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十賭九騙            

    雲玉真把貴賓室的門關上,道:「現在沒有人可聽到我們的說話,這處的牆壁都是特製
的,可免聲音外洩,影響別人徐子陵在一章坐下道:*查海知否我是誰?*

    雲玉真在他左旁坐好,道:*我當然不會告訴他你是徐子陵,只說和你相識,有點交
情。我一向交遊廣闊,他該干會懷疑,誰想得到子陵的賭術這麼厲害。*徐子陵歎一口氣,
苦笑道:*我們還有甚麼好說的?*雲玉真沉默片晌,輕輕的問:*寇仲有來嗎?*徐子陵
感到無法再信任她,搖頭道:*我是與朋友來的,卻不是寇仲。*雲玉真往他瞧去,咬著下
唇道:*那晚在巴陵,你為何不殺香玉山和我?*徐子陵給勾起心事,虎目射出悲哀的神
色,搖頭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若我對香玉山狠不下心來,對你更下不了手。唉!
到現在我仍不明白,為何你要助香玉山來害我們?」

    雲玉真垂首淒然道:「你們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確從沒想過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而我雲玉真亦遭到報應,弄得眾叛親離,巨錕幫名存實亡,終日只像行屍走肉般過活,甚至
痛恨自己,想到與其這樣去苦渡餘生,實在不如一死,我是徹底的失敗了。」

    徐子陵皺眉道:「但表面看來你仍很風光哩!」

    雲玉具道:「對香玉山來說,我只是個有利用價值的玩物。現在我的用處大幅減少,而
他身邊卻是美女如雲,且富可傾國,還要我雲玉真來作甚麼?只恨到今天我才醒悟過來。香
玉山的武功倒不怎樣,但若論陰謀詭計,卻最高手中的高手,你們的體會該比我更深刻。」

    徐子陵暗忖實在太深刻了,沉聲道:「香玉山近況如何?」他蓄意扮作對香玉山的情況
一無所知,以試探雲玉真會否仍在維護他。

    雲玉真道:「自大梁軍北進的大計給你和小仲粉碎後,香玉山再不看好蕭銑,稱病引
退。實際上卻是脫離巴陵幫,憑他香家二十多年來的辛苦經營,自立門戶。為怕你們的報
復,連我都不知道他在那裡。」

    徐子陵心想這大概就是你會醒悟過來的原因,道:「蕭銑非是善男信女,香家父子豈能
說走便走。」

    雲玉真道:「我也為此而大惑干解。照猜估該是雙方間有某種互利的協議,一旦兵敗,
蕭銑仍會因香家而富貴不良。唉!未嘗過富貴權力的機會倒沒甚麼,嘗過後很難返轉頭去過
平淡的生活!得而復失的滋味最令人難堪!」

    徐子陵開始明白她現下徬徨無依的心境和苦況。輕吁一口氣道:「你有甚麼打算?」

    雲玉真熱淚泉湧,垂頭搖首道:「我不知道,我已一無所有。甚至不願去想,連說句
話,想一下都似要費盡全身的氣力。唉!你殺我吧!」

    徐子陵苦笑道:「若我能下手,早就下手。」

    雲玉真拭去淚水,低聲道:「你和小仲是否打算到關中去?」

    徐子陵默然不語。

    雲玉真道:「香玉山故意使人把這消息散播,弄得天下無人不知。你們若干能取消此
行,定要萬分小心。皆因你和小仲的體型氣度均是萬中無一,非常易志。」

    徐子陵心中湧起對香玉山的仇恨,心想雖然狠不下心來殺他,但若能揭破他香家販賣人
口的勾當,又害得他傾家蕩產,毀掉他的賭場,會比殺他令他痛苦難受。

    雲玉真道:「子陵可安排我見小仲一面嗎?」

    徐子陵道:「你最好不要見他,他絕不會有好說話給你聽的。」

    雲玉真淒然道:「我還有甚麼好害怕的。」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我先和地說說吧!怎樣可以找到你呢?」

    雷九指瞧著賴朝貴把三十雨金子放在桌上,往劉安瞧過去道:「你的金子在那裡?」劉
安從囊內取出八兩黃金,道:「陳爺若能把我的金子嬴掉,小人立即出局。」

    雷九指一搖頭上白髮,意氣飛揚的喝道:「我們輪番擲骰洗牌!」

    玲姑把牌推往桌心,讓四人探手洗牌,登時劈啪連響,氣氛熾熱起來。

    賴朝貴一看兩人手勢,寇仲明顯是初哥,雷九指亦好不到那裡去,心中大樂,道:「陳
兄要如何賭法,我倒有個好提議,可賭得更為痛快。」

    雷九指皺起眉頭,搖首道:「賭開是怎樣便怎樣,怎可隨便更改。」

    賴朝貴向劉安打個暗號,而劉安則和寇仲打暗號,寇仲只好苦忍著笑,對雷九指道:
「先聽賈兄如何說然後陳老再決定吧l.我們當然以你老人家的意見為依歸。」

    雷九指咕噥一聲,表示聽聽無礙。

    賴朝貴壓下心中狂喜,道:「這賭法在九江非常流行,就是每人各執八張牌,任意組成
四雙來互較勝負。先不讓人見,組成後四家同時攤出,當然大小仍依牌規,以對於最大,不
成對的則以點數比大小。超過十點的以尾數計算,如『麼五』、『麼六』合起來共十一點,
但只作一點計。如二牌之和是十點,那就是必敗的『氅十』。方法簡單易明。」

    寇仲在劉安的暗號下,忙附和道:「這樣賭確是痛快非常,宜接了當。」

    雷九指盯著玲姑以熟練的手法為眾人疊牌,勉為其難的道;「好吧!但誰人若能四張全
勝,彩注加倍。莊家全勝,其他三家也加倍賠注,並可連莊。」

    玲姑嬌笑道:「陳老闆真豪氣,這樣賭很刺激哩!」

    雷九指又從囊內掏出半錠金子,塞到玲姑手上,順手擰她的臉蛋,呵呵笑道:「娘兒的
嘴真甜。」

    賴朝貴和劉安見他囊內尚有金子,又出手闊綽,一副千金不惜一擲的模樣,心兒都熱得
像一團火炭。

    玲姑眉花眼笑,先嬌聲滲氣的湊近雷九指耳旁低聲道謝,才把骰子撒往桌上,以決定誰
先作莊家。

    賭局終於開始。

    徐子陵重返賭廳,林朗來到他旁低聲道:「賴朝貴入局啦!」

    徐子陵低聲問道:「有沒有方法另竟藏身的地點,我們現在太過張揚。」

    林朗說出一個地址,道;「弓爺最好早一步離開,公良寄正在那裡等我們的好消息。」
徐子陵點頭答應,朝大門方向走去,忽然有人從旁趨近,香風隨來,他看清楚是美艷嬌俏的
胡小仙時,這出身賭博世家的美女挨到他左旁,並肩而行的笑道:「以弓兄驚世的技藝,奴
家卻從未聽過弓兄的朵兒,不是很奇怪嗎?弓兄一向在那裡發財?」

    徐子陵謙虛道:「只是彫蟲小技,加上點幸運成份,怎配入小仙姑娘法眼。弓某一向在
雲貴一帶活動,少有到中原來。」

    胡小仙輕扯他衣袖,離開通往第一進廳堂的走廊,來到一個魚池旁,微笑道:「小仙對
弓兄絕無半點敵意,只是好奇吧!弓兄萬勿介意。」徐子陵見她說得客氣,生出好感,道:
「小仙姑娘是否想知道我出身何家何派?」

    胡小仙搖頭道:「這是弓兄的私隱,小仙縱想知道,亦不便探詢。只想間弓兄明天會否
參加天九賭會,因為小仙輸得並不服氣。」

    徐子陵啞然失笑,答道:「此事我尚未作決定,事實上我收手多年,只是這些日來賭興
突然發作,忍不住手而已。」

    胡小仙失望道:「那會是非常掃興,希望弓兄不會避陣。小仙今趟遠道來九江,就是要
一會有『賭俠』之稱的雷九指,此人賭藝已達出神入化,能呼風喚雨的境界,弓兄認識他
嗎?」

    徐子陵不願騙她,微笑道:「這問題在下可否不答?」胡小仙橫他一眼道:「弓兄總是
處處透出高深莫測的味兒,若非你十指俱全,我會認定你就是他。你那對手真漂亮。」

    徐子陵無可無不可的微聳肩頭,洒然道:「多謝姑娘讚賞。在下因身有要事,必須告
辭,請姑娘恕罪。」

    言罷逕自離開。

    胡小仙叫道:「希望明晚可見到弓兄。」

    目送徐子陵遠去的背影,胡小仙心中湧起一種難以言宣的感覺。

    這上了年紀的男子外型粗獷挺拔,雖與英俊沾不上半點邊兒,卻是威武迫人,充滿男性
的魅力。

    兼之他聲音悅耳,措辭溫文爾雅,不亢不卑,舉手投足無不瀟灑動人,加上賭技超群,
行藏充滿神秘的味兒。致使一向只愛年輕俏郎君的她也不由為之心動。

    明天會否見到他呢?牌來牌往,四人賭了十多手,每人都做過三次莊。

    寇仲依足劉安的指示,在排牌土故意輸給一假一真的兩條肥羊,擺出欲擒先縱的格局。
當然只能讓對方小勝,否則金盡出局。

    對他來說,真肥羊是賴朝貴,假肥羊則是雷九指;在劉安和賴朝貴來說正剛好相反,還
多加寇仲這頭肥羊。形勢複雜微妙。

    今趟輪到雷九指做莊,攤開來後,雷九指的牌由右至左是『麼三』、『三三』、『五
六』、和『四五』,除『四五』是武子外,其他都是文子有名堂的好牌,即使是『四五』亦
是武子中的紅九,點數最大。

    『麼三』更是大牌。

    『三三』俗稱十二巫山,『五六』為楚漢相爭。攤比之下,竟是莊家通吃之局。依早前
定下的規矩,三家都要賠雙倍。

    玲姑發出讚歎的聲音,看牌時半邊身都挨到雷九指肩膀去。

    賴朝貴和劉安卻臉不改容,雖然他們直到此刻尚未施展騙術,只是用手號來把握牌點,
定下排對之策,由於寇仲肯與他們合作,一直沒有出問題,把牌局完全操縱在手裡,這一趟
更是故意讓雷九指大勝,好拋磚引玉。

    雷九指又探手去摸玲姑臉蛋,還裝出不可一世的神態唉聲歎氣道:「手風實在太順哩!
三位還要賭下去嗎?」

    劉安陪笑道:「陳老闆不是坐得氣悶吧?」

    雷九指笑道:「贏錢怎會氣悶,只是想和美人兒去談心尋樂子吧!」

    玲姑吃吃嬌笑,模樣兒誘人至極點。

    寇仲醒悟過來,想到玲姑其實是賴朝貴方面的人,皆因像因如坊這種大賭場,絕不容許
賭場人員公然和客人打情罵俏。而賴朝貴和劉安亦會怕玲姑為求打賞偏幫雷九指。

    賴朝貴把桌上剩下的二十多兩黃金一次過推往桌心,從容道:「陳兄既急於尋樂,不如
我們一次過大賭一鋪,以決輸贏,陳兄以為如何?」

    雷九指哈哈笑道:「賈兄就算贏了,也只能贏掉我手上一半的錢,輸光便要出局,賈兄
最好想清楚一點。」

    賴朝貴好整以暇的又從囊中取出另十多雨黃金,連剛才的金子堆起一個小山,微笑道:
「這又如何?」

    雷九指和寇仲裝出貪婪神色,一瞬不瞬瞪視桌上金子堆成的小山。

    劉安向寇仲打個眼色後,也把僅餘的六兩金子推出,嚷道:「我也盡賭這一鋪啦!」

    三人的目光來到寇仲處時,寇仲先露出猶豫的神色,然後咬牙切齒的道:「就跟你這一
鋪。」

    賴朝貴掏出煙管,點燃煙絲,深吸一口後道:「洗牌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