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以戰養戰            

    三人在城外隱秘處大睡一覺,到天黑時,才翻牆入城,隨便找間飯館,大吃一頓,順便
商量大計。

    突利向變成弓辰春的徐子陵和黃臉醜漢的寇仲道:「要證實我的話並不困難,只要我作
個測試,便可知道是否頡利和趙德言出賣我。」

    兩人大感有趣,連忙問計。

    突利道:「為了把握中原的形勢,我們在各處重要的城中,均設有線眼,他們大多以商
家的身份作掩飾,竟陵便有一個這樣的人,是聽命於趙德言的漢人,只要我找上他,著他安
排我潛返關中,再看看我的行□能否保密,當可推知超德言是否想殺我。」

    寇仲點頭同意道:「這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徐子陵問道:「當日可汗是怎樣從長安神不知鬼不覺溜出來的?」

    突利微笑道:「子陵兄的思慮非常縝密,我明白你問這話的含意,是想隨我來中原的人
中,是否有頡利和趙德言方面的內奸,對吧?」

    徐子陵略感尷尬道:「我不好意思直接問嘛!」

    突利坦言道:「大家既有誠意合作,就不用客氣。我突利和兩位雖認識不深,初碰頭時
且處於對立的狀態,但卻早有惺惺相識之心,認定兩位乃英雄之輩,否則絕不會有與你們合
作的提議。」

    寇仲欣然道:「那我更老實不客氣,可汗離開關中一事,怎能瞞過你的老朋友李世
民?」

    突利道:「我並沒打算長期瞞他,只要他不知我在何時離開便成。在隨我來的從人中,
有個叫康鞘利的人,此人智謀武功,均為上上之選,不在小?苤?下。整個安排,正是由他策
劃,若非他說蓮柔生性多情,我或可奪得她的芳心,小弟便不會親來,致誤入陷阱。」

    兩人才知其中尚有如此一個轉折。

    寇仲又問道:「你是如何與祝玉妍扯土關係的?」

    突利道:「當然是趙德言在中間穿針引線。陰癸派的人我只接觸過錢獨關和邊不負,其
他事都由康鞘利負責打點,他乃頡利的心腹,但和我的關係本來亦不錯,若非發生碰土雲帥
這種事,我絕不會懷疑到他身土。至於他用甚麼方法和雲帥勾通,我仍未能想通。以雲帥的
作風,是絕不會被人利用的。」徐子陵道:「可汗聽過安隆這個與趙德言並列邪道八大高手
的胖子馮?」

    突利緩緩搖頭,雙目射出關注的神色。

    徐子陵扼要解釋一番後,道:「安隆不但和蓮柔同夥,與朱粲父女亦關係密切,只要安
隆與康鞘利暗通消息,可汗所有行動會全在雲帥掌握中。而雲帥只會以為安胖子神通廣大,
怎想得到竟是頡利和趙德言借刀殺人的毒計。」

    突利呆住半晌,才懂得苦笑道:「若非有子陵兄提點,恐怕我想破腦袋都想不透其中的
關鍵。」

    正若有所思的寇仲像醒過來般,道:「可汗知否你們在這裡的線眼,是用甚麼方法和遠
在關中的康鞘利互通消息?」

    突利道:「用的是產自敝國久經訓練的通靈鷂鷹,能日飛數目裡,把消息迅速傳遞,既
不怕被別的鳥兒襲殺,更不虞會被人射下來,且能在高空認人,是我們在戰場上最好的幫
手。」

    寇仲動容道:「竟有這麼厲害的扁毛畜牲,它不會迷途嗎?」

    突利做然道:「訓練鷂鷹有套特別的方法,沒有人比我們更在行。若連山川河流都不能
辨識,怎配通靈的贊語。只可惜我們承祖訓不能把練鷹秘技傳人,否則可向少帥透露一
二。」

    寇仲悠然神往道:「可汗可考慮一下應否違背祖宗的訓令。」

    突利笑而不語。

    徐子陵沒好氣道:「少帥的本意不是要研究鷹兒的本領吧?」

    寇仲乾咳一聲,指指自己的腦袋道:「這家當聯想力太豐富,很易岔到十萬八千里外的
遠方。」

    接著擺出一本正經的樣子,道:「就算鷂鷹能日飛干裡,一來一回,至少要兩天兩夜
吧!若康鞘利定要殺可汗,此法既不實際也不可行。因為當安隆知道可汗在竟陵時,可汗早
在兩日前起程,對吧?」

    突利點頭道:「理該如此。」

    寇仲信心十足的分析道:「可汗不是說過趙德言可能已潛入中原。假若他們的唯一目標
就是殺死可汗,那可汗便很有機會以自己作漁餌把他從暗處釣出來,反客為主的把他殺死。
但這樣做卻有個先決條件,就是要先把雲帥和朱粲的聯合追兵解決,以免我們陷進兩面受敵
的劣境。」

    突利皺眉道:「我絕對同意少帥前半截的分析。因為如果趙德言和康鞘利隱在附近某
處,務要肯定我遭害才安心,我們確很有機會把他釣出來,例如密切監視那線眼的動靜,看
他與甚麼人通消息等等,再一重重的追尋下去,且至找到他們為止。但為何要節外生枝的去
惹雲帥那方的人?」

    寇仲微笑道:「道理很簡單,沒有人比你更清楚超德言的行事作風和實力,可汗認為我
們殺死超德言的機會有多大?」

    突利苦笑道:「半分機會都沒有。就算在敝國境內,趙德言身邊常有四個漢人高手作隨
侍,四人均是他的同門師弟,跟他形影不離,我『龍捲風』雖自負,但自問擋不住其中任何
兩人的聯手。若再加上個康鞘利,我們能跟他們拚個兩敗俱傷,已非常幸運,何況他理該尚
有別的高手隨行。兼且此計尚有?桓?致命的破綻,根本行不通。」

    徐子陵淡然道:「是否鷹兒的問題?」

    突利愕然道:「子陵兄怎能一猜即中?」

    徐子陵道:「可汗不是剛說過鷂鷹能在高空認人嗎?假若趙德言以鷹代犬來守門口,我
們便永不能以刺殺的手段來對付趙德言。仲少正因想到此點,才提出將計就計,先解決雲
帥,才掉轉頭和趙德言硬拚。」

    突利雙日湧起尊敬的神色,肅容道:「難怪兩位老兄縱橫天下而不倒,確有非愚蠢若突
利所能想像的才智本領。」

    旋又不解道:「請恕小弟直言,兩位實犯不箸為小弟冒此奇險,只要小弟能逃返關中,
自有保命之道。」寇仲搖頭道:「可汗這種畏縮的反應只會今敵人變本加厲,非是久遠之
計。照我看你逃返關中仍非辦法,而是必須回到支持你的族人境內,頡利才奈何不了你。」

    突利歎道:「我非是畏首畏尾,而是深知兩位處境之險,更過突利百千倍。如若暴露行
藏,會惹來以李元吉為首的關中高手的圍攻截擊,突利怎過意得去。你們不是有過「見光即
死」之語嗎!憊寇仲和徐子陵均大感意外,想不到這表面看來只講功利、不擇手段的突厥王
族,如此有情有義,肯為他人設想。

    徐子陵微笑道:「事實上我們正為採取何種方法潛入關中而入場腦筋,明的不成,暗亦
難行。所以才想出一個妙想天開的方法,姑名之為『以戰養戰』。」

    突利愕然道:「甚麼是以戰養戰?」

    寇仲卻拍台歎絕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不用我說出來,便把我的心意完全摸透,還
創出追麼妙絕天下的兵法名堂。哈!以戰養戰,就憑這四字真言,我們才有機會混入關
中。」

    突利雖仍對甚麼「以戰養戰」似明非明。但卻深切感受到他們兩人間水乳交融的瞭解和
信任,對他這個在權力鬥爭和相互傾軋中長大的人來說,特別感動和震撼。

    徐子陵望向突利道:「現時要對付可汗或我們的人馬,稱得上夠份量的共有四批人,可
汗知道的便有趙德言、雲帥和李元吉三批人,任何一方均有殲滅我們的足夠實力。可是若他
們碰在一起,由於三方面各不相屬,甚至互為猜忌,我們可利用種種微妙的形勢,製造他們
的矛盾和衝突,這是以戰養戰的大致策略,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寇仲伸手搭上突利的肩頭,湊過去故作神秘的道:「所謂兵愈戰愈勇,以戰養戰的基本
精神,就是要借這些大批送上門來的好對手,助我們作武道上的修行。天下最便宜的事莫過
於此,對嗎?」

    突利感受著寇仲親切的搭肩動作,他身體流動的本就是塞外民族好勇鬥狠的血液,聞言
中由被激起萬丈豪情。奮然道:「好!直到這刻,我突利寸明白甚麼叫英雄了得。就算要和
兩位共赴刀山油鑊,我突利一於奉陪到底。」

    接著問徐子陵道:「尚有一批人是何方神聖?」寇仲代答道:「就是師妃暄師仙子和代
表佛門武功最高強的四個禿頭哩!

    不對!該是四大聖僧。」

    突利倒抽一口涼氣,豪氣登時減去一小截,動容道:「是否昔年殺得『邪王」石之軒落
荒而逃的四大高僧?」寇仲訝道:「你的消息真靈通。」

    突利道:「我們一向留意中原的事,怎會錯過這麼重要的一樁。」

    徐子陵淡淡道:「那可汗知否石之軒另一個身份?」

    突利錯愕道:「甚麼身份?」寇仲道:「就是隋廷右光祿大夫、護北蕃軍事裴矩。」

    突利失聲道:「甚麼?」

    兩人心中暗歎,石之軒最厲害的地方,正在隱密身份的工夫上,此人不但魔功蓋世,文
才亦非同凡響,否則怎會著出三卷能改變歷史的《西域圖?恰?。若非曹應龍背叛他,恐怕到
今天仍沒有人際得石之軒和裴矩同為一人。

    徐子陵道:「我們愈來愈懷疑趙德言於暗裡與石之軒互相勾結,因為安隆一向對石之軒
忠心耿耿,沒有石之軒的同意,安胖子怎肯聽趙德言的說話。」

    突利色變道:「此事非同小可,裴矩乃我們的死敵,回去後我定要請出武尊他老人家主
持公道。我父始畢大汗的臨終遺言,正是要我們拿裴矩的頭顱去祭奠他。」

    寇仲興奮的道:「若今趟有石之軒來趁熱鬧,那更精采絕倫哩!」

    突利被兩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景氣感染,兼之他本身亦是崇勇尚武的人,遂把僅有的一點
疑慮拋開,既興奮卻低聲道:「現在該怎辦呢?」

    寇仲笑道:「好小子!不再怕甚麼仙子聖僧啦?」

    突利渾身血液沸騰起來,罵了句突厥人的不文粗語後,斷然道:這麼痛快的事,難逢難
遇,若我仍要錯過,就是不折不扣的傻子。」

    寇仲湊到他的耳邊,說了一番話後,突利欣然離去。

    突利去後,兩人你眼望我眼,均有柳暗花明,別有洞天的刺激感覺。

    寇仲為徐子陵添酒,笑道:「以戰養戰,虧你想得出來,今趟關中之旅,已變成一種享
受。」

    又道:「你說突利這小子是否可靠?」

    徐子陵沉吟道:「他總今我想起老跋,突厥族的人或者比漢人好勇鬥狠,不易交結朋
友,但一旦能與他們交心,該比我們漢人可靠。」

    寇仲點頭同意,思索片刻後,道:「剛才路經碼頭,我曾仔細留意泊在城外的船隻,沒
有一艘是掛士李閥旗幟的,若李秀寧早已離去,我們便是痛失良機。」

    徐子陵道:「這個非常難說,若你這位美人兒想把行□保密,當然不會把招牌掛出來招
搖惹人矚目。坦白說,由於有前車之鑒,即使我們趕上她的?a?也絕無機會潛藏船上。」

    前車之鑒,指的自然是上趟在飛馬牧場李密試圖擄劫李秀寧一事。所以李秀寧不但要行
□保密,且必有大批高手隨行保護,戒備重重,好讓她能安然進行遊說的工作。在這種情況
下,想搭順風船隻等若癡人說夢。

    寇仲微聳肩胛,作個並不在乎的表情,環日一掃鋪內稀疏的顧客,頗有感觸的道:「人
事的遷變真大,想當年竟陵城破,整座大城仿如鬼域,現在雖說不上興旺,總算人來人往,
像點樣兒。」

    徐子陵道:「竟陵畢竟是重要的大城市,佔有緊扼水陸要逼的優勢。且物產更是豐饒,
對平民百姓來說,只要能找到生活便成,管他是誰來統治。」

    寇仲舉杯笑道:「說得好!讓小弟敬弓爺一杯。」

    徐子陵沒有舉杯,低頭凝視杯內清洌的酒液,道:「最令我擔心的,仍是師妃暄一方的
人。她今我感到向他們使詐,本身已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

    寇仲道:「我當然明白,否則當年偷東西後,你就不用負荊請罪的現身向她致歉,不過
今趟是她要來對付我們,我們只是不甘就範而作出自衛吧了!」

    徐子陵無奈道:「現在只能見步行步。但我有個感覺,師妃暄在李元吉的人馬碰釘前,
該不會妄先出手。因為她選的人並非李建成而是李世民,借我們的手來挫李建成的聲威,在
她來說乃上上之策。」

    寇仲道:「仙子自有仙計,豈是我等凡人所能想像。她的矛盾實不下於我們,皆因主動
在她。嘿!我可否問你一個問題?」

    徐子陵戒備的道:「若是有關感情上的,不如喝酒算哩!」

    舉起杯子。

    寇仲笑道:「逃避絕非妙法良方。那表示你不敢面對自己。來!先乾這」杯憊兩人一飲
血盡。

    此時店內食客大多飲飽食醉的離開,只剩下他們和另一台客人,有點兒冷清清的感覺。

    徐子陵歎道:「除了揚州那個狗窩尚能予我們一點『家』的感覺外,我們從來都沒有
家。」

    寇仲訝道:「你是否想成家立室?但你比我更不似有這種需求。」

    徐子陵道:「我並不渴望像一般人的要擁有嬌妻愛兒的一個安樂窩,只是希望游倦時能
有一個安安靜靜的藏身之所。」

    寇仲悠然神往道:「嬌妻也相當不錯,無論外面如何暴雨橫風,她那溫暖香潔的被窩總
是個最佳的避難所,唉!」

    徐子陵見他眼神溫柔,低聲問道:「是否想起你的玉致小姐。」

    寇仲一震醒來,眼神回復銳利,沉聲問道:「假若石青璇和師妃暄都願和你同諧白首,
陵少怎樣選擇?」

    徐子陵微顫道:「終還是忍不住提出這問題,坦白告訴你吧!我永遠都不希望要作出這
個選擇。」

    寇仲明白的點頭,長身而起道:「走吧!由明天開始,有得我們忙的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