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海沙幫主            

    城內雖行人較少,天魁道場盡成瓦爍殘片,但南陽情況跟事變前分別不大。更如徐子陵
所料,沒有關卡截查來往人流,城門碼頭均保持開放。

    南陽的命脈在乎貿易,而貿易的基本條件必須保持南陽的開放和穩定,使本地和四方往
來的商賈放心大做生意。

    昨夜季亦農在陰癸派傾巢而出的支持下,一舉把敵對的南陽幫和天魁派兩大勢力,以雷
霆萬鈞的姿態連根拔起,正是要把混亂減至最低。

    可想像季亦農現在正忙個不亦樂乎,頻向其他幫派領袖和大商家保證他們的利益,以確
立自己的治權,接收南陽幫和天魁派轄下的業務。

    在這種時候回城,既可避過李元吉和雲帥兩方人馬的追捕,又大出陰癸派意料外,由明
轉暗,可伺機反擊或逃遁,至少爭得喘一口氣的時間。

    三人渡過護城河,在城西翻牆入城,以真臉目找了間旅館作落腳的地點,寇仲到飯堂向
夥計打探消息時,突刊和徐子陵留在房中等候。

    突利懷疑的道:「我們會否太張揚?」

    盤膝坐在椅內的徐子陵道:「假若可汗是季亦農,會否大張旗鼓的命人四處找我們
呢?」

    突利恍然道:「子陵的腦筋確比我靈活,季亦農當會極力掩抑,就像襄陽錢獨關的情
況。假若他告訴手下或其他幫派,說要對付的人是名震天下的寇仲和徐子陵,所有人卻會懷
疑他有甚憑藉?」

    徐子陵微笑道:」陰癸派勢將偃旗息鼓,惟恐別人知道他們的存在,所以我們暫時該是
安全的,兼且誰料得到我們會留此險地。「突利歎道:」可惜昨夜一戰將是秘而不宣。否則
子陵能與祝玉妍在正面交鋒下全身而退一事,足可今子陵聲價大增百倍。「徐子陵淡然自若
道:」虛名虛利,求來作甚麼。現在陰癸派的勢力愈趨壯大,我們若不能趁這要緊關頭對陰
癸派展開反擊,到米已成炊時,一切都遲了。「突利大訝道:」現在不是米要成炊嗎?憑我
們三個人的力量,能幹出什麼事來?徐子陵雙目閃過濃重的殺機,一字一字的緩緩道:」只
要能殺死季亦農,整個局勢將可扭轉過來。「此時寇仲回來,坐在床沿處,道:」南陽城表
面看大致平靜,其實人心惶惶,有人說南陽幫的楊鎮會在這兩天反攻,又有人說朱祭會乘虛
而來。對季亦農城民大多沒甚麼好感。「徐子陵道:「天魁道場被夷為平地,城民有甚麼反
應?「寇仲道:」他們均認為季亦農太過份,據說不但中立的荊山派和「陽幫大為震怒,連
與季亦農同流合污的朝水幫、灰衣幫及湍江派都認為不該弄至如此地步。但礙於季亦農聲威
大振,故都敢怒不敢言。今趟季亦農此舉,已激起公憤。唉!若非我們插手,祝玉妍該不會
為利害所逼,蠢得採取如此激烈的手段。「突利道:」現在我們應如何行事?「徐子陵忽然
打出」有人接近「的手勢,寇仲則目射精光,盯著房門。

    接著「咯!咯!」敲門聲響,三人交換個眼色,均驚疑不定。

    他們的敵人實在太多,敲門的可以是任何一方的人,而若行蹤這麼輕易被人掌握,當然
大是不妙。

    一把柔媚的聲音在門外道:」人家可以進來嗎?「寇仲雖覺耳熟,一時卻記不起這麼誘
人的一把嗓音是屬於那位女主人,沉聲道:」請進!「」咿呀「一聲,沒上閂的房門被推開
來,現出一位婀娜多姿,身段惹火迷人的美女,外披耀眼的黃色披帛,頭戴帷帽,下系紅色
的石榴裙,花枝招展,艷光四射。

    寇仲啊一聲的立起來,施禮道,.」原來是海沙幫新任幫主『美人魚「游秋雁小姐芳駕
光臨,頓令蓬室生輝,小弟幸何如之。小陵還不讓坐。「徐子陵忙起身移往一旁,游秋雁」
噗吃「一笑,毫不客氣坐入椅子裡。

    突利雖仍弄不清楚游秋雁跟他兩人關係,但總聽過海沙幫的名字,糊里糊塗下為她斟茶
遞水。

    徐子陵掩上房門時,趁機往外窺看,肯定沒被重重包圍後,在游秋雁看不到的角度向兩
人打出」安全「的手號。

    游秋雁像會滴出水來的美目橫了寇仲一眼,微唔道:」為何這麼目不轉睛的盯著人家,
怕我出手偷襲嗎?秋雁那有這麼大的膽子?「寇仲微笑道:」首先是小弟從未見過游幫主穿
得這麼漂亮;其次是想起以前和游幫主三度交手的情景,忍不住神馳意亂,茫不知無禮失
態。「又向徐子陵道:「小陵!你來說,游幫主是否出落得更迷人呢?「事實上他完全猜不
到理該是敵非友的游秋雁忽然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所以先來一番胡言亂語,好看清楚她的來
勢。

    徐子陵這才朝這本是前海沙幫主「龍王」韓蓋天姘婦兼手下,向以色相顛倒眾生的女人
用心多瞧兩眼,發覺她果如寇仲所言,樣相順眼多了,不知是否眉眼間添加了幾分莊重,令
她在氣質上生出變化。

    韓蓋天自餘杭一戰被他偷襲重傷,從此退出江湖,改由游秋雁坐上他的位置,人事的變
遷,確敦人唏噓難禁。

    游秋雁不知是杏想起以往兩次交手,均被寇仲輕薄便宜,還是給寇仲的誇張稱讚感到既
得意又靦腆,竟出奇地現出不應在她身上發生的女兒家羞態,兩邊臉蛋各飛起一朵紅暈,白
寇仲一眼道:「人家是為你們好,才冒險來見你們。偏是盡說輕薄話兒,是否想把秋雁氣
走。「寇仲糊塗起來,抓頭道:」為我們好?游大姐怎知我們在這裡?「游秋雁舉杯淺呷一
口熱茶,美目瞟了突利一眼,向寇仰露出詢問的神色,不用說話,那對大眼睛足可把心意清
楚傳送。

    寇仲和徐子陵同感愕然,皆因當年在巴陵城外,游秋雁聯同大江幫的斐炎和」毒蛛「朱
媚、白文原等來對付他們,被他們殺得狼狽逃生。游秋雁更為寇仲所擒,最後又把她放了。
所以均估計游秋雁多少是為朱槳來找他們,但如若她連突利是誰都不知道,當然是與朱桀沒
有關係。

    寇仲微一沉吟,在感應不到游秋雁的惡意下,斷然道:」這位是東突厥的突利可汗。
「游秋雁嬌軀微顫,深深打量突利兩眼,露出狐疑之色。

    突利的目光在她嬌軀上下巡視,毫不掩飾自己對此女的興趣。

    游秋雁做然挺起酥胸,絲毫不介意突利把她當作是野馬般看待的目光,再向寇仲拋個媚
眼道:「我的手下當然認識你和小陵,你們這麼毫無忌憚的投店落腳,難道不怕給朱粱和李
元吉兩方的人發覺和來尋晦氣嗎?「徐子陵問道:」貴幫和陰癸派是甚麼關係?「游秋雁微
一愕然,皺眉道:」我們怎會和陰癸派拉上關係?「寇仲若無其事的道:」我們最近見過你
的兄弟把一批火器賣給陰癸派的人嘛。「游秋雁一怔道:」你們是否指賣給錢獨關那批江南
製造的火器?「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開始有點相信游秋雁對他們並無惡意,當然仍尚
未弄清楚游秋雁登門造訪的目的。

    徐子陵解釋道:」錢獨關正是陰癸派的人。「游秋雁現出恍然神色,沉吟片晌道:」海
沙幫再非以前的海沙幫啦!以前為了擴展勢力,我們不得不先後依附宇文閥、沈法興和朱
粱,結果如何你兩個該比任何人更清楚。現在我們已改弦易轍,只做生意,不過問江湖之
事,聲勢反與日俱增,你們明白人家的意思嗎?「寇仲欣然道:」當然明白,更恭賀游幫主
有此明智之舉。不過既是如此,游幫主為何來見我們這三個滿身麻煩的人呢?「游秋雁俏臉
再紅起來,瞥寇仲千嬌百媚的一眼後,垂首輕輕道:」你們是我的朋友嘛!眼見你們有難,
人家怎能袖手旁觀。「徐子陵和寇仲愕然以對,均想不到可從游秋雁口中聽到這番說話。

    徐子陵移到寇仲旁坐下,劍眉輕蹙道:」若游幫主因我們惹上麻煩,我們怎過意得去?
「游秋雁微笑道:」大家都是老朋友,何用說客氣話呢?「今趟差點輪到徐子陵抓頭,一直
以來,海沙幫均和他們勢不兩立,前幫主韓蓋天還因他們落至黯然下台,老朋友的關係不知
是從何說起。

    突利問道:」游幫主可知南陽現在的情況?「游秋雁冶哼道:」表面看似是以季亦農為
首的一方控制大局,其實他們根基未穩,遲早要把戰果讓人。「三人絡看出一點端倪。

    寇仲訝道:」游幫主似乎和季亦農不大和睦?「游秋雁雙目殺機一閃,冷靜的道;「不
用瞞你們,在南陽我們只賣『偃月刀』楊鎮一個人的賬,今次季亦農不顧江湖道義,借外人
之力以血腥手段鎮壓自己人,已激起公憤,人人都想得而誅之。「寇仲終明白過來,道:」
朱桀對這事怎樣反應?「游秋雁微聳香肩道:「當然是要乘虛而來,聽說他正調動兵馬,集
結戰船,隨時會大舉東來,收復失地。不過這樣做對他並無好處,落到他手中時南陽只會變
成一座死城。「突利道:」楊鎮目下身在何處?「游秋雁略一猶豫,始道:」他已潛返南
陽,正密謀反擊。聽說你們習助天魁派抗敵,季亦農引來的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何憑三位的
功夫仍招架不住?「寇仲答道:「是陰癸派的人,季亦農另一個身份正是陰癸派的門人。
「游秋雁失聲道:」甚麼?」

    寇仲微笑道:」情況愈來愈有趣哩,若有游幫主相助,說不定我們可反敗為勝,把季亦
農宰掉。「游秋雁一對秀目燃亮起來,道:「你要人家怎樣助你?「寇仲道:」我要有關南
陽的所有消息情報,尤其季亦農的一舉一動,我便可針對之而設計出整個剌殺的大計。「游
秋雁站起來滿有信心的道:」你們在這裡靜候我的好消息吧!「這充滿誘惑妖媚魅力的一幫
之主去後,寇仲的臉容忽然變得無比的冷靜,問道:」這女人可信嗎?「徐子陵沉吟道:
「很難說,她絕非會害羞的那種女人,卻兩次露出少女般羞澀的神色,大異她往日對男女關
系視若等閒的作風,教人費解。且又刻意打扮的來見我們,是否她情不自禁地愛上你呢?
「突利插入道:「她是來騙我們的。「兩人為之愕然,他們雖是心中存疑,卻不明白突利因
何能如此肯定。

    突利長身而起,透窗外望,緩緩道:「我有一項本領,是兩位有所不及的,就是觀女之
術。「寇仲訝道:」可汗看出甚麼特別的事情來?「突利沉聲道:」此女在接到我們在此出
現的消息時,該是與男人交歡正濃,所以眉梢眼角的春意仍未盡退,她不是因害羞而臉紅,
而是意猶未盡。

    若我所料不差,她的男人當是『雲雨雙修』辟守玄,只有他才在這等時刻,仍會與女人
歡好,因為有綽號你叫的哩!只有通過雲雨採補之術,他才能令損耗的功力迅速回復。

    寇仲道:「可汗的分析該不會錯到那裡去,問題是假若陰癸派既知我們在這裡,何須轉
轉折折的耍花招,索性傾巢而來對付我們便成。」

    徐子陵道:「可能祝玉妍、棺棺和一眾元老高手都去了城外追搜我們,甚或因要事趕往
別處去,老辟自問沒辦法留住我們,才另施毒計。」

    寇仲同意道:「應該是這樣。唉!可汗何不早點說出來,只要我們跟在那婦人背後,說
不定可把老辟都宰掉,那就可大大消一口氣。」

    突利轉過身來,苦笑道:「少帥並非第一天出來行走江湖吧?試想以辟守玄那種比狐狸
還好狡的老江湖,怎會不躲在一章 監視我們會否跟蹤那婦人呢?」

    寇仲兩眼亮起來,道:「假若祝妖婦和棺妖女真的不在南陽,將是完全不同的兩回
事。」

    突利苦思道:「游妖婦為何要誰我們留在這裡等她?」徐子陵道:「有兩個可能:一是
結集本身的力量,包括通知祝妖婦或棺妖女趕回來;一是要通知我們的敵人,最有可能的當
然是李元吉和康鞘利的一方。」

    寇仲彈起來道:「那我們還留在這裡幹嗎?等死嗎?」

    徐子陵從容道:「無論那一種可能性,都需要一段時間。可想像客店外必有陰癸派的高
手在監視,假若我們此時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出去,事情等若成功了一半。」

    突利道:「有心算無心,此事並不困難,但溜出去後,我們該立即離城,還是另有行
動?」

    寇仲一對虎目湧起深刻的仇恨和殺氣,冷然道:「天魁道場的血債只是其中一筆賬,我
們和陰癸派再沒有甚麼話好說的,不殺他娘的一個痛快,我以後會睡不安寢。」

    徐子陵斷然道:「既是如此,我們就溜出去再見機行事,我心中有一個關鍵人物,就是
可汗在這裡的眼線霍求,說不定可從他身上分別把握到李元吉和季亦農的行綜。」兩人同時
稱妙。

    徐子陵長身而起,微笑道:「讓小弟當可汗和少帥的探路小卒如何?」大笑聲中,三人
在高張的鬥志下,並肩離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