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殺出南陽            

    祝玉妍近十多年來,從未試過像這一刻般滿蓄殺機,她剛才可說施盡渾身解數,卻只能
令徐子陵受了點毫無足道的輕微內傷。而最今她心寒的就是對方根本不怕她的「天魔幻相
*,使她天魔大法的威力大打折扣。此時她捨去生擒對方的念頭,決意全力斃敵,免去將來
徐子陵變成另一個寧道奇的後思。

    徐子陵若曉得祝玉妍心內的想法,當可非常自豪,但此刻他腦筋轉動的只是如何保命逃
生,好在日後取回這令他悲憤痛心的血債。

    面對祝玉妍這驚天動地、威力無儔的全力一擊,他絕不可退縮,否則會是兵敗如山倒之
局,直至被殺。

    祝玉妍的天魔大法製造出來的*力場*,比之棺媳又多了數十年千錘百煉,達至爐火純
青、登峰造極的魔功和經驗在其中。

    在一般情況下,縱使以徐子陵目前的突破和功力,對祝玉妍的掌勁仍是借無可借,卸無
可卸。

    幸好他因曾有過受棺棺把天魔勁送入體內以對付尤鳥倦的體驗,故比寇仲更深悉天魔功
法的虛實微妙,在這生死懸於一線的危急存亡之際,只好拚命一試。.他仰首上望,雙目神
光大盛,手捏施無畏印,被寒勁入侵得差些凝結的血液立時開始流通,血管同時收窄,使血
液奔行加速,全身冥氣周遊干息,適才乏力的感覺頓即消去,體內氣勁澎湃,再變化出正反
兩股力道,往左微移三尺,一拳擊出。

    祝玉妍此刻殺機更盛。

    本被她天魔勁壓得鬥志全消的年輕對手,忽然全身衣袂拂揚,變成另一個人似的站得穩
如泰山,而連她都不明白的是對方擊來的一拳竟沒有絲毫勁道,偏又有種玄奧莫測的感覺。

    驀地對方往橫移開,自己無堅不摧的天魔勁場像忽然失去重心和目標似的,晃晃蕩蕩,
使催勁的她反而難過至極點,但這時變招已來不及,雙掌惟有原式不變,改向下推。

    以祝玉妍經驗的豐富,眼力的高明,仍要自認對徐子陵看不通,摸不透。

    「轟*l.臂伸至盡,離祝玉妍從天擊來的玉掌只有五尺的距離時,徐子陵體內正反兩
股真氣變為絞旋而依相反方向旋動的一股氣柱,像暴發的洪流般,脫拳而出,迎上祝玉妍全
力的一擊。

    氣勁交擊。

    祝玉妍悶哼一聲,被震得斜飛開去。

    徐子陵則再口噴鮮血,蹌踉打轉的掉下瓦坡,著地前,探足一點,箭矢般投往遠方。

    祝玉妍足尖一點屋脊,又迥飛追來。

    徐子陵望著前方二十丈許火光熊熊、冒起大量濃煙的一組房舍投去。

    能否在仍有的一段距離前逃過祝玉妍的追截,將是生和死的分別。

    一記硬拚下,祝玉妍和他在絕無轉圜餘地中,同告受傷,分別只在輕重之異。能令這魔
門大宗師受傷,他實可堪告慰。

    適才他先以施無畏印凝起的護體夏氣,藉正反移力把將他籠罩得動彈不得的天魔勁場卸
開,再發拳攻擊,利用他新近領悟回來寶瓶印式的發勁方法,令祝玉妍摸不清他的手法,不
但硬擋她全力一擊,還成功地借去她少許真氣,更憑這注生力軍的真氣,在墮地前大幅舒緩
了經脈的傷勢,致能有餘力逃竄。

    尚差五丈便可進入濃煙密佈的火場,而祝玉妍仍在十丈以外,在這有利的形勢中,忽然
人影一閃,一位清秀俊雅、動作瀟灑的中年文土,竟攔在前方,手橫銅簫哈哈笑道:「徐兄
弟可好?辟守玄恭候多時。*徐子陵只看對方動作的迅快輕鬆,氨度丰姿,立即斷定此人魔
功之高,尤在邊不負之上,自知必無可避,猛咬牙齦,以最剛猛的大金剛輪印,運聚所餘無
幾的真氣,絲毫不緩的宜擊敵手。

    辟守玄搖頭歎道:*這叫燈蛾撲火,不自量力。*銅簫一擺,在空中畫出反映背後火光
的芒光,呼嘯聲隨之大作,仿似鬼哭神號。

    就在徐子陵對攻出的一拳已失信心,自歎小命不保的一刻,辟守玄背後的濃煙火光中異
響突起,接著一團滾動的槍影,像龍捲風般往辟守玄捲去。

    形勢登時完全逆轉過來,輪到『雲口雨雙修』辟守玄腹背受敵。

    以辟守玄之能,亦知難以抵擋兩大年青高手的前後夾擊,尤其後面攻來的伏鷹槍事起突
然,他因只顧前方以致背部空門大露,在措手不及下只能先求自保,雖明知只要擋得徐子陵
一招,祝玉妍可及時趕上,仍要心中嗟歎的往橫閃開,還要有那麼遠避那麼遠。

    剎那間徐子陵和突利會合一起,徐子陵乘勢一把扯著突利臂膀,拉得他和自己斜掠而
起,投入濃煙深處。

    祝玉妍趕到時,已遲了一步。

    寇仲策馬急馳,望著火頭濃煙騰奔天上,染紅了城南天際的天魁道場發狂般奔去,心中
充盈殺機。

    所有通往道場的大街小巷均被該是與季亦農有關的武裝大漢封鎖,嚴禁其他人接近或趕
去救火。

    此時寇仲的井中月沾滿鮮血,硬闖七、八個關口,才趕到這裡來。

    就在這時,渾身火星炭屑、狼狽不堪的徐子陵和突利從災場鑽出來,撲上牆頭。

    站在牆頭的徐子陵往他瞧來時突然腳步蹌踉,差點掉下牆頭,幸得突利一把抓著,拔身
而起,再往寇仲投去。

    兩道人影同時出現在三十丈許外牆頭處,迅若幽靈的往他們追來,寇仲認出其中一個是
*陰後*祝玉妍,心叫乖乖不得了,接過落在馬背的徐子陵和突利,立即勒轉馬頭,轉入長
街,各人提氣輕身,大幅削減馬兒的負擔,三人一騎,倉皇逃命去也。

    才奔出二十多丈,十多名大漢持矛揮槍從兩旁撲出,箭矢更驟雨般從屋頂兩邊射下來。

    突利大喝一聲,灑出漫天槍影,形成一個保護網,擋得勁箭錮飛墮地。

    徐子陵左右開弓,以拳勁掌風,震得撲來的敵人束倒西歪,拋倒跌退。

    寇仲大喝道:*此仇不報,誓不為人。*井中月閃電般在馬頭前掣動,擋路者無一倖免
的濺血倒下。

    健馬沒片刻停留的闖關而出。

    他們已無暇去看祝玉妍和辟守玄是否仍追在背後,只知凡擋我者,格殺勿論,來到兩條
大街交叉處,三人都渾身浴血,但卻闖過多關,殺掉對方近百人,戰況之烈,非身在其中,
實難以想像。

    突利喝道:*轉左l.*寇仲記起李元吉、康鞘利等人正在北門外湍江的碼頭上,轉左
將可宜抵西門,忙策馬左行。

    突利叫道:*快一點l.妖婦愈來愈近哩I.*寇仲和徐子陵別頭後望,只見祝玉妍和
辟守玄一先一後,追近至十餘丈的距離,只要稍有延誤,會立即給追上,心中喚娘,欲催馬
加速,豈知口吐白沫的馬兒早達至腳連的極限,倏忽間祝玉妍又追近至八、九丈。

    兩旁的房舍像幻影般往兩旁急速倒退,前方人影你追我逐,數百人正在拚命廝殺,吶喊
連天,伏屍處處。

    最令三人安慰的是西門處城門大開,顯是負責守城的南陽幫眾,遇襲下見勢色不對,開
城逃命,否則馬兒難以飛越城牆,這麼稍一耽擱,必被敵人追上無疑。

    寇仲策馬在交戰雙方的空隙中左穿右插,瞬那間進入深達六丈的門闕,馬兒忽然前蹄失
足,把三人傾倒滾地。

    三人滾出門外,來到吊橋邊緣處,再彈起來,奔過吊橋,落荒逃去。

    祝玉妍和辟守玄追至橋頭,絡於力竭,停下來眼睜睜瞧著他們沒在城外黑暗深處。

    三人在城外一個山頭頹然坐下,遙望南陽,仍隱見沖天而起的煙火。

    寇仲苦笑道:*今趟真是一敗塗地,能執回小命是邀天之倖。*雙膝跪地的徐子陵,木
無表情的沉聲道:「他們怎樣了?*正急促喘氣的突利艱苦答道:「該逃出來吧!我半強迫
的勸得應羽、呂天瑕等十多人護著呂重從秘道離開,才回頭找你。*寇仲忽然起立,一對虎
目狠狠盯著南陽城上方火光,道:*所有舊恨新仇,終有一日我們要與祝玉妍清算。*突利
道:*下一步該怎麼走,還要到冠軍去嗎1.*寇仲徵詢徐子陵的意見道:*陵少怎麼說
1.*徐子陵仰首望天,道:*我們最好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否則見到鷹兒在頭頂上飛來飛
去的時間,將後悔莫及。而且像我們現在的情況,根本沒有逃亡的本錢。*突刊一覺醒來,
太陽已君臨大地,在中天處射下暖洋洋的光線。

    徐子陵仍跌迦盤滕,閉目冥坐,卻不見寇仲的蹤影。

    他們身處的隱閎峽谷在南陽西北五十里外的山區內,叢林密佈,濃蔭掩蔽,正是藏身的
好地點。

    峽谷底一道溪流蜿蜓而過,淙淙水聲,份外令人感到山林的平和安逸,尤其在經歷過昨
夜的腥風血雨後。

    突利悄悄起立,三人中論傷勢,以徐子陵最重,所以需更長調息時間。

    抵達谷口時,寇仲正躲在一叢濃密的樹蔭下向天觀望,當突利來到他身後時,寇仲往天
一指,道:*看!*突利循指示瞧去,一個黑點正在山區外十里許處的原野上飛翔,找尋目
標。

    寇仲問道:*誰的鷹?*突利仔細觀察,低聲道:*該是康鞘利的鷂鷹,終追到來哩
1.*黑點又往遠處移去,消沒在一座小山之後。

    寇仲歎道:「還是陵少心水清,若我們昨夜只知逃走,現在又會給人追得喘不過氣來。
*。

    突利在他旁單膝跪下,道:*我們要重新決定逃走的路線,多了陰癸派這大敵,我們的
處境更是不妙。*寇仲道:「你的地理常識竟比我這漢人還好,真是諷刺,不如由你來設計
逃亡路線吧l.*突利苦笑道:「你是否在諷刺我,因為小弟下工夫研究你們的山川地理,
只有一個目的,不用說出來你也該知是甚麼。*寇仲笑道:「缸怨乓岳矗予蓿瘣矕j男倥
嫦齲o悴歡先肭趾菏浚|烤*是因仰慕我們中土的文化,還是想要我們的財帛子女士地
1.*突利淡然道:*若用兩句話來說,就是乘人之危或為人所乘,這才是入侵的動機,我
不攻你,你便來侵我,有甚麼道理可言。*寇仲沉吟道:*可是從歷史看,總是你們寇邊進
侵的多,我們是為保衛國土而作反擊吧!*突利分析道:*這只是一種誤解,由於戰術、地
理和社會的分異,你們在大多數時間只能處於被動的形勢。坦白說,純以武力論,你們漢人
實在不是我們對手。真正令我們佩服的只有你們戰國時的*鐵騎飛將*李牧,即使以漢武帝
的強大,雙方亦只是兩敗俱傷之局。*寇仲大感臉目無光,反駁道:「既是如此,為何你們
的國界不能擴展越過陰山長城呢1.可見我們或不擅攻,卻是善守。*突利心平氣和的道:
*希望這番討論不會損及我們兄弟間過命的交情。*寇仲老臉微紅道:*當然不會。只是氣
氛熱烈了點,可汗請繼續說下去。*突利歎道:「說下去可能會更難聽,少帥仍要聽嗎?*
寇仲苦笑道:*不要說得那麼難聽行嗎?*突利探手摟上寇仲肩頭,道:*我是誠心把你當
作兄弟,才坦言直說。

    若比較高下,我們是以勇力勝,你們卻智計佔優。一直以來,漢人對付我們最厲害的法
寶,就是分化與和親兩大政策,武功只作後盾之用。只要能令我們出現分裂和內鬨,你們可
隔岸觀火,安享其成。若以武力論,早在南北朝分立時,我們已橫掃漠北,建立起強大的可
汗國。但你看看現在的情況,好好一個突厥汗國不但分裂為東西兩國,頡利還要置我於死
地。若大家能同心合力,你們憑甚麼阻止我們北下。*寇仲聽得默然無語。

    突厥的分裂,確與隋室的離間政策有莫大關係,這是看準突厥權力分散的弱點。因為突
厥的最高領袖大可汗下還有若干像突利這種小可汗,各有地盤,實際上無論治權和武力都是
獨立的,所謂『雖移徙無常而各有地分』。

    故『分居四面,內懷猜忌,外示和同,難以力征,易可離間』。只要向其中某汗拉攏示
好,可製造眾汗間的矛盾。

    隋室雖對這種勇武善戰,來去如風,有廣闊沙漠作藏身處的強大遊牧民族用武無地,卻
是有計可施。

    突利續道:*你們是以務農為主,人雖多我們千百倍,但調動軍隊卻非足易事,往往只
會引起民變。且防線又長,難以集中防守,遠征嗎1.我們只要斷你們糧道,你們便成缺糧
勞師的孤軍,那能抵擋我們這些出身大漠的精騎突襲,只是天氣的變幻和沙漠的酷熱,你們
便注定是敗亡之局。*寇仲苦笑道:*事實如山,教我如何分辯。唉l.可否告訴我,像你
們現在存心使中土四分五裂,支持漢人打漢人的高明妙策,是否趙德言給你們想出來的
1.*。

    突利搖頭道:*定此策者乃『武尊』畢玄的親弟嗷欲谷,此人不但武功高明,且謀略過
人,在我國地位僅次於畢玄,甚得頡利尊敬信任。*寇仲歎道,.*果然厲害,這叫以其人
之道,還施彼身,離強而合弱。照這麼看,說不定今趟可汗被設計陷害,也是出於這個甚麼
谷的獻計,希望能收回所有小可汗的兵權,建立一個集權中央的國家,到連西突厥都被平復
時,中土將有大災難。*突利一震道:*我倒沒想得這麼深入,但畢玄……唉I.利害關
頭,確很難說。*徐子陵此時來到兩人身後,道:「看!*兩人望往萬里無雲的晴空,鷹又
朝他們的方向飛來。

    寇仲道:*該到那裡去呢1.*徐子陵淡淡道:「入黑後我們重返南陽,到時見機行事
如何1.*兩人為之愕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