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迦樓羅王            

    寇仲扯著嬌柔無力靠在他身上的蓮柔往山崖邊緣移過去,雲帥眼睜睜的瞧著,目露殺
機,顯是動了真怒。若非徐子陵在旁虎視耽耽,說不定他會憑絕世輕功行險一試。

    到寇仲與徐子陵會合後,後來的那十多人中有三人拔身而起,落到雲帥之旁,認得的有
「四川胖賈」安隆和「毒蛛」朱媚,餘下一人乍看毫無特異之處,中等個子,身材適中,不
蓄鬍鬚,但徐子陵和寇仲都感到這是個具有高度危險性的人物。這不單因他目帶邪芒,更因
他的身法氣度,絕不在安隆之下。要知安隆乃位列八大邪道高手的人物,只憑這評估已可知
此人非是易與之輩。

    雲帥卻像看不利其他人般,精光閃閃的眼神仍盯著寇仲,冷然喝道:「放開她1.本人
可予你們公平拚鬥的機會,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寇仲和徐子陵可說是從小給嚇著大的,怎會將他威脅的言語放在心上,對視一笑,前者
哈哈笑道:「枉你身為一國之師,這麼可笑的話竟然從尊口說出。我們既是憑真功夫把你的
寶貝女兒生擒活捉,想放人嗎?請拿出些真功夫來給老子看看。」

    安隆往他們瞧來的目光凶芒爍閃,顯是勾起舊恨深仇,卻沒有說話,擺明是要尊重雲帥
的決定。

    朱媚亦是眼含怨毒,狠狠道:「你兩人都算有頭有面,這樣挾持女流之輩,算甚麼英雄
好漢。」

    寇仲的真氣終成功制伏蓮柔體內所有反抗的氣勁,使她連眼睛都睜不開來,更不用說要
移動或說話,全賴他抓著她玉臂始不致軟倒地上。他聞言好整以暇道:「媚公主你這番話確
令人費解,首先我和陵少只是江湖混飯吃的小流氓,從來都不算甚麼英雄好漢,其次女流之
輩也可分很多種,假若能把祝玉妍挾持,恐怕任誰都只會讚你厲害了得,媚公主以為然
否。」

    朱媚登時語塞,尚欲反唇強辯,她旁邊那中年人輕拍她一下,朱媚立即乖乖的把吐至唇
邊的說話收回,只怒瞪寇仲。

    徐子陵和寇仲大感奇怪,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何朱媚這麼聽他的話。

    四人身後的高手早散向四方,把山崖圍得水洩不通,兩人除非跳崖逃走,否則休想離
開。

    猶幸對方尚未知突利正在後崖秘處療傷,否則兩人定要大感頭痛,這正是寇仲阻止蓮柔
說話的作用。

    雲帥忽然朝那中年男子瞧去,那人微笑道:「雲國師可自行決定,朱某無不遵從。」

    兩人心中劇震,絡猜到來者乃朱媚之父,自號「迦樓羅王」的朱桀。只看他縱於國務繁
重、兵凶戰危的當兒亦抽身來對付他們,可見對他們仇恨之深,即使傾盡天下江河之水,也
難以洗脫。

    雲帥目光回到寇仲身上,沉聲道:「開出放人的條件來,不要太過份。

    別忘記你們漢人有兩句話,就是寧為玉碎,不作瓦全。」

    寇仲微笑道:「這才是實事求是嘛。條件很簡單,就是貴方人馬在明天黃昏前不得來找
我們麻煩,更不可派人或鷂鷹來監視我們。唉!我本想要你把鷹兒殺掉,但這要求對可愛的
鷹兒實在太殘忍,只好將就點算了。」

    包括雲帥在內,朱桀方面人人大感愕然,非是條件太苛刻,而是因條件太好和太難拒
絕。

    只有徐子陵心中明白,寇仲需要他們這張牌,好進行以戰養戰和利用之以制衡其他勢
力。不過這和玩火沒多大分別,一個不好,就有自焚之禍。

    雲帥點頭道:「假若你肯立即釋放柔柔,本人以西突厥國師之名作擔保,必如你所
願。」

    寇仲笑道:「這又有何難哉,大家就此一言為定。」

    攔腰抱起蓮柔,輕輕鬆鬆的把整個波斯大美人向雲帥拋來,蓮柔在空中不住翻滾,動人
的胴體妙曼無窮,直至她安然落入雲帥臂彎中,在場眾多男人的心神才回復過來。

    安隆和朱槳仍是木無表情,絲毫不透露內心的情狀,朱媚一對美目卻亮起來,不住向安
隆打眼色,顯是希望毀諾出手,一舉把兩人收拾解決。

    雲帥略一檢視,知女兒只是經脈受制,經過行氣活血即可復原,雙目精芒大盛,朝兩人
瞧去,點頭道:「兩位好好珍惜這半夜及一天的光陰,本人必雪此恨。」

    話畢就那麼橫抱女兒掉頭而去,一陣風般消沒在山坡之後。

    情況立時變得非常微妙,由於雲帥並沒有招呼其他人一道離開,生似他們是否動手對付
兩人,全交由朱桀決定,氣氛轉趨緊張。

    朱媚更是眸珠亂轉,躍躍欲試,正要鼓勵乃父出手,竟給安隆一把拉住,這大胖子豎起
拇指讚道:「英雄出少年,兩位小兄弟果然了得,安某人佩服佩服,只可惜難逃英年早逝之
厄,就此拜別。」

    拖著絕不情願的朱媚,轉身離開。

    朱粟亦往後退開,長笑道:「我們間的事只能以一方濺血曝屍來解決,兩位珍重啦!」

    眨眼間,敵人走得一乾二淨,山崖回復寧靜,星空當頭下,寇仲苦笑道:「我是否做錯
了?」

    徐子陵搭著他肩頭,離開崖邊,欣然道:「你當然沒有做錯,照我看你已贏得雲帥的尊
敬。」

    寇仲愕然止步,不解道:「尊敬?你是否哄我,難道你聽不到他走時口口聲聲必雪此恨
嗎?」

    徐子陵分析道:「雲帥只是為了朱粱父女和安隆才會對付我們,他的目標該是突利,與
我們並沒有真正解不開的仇怨。剛才你表現得那麼爽快大方,對比下朱桀安隆一向的作為更
顯得卑鄙低下,所以他才故意不顧而去,沒留下半句話,看看朱粱安隆等人會否尊重他的承
諾。」

    又道:「況且我們一直沒對他的寶貝女兒施辣手,老雲是雞吃放光蟲,心知肚明哩
1.」寇仲心服道:「經陵少這麼分析,我也深有同感。不過照我看老雲這波斯傢伙生性高
傲,絕不肯接受挫折失敗,所以他仍會全力追擊我們,此事後患無窮。哈!那波斯女確是動
人,真捨不得將她送還,摟在懷內不知多麼舒服。」

    徐子陵沒好氣的道:「你不如把精神留著想辦法應付她父親大人的快刀,單扛獨鬥,我
們仍稍遜老雲一籌。」

    寇仲雙目亮起來,點頭道:「和老雲動手確可以學得很多東西,橫豎有空,讓我們研究
切磋一下吧!」

    徐子陵沉吟道:「首先我們要好好思量的,就是為何他能比我們快速,只要想通此點,
我們並非沒機會勝他。」

    寇仲扯著他又走回崖邊,到兩人四腳懸空的坐在崖緣處,廣衰的空間以星空和大片的原
野作無垠的擴展,登時令他們心神開朗,煥然一新。

    寇仲沉默片刻,始油然道:「我和他交手的時間比較長,感覺特別深刻,此刻回想起當
時的情景,敢肯定他之能使出這快速迅疾的刀法,是基於三個理由。」

    徐子陵深吸一口迎面吹來的強勁山風,饒有興趣的道:「說來聽聽。」

    寇仲欣然道:「今趟我們重逢並肩北上,有空閒時從不放過研究武功的機會,可見只有
在壓力下,人才會力爭土游,奮鬥不懈。」

    徐子陵同意道:「這叫自強不息。不過若沒有像雲帥這類刺激,我們絕難像這兩天般不
斷有新突破,以戰養戰,正就是要作這樣的追求。唉I.我好像要給你引得岔開話題了。」

    寇仲笑道:「好吧!言歸正傳,雲帥的刀法之所以能既快速又勁道十足,皆因他能以圓
為直,此亦是他那把怪刀的特性。除非我們能似他般也弄把這樣的彎刀,否則只會畫虎不成
反類犬。」

    徐子陵點頭道:「這確是其中一個關鍵,彎刀轉動變化的速度當然比宜的刀子快上很
多,更可利用其旋轉破空的特性,配以獨特的手法,此點真的是我們無法偷師的。」

    寇仲道:「但亦非全無辦法,你的手法一向以直為主,若多加點弧度圓角,會更是變化
無方,陵少可多加考慮。」

    徐子陵動容道:「這提議相當不錯。」

    寇仲道:「其次就是他的身法步法,這方面我們怎都低他一籌。你有甚麼辦法加以汲收
改進,否則再遇上他時,仍只是看捱得多久的局面。」

    徐子陵露出苦思的神色,忽然劇震道:「我想到啦I.」寇仲大喜道:「小子真行,連
這近乎沒有可能的事都給你勘破。」

    徐子陵雙目異采連閃,望往崖下黑沉沉一片的密林草野,徐徐道:「還記得那趟在學藝
灘跳崖成功,終練成烏渡術的情景嗎?」

    寇仲露出緬懷的神色,又疑惑的道:「那跟這些有甚麼關係?」徐子陵別過頭來瞧他
道:「我是指從崖頂躍下去時的那一刻感覺,全身虛虛蕩蕩似的。現在我們的問題是當從一
點移往另一點時,惟恐力道不足,故全身勁氣貫脈,既費力又拖慢速度,假若我們只須在移
動之初發勁,就像跳崖時那樣子,明白嗎?」寇仲倏地彈起,然後「嘍」的一聲飄往三丈遠
處,大嚷道:「成功哩!」.徐子陵心想難道真的這麼容易,不過寇仲剛才的飄身,確比平
時快土一點,猛一運轉真氣,體內正反力道推動下,立即騰身而起。

    他再不像往常般繼續運勁,任由開始的力道帶得自己往寇仲投去,全身虛飄若羽毛,沒
有半點重量似的,到落在寇仲身旁再運動另一股真氣,略一點地,斜飛而起,橫過近七丈的
遙闊空間,落在崖後一株老松橫伸出來的粗幹上。一重一輕,深合天然息養之道。

    這是平時無法辦到的,更遠沒現在般輕鬆容易,像不費力似的,且用不到往常一半的勁
氣。

    寇仲一聲長嘯,沖天而上,雙手抱膝,連續十多個翻騰滾轉,落在徐子陵旁。

    兩人齊聲長笑,充滿歡愉滿足的味兒。

    事實上他們自目睹雲帥絕世的輕身功夫後,千方百計改進這方面的不足,宜至想通這心
法,才功行圓滿。

    換過是其他人,就算想得此點道理,亦無法做得成功,試問誰能像他們般把體內真氣操
控自如,收發由心。

    寇仲笑罷道:「第三個條件是體內真氣運轉的竅妙,為今我們既剛剛學曉,就再不用費
神去想。」

    徐子陵倏地移往橫干外虛空處,一個觔斗,左右腳連續踢出,疾攻寇仲胸口,後者不慌
不忙,退離樹幹,兩掌封格,「砰砰」兩聲,借力來到徐子陵頭頂上,井中月離背出鞘,旋
斬徐子陵,叫道:「老雲最厲害是有力卸力,無力借力這八字真言,看老子的功夫。」

    徐子陵急速換氣,右掌掃出,雖然命中共中月,卻有無法用力的難過感受,皆因大半力
道給寇仲以巧妙的手法和氣勁卸開。

    寇仲大笑道:「這才是真的!」

    井中月微盪開半尺許,又迥刀劈至,速度比上一刀迅疾多了,顯然不但掌握到卸力的法
門,還有借力的竅妙。

    徐子陵往下墮去,左掌上托,掌勁迎上井中月的刀鋒。

    「蓬」!

    寇仲給沖得往士彈升時,徐子陵右拳疾出,在雙足觸地的剎那,拳風才沖天而起,疾擊
寇仲。

    寇仲橫移避過拳勁,落在離他三丈的山巖上,駭然道:「你怎能在捱我一刀後,這麼快
便能反擊?」徐子陵微笑道:「這是另一種借力,我吸收你少許力勁後,再回贈給你,天下
間恐怕只有我們從《長生訣》與和氏璧得來的武功才能辦到。」

    頓了頓後,續道:「當日在往巴蜀的棧道上,官妖女曾借我的身體和尤鳥倦過招拚搏,
那時我記起與你和老跋吸取和氏璧內異能的經驗,把棺妖女這份功力偷偷藏起,所以你剛才
提起借力之法,我靈機一觸,故能活學活用,練成這天下無雙的借功大法,就算雲帥看到,
也要教他慨歎我們已青出於藍。」

    寇仲動容道:「這確是曠古絕今的奇學,假若真能運用得出神入化,就算對手比我們
強,只要招式高下相差無幾,我們將可立於不敗之地,看刀!」

    疾標前搶,井中月化為一卷黃芒,直取徐子陵。

    徐子陵明白他心意,卓立不動,雙掌推出。

    「蓬」!寇仲刀沿砍中他雙掌後,略一回收,劈出第二刀。

    徐子陵笑道:「成啦!」橫掌掃出,卸開刀勁。

    寇仲大喜,凌空一個翻騰,嚷道:「試試大家同時借勁,看看有甚麼後果?」「噹」!

    兩人齊聲悶哼,一往後挫,另一則給反震上半天,竟是誰都借不到半分勁力,毫無花假
的全力硬拚一招。

    寇仲落回地上時,發覺肩下傷口因用力過猛以致扯裂冒血,連忙叫停,且道:「是時候
去看看我們的小可汗啦!」

    突利的聲音從崖後的密林傳來道:「多謝寇兄關心,小弟早已復原,只因目睹兩位老哥
練功正緊,不敢打擾吧!」

    兩人大喜下,氣色回復正常的突利手持伏鷹槍落到兩人側處,欣然道:「適才發生的
事,我聽得一清二楚,只因行功至緊要關頭,不敢中斷,兩位老兄對小弟的大仁大義,實今
小弟汗顏慚愧。」

    寇仲訝道:「聽可汗這麼說,似乎是對我們做過些甚麼虧心事,否則何用愧疚。」.突
利一揖到地,坦然道:「單是突利把養鷹練鷹之法保留藏私,已是大大不該,今趟突利若能
安返敝國,必使人送少帥一頭異種良鷹,好使少帥能以之在戰場上克敵制勝。」

    今次輪到寇仲不好意思的道:「我要可汗教我練鷹之法,只是貪玩的戲言,可汗不必因
此背棄祖先的遺訓。」

    突利微笑道:「少帥確是心胸廣闊,不貪不求。但突利話已出口,絕不反悔。另一使小
弟感到慚愧的,是沒有向兩位透露小弟根本沒有返回關中的意思。」

    兩人大感錯愕。突利壓低聲音道;「我的目的地是洛陽而非關中,因為敝國刻下有個龐
大的貿易使節團,正在洛陽與王世充作交易,稍後才轉赴關中,負責者與我有密切關係,只
要我能與他們會合,可轉危為安。」

    徐子陵皺眉道:「如此我們該恭喜可汗才是,可汗不須為此介意。」

    突利搖頭道:「兩位對小弟義薄雲天,不計較利害得失的所為,深深把小弟打動。所以
我已改變主意,決定只要潛抵洛陽,將全力掩護兩位進入長安。表面上這使節團只代表頡利
的方面,連康鞘利和超德言都不會起疑,李家更不敢截查,實為人關的萬全之策。至於行動
的細節,還須兩位動點腦筋。」

    寇仲哈哈笑道:「趁日出前,我們不若先趕他娘的百來里路,到早膳時再談吧!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