阻止,突利醒
覺,連忙把到達唇邊的說話吞回去。

    好一會後,徐子陵緩緩探頭外望,只見瓦頂上人影一閃,果然是祝玉妍去而復返,嚇得
縮身躲避。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兩刻鐘後,到寇仲再探頭外望,祝玉妍已蹤影渺然。

    寇仲低聲道:*你估祝妖婦今趟是否真的走了。*突利咋舌道:*真狡猾!*徐子陵
道:*事實上她打開始時已深信我們有本事避過所有耳目離開,只是後來生出懷疑,但並不
堅定。現在該已走啦!*寇仲點頭道:*她忽然把聲音壓低,正因心內開始懷疑我們仍未
走。*突利不解道:*那她為何不索性著手下搜遍客店?*寇仲笑道:*這是自負才智的人
的通病,就是自信自己的想法是最聰明的。不過她這一著確是陰毒有效,只是不幸遇上了比
她更聰明的人吧!」

    徐子陵接口道:*還有她們是見不得光的,習慣秘密行事。更重要的原因是若她下令搜
索,事一張揚,我們可先一步突圍離開。*寇仲提議道:*陵少出去看看如何?*徐子陵又
耐心的多等半晌,這才穿窗而出,片刻後回來道:*真的走哩!*寇仲立即興奮起來,大喜
道:「今趟季亦農有難了。*三人伏在屋脊暗處,虎視耽耽的瞧著對面燈火通明的月蘭捨。
附近的店舖均已關門,但月蘭捨這些煙花之地,此時卻是開始活動的好時光,大門入口處的
廣場停滿馬車,客人不絕如縷。

    突利沉聲道:*該如何下手?*徐子陵環目一掃,道.;*要潛入這人多雜亂的地方是
輕而易舉,問題是如何在被敵人發現前,尋上季亦農。*寇仲道:*我們已耽擱了一段時
間,不能再等。幸好季亦農的陽興會手下並不認識我們,季亦農更不會蠢得叫手下留意像我
們般的三個人。時機稍縱即逝,我們就行險博他娘的一鋪。*突利欣然道:*和你們混在一
起少點膽汁都不行,去吧!*不一會三人來到街上,大搖大擺的朝月蘭捨的大門走去,把門
的大漢招呼慣來自各地的武林人物和商旅,並沒有因他們的陌生臉口而問長問短,欣然領他
們進入大堂。

    鶉婆迎上來時,寇仲立即充闊氣的重重打賞,樂得鶉婆眉開眼笑,慇勤侍候道:*三位
大爺有沒有相熟的姑娘?*徐子陵環目四顧,大堂雖坐有十多個客人,都沒有人特別留心他
們,這才放下心來。

    從黑暗藏處來到這燈明如白晝的大廳,感覺既強烈又古怪,似是再不能保存任何秘密。

    寇仲隨口道:*聽說有位小宛姑娘,對嗎?*小宛正是與天魁派弟子謝顯庭相好的青樓
姑娘,羅榮太與他爭風呷醋的「禍源*。

    鶉婆臉露難色道:「真個不巧,小宛這兩天染恙病倒,怕不能侍候大爺們哩!不過大爺
放心……*寇仲與兩人交換眼色,截斷她道:*或者她現在病好了也說不定,即管給我們試
試看,告訴她是謝公子的朋友來了。*又再多塞一兩銀子進她手裡。

    鶉婆問道:*是那位謝公子?*寇仲道:*是漢南來的謝魁公子,先看她能否來陪我
們,才再找別的姑娘,最緊要是給我們找間最好最大的上等廂房,明白嗎?*鴿婆笑道:*
難得三位大爺賞光,東二樓的廂房景致最好,現在只剩一間,請隨奴家這邊走。*三人隨鴉
婆從大廳另一道門進入內園的長廊,兩旁花木扶疏,東西各有一座兩層高的木構樓房,佔地
極廣,被長廊接通,喝酒猜拳和歌聲樂韻,在兩樓間瓡瑪E揚,氣氛熱烈。

    不過他們那有欣賞的心情,尤其寇仲和徐子陵想起他們的*青樓運*,只能硬起頭皮,
看看最後會是甚麼結果。

    突利卻是心情大佳,故意問道:*西樓為何這麼寧靜的呢?*鶉婆答道:*西樓南翼二
樓十間廂房全給人包起,因客人未到,所以才才這麼寧靜。*三人聽得精神大振,寇仲忙問
道..*甚麼豪客如此闊氣。*鴿婆露出謹慎神色,道:*奴家這就不太清楚。*到進入廂
房,點下酒菜,鴿婆小婢離開後,三人長笑舉杯痛飲,以慶賀安然混進這裡來。雖然對如何
進行刺殺仍大感頭痛,總勝過在外面遙遙望進來的情況。

    寇仲瞥了向東的窗子一眼,笑道:*早知要間景致不那麼好的廂房,便可透窗直接瞧見
季亦農那間房。*突利輕鬆的道:*剛才我差點想著那老鶉為我們轉去西樓,不過回心一
想,還是遠觀能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徐子陵微笑道:*讓我作第一輪的哨探。*言罷穿
窗而出,登上屋脊。

    寇仲像季亦農已成囊中之物的神態道:*待會季亦農的臭屁股尚未坐熱時,我們就兵分
兩路,由可汗和小陵突擊老辟老邊兩人,我則負責把老季斬開兩截。再用你老鄉的戰略一擊
中的,遠揚千里,溜之大吉。*突利笑道:*想起殺人,肚子特別餓,希望酒菜比老季早點
來就更理想哩l.*談談笑笑時,敲門聲忽然響起。

    *咯咯咯*!兩人同時色變,皆因事先全無警兆,若是端菜來的廝役,怎瞞得過他們的
靈銳感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