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反客為主            

    當晚兩更時分,一艘小風帆從竟陵開出,寒風苦雨中,沿漢水朝襄陽的方向駛去。操舟
的正是徐子陵,他和寇仲扮作錢獨關方面的人,當然不會讓貴為可汗的突利幹此操航掌舵的
粗活。

    寇仲和突利坐在船頭處,監祭河道和兩岸的動靜,順風下無驚無險的逆流而上近三十里
後,他們才鬆一口氣。

    寇仲仰臉感受雨水灑在臉上的滋味,夢囈般道:「趙德言那線眼顯然已知我和小陵是
誰,否則不會裝作不留念我們,更避開與我們目光相接觸。」

    頭頂竹笠的突利點頭道:「我也注意到這情況,此所謂作賊心虛,最露骨是當我命他不
准與任何人通消息,包括康鞘利在內,他竟沒有半絲訝異的神色,剛才開船前真想一槍把他
幹掉。」

    寇仲微笑道:「可汗看不到開船前他的手在發顫嗎?.我猜他回家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酬
謝神恩。」

    突利思索道:「我們能否把追兵全拋在後方?」

    寇仲道:「這麼深夜起程,正為製造這種形勢,讓他們沒充裕時間作周詳考慮。可是由
於我們逆水行舟,定快不過他們以快馬從陸路趕來。照我估計,在抵達襄陽前會有一方人馬
成功截上我們,而他們亦必須這麼做,因為襄陽是淆水和漢水交匯處,歧路亡羊,追起來會
困難多哩!」

    突利點頭道:「他們最怕我從錢獨關處得到支援,這般看來,惡戰將難以避免。」

    寇仲道:「錢獨關是另一個不明朗的因素,陰癸派乃中原魔門第一大派,論整體實力不
在師妃暄和四大聖僧這支人馬之下。若今趟吃了大虧,以她們睚□必報的作風言,定不肯就
此罷休,所以好戲將陸續有來。」

    突利默思不語。

    寇仲問道:「『可汗』一辭是否皇帝的意思?」

    突利答道:「大約是這樣,不過有大小之分,大汗才算真正的君主,小汗等若你們的王
子或太子,假若頡利完蛋,最有資格登上大汗之位的便是我突利。」

    寇仲道:「這麼說,當年他要封你作小可汗,肯定是迫於形勢不得已的手段,現在坐穩
帝位,便要想辦法務把你剷除。所以今趟頡利對你是志在必得,否則將痛失良機,哈!真
好。」

    突刊苦笑道:「好在那裡?」

    寇仲欣然道:「有所求必有所失。人急了就會做出錯事和蠢事。智者難免。」

    突利用神打量他好一會後,頷首道:「到現在我才真正明白為何李世民會視你為他唯一
勁敵,少帥是那種天生的領袖人材,我突利雖然自負,亦不得中承認和你並肩作戰時,受到
你信心十足,智計百出的魅力感染,願意聽你調度,還覺得樂在其中,這是連李世民都缺乏
的特質。」

    寇仲老臉一紅道:「可汗過獎哩!嘿!你回到貴國後,會否去見頡利?」

    突利道:「我的牙帳設在你們幽州之北,管治汗國東面數十部落,等若另一個汗庭,有
自己的軍隊。他不仁我不義,我為何仍去仰他的鼻息!」寇仲拍腿道:「那就更理想,雲帥
若不行,趙德吉將被迫出於,那我們將有機會宰掉他,確是精采。」

    接而問道:「李元吉這小子武功如何?可汗有沒有和他玩過兩手呢?.他是否比李神通
更厲害?」

    突利道:「他們三兄弟武功相差不遠,雖沒較量過,但我總覺得以李元吉最出色,縱或
未能超越李神通,亦頂多只是一線之差。」

    寇仲領教過李神通出手,閒言動容道:「那就相當不錯呢。」

    此時風帆轉過急彎,河道筆直淺窄,在濛濛夜雨中,前方燈火通明,四艘戰船迎頭駛
來。

    三人大吃一驚,怎想到會這麼快給敵人截上?驀地兩岸向時亮起以百計的火把,難以數
計的箭手從理伏的林本草叢中蜂擁現身,彎弓搭箭,今三人像陷身進一個噩夢深處。

    投石機和弓弦晃動的聲音從前方叫船傳來,一開始便以雷霆萬鈞之勢,攻他們一個措手
不及。

    寇仲在石矢及身前閃電掣出井中月,撲前橫掃船上唯一的船桅,大喝道:「來得好!」

    「鏘」!

    堅實的船桅應刀折斷,像紙條般脆弱。此刀乃寇仲全身功力所聚,確是非同小可。

    由於帆船順風而行,船桅斷折,帆裡自然往前疾傾,迎上射來的矢石。

    突利和徐子陵際此生死關頭,都明白寇仲的用意,知道縱使跳船逃生,亦難避中箭身亡
的結局。而唯一的牛路就是爭取喘一口氣的空間和時間。

    「蓬」!

    突利雙掌疾推,重擊河面,船頭處登時濺起水柱浪花,失去桅帆的船兒改進為退,往後
猛移。

    徐子陵心中叫好,腳下用力,船兒應勁連續七、八個急旋,斜斜後錯達十多丈,若非他
們是逆流而上,便難以利用水流取得如此理想的後果。

    投石勁箭全部落空。

    敵船全速追來,但他們已暫時脫離兩岸箭手的威脅。

    寇仲大喝道:「扯呼啦!兄弟!」

    拔身而起,往離他們不足五丈的士岸掠去,徐子陵和突利緊隨其後,轉瞬消沒在林木暗
處。

    「轟」!

    兩塊巨口同時命中他們的棄船,可憐的船兒立時應石四分五裂,再不成船形。

    整個交接只是十多息呼吸的時間,但其中之凶險,卻抵得上高手間的生死對決。只要三
人中有一人反應較慢或失當,他們勢將屍沉江底,絕無半分僥倖。要在深只兩丈許的水底躲
避勁箭投石,即管以寇徐之能,亦是力有未逮。

    寇仲和徐子陵都有歷史重演的怪異感覺,就像當年潛往洛陽,被李密和陰癸派千里追殺
的情況。只不過是跋鋒寒換成突利,而沈落雁的怪鳥兒則換1更厲害的鷂鷹。

    寇仲透過密林頂上枝葉的空隙,功聚雙目朝上瞧去,細雨霏霏的黑夜裡,只能勉強瞧到
一個離地達百丈的小黑點,無聲無息地在頭上盤旋。皺眉追:這頭扁毛傢伙究竟是雲帥養的
還是趙德言養的呢?可汗老兄你能否分辨出來。」

    突利苦笑道:「你令我愈來愈自卑,我看上去只是一片迷濛。若非你告訴我,小弟根本
不知道已被鷹兒盯哨。但就算是白天,也不容易分辨,除非它肯飛下來。」

    徐子陵道:「剛才在漢水伏擊我們的,肯定是朱粟和雲帥的聯軍,若是趙德言,沒可能
有這種陣容和聲勢。我們亦有些疏忽,想不到敵人以守株待兔的方式封鎖水道,再以鷹兒從
高空監視竟陵一帶的動靜,從容佈置,差點著了對方的道兒。所以此鷹該屬雲帥的可能性較
大。」

    三人一口氣遠遁百里,此時均有疲累的感覺,卻仍未能擺脫任高空的跟□者,若說沒有
點沮喪氣綏就是騙人的。

    寇仲歎道:「朱粲老賊和我兩兄弟仇深似海,今次不傾全力向我們報仇才怪。目下我們
的唯一出路,該是朝襄陽闖關。」

    徐子陵道:「無論在甚麼情況下,我絕不要托庇於陰癸派,故此路不值得走。」

    突利沉聲道:「我同意子陵兄的決定,且不知趙德言會玩甚麼手段,陰癸派則邪異難
測,往襄陽只是徒多一項變數。」

    寇仲毫不介意被否決他的建議,改而道:「沒有問題。不如我們裝作要去襄陽,其實卻
另有目的地,這叫疑兵之計,只有在城市裡我們才可擺脫這高空的跟蹤者。」

    突利思忖間,徐子陵問他道:「究竟它能否看到我們?」

    突利抬頭仰望,道:「鷹兒覓食時,會在低至三、四十丈的上空徘徊。

    像現在般高達百丈,只為要有更廣闊的視野,故無論我們在何方出林,亦逃不過它遠勝
常人的銳利目光。」

    寇仲大感頭痛,吁出一口涼氣道:「你們的飛行哨兵具厲害。」

    徐子陵劍眉緊蹙,沉聲道:「我們必須先解決這頭畜牲,否則將盡失主動之勢。照我猜
它又該似是趙德言的眼睛,而非雲帥派來的,因為一路坐船來時,我都有留意大空,卻見不
到它。」

    寇仲點頭道:「陵少這番話很有道理,若竟陵的線眼在我們走後知會躲在附近某處的趙
德言,而他立即放鷹追來,該剛好能像現下般躡上我們。」

    旋又詫異的道:「鷹兒有否這般厲害?說到底這是它並不熟悉的地方,難道超德言告訴
它老扁毛你要沿河追去,兄到那三個人後便窮迫不捨,有機會就抽空回來通知我一聲嗎?」

    突利色變道:「不好!你說得對!超德言的人馬肯定在附近,以火光或什麼方法指揮遙
控。只是我們卻看不見。」

    徐子陵道:「暫時我們仍是安全的,在這樣的密林中,人多並不管用,假如我們能把他
們引進密林內,必可痛快大殺一番。」

    寇仲苦笑道:「尚有個許時辰便天亮,那時輪到他們入森林來痛快一番哩!」

    徐子陵首先挨著樹身坐下,兩人才醒覺到爭取休息的重要,學他般各自坐下。徐子陵
道:「在追躡搜索的過程中,鷹兒於甚麼情況下會低飛。」

    突利把伏鷹槍擱在伸直的腿上,沉吟道:「我們的鷹兒都受過追躡敵人的訓練,不會受
誘降往地面,就算須低飛觀察,也不會低於三十丈的高度。

    且它們非常機伶,只要有少許弓弦顫動或掌音風聲,會立即高飛躲避,殺它們絕不容
易。」

    寇仲狠狠道:「畜牲就是畜牲,無論多麼聰明仍是畜牲,怎鬥得過把它一手訓練出來的
人們呢?.辦法肯定是有的。」

    徐子陵道:「鷹兒肚子餓時怎辦?」

    突利搖頭道:「鷹兒在執行主人指令時,只吃主人獎勵它的美食。但在遠程傳訊的飛行
中,它會自行覓食。」

    寇仲拍腿道:「那就成哩!我們將它的偵察和覓食兩方面合起來,就化北一條奪它小命
的妙計。來吧!它雖無辜,但對不起也要做一次,希望它來世投個好胎!」

    林內忽然傳出追逐打鬥的聲音,接著是一聲慘叫,血腥味沖天而起。當然不會是真有人
受傷,血是給寇仲剁開一頭在附近出沒的不幸野狐。

    徐子陵藏身林木高處,屏息靜待。

    鷂鷹果然通靈,聽到追打的聲音,立即迥旋而下,從百丈凶高空急降至五十丈,可能因
嗅到皿腥的關係,出乎天性本能的再一個急旋,往下俯衝。

    徐子陵心中叫好,舉起手臂,暗捏印訣,聚集全身功力,蓄勢以待。

    他自學藝伊始,便愛上觀察天上鳥兒飛行的軌□,從中領悟到不少武學的至理。想不到
追刻卻反過來用以對付鳥兒,心中大感無奈,卻沒有別的選睪。

    細雨飄飄中,鷂鷹來至離他只十丈許處,只要進入五丈的距離,他肯定能隔空把它活生
生震斃。

    正慶得計時,驀地鷂鷹一陣抖顫,於再衝下丈□後猛振雙翼,銳利的鷹日朝藏在樹頂枝
丫的徐子陵如電射來。

    徐子陵心知糟糕,想不到鷹兒靈銳至此,積聚至顛峰的一拳驟然擊出。

    鷂鷹展翼急拍,扶搖而上,拳勁差一點才可命中,只揩到它少許翼尖腳鷂鷹「呱」的驚
叫,甩掉幾片羽毛,不自然地在空中急飛片刻,才驚魂甫定的投南而去,消沒不見。

    徐子陵躍返林內地面,寇仲和突利都對他的功敗垂成大感可惜。

    徐子陵搖頭道:「不!我們成功了。」

    寇仲一呆道:「陵少的意思是否指鳥兒受到內傷,心脈斷裂,回去後會吐血身亡。」

    突利亦不解的聽他解答。

    徐子陵問突利道:「鳥兒受驚後,是否會回到主人身旁?」

    突利明白過來,點頭應是,旋又不解道:「即使子陵兄看到鷹兒的落點,推測到趙德言
方人馬藏身處,但找們對他們的實力強弱所知有限,這麼摸上去動手,會很吃虧的。」

    寇仲微笑道:「可汗忘記了除他們外,尚有另一批人在尋我們晦氣。只要我們能令雲
帥、朱粲等以為趙德言來接應可汗的授兵,便有好戲看突利先是愕然,繼而大喜道:「果是
妙計,但該如何進行。」

    徐子陵道:「你們東突厥人有甚麼特別的遠距離通訊方式?」

    突利探手懷內,掏出鐵製螺形的哨子,道:「就憑這個可吹奏出長短不同的訊號,雲帥
聽到後會知是我方的人。」

    寇仲探手接過,邊研究邊道:「這麼精采的東西為何不早點拿出來?」

    轉向徐子陵道:「一向你的腦筋比我清醒,為今計將安出。」

    徐子陵泛起一個頑皮的笑容,道:「以趙德言的才智,聞得哨聲,會有甚麼反應。-突
利道:「若我是他,當立即撤離,因為雲帥對他絕無好感。」

    寇仲道:「今次好該輪到我們去追殺他吧!」

    三人你眼望我眼,均看到對方眼內和臉上逐漸擴盈的笑意,然後齊聲怪叫,像三個童心
未□的孩子般,在徐子陵的領頭下,穿林過樹的往南方疾掠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