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刀宋缺            

    那是張沒有半點瑕疵的英俊臉龐,濃中見清的雙眉下嵌有一對像寶石般閃亮生輝,神采
飛揚的眼睛,寬廣的額頭顯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靜中隱帶一股能打動任何人的憂鬱表
情,但又使人感到那感情深還得難以捉摸。

    宋缺兩鬢添霜,卻沒有絲毫衰老之態,反給他增添高門大閥的貴族氣派,儒者學人的風
度。又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配合他那均勻優美的身型和淵亭嶽峙的體態,確有不可一
世頂尖高手的醉人風範。

    他比寇仲尚要高寸許,給他目光掃過,寇仲生出甚麼都瞞不過他的不安感覺。

    宋缺仰首望往屋樑,淡然自若道:「自晉愍帝被匈奴劉曜俘虜,西晉覆亡,天下陷於四
分五裂之局,自此胡人肆虐,至隋文帝開皇九年滅陳,天下重歸一統,其間二百七十餘年,
邪人當道,亂我漢室正統。隋室立國雖僅三十八年,到楊廣為宇文化及弒於揚州而止,時間
雖促,卻開啟了盛世的契髮式誰能再於此時一統天下,均可大有作為。」

    目光再落在寇仲臉上,冷哼道:「少帥可知楊堅因何能得天下?」

    寇仲沉吟道:「該是時來運到吧?」

    宋缺仰天長笑,道:「說得好,當時幼帝繼位,楊堅大權在握,古來得天下之易,未有
如楊堅者也。楊堅自輔政開始至篡位建立隋朝,首尾只是區區十個月,成事之速,古今未
見。」

    又微笑道:「少帥可知楊堅因何能這麼快成不朽之大業?」

    寇仲心中慶幸曾熟讀魯妙子的史卷,道:「敵手無能,北周君威未立,楊堅遂可乘時挾
勢而起,這只是小子一偏之見,請閥主指點。」

    宋缺點頭道:「少帥所言甚是,只是漏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漢統重興。」

    說罷露出思索的神情,舉步負手,踱步而行,經過寇仲左側,到寇仲身後五步許處挺立
不動,目光射出深刻的感情,凝注在庭院的槐樹處,油然道:「北魏之所以能統一北方,皆
因鮮卑胡人勇武善戰,漢人根本不是對手。但自胡人亂我中土,我大漢的有志之土,在生死
存亡的威脅下,均知不自強便難以自保,轉而崇尚武風,一洗漢武帝以來尊儒修文的頹態。
到北周未年,軍中將領都以漢人為主,楊堅便是世代掌握兵權的大將,可知楊堅之所以能登
上皇座,實是漢人勢力復起的必然成果。」

    寇仲歎道:「閥主看得真透徹,我倒從沒這麼深入的去想這問題,難怪現時中士豪雄輩
出,興旺熱鬧。」

    宋缺沉聲道:「但能被我看入眼內的,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李淵次子世民,另一個就
是你寇仲。」

    寇仲老臉一紅,有點尷尬的道:「閥主過獎啦!」

    目光不由落到像神位般供奉在堂端的磨刀石上,從十多個刻在石上的名字搜索,赫然發
覺自己的名字給雕寫在石上最高處,不由暗覺驚心。

    宋缺聲音轉柔,輕輕道:「自漢朝敗亡,天下不斷出現南北對峙之局,究其因由,皆因
有長江天險。少帥可知關中李家已與巴蜀諸雄達成協議,假若李家能攻陷洛陽,以解暉為首
的巴蜀就會歸降李家,那時南方將因李家得巴蜀而無長江之險可守,只要有足夠舟船戰艦,
李家大軍將順流西下,到時誰可力抗?」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他最害怕的事,終於發生。

    師妃暄比之千軍萬馬更厲害,兵不血刃的就替李世民取下半壁江山。

    沒有多少人比他更清楚王世充的虛實,縱有堅固若洛陽的大城,亦遠非李世民的對手。

    宋缺歎道:「假若一年前你寇仲能有今天的聲勢威望,我宋缺定會全力助你,更會通過
解暉令巴蜀站在你的一方。可惜目下形勢已改,除非你在磨刀石前立誓退出這場爭天下的紛
爭,否則你今天體想能活著離開磨刀堂。

    李世民雖有胡人血統,追源溯流,宋缺仍可視他為漢人,就讓他來收拾這四分五裂的爛
攤子吧!不過若非他李家現在與突厥劃清界線,宋某人亦絕不會作此決定。」

    寇仲聽得頭皮發麻,至此才明白自己的名字為何會給刻在磨刀石上,而宋玉致則要千方
百計阻止自己來見他,確是他始料所不及。

    *種荒謬絕倫的感覺湧上心頭,寇仲仰天大笑道:「既是如此,寇仲樂於領教閥主的天
刀秘技,請!」

    徐子陵待雷九指情緒回復過來後,除下面具,道:「我徐子陵直到雷兄真情流露,才敢
相信雷兄的話。」

    雷九指用神看他,壓低聲音道:「小心駛得萬年船,徐兄弟這種態度是對的。唉!我早
該猜到你是徐子陵,子陵是否另有一副岳山的面具?」

    徐子陵點頭應是。

    雷九指接著詢問徐子陵與魯妙子相通的情況,然後惋惜的道:「憑子陵能博殺「天君」
席應的驚人實力,若能助我,事情當可水到渠成,但我當然知道子陵有更重要的事在身,只
好自己設法解決。」

    徐子陵道:「雷兄何礙說出來研究一下。」

    雷九指沉吟片晌,道:「我正與巴陵幫的香貴鬥法,而霍家父子,表面上與香家沒有關
系,事實上卻是巴陵幫在巴蜀的負責人,專營妓院和賭場。」

    香貴正是香玉山的老爹,徐子陵聞言後大感興趣,問道:「難怪雷兄見霍紀童追來,誤
以為他們是來尋你晦氣,可否說得再詳細一點?」

    雷九指道:「此事說來話長,江湖土一直盛傳巴陵幫不但為死鬼楊廣在中士和域外搜索
美女,又暗中從事販賣女子的可恥勾當。但始終沒有人能抓得甚麼確實證據,但卻給我在一
個偶然的機會中,碰到他們在雲南大理一帶從事這種活動。」

    徐子陵皺眉道:「這該是以前的事吧?」

    雷九指嗤之以鼻道:「這麼有厚利可圖的事,他香家怎肯放棄。照我看連肅銑都給蒙在
鼓裡,而變成他香家自己的生意。如此即使將來蕭銑兵敗,他香家仍可享盡榮華富貴,嫖賭
兩業,自古以來均從未衰敗過。」

    徐子陵心忖在公在私,他和寇仲絕不能讓香玉山再這麼喪盡天良的幹壞事,且又可富貴
安享不盡,道:「他們販賣人口的事怎能保得這麼密呢?」

    雷九指道:「他們有兩種保密的手段,首先就是不讓人知道那些賭場或青樓是屬於他們
旗下的」其次就是專在偏遠的地方,以威逼利誘的手段,賤價買入稚齡女子,再集中訓練,
以供應各地青樓淫媒。以前有隋廷的腐敗官僚為他們掩飾,現在則是天下大亂,誰都沒閒情
去理他們。」

    徐子陵道:「雷兄有甚麼計劃對付他們?」

    雷九指露出充滿信心的笑容,道:「我要把香貴迫出來和我大賭一場。」

    宋缺又從寇仲身旁緩步經過,微笑道:「少帥無論瞻色武功,均有資格作我宋缺的對
手。不過卻有個極大破綻,注定你必死無疑。」

    瞧著宋缺雄拔如松柏山嶽般的背影往磨刀石走去,寇仲苦笑道:「閥主說得好,我寇仲
怎能對心上人的親爹起殺機呢?」

    宋缺倏地立定,厲喝道:「如此你不如自盡算了!若不能捨刀之外,再無他物,你就算
多練一百年刀法,也不能臻刀法之致極。」

    寇仲哂道:「世土豈有致極可言,若有極限,豈非代表某種停滯不前。」

    宋缺旋風般轉過身來,閃亮得像深黑夜空最明亮星光的眼神異芒大作,利箭般迎上寇仲
目光,完美無瑕的容顏卻仍如不波止水,冷然道:「這只是無知者之言,每個人在某一時
間,都自有其極限,就像全力躍高者,不論其如何用力,只能到達某一高度。但如若身負重
物,其躍至極限高度當會扛個折扣,其他都是廢話。」

    寇仲愕然道:「我剛才說的是另一種情況,是從大體上去思考,不過對閥主來說恐怕只
是廢話。」

    宋缺做然道:「確是廢話。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神凝始可意到,意到手隨,才可言
法,再從有法人無法之境,始懂用刀。」

    寇仲露出思索的神色,沉吟道:「神和意有甚麼分別?」

    宋缺往牆上探手一按,「錚」的一聲,其中一把刀像活過來般發出吟音,竟從鞘子內跳
出來,和給人手握刀柄拔出來全無分別,看得寇仲心中直冒寒氣。

    宋缺再隔空虛抓,厚背大刀若如給一條無形的繩索牽扯般,落入他往橫宜伸的左手掌握
中。

    奇變突至。

    寇仲感到就在厚背大刀落入宋缺掌握的一刻,宋缺的人和刀合成一個不可分割、渾融為
一的整體,那完全是一種強烈且深刻的感覺,微妙難言。

    宋缺雙目同時神光電射,罩定寇仲,令寇仲感到身體里外,沒有任何部份可瞞得過這位
被譽為天下第一用刀高手的觀察,被看通看透,有如赤身裸體,暴露在寒風冷雪之中。

    就在宋缺掌刀的剎那,一堵如銅牆鐵壁、無形卻有實的刀氣,以宋缺為中心向寇仲迫
來,令他必須運氣抵抗,更要迫自己湧起鬥志,否則必然心膽俱寒,不戰而潰。

    如此武功,非是目睹身受,人家說出來都不敢信是真實的。

    宋缺的神情仍是好整以暇,漫不經心的淡然道:「神是心神,意是身意,每出一刀,全
身隨之,神意合一,就像這一刀。」

    說罷跨前一步,龐大的氣勢像從天上地下鑽出湧起的狂揚,隨他肯定而有力的步伐,挾
帶冰寒徹骨的刀氣,往寇仲捲來。

    「鏘」!寇仲適時掣出井中月,只見宋缺的厚背刀破空而至,妙象紛呈,在兩丈許的空
間內不住變化,每一個變化都是那麼清楚明白,宛如把心意用刀寫出來那樣。最要命是每個
變化,都令寇仲擬好的對付方法變成敗著,生出前功盡廢的頹喪感覺。

    用刀至此,已臻登峰造極,出神入化的至境。

    刀勢變化,步法亦隨之生變,寇仲甚至沒法捉摸他最後會從那個角度攻來。

    面對如此可怕的強敵,寇仲反生出強大的鬥志,一對虎目迸射出前所未見的精芒,眨也
不眨地注視對手。到敵刀離他只三尺許,刀氣狂湧而至時,他才冷喝一聲,往前搶出,井中
月疾迎而去,大有不成功便成仁,壯土一去兮干復還之勢。

    「噹」!兩刀交擊。

    寇仲悶哼一聲,連人帶刀給宋缺的厚背刀掃得蹌踉跌退三步,但亦封死宋缺的後著變
化。

    眼看臉上失去紅潤之色的寇仲,宋缺刀鋒遙指這年輕的對手,並沒有乘勢追擊,仰天長
笑道:「少帥果然了得,心神竟能不露絲毫破綻,看破這一刀只有冒死硬拚,始有保命機
會,換過一般俗手,必因看不破其中諸多變化,而採取守勢或試圖躲避,那就會招來立即敗
亡的結局。現在你當知道甚麼是身意吧!」

    寇仲臉色復常,點頭道:「我根本看不破閥主的刀勢變化,但當我把自己置身於死地的
一刻,我的手竟似知道如何保住小命的樣子,這大概就是身意吧!」

    宋缺微笑道:「身意就是過往所有刻苦鍛練和實戰經驗的總成果,心止而神欲行,超乎
思想之外,但若只能偶一為之,仍未足稱大家,只有每招每式,均神意交融,刀法才可隨心
所欲。看!這是第二刀。」

    寇仲心叫救命,直到此刻,他體內翻騰的血氣,酸麻不堪的手臂才勉強回復過來,心知
肚明無論內功刀法,均遜於對方不止一籌。而從剛才宋缺那一刀推之,他可肯定宋缺確有殺
他之心,故出手全不留餘地,擋不過就要應刀身亡,連宋缺自己都改變不到這必然的結局。

    幸好他心志堅毅,絕不會因自問及不士對方而失去鬥志,冷哼一聲,主動出擊。

    宋缺踏前一步,發出「噗」的一聲,整座磨刀堂竟像搖晃一下,隨其步法,一刀橫削而
出,沒有半點花巧變化,但卻破掉寇仲所有刀法變化。

    寇仲感到宋缺這看似平平無奇的一刀,大巧若拙,能化腐朽為神奇,除去擋格一途,再
無他法,主動立即淪為被動。

    「錚」!寇仲又給劈退另三步。

    宋缺刀鋒觸地,油然道:「少帥可看出本人這一刀的玄虛?」

    寇仲暗中調息,點頭道:「千變萬化,隱含在一個變化之中,那微妙處怎都說不出
來。」

    宋缺歎道;「孺子可教也,可惜卻要送命宋某人刀下。」

    寇仲哈哈一笑,井中月迅疾劈出,登時風雷並發,刀勢既威猛無倫,其中又隱有輕靈飄
逸的味道,令人覺得他能把這兩種極端相反的感覺揉合為一,本身便是個教人難以相信的奇
跡。

    宋缺大喝一聲「好」,銳目亮起異采,英俊無匹的臉龐卻不含絲毫喜怒哀樂,手中厚背
刀往前急桃,變化九次,正中寇仲的井中刀刀鋒處。

    以寇仲對自己刀法的信心,也要心服口服,這一刀乃他出道以來的顛峰之作,本以為怎
都可搶得些許先機,豈知宋缺看似隨便的一個反擊,就像奕劍術般把主動全掌握在手上,使
他所有後著沒半寸施展的餘地。

    宋缺的氣勢更不住膨湃增強,令他壓力大增,有如手足被縛,用不出平時一半的功夫。

    「嗆」!兩人乍分倏合。

    轉眼雙刀交擊十多干。

    若有人在旁觀戰,宋缺每一刀均似是簡單樸拙,但身在局中的寇仲卻知道對方刀起刀落
間,實醞藏千變萬化,教人無法掌握其來蹤去跡,只能見招拆招,甚麼「以人奕劍,以劍奕
敵」之術在這種情況下是提也休提,更遑論找尋對方那「遁去的一」。

    擋到宋缺忽輕忽重,快慢由心,可從任何角度攻來的第二十七刀後,寇仲的內氣已接近
油盡燈枯,不及補充的絕境。在宋缺無可抗衡、驚天地位鬼神的刀法下,他就像在驚濤駭
浪,暴雨狂風的大海中掙扎求存,只恨這一刻他已筋疲力盡,面臨沒頂之禍。

    寇仲趁尚有少許餘力,驀地一個旋身,井中月猛掃對手長刀。

    「噹」!這一著妙至毫顛,就在旋身之時,寇仲借螺旋之力神跡般逸出宋缺刀風鋒銳所
籠罩的範圍,然後再投往宋缺刀勢最盛處,以宋缺之能,亦被迫要硬架他一刀。一出一入,
刀法仿如天馬行空,勾留無跡。

    交戰至今,他尚是首次爭取回少許主動。

    「噹!噹!當!」

    就趁剎那間的時間,寇仲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向宋缺劈出連綿不斷,中間沒有任何隙縫
破綻的三刀。

    他自忖必死,所以這三刀全不留後勢,登時生出強大無匹的凶厲之勢,充滿一往無還的
氣魄。

    宋缺長笑道:「痛快!痛快!從未試過這麼痛快。」

    就那麼刀勢翻飛的連接他三刀。

    三刀過後,寇仲無已為繼,此時到宋缺一刀掃來,把他連人帶刀劈得往後拋跌,就那麼
滾出門外,坐倒庭院之中。

    「嘩」!寇仲終忍不住,噴出漫天鮮血。

    自盼必死時,宋缺的聲音傳出來道:「太陽下山時,我們才再續此未了之緣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