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齊王元吉            

    當李元吉率眾向寇仲等大步走過來時,棚內除三人外再無其他食客,拿了寇仲「賠償
金」的食棚老闆更跑得比誰都要快。

    事實上整個驛站的人無不盡速離開,皆因都知這並非一般的江湖仇殺,而是李閥和少帥
軍的鬥爭。

    寇仲把杯子在桌上擺出一個三角形,好整以暇的道:「這是最厲害的陣勢,每一個人都
可變成陣式的鋒尖,隨時變陣。」

    徐子陵不由想起跋鋒寒,這正是當晚在洛陽等候師姐暄因和氏璧來向他們興問罪之師凝
好的突圍方法,不過因形勢變化,派不上用場,終在今天用上,而跋鋒寒則變成突利。

    寇仲續通:「可汗的伏鷹槍最擅攻堅,若無後顧之,定能把槍的長處盡情發揮,故突圍
之初,可汗負責打頭陣。」

    李元吉等一行共十五人,在棚外四丈許處立定,扇形散開,遙對三人,並不急於進攻。

    三人這才朝敵人瞧去,出奇地見不到康鞘利或其他突厥武士,認得的有本是李密爪牙的
「長白雙凶」符頁、符彥昆仲,這兩人武技高強,顯示李元吉應援的高手已至,難怪放在聞
風後毫無顧忌以逼人姿態趕來動手。

    對寇仲和徐子陵來說,其他人都初次碰頭,而特別吸引他們注意約有三個,其中以-個
又矮又瘦的老頭兒形相最怪異,這老傢伙身高只及高大威武的李元吉肩頭,以皮包骨,像只
要風大點就可把他刮上半空的樣子,可是從他閃閃的眼神可看出此人的內功已臻登峰造極的
境界,屬於杜伏威、李密那一級的高手。且看他傲立李元吉之右,腰佩艮劍,神態悠閒舒
適,便知他並不把三人放在眼內。

    突利見兩人打量此君,低聲道:「這人叫J老猴兒K李南天,是李閥內元老級的高手,
李淵的堂兄,更足李淵近衛的頭子,想不到連他都來了。」

    寇仲問道:「在李元吉左邊那兩人是誰。」

    突利道:「那背負大刀,長得一張馬臉的人漢叫J雷霆刀K秦武通,是唐廷的著名猛
將,一手J雷霆刀法」名震漠北,與天策府的龐玉、尉遲敬德等人齊名。另一個穿黑衣用槍
的叫丘天覺,乃李建成的寵將,武功尤在秦武通之上,乃關中本地崛起的年輕高手。」

    寇仲和徐子陵深悉龐玉等人的厲告,突利這麼作了比較,令他們清楚掌握到這三人的武
功深淺,同時明白到李元吉這般信心十足的原因。

    其他九人看模樣無不可列入高手之林,論整體實力已足可把三人遠遠拋在後方,何況李
元古的援兵正源源趕至,所以急於動手的該是他們而非李元吉。

    寇仲長身而起,大笑道:「李元吉你既自命不凡,可敢和我寇仲單打獨鬥一場。」

    李元吉身後一人搶出,掣出刀體彎長的柳藥刀大喝道:「殺雞焉用牛刀,寇仲你想尋死
還不容易,就讓本人來成全你。」

    寇仲尚是首次遇上使柳菜刀的對手,哈哈笑道:「竟敢在關爺面前舞大刀,我就拿你來
熱熱身子,給我報上名來,老子的井中月從不殺無名之輩。」

    聽到最後這句從跋鋒寒處借來的豪情壯語,徐子陵為之莞爾,助威道:「李元吉你可敢
和我們兄弟賭一,貴屬下若能硬擋寇仲三刀,我們便束手就擒,否則你就捲鋪蓋滾回關中,
不要在這裡煩我們。」

    突利先聽到徐子陵稱他為兄弟,心中湧起難以形容的熾熱感覺,按著冉聽到所提出的那
豪氣直衝霄漢的「賭博」,更今他渾身血液沸騰,鬥志攀上頂峰,學兩人般再不計較生死得
失,只希能大般一場。

    李元吉方面所有人都愕然以對,這代李元吉迎戰寇仲的人叫「柳葉刀」刁昂,乃關中第
一大派隴西派掌門手下三大高手之一,在關中無人不曉,若說他連寇仲三刀都擋不過,說出
來無人肯信,這一該怎都賭得過的。

    但問題是人的名兒,樹的影子。

    像刁昂這種地方高手,較之名震天下的寇仲,根本難以作比,一向不愛吹法螺的徐子陵
更敢「囗出狂言」,自然是他憑高明眼力,瞧穿刁昂在寇仲手下走不過三招之數。

    深知寇徐奇功怪招層出不窮的「長白雙凶」老大「長柯斧」符真搶在李元吉前冷喝道:
「刁兄不用受他言語所惑,放手殺敵制勝使成。」

    刁昂本已受挫的信心登時再減弱三分,心知肚明與對方交過手的符真是不看好這三招賭
約。

    李元吉方人人臉目無光,均感徐子陵輕輕鬆鬆的一句話,就在形勢上把他們人多勢盛的
一力壓得抬不起頭來。偏又無法改變,難道把刁昂換回來,另以其他人出戰又或不顧顏臉的
來個群起攻之。

    事實上援手正從各處趕來,李元吉是樂得拖時間,只是要眼睜睜瞧著自己方面之人出
丑,太不是滋味而已!

    寇仲此時來到刁昂面前丈許處傲然凝立,笑嘻嘻道:「這位兄台怎麼稱呼?」

    刁昂心中叫苦,知道若捱不過對方三刀,以後都不用在李家混下去,強振精神,大喝道:
「隴西派刁昂,領教少帥刀法!」倏地出刀,橫掃寇仲。

    名家出手,果是不同凡響,不但勁力十足,角度刁鑽,最難得是把柳葉刀飄逸靈動的特
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剛中帶柔,柔能生變,去勢難測。不過比之雲帥的彎月月,高下卻有天
壤雲泥之別。

    寇仲微一晃錯,似往左閃又似朝右移,甚至令人生出要疾退的錯覺,忽然移到刁昂左
側,以毫釐之差避過敵手凌厲的一刀。

    刁昂正要乘勢追擊,寇仲的井中月已不知如何地到了右手,還如激電打閃的照頭朝他砍
至。

    符家兄弟同時色變,瞧出寇仲無論刀法身法均更勝從前,那能不心膽怯寒。

    刁昂更是魂飛魄散,往橫疾退,全力再掃一刀。

    寇仲哈哈一笑,腳踏奇步,竟改攻為守,「錚」一聲架著柳葉刀。

    刁昂大惑不解時,兩刀交擊,一股人力把他的刀勁完全卸開,那感覺比擋不住對方刀勁
更慘痛,只覺本身勁力潮水般瀉洩,那留得住勢子,篋前跌。

    李元吉方面人人大叫不妙時,寇仲運刀一絞,刁昂的柳菜刀脫手甩飛,翻翻滾滾的轉上
半空,寇仲輕鬆寫意的手以刀柄似若輕柔無力的在跌到身側的刁昂肩頭撞上一記,後者立如
斷線風箏般橫拋尋丈,倒地不起,揚起大卷塵屑。

    寇仲哈哈-笑,不看刁昂半眼,還刀入鞘,負手往臉色變得有多難看就那麼難看的李元
吉,搖頭歎道:「陵少太高估他哩!」

    李元吉身旁再撲出兩人,分別以鐵鏈夾棒和錐槍往寇仲攻來。

    這兩人均為李元吉麾下高手,知道若不為李元吉討回點面子,將無以交待。

    從空中跌下的柳葉刀剛墮至寇仲身前五尺許處,寇伸大步跨前,左足挑出,正中柳葉刀
刀把,柳葉刀化作芒虹,沿著一道深合自然至理的弧度,閃電般從下而上的激射而去,凌厲
難測得像個奇跡。

    寇仲同時使出「井中八法」中的擊奇,人刀合一地化作一道黃芒,疾往兩人迎上,其詭
異處連對方高明者如李元吉、李南天亦看不穿他究竟要攻擊那一個人。

    除子陵心中湧起無以名之的感覺,知道寇仲自從「天刀」宋缺處得窺刀道之秘,再經這
幾天的研練,刀法終作出全面的突破,臻至大成之境。

    按著的事快速得連眼睛都跟不上,「鏘鏘」雙響連珠爆發,兩名李家高手,一人大腿中
刀,慘呼跌退,另一人更是不堪,被寇連續兩刀,劈得連人帶夾棒,離地倒拋,直跌入李元
吉陣中,重傷不起。

    霎眼工夫,敵方已有三人負傷落敗,如此戰績,任誰都始料難及。

    寇仲殺得興起,直朝敵陣走去,龐大無匹的刀氣遙懾敵人,仰天長笑道:「誰想殺我,
放馬過來吧!」

    李元吉一聲怒喝,揮手脫掉外袍,露出武士服包裹下的彪悍體型,橫槍一擺道:「誰都
不用幫忙!」說罷提槍跨步,往寇仲迎過去,迫到離寇仲丈半處,傲然道:「寇兄果是名不
虛傳,元吉此槍名「裂馬」,以玄鐵打製幾經鍛煉而成,重一百二十斤,槍身前方有血擋,
就算刺入寇兄體內,寇兄的鮮血仍難順槍淌流,致染污本人雙手。」

    寇仲雙目神光如電,一瞬不瞬的盯著霸氣沖天的李元吉,嘴角飄逸出笑意,由微僅可察
的一絲變為艷陽般燦爛的笑容,搖頭歎道:「齊王肯這麼便宜我寇仲,本人非常感激,
請!」

    李元吉後方李南天、秦武通等無不露出緊張神色,雖說他們對李元吉信心十足,可是對
手乃橫行天下,沒有人能奈之何的「少帥」寇仲,李元吉捨群攻而以孤身犯險,不擔心就是
騙人的。

    突利和徐子陵則心中叫好,此乃千載一時擊傷或擊殺李元吉的良機,寇仲絕不會錯過。
不過李元吉非是蠢人,目睹寇仲的刀法仍敢單挑獨鬥,手底下當亦有兩下子。

    此戰已如弦上之箭,勢在必發。

    李元吉卻另有他的如意算盤。

    當他接到寇仲三人的消息後,猜到寇仲是想反客為主,測試他們應變的能力,故雖未能
集結最強大的力量,仍立即趕來,否則三人一旦開溜,想再截著他們便非是易事。但只要能
把寇仲等拖在此地,待援軍趕至,對方將翼雞飛。

    倏忽間李元吉收攝心神,把所有思維雜念排出腦海之外,心無旁的一槍剌出,主動進
擊。

    寇仲正嚴陣以待,好試驗昨晚與徐子陵推敲出來卸力借勁的奇妙功法,暗忖藉此奇功,
必可取得先手,那時再憑井中八法,任李元吉有通天徹地之能,也要在措手不及下,給他殺
個不死即傷。

    他絕不敢小黥李元吉,皆因從李世民的厲害,推測出李元吉這被譽為尤在乃兄之上的高
手非是易與之輩。

    可是直至真正交鋒,身在局中的目睹李元吉攻出這一槍,他方知道李元吉厲害至何等程
度。

    槍在轉,由緩而快的轉動,他握槍的雙手以像兩個保持槍勢角度的承托,裝有血擋的重
鐵槍在刺至一半時,已變成像一卷狂颼,形成一股渦旋的勁流,把寇仲遙遙罩蓋。

    最可怕處是李元吉的槍並不是直線擊來,而是似直實彎,循著一道在虛空中合大地理數
的弧形軌跡,彎向寇仲。正如寇仲自己的評論,那比直擊要難擋百倍。

    寇仲只一眼使知要從這種奇異和威猛無儔的槍法卸力借勁根本是癡人作夢,甚至該否正
面擋格都大費躊躇。

    正凝神觀戰的徐子陵和突利同時動容,用槍的突利更是心神劇震,事前那想得到李元吉
有這種能驚天地泣鬼神的絕世槍法。

    寇仲倏地後移,同時掣出背上井中月,從下而上向前斜挑。

    李元吉狂喝一聲,全身毛髮全部直豎,形相變得威武至極點,裂馬槍在沒有可能中作出
變化,一收一放,險險避過刀鋒,改由另一角度旋轉不休的攻向寇仲。

    以寇仲的膽色亦不由心中一寒。

    挑不中對方槍尖的感覺絕不好受,有種渾身氣勁無處可發洩的無奈感覺,幸好他對體內
真氣控縱白如,否則已吐血受傷。

    裂馬槍又從右側攻來,勁氣刺骨。

    寇仲這時想到的,再非殺敵取勝,而是怎樣先保住小命,待其鋒銳稍過後,才設法尋隙
反擊。

    換言之,在李元古剛猛無匹,強擊攻堅的槍法下,他本是如虹的氣勢,受到嚴重的挫
折。

    李元吉雙目異芒大吐,顯示他把真氣運轉至顛峰狀態,力求在數槍內一舉斃敵,冷喝
道:「槍者そ詭變之道,寇兄以為如何。」

    「噹」!

    寇仲刀橫砍,在槍尖及體的剎那,橫閃避開,同時一分不差的終成功命中槍鋒,制住全
槍唯一既轉又不轉的鋒點,那遁去的一螺旋勁以和裂馬槍反方向轉動的方式透槍而入。

    除子陵此刻才為寇仲松一囗氣,只有他才看出寇仲差點一敗塗地,關鍵在於寇仲能否砍
中對方槍鋒,那亦是兩人爭持較量的地方。若寇仲不能破去此一槍,李元吉的槍法將全面開
展,直至寇仲飲恨槍下才會結束,誰都不能改變這情況。除非徐子陵和突利不顧江湖規矩的
手其中,當然對方的人亦不會坐視。

    李元吉渾體劇震,閃電後移,兩手握緊槍身,可怕的旋勁終停下來。

    寇仲亦被槍尖反擊的氣勁硬撞得往後撒移,難以乘勢追擊。

    兩人互相凝,回復對峙之勢,神情就是像首次相遇認識的模樣。

    寇仲露齒笑道:「齊王槍法已達出神入化的境界,能遇上齊王這種對手,小弟實是三生
有幸。」

    齊王李元吉傲然道:「任你舌蓮花,仍難逃敗亡的厄運,不過你能破我這一槍,亦算有
實學之輩,看槍!」

    「看槍」兩字甫出囗,裂馬槍爆作漫天槍影,天蓋它的往寇仲掩殺過來。

    寇仲哈哈一笑道:「齊王累啦!竟再使不出旋槍法。」

    驀然人刀合一,施出「井中八法」的擊奇,化作一道黃芒,硬撞進槍影最深嚴之處。

    太陽剛好落入西山之後,天地暗蒙,寒風刮起,倍添此戰慘烈之意。

    兩方人馬均屏息靜氣觀戰,偌大的驛站再無他人,一片冷清。

    除子陵是場內唯一明白寇仲這句話的人,剛才他以反方向的螺旋勁入侵李元吉的裂馬
槍,李元古在首次遇上螺旋勁的措手不及下,雖勉強化掉,但已非常吃力,甚至可能受了點
內傷,故難再重施故技。

    「蓬」!

    氣勁交擊,漫天槍影像輕煙被狂風吹散般化為烏有,在秦武通等提心吊膽下,只見寇仲
刀出如風,追著且戰且退的李元吉連環出刀,一時槍聲嗤嗤、刀風呼呼響個不絕。

    表面看來李元吉足落在下風,給寇仲殺得繞場疾走,只有寇仲知道對方守得固若金湯,
使他無法佔到任何優勢。一旦自己露出破綻,又或改攻為守,那對方展開的反擊,將會足非
常難於抵擋。

    李元古的厲害,確大大出他料外。

    就在戰況愈趨激烈之時,蹄音忽然響起,迅速移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