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漢水戰雲            

    商秀嗔道:「你兩個像完全不知白己在幹甚麼似的?這麼大搖大擺的到江夏來,運我這
不大理外間事的人都曉得,有心算你們的敵人更不會錯失良機。告訴我,你們是否想憑兩人
之力,從這裡直打到關中。」

    寇仲恭敬地道:「商場王你不是在牧場享清福嗎?為何會在老杜的地頭內出現?」

    商秀別轉頭瞟了徐子陵一眼,見他也擺出無比尊重,洗耳恭胎的姿態,「噗咦」嬌笑
道!案你們不用那麼誠惶誠恐的,人家又不是會吃人的老虎,只是愛間中鬧鬧脾氣吧!」

    寇仲收回望往窗外的目光,人訝地瞧著身旁的美女道:「場主今天的心情為何這麼好?
不但不計較我們的舊賬,還給足面子予我們兩個人小子。」

    坐在兩人後面的徐子陵乘機道:「那趟小弟住沒預先徵得場主同意,私下放走曹應龍,
確有不當之處。」

    寇仲接口道:「場主大人有大量,確令我們既慚愧又感動,哈!」

    商秀扁扁秀美的櫻,故作淡然的道:「過去的事件為過去算了,難道要把你們煎皮拆骨
嗎?我到這裡來是要見李秀寧,她今早才坐船到竟陵去。」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個眼神,均大感愕然,李秀寧等若李家的使節,她到江夏來,顯然與
杜伏威歸降李家一事有關,只是時間上快得有點不合情理,其中定有些他們不清楚的地方。
極可能李家一直有派說客來遊說杜伏威,只是最後由師妃暄親自向杜伏威實白道武林對李家
的支持,才打動杜伏威肯向李閥低頭的心意。

    杜伏威一直都可說是飛馬牧場的最大威脅,現在竟是迎刃而解,難怪圳秀拘的心情如此
暢美。乍聞李秀寧之名,寇仲心中真中知是何滋味,臉上泛起一個苦澀的笑容,一時說不出
話來。

    徐子陵只好沒話找話說的血道:「商場主怎知我們在這裡?」

    商秀道:「你們兩個那麼容易辨認,能瞞得過誰?只因杜伏威有令不得留難你們,你們
才可無攔無阻闖入城來。據我所知,你們準備入關的事已是天下皆知,由這裡到長安,所有
門派幫會均在留意你們的行蹤,好向李閥邀功領賞,所以我真不明白你們想攪出個甚麼名
堂。」

    寇仲勉力振起精神,問道:「我們現在到那裡去?」

    商秀若無其事的道:「當然是送你們出城。」

    兩人愕然以對。

    馬車馳出南門,守城軍弁顯然早被知會,省去例行的調查。

    商秀忽然問寇仲,道:「你和尚秀芳是甚麼關?」在寇仲的腦海中,差點把這色藝雙絕
的美女忘記,聞言摔不及防並帶點狼狽的反問道:「你為何有此一問?」

    徐子陵一邊聽他們對答,一邊留意馬車的方向,出城後沿江東行,若依此路線,沿途又
不被山林阻路,三天後就可返回九江,所以走的正是回頭路。

    商秀佝美麗的大眼睛端詳寇仲好半晌,才微聳香肩道:這原本與人家無關,只是秀寧公
主告訴我,尚秀芳不時向她打聽你的行蹤狀況,我還以為你們是相好的哩!」

    寇仲既尷尬又似飽受冤枉的道:「我和她只是見過兩三次面吧l.說的話加起來都不夠
十句,且都是在大庭廣眾,人頭湧湧的情況下對唔,照我看李小子才是她的老相好。」

    心中同時奇怪,以李秀寧的為人,該中會向別的女子透露尚秀芳與她的密話。

    商秀失笑道:「你這人甚麼都要大!」側頭美目深注的瞧著徐子陵迢:「你們真要到關
中去嗎?」徐子陵苦笑道:「這問題最好由寇仲來回答。」

    寇仲露出深思的神色,不答反問道:「場主是任何時曉得杜伏威歸順李閥的呢?」

    馬車緩緩停下,左方是滔滔不斷的大江。

    商秀收回盯緊徐子陵的目光,道:「我是今早去見秀寧公主時才知道。但自薛舉父子兵
敗,秀寧公主便代表李家四處作說客,勸擁兵自守的各地幫派豪雄歸順,杜伏威是她最大的
目標,她曾多次與杜伏威的人在竟陵接觸密談,但杜伏威始終不肯親身見她。當今早她告訴
我這事時,我也大感愕然。」

    寇仲沉聲道:「場王打算怎麼辦?」

    商秀拘輕歎一口氣,露出一絲苦澀,以帶點無奈的語調道:「依寒家歷代祖宗遺訓,除
非是在自保的情況下,否則我們飛馬牧場絕不能介入政治或江湖的紛爭去。唉!秀從來沒有
異性的知心好友,你們或可勉強算得上是兩個知交,依你們說這事教人家怎辦才好?」

    徐子陵道:「場主不用為此心煩,你肯視我們作知已,對我們已是莫大榮幸,我們怎能
陷場主於不義,以致違背祖宗的訓示。我們明白場主的處境。」

    寇仲然道:「在現今的情勢,場主就算想全力助我亦難有作為。所以不如保持中立的超
然地位,憑場主與李家一向的交情,理該中會受到外間風風咐雨的影響。」

    旋又想起另一事道:「煩場主通知馮歌將軍,著他和部下不用追隨我寇仲,最重要的是
讓追隨他的人安居樂業,其他的事就不用再理啦。」

    馮歌乃獨霸川莊的老將,竟陵城陷,他帶領竟陵的民眾投奔飛馬牧場,被安置在附近的
兩座大城暫居,經過這幾年的經營,早落地牛根。

    寇仲本想利用他們和飛馬牧場的力量收服竟陵,再北圖襄陽,好與李家爭天下,但杜伏
威的投降,卻將整個局勢扭轉往李家的一面,此計再行不通。

    對寇仲的少帥軍來說,眼前形勢確是非常惡劣,完全處在被動挨打的死局中。

    徐子陵心中暗讚,寇仲雖不時把「不擇手段」四字掛在口邊,但卻不斷以事實明他並非
這種人。他和寇仲本就足一無所有的人,且少年時代受盡屈辱折磨,卻練就一身硬骨氣,絕
不需別人的同情憐憫。

    商秀別過俏臉,望往夕陽中的入江流水,美目像蒙上一層迷霧,角逸出口一絲苦澀的笑
意,平靜地道:「事情怎會如斯簡單,這正是秀寧公主急於見我的原因。」

    兩人愕然互望,均猜不到她接著要說的話。

    商秀有點軟弱的靠到椅背處,緩緩把絕世玉容轉向,讓寇仲和徐子陵分別瞧到她的正面
和側臉的動人輪廓,在窗外透入的陽光作背光襯托下,這美女更不可方物,配上她淒迷的神
情,美得可使看者心醉魂銷。只見她櫻輕啟的徐徐道:「大唐的宮廷在數天前發生一場激烈
的爭辯,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聯成一氣,齊聲指責秦王李世民的不是,認為他因眷念舊
情,故沒有在洛陽對你兩人痛下殺手,致讓你兩人坐大,李淵不知是否受新納的董妃蠱惑,
竟亦站任李建成、李元吉的一邊,今秦士欲辯無從。」

    寇仲啞然失笑道:「我可明李小子確已盡力對我們痛下殺手,只是世事往往出人意表
吧。」

    商秀白他一脈,不悅道:「虧你還說得出這般話,你可知李建成的行事作風與秦王完全
是兩回事。」

    徐子陵道:「李建成是否把對付我們的事攬到身上去?」

    商秀道:「差不多是這樣,不過負責行動的卻足李元吉,不要少覷此人,據說他的武功
更勝兩位兄長,在關中從未過過敵手,且有勇有謀,近年更招攬了江湖大批亡命之徒作他的
心腹,手段則比李世民狠辣百倍。」

    寇仲關心的卻是別一件事,問道:「李秀寧對此有何表示?」

    商秀橫他一限道:「說來有甚麼用,你肯聽嗎?」寇仲哈哈笑道:「李元吉縱使能在關
中閉起門來稱王稱霸又如何?關中李家只有李世民堪作我的敵手,李元吉若把事情招攬上
身,我會教他後悔莫及。」

    商秀氣道:「你愛說甚麼話都可以。可知此事卻苦了我們?李建成要我們飛馬牧場和你
們少帥軍劃清界線,你寇少帥來教我們怎麼辦好嗎?」

    寇仲望向徐子陵,冷笑道:「這小子活得不耐煩啦!我們要不要再送李小子世民另一個
大禮,把這大唐的太子宰掉?」

    徐子陵沉著應道:「不要過於輕敵,李閥在諸閥中向居首位,人強馬壯不在話下,更有
楊虛彥在背後撐腰,我們要收拾他談何容易。」

    轉向商秀道:「所謂劃清界線,指的是甚麼事呢?」

    商秀氣鼓鼓的瞧著寇仲好一會後,嗔道:「你這人只懂說氣頭話,於事何補?為了你
們,我正式向李建成表示不會歸附他們,更不會只把戰馬供應給他們,你滿意吧?」

    寇仲一震道:「場主!」

    商秀苦笑道:「若李家主事者是秦王,他大概會體諒我的苦衷,只要我們不是正式出兵
助你,便不會給牽連在內。可是建成、元吉都是心胸狹隘的人,所以你們若真能把他們干
掉,我會非常感激。可是在日下的情勢,那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事,你說人家怎能不為你們心
煩意亂呢。」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感動,想不到這深居於牧場內孤芳自賞的美女,對他們如此情深義
重。

    商秀目光移往窗外,捕捉著太陽沒入西山下最後一絲夕光,輕柔地道:「離此下半有一
艘小風帆,你們可用之北上,也可東返彭,到那裡去由你們決定。秀言盡於此,希望將來尚
有見面的一天吧!」

    小風帆駛進漢水,逆水朝竟陵的方向駛去,漆黑的天幕上星光密佈,壯麗迷人。

    寇仲來到把舵的徐子陵旁,道:「美人兒場主雖是脾氣大一點,卻是我們真正的朋
友。」

    徐子陵微微點頭,沒有答話。

    左方的渡頭和河彎處泊有十多艘漁舟,岸上林木深處隱有燈火,該是漁民聚居的村落,
一片安寧和逸。

    寇仲收回目光,低聲道:「照你看,四大聖僧阻止我們北上關中一事,李閥是否曉
得?」

    徐子陵搖頭道:「那並非師妃暄的行事作風,她絕不會和佛道兩門外的人聯手來對付我
們,且她根本不用借助外力。」

    寇仲得意洋洋的道:「這正是我想得到的答案。另一個問題是倘若你是李元吉,手下有
大批高手,又想明給李淵和李建成看他比二哥李小子更行,背後還有楊虛彥在推波助瀾,他
會怎樣對付我們?」

    徐子陵隨口答道:「他會布下天羅地網,在我們入關前截殺我們。」

    寇仲露出一個信心十足的笑容道:「美人兒場主曾說過一句對我非常誘惑的說話,你猜
不猜到是那一句。」

    徐子陵苦笑道:「是否由這裡一直打上關中那一句?唉!你這伙真不知「死』字是怎麼
寫的,且你曾答過我量不與師妃暄作正面突的。」

    寇仲摟上他肩頭笑道:「我當然是有口齒的英雄好漢,陵少放心,不過照我看無論我們
如何隱蔽行藏,最終都是躲不過師妃暄和四大聖憎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有心理的準備。現在
不若冉想想如何搭便宜船好啦!」

    徐子陵點頭道:「這才算像點樣兒,假設我們能潛上你的單戀情人的吱駕舟,說不定可
無驚無險的入關。」

    寇仲不自然的道:「單戀』這兩字多麼難聽,你難道看不出其實她對我也頗有情意
嗎?.否則就不用請美人兒場主來向我示警。」

    徐子陵微笑道:「襄王有夢或神女無心這種事每天都在人世間發生,亦人之常情,有甚
麼好聽難聽的,你若不肯對她死心,怎對得起宋玉致。」

    寇仲啞然失笑道:「竟是預作警告哩!放心吧!.我和李秀寧根本從木發生過甚麼情
愫,想舊情復熾都不成。何況現在敵我分明,更不可能發生任何事。我現行是一心一意去尋
寶,找不到就返鄉耕田,又或是隨你天涯海角的去流浪。」

    徐子陵搖頭歎道:「你這壞小子又在對我動心術,你就算不說出這番話,我也會全力助
你尋寶的,好看看老天爺想如何決定你的命運。咦!」

    寇仲亦生出警覺,朝河道前方瞧去,只見十多外河彎處隱見火光沖天而起,像有船在著
火焚燒。

    一震道:「不會是秀寧的座駕舟遇襲吧!」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徐子陵皺眉道:這就叫關心則亂,照時間計算,怎可能是李秀寧的船。」

    寇仲稍覺安心,奇道:「究竟是誰的船?若是賊劫商船,我們這對替大行道的俠義之
士,當然不能助視。」

    徐子陵淡淡道:「何不坦白地說是手發癢呢?」

    寇仲雙目精芒電閃,平靜至近乎冶酷地道:「說穿就沒意思。現在我們的武功,已到達
一個連我們自己都弄不清楚的境界。若非答應過你,真想和仙子聖僧們硬撼一場看看。」

    風帆在徐子陵的操控下急速轉彎,進入一截兩岸山峽高起,水流湍急的河道。

    喊殺聲隨風飄至。

    只見前面有兩方戰船正劇烈廝鬥纏戰,投石聲和箭矢聲響個不絕。

    其中一方的三艘戰船,兩艘已著火焚燒,火焰燭天,被另五艘戰船作貼身攻擊,戰況激
烈。

    落在下風的一艘戰船正力圖突破重圖,在三許外順流向他們的方向逸來,五艘敵船立即
棄下其他兩船不理,尾窮追,以百計的火箭蝗般向逃船射去。

    兩人均瞧得眉頭大皺,不知應否插手去管這事。

    「蓬」!

    逃船船尾處終於中箭起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