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美女靈鷹            

    十多股濃煙,直衝雲霄,覆蓋達十多里的範圍,遮蔽了星光月色,亦失去鷹兒的綜影。
三人仰望上空,寇仲道:「這招果然妙絕,雀鳥最怕煙火,若昨晚使出這招,我們便不用差
點給人把卵蛋也打出來。」

    突利道:「子陵非是沒有想過,只因昨晚下起毛絲細雨,沒辦法燒東西,至今天暴曬整
日,才可生起這些火頭。」

    徐子陵道:「現在該怎辦,是打還是逃。」

    寇仲露出詭異的笑容,道:「你說呢?」

    徐子陵道:「若我們這麼往襄陽又或北上,早晚會重演昨晚的事,給李元吉和康鞘利的
聯軍截著再狠揍一頓敵人的追躡,那批突厥人都是追蹤的大行家,我從這裡把他們的動靜看
得清清楚楚。」

    寇仲道:「有否見到鷹兒呢?」

    徐子陵道:「鷹兒在康鞘利的肩頭上休息,還套上頭罩,模樣古怪。」

    寇仲笑道:「可能給煙火熏傷了鷹眼,哈!真個妙不可言。」

    徐子陵問道:「可汗的傷勢如何?」

    寇仲道:「他無論內傷外創,都頗為嚴重,幸好我功力盡復,所以可全力助他行氣療
傷,現在他正在行功的緊要關頭,只要再有一晚工夫,明天他該可回復生龍活虎的狀態。」

    徐子陵喟然道:「那想得到我們會和鋒寒兄的仇人共患難,今趟可說是出師不利,才離
竟陵,便給人躡上,三人都受傷。」

    寇仲淡淡道:「只要死不去就成,我現在愈來愈忍受不得別人對我們的欺凌壓迫。李元
吉這麼聯合突厥人恃強來對付我們,這口氣我怎都下不了。我可不是說笑的,不論他如何人
多勢眾,只要保持我暗敵明,我便可敦他好看。」

    徐子陵道:「你現在是要去起寶藏,不是和人鬥氣。今次若非突厥方面欠個『魔帥』趙
德言,李家一邊的李神通沒有來,恐怕我們早完蛋大吉。其實你該感激李元吉才對,不是被
他代替李世民,還有得你好受呢。」

    寇仲道:「超德言怎會不來?殺死突利對他來說乃眼前頭等大事。否則讓突利返回屬
地,說不定東突厥再分裂為甚麼!嘿!該是東東突厥或東西突厥,哈!說來多麼不順口。」

    徐子陵提醒道:「昨晚敵人雖來勢凌厲,但因他們欠缺真正的特級高手,勉強算也只有
李元吉和康鞘利兩人,所以雖人多勢眾,但仍給我們以新領悟回來的輕身功夫和配合地勢,
成功溜掉。但經此一役,李元吉和康鞘利當知自己的不足處,再次碰頭對仗時將不會是那麼
好應付。」

    寇仲欣然道:「這個我曉得。有時我的說話會誇大點,但絕不會蠢得去輕視敵人。並實
上李元吉昨晚整個佈置,從欄河迎頭痛擊到密林之戰,都頭頭是道,每次都差點可收拾我
們。可惜成敗之差正是那麼的一線之隔。唉!我差點把雲帥忘掉,這波斯傢伙究竟滾到那裡
去1.」

    徐子陵道:「輕功愈高者,愈精於探察之道,如雲帥曉得頡利想殺突利,他說不定會反
過來保護突利性命,東突厥的內部鬥爭愈烈,督來的不是雲師而是他的愛女蓮柔,大感意
外。尚未有機會說話,寇仲已冶然道:「原來是蓮柔公主芳駕光臨,公主真個了得,竟有辦
法尋到這裡來。」

    蓮柔皺起眉頭上下打量寇仲好半晌後,微帶不悅道:「你這人幹甚麼啊1.說話凶巴巴
的,我偏不答你。若子陵問我,人家才會回答。」

    徐子陵大感頭痛,早在成都青羊肆的地牢內,他便領教過她看似天真,其實狡猾如狐的
性情手段。現在聽她說話的語調,又不知在耍甚麼噱頭。

    寇仲卻放下心來,蓮柔理該尚未找到突利,否則就不用上崖來浪費時間。遂向徐子陵打
出著他詢問蓮柔的手號。

    徐子陵雖感到處於下風,但因投鼠忌器,只好虛心向蓮柔請教。

    蓮柔露出得意神色,忽然撮唇尖嘯,天空立時傳來振翼之音。

    兩人恍然大悟,暗怪自己疏忽,只去注意康鞘利的鷂鷹,卻忘掉雲帥是西突厥人,亦慣
以鷂鷹為探子。

    鷂鷹從高空疾衝而下,帶起一陣勁風,倏忽間破空降至蓮柔的香肩土。深邃銳利的鷹目
閃閃灼灼的打量兩人。

    寇仲訝道:「這頭鷹比康鞘利的細小些,毛色亦較深,是否不同種呢?」

    他故意提起康鞘利,是要試探蓮柔的反應。

    蓮柔探手輕撫鷹兒,眼中射出愛憐神色。美人靈鷹,又站在星夜下的高崖上,兼且衣袂
迎風飄拂,確有番說不出來的動人味況。

    徐子陵卻大感不安,蓮柔和他們是敵非友,沒理由這麼把鷹兒召喚下來,予他們有殺鷹
的良機。

    此女智計之高,干會遜於棺棺多少,這麼做定大有深意」偏是他一時掌握不到。

    蓮柔像故意拖延時間般,好一會始答道:「這是只產於西突厥的獵鷹,當然和東突厥人
所養的不同。」

    徐子陵心中一動,沉聲道:「敢問蓮柔公主,今尊是否正趕來此處?」

    蓮柔愕然道.;「令尊?甚麼叫『令尊』?人家的漢語不大靈光呢!子陵你須得有憐香
惜玉之心,盡量遷就人家才成。」

    寇仲醒悟過來,「鏘」的一聲掣出井中月,哈哈笑道:「好丫頭,竟在耍我們,這麼把
獵鷹召下來,分明在通知你老爹我們的位置。橫豎你也非第一次給人生擒活捉,不爭在再被
擒多一次啦!」

    強大的刀氣,狂潮般湧往蓮柔。

    蓮柔露出不屑神色,把獵鷹送上高空,往小鑾腰一抹,拔出纏在腰間的軟劍,迎風一
抖,挺個筆直,遙指寇仲,抗衡他可怕的刀氣。

    徐子陵目光追著升土夜空的獵鷹,只見它不但迅速急旋,還不住呱呱嗚叫。寇仲卻對蓮
柔的軟劍大感有趣,笑道:「這樣的東西都可用來打架嗎?」

    說話間,唆的一刀劈出,快逾閃電,正中蓮柔軟劍。

    「噹」!

    出乎寇仲意料外,本是柔可纏腰的劍,竟毫無花巧地和他的井中月硬拚一招,刀劍交觸
時還火花四濺。

    蓮柔往後飄飛,沒在崖後。,

    兩人撲至時,蓮柔俏立低於崖頂的一方巨岩土,嬌笑道:「人家別的功夫或者及不上你
們,但輕功一項卻絕不在兩位之下,你們要不要來和人家捉迷藏試試呢?」

    兩人現在已可肯定蓮柔是孤身一人尋到這裡來,且尚未發現突利的藏身處。不過這好景
並不能持續多久,待雲帥和朱桀的人抵達時,將會是他們未日的來臨。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不理多麼辛苦,也要在雲帥趕到前把她擒下來,那是唯一生
路。」

    徐子陵尚未回答,一聲冷哼,從山腰處響起。

    兩人心叫不妙時,另一冷哼再又傳來,來人已快抵山崖,可見其身法的迅快驚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