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意無意            

    雷九指道:「陵爺熟識那種賭法?」

    徐子陵道:「勿要再爺前爺後的喚我,我會很不習慣。少時在揚州常見人玩骰寶,也有
玩番攤的,但只有看的份兒。哈!我指的「看」是看那個是贏錢的肥羊。」

    雷九指問道:「揚州盛行那種骰寶的賭法?是分大小二門押注,十八門押注,還是以各
骰子本身的點數押注?」

    徐子陵答道:「是以前兩種方法混合一起來賭,可以押兩門,也可押十六門。為甚麼要
問這種問題?」

    雷九指聳肩道:「只是隨口問問,真正玩骰寶的高手,甚至會用天九牌的方式互賭,只
三顆骰子就可配成各種天九牌,再根據天九的規則比輸嬴,趣味更濃。」

    徐子陵道:「揚州也有幾個出名的賭徒,我們的言老大就是其中之一,不過從不肯教我
們,他最歡喜把骰子中間挖空,灌進水銀去騙人。」

    雷九指不屑道:「無論灌水銀、鉛或象牙粉的骰子,均叫「藥骰」。稍高明者塞入鐵
屑,再以吸鐵石在桌下搖控,配合手法,確可要單開單,要雙開雙。但這都是低手所為,真
正高手有聽骰之術,只憑骰子落在骰盅底部時,互相碰撞磨擦發出的尾音,可把一點至六點
是那個向下的聲音區別出來,把握點數。以我來說,可達八成的準繩。」

    徐子陵咋舌道:「難怪你逢賭必贏了。」

    雷九指道:「這世上並沒有必嬴的賭術,騙子亦會被揭穿,看!」

    徐子陵望往他攤開比一般人修長的手掌,掌心處正是二粒象牙制的骰子。皺眉道:「我
對巧取豪奪的勾當從來不感興趣,若換過是寇仲,你想不教他都不行。」

    雷九指微笑道:「只要子陵想著這是一種替天行道的手段,嬴來的錢全用來買糧濟民,
賭博再非巧取豪奪哩!」

    徐子陵惟有以苦笑作答。

    寇仲從最深沉的睡眠中醒轉過來,發覺自己仍是盤膝結伽而坐,脊樑挺宜,不但體內真
氣盡復,且又再精進一層,五官的感覺更勝從前。

    睜服一看,半闕明月早從院牆處悄悄移到頭頂上,在月兒青綻綻的光蒙外,閃亮的星星
密密麻麻的嵌滿深黑的夜空,動人至極。

    寇仲取起擱在膝上的井中月,心中狂湧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就像寶刀已和他結成一
個血肉相速的整體,刀子有如獲得新的生命,再非只是死物和工具。

    他情不自禁的舉刀審視,另一手愛憐地撫摸刀身,整個人空靈通透,不染一塵。

    「鏘!」

    井中月條地來到頭頂,往下疾劈,平胸而止。

    刀氣像波浪般往兩旁潮湧開去,把庭園老槐的落葉捲上半天。

    「鏘」!

    井中月回鞘。

    「這一刀還像樣子!」寇仲向出現在門外台階上的宋缺瞧去,淡淡道:「我還以為閥主
睡了哩!」

    宋缺左手收在背後,右手輕垂,油然步下台階,來到寇仲身前兩丈許處立定,雙目灼灼
生輝,微笑道:「如此良辰美景,錯過豈非可惜。少帥剛才那一刀,已從有法晉入無法之
境,心中不存任何掛礙成規,但仍差一線始可達真正大家之境。」

    寇仲對他的刀法佩服得五體投地。聞言謙虛問教,道:「請問閥主,小弟差的是甚
麼?」

    宋缺仰首望往天上的星月,深邃的眼神精光大盛,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有法是地界的
層次,無法是天界的層次,有法中暗含無法,無法中暗含有法,是天地人渾合為一的最高層
次,只有人才可把天地貫通相連,臻至無法而有法,有法而無法。」

    寇仲思索半晌,搖頭道:「我仍是不明白,對我來說,所謂有法,就是循早擬好的招式
出手,即使臨陣隨機變化,仍是基於特定的法規而衍生出來;無法則是不受任何招數成規所
限制,從心所欲的出招,故能不落窠臼。」

    宋缺悠閒地把收在身後的左手移往胸前,手內赫然握有另一把造型高古、沉重異常的連
鞘寶刀,當他右手握上刀把時,同時俯首瞧著右手把寶刀從鞘內拔出,柔聲道:「天有天
理,物有物性。理法非是不存在,只是當你能把理法駕馭時,就像解牛的庖丁,牛非是不
在,只是他已晉入目無全牛的境界。得牛後忘牛,得法後忘法。所以用刀最重刀意。但若有
意,只落於有跡;若是無意,則為散失。最緊要是在有意無意之間,這意境你明白就是明
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像這一刀。」

    寶刀脫鞘而出,似是漫不經心的一刀劈往寇仲。

    庖丁解牛乃古聖哲莊周的一則寓言,講善於剔牛的庖丁,以無厚之刃入於有間的骨隙肉
縫之中,故能迎刃而解。

    寇仲正思索間,那想得到宋缺說打便打,根本不容他作任何思考。

    兼且宋缺這一刀宛如羚羊掛角,不但無始,更是無終。忽然間刀已照臉斬來,刀勢封死
所有逃路,避無可避,最厲害是根本不知他的刀最後會劈中自己甚麼地方。

    尤有甚者,是這重達百斤、樸實黝黑的重刀在宋缺手中使來,既像重逾千鈞,又似輕如
羽毛,教人無法把握。只看看已可教人難過得頭腦昏脹。

    別無選擇下,寇仲忙掣出井中月,運刀擋格。

    井中月隨宋缺的刀自然而然地變化改向。

    「噹」!

    兩刀相觸,凝定半空。

    龐大無匹的真氣,透刀襲來,寇仲幾乎使盡全身經脈之氣,才勉強化掉對方第一輪的氣
勁。

    宋缺露出一絲笑意,一邊不住催發真氣,往寇仲攻來,淡淡道:「少帥能否從這一刀看
出玄虛?」

    寇仲正力抗他入侵的氣勁,只覺宋缺的刀愈來愈沉重,隨時可把他連人帶刀壓個粉碎,
聞言辛苦的道:「閥主這一刀於不變中實含千變萬化,似有意而為,又像無意而作,不過我
也擋得不差吧!哈!有意無意之間。」

    宋缺猛一振腕,硬把寇仲推得跌退三步,兩人分開。

    寇仲心叫謝天謝地,再退三步,到背脊差點碰士槐樹,才擺開陣勢,準備應付他的第二
刀。

    宋缺左鞘右刀,狀如天神般卓立庭中,全身衣衫無風自拂,神情欣悅的道;「剛才的一
刀,才是我宋缺的真功夫,縱使寧道奇親臨,也決不敢硬擋,你卻揮灑自如的擋了。你若想
聽恭維的話,我宋缺可以讓你聽,只要再有一段時間,你的成就將可超越我「天刀」宋缺,
成為天下第一刀手。」

    寇仲苦笑道:「所以閥土已下了必殺我的決心,否則怎肯恭維我,對嗎?」

    宋缺搖頭道:「你錯了,由始到終我都沒想過殺你,不是這樣怎能令你跨出這一大
步。」

    話雖這麼說,可是他的氣勢卻是有增無減,把寇仲壓得透不過氣來。

    寇仲劇震道:「可是閥主你出手攻我時,確是招招奪命,一個不小心,我會把命賠上,
連閥主都控制不住。」

    宋缺仰天笑道:「非是如此,怎能把你潛藏的天份迫出來,如若你命喪吾刀之下,你也
沒資格得到本人的愛寵和欣賞。」

    寇仲苦笑道:「既是如此,你現在為何像仍要把我置於死地的樣兒?」

    宋缺沉聲道:「你可知宋某人手上此刀的名堂?」寇仲一愕道:「這把刀又有甚麼好聽
的名字。」

    宋缺雙目電芒激盛,一字一字的道:「這把就是宋某藉之橫行天下,從無敵手的天
刀。」井中月突化黃芒,宜取宋缺。若再呆下去,他可能多片刻都捱不住。

    宋缺目露笑意,隨手揮刀,從容瀟灑,配合他英俊無匹的容顏,做如松柏的挺拔體型,
說不盡的悅目好看。

    雖是隨意的一刀,但寇仲卻感到無論他刀勢如何變化,位置角度時間如何改動,最後都
會被他擋個正著。

    更知絕不可後退避開,因為在氣機牽引下,宋缺的天刀會像崩堤的大水,從缺口湧來,
把一切擋著的東西摧毀。

    「嗆」!天刀生出龐大的吸力,將寇仲的井中月牢牢吸實。

    兩刀相抵,四目交投。

    宋缺搖頭歎道:「你仍有最大的缺點,就是能發不能收,如果你現在這一刀是留有餘
力,沒可能會被我以內勁緊吸不放。這亦是太著意之敝,小子你明白嗎?」

    「鏘」!刀氣潮湧,寇仲整個人被拋跌開去,差點變作滾地葫蘆。

    宋缺挺刀迫來,刀鋒湧出森森殺氣,籠罩寇仲。

    寇仲凝止不動,天刀劃出。

    寇仲健腕疾翻,連續七、八個變化,堪堪擋住,又被劈退三步。

    宋缺喝道:「好!」又一刀掃來,既威猛剛強,亦靈動奇奧,無痕無跡。

    寇仲心知肚明宋缺每一刀均是全力出手,如若一個擋格不住,就是身首異處的結局,誰
都改變不了。忙奮起神威,一刀格去。

    悶哼一聲,今次只退兩步。

    宋缺呵呵大笑,照頭一刀劈至,刀勢如日照中天,光耀大地。

    寇仲殺得性起,井中月往上疾桃,「叮」的一聲,斜斜挑中天刀,然後往外飛退。

    宋缺橫刀立定,點頭道:「寇仲你可知如論天份,天下可能無人能出你右,這三刀已深
得收發由心之旨。現在就算我真的想殺你,亦必須大費功夫。來!攻我幾刀看看。」

    雷九指按著几上的骰盅,目瞪凝神傾聽的徐子陵道:「多少點?」

    徐子陵道:「應是一個三點和兩個五點。」

    雷九指揭開骰盅,歎道:「你滿師啦!」

    徐子陵道:「原來是這麼容易的。」

    雷九指苦笑道:「我的陵大少,你知否連「天君」席應都栽在你手上,天下雖大,能作
你對手的人,豎起指頭恐怕都多過那人數。憑你的武功,加上你的天份,別人一世都學不來
的東西,你在兩個時辰內便學曉。在巴東停船時,你可去初試啼聲,贏些老本來作下一站之
用。」

    徐子陵皺眉道:「你不是身懷鉅款嗎?」

    雷九指指著自己的腦袋道:「魯師「戒貪」那兩個字,永遠盤旋在我腦海中,所以當袋
內的銀兩每達到一定數目,我會把錢財散發給有需要的人,故現在囊內只有十多錠黃金,若
是在九江的大賭場,這數額將不敷應用。」

    徐子陵道:「你準備在九江登岸後,立即大賭一場嗎?」

    雷九指道:「九江的「因如閣」名列天下十大賭場之七,乃長江一帶最著名的賭場。主
持的人叫「賭鬼」查海,乃賭林響噹噹的人物,更是香貴手下四大將之一,若能把他賭垮,
香貴想不親自出手都不行。」

    徐子陵道:「名列第一的賭場在那裡,是否與香家有關?」

    雷九指道:「天下賭場首推關中長安的明堂窩,位於最著名青樓上林苑之旁,主持的是
赫赫有名的「大仙」胡佛,乃「胡仙派」的掌門人,是賭門最受尊敬的老撇。」

    老撇是江湖術語,指的是以賭行騙的人。

    徐子陵不解道:「胡仙不是狐狸嗎?這胡佛擺明是騙人的,誰肯到他的賭場去呢?」

    雷九指道:「做老撇是胡佛初出道時的事哩!發財立品,胡佛二十年前當眾以整體豬羊
上供胡仙,立誓不再騙人,還保證在他的賭場內絕不容人行騙,所以到他的明堂窩,比到任
何地方賭更可放心。」

    徐子陵道:「這麼看,胡佛該不是香貴的人吧!」

    雷九指道:「不但沒有關係,還是對頭。香貴曾派大兒子到關中開賭,卻給胡佛贏得棄
甲曳戈而逃,損失慘重。所以如若香貴想與我交手,我會指定在長安胡大仙的明堂窩舉行,
想想都覺風光,哈!」

    徐子陵苦笑道:「你老哥知我和寇仲到長安後都中能張揚,皆因見光即死。而我這副樣
貌,李世民手下已有人見過,會知道是我徐子陵來的呢。」

    雷九指道:「除賭術武技外,我還跟過魯師學過易容之術,到時自有妙法。現在最重要
是不讓任何人曉得我和你們的關係。夜哩!我再不阻陵少休息。」

    「噹」!寇仲也不知自己攻出多少刀,但宋缺卻像高山峻岳般,任由風吹雨打,亦難以
搖撼其分毫。不過寇仲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痛快,像宋缺這般強橫的對手,在這裡才可尋
到。

    兼之他不住指點,每句評語均切中要害,一晚的時間,可等若別人半世的修行。

    寇仲倏地收刀後退,畢恭畢恭的道:「多謝閥王指點,他日有成,當是拜閥主今晚所
賜。」

    宋缺還刀入鞘,微微一笑道:「我們之間不用再說廢話,天快亮啦!吃過早膳才走
吧!」

    寇仲呆了一呆,始隨宋缺離開磨刀堂,一處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地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