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宋家山城            

    宋家山城外觀和內在會給人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若前者令人想起攻守殺伐,那後者只
會使人聯想到寧逸和平。

    城內分佈著數百房舍,以十多條井然有序,青石鋪成的大道連接起來,最有特色處是依
山勢層層上升,每登一層,分別以石階和斜坡通接,方便住民車馬上落。

    道旁遍植樹木花草,又引進山上泉水灌成溪流,在園林居所中穿插,形成小橋流水,池
塘亭台等無窮美景,空間寬敞舒適,極具江南園林的景致,置身其中,便像在一個山上的大
花園內。

    主要的建築群結集在最高第九層周圍約達兩里的大坪台上,樓閣崢嶸,建築典雅,以木
石構成,由簷簷至花窗,縷工裝飾一絲不苟,營造出一種充滿南方文化氣息的雄渾氣派,更
使人感受到宋閥在南方舉足輕重的地位。

    寇仲隨宋魯和宋智兩人,在亭台樓閣、花木林園中穿插,來到位於山城盡端磨刀堂入口
的院門外。

    宋智止步道:「我兩人應否陪少帥一起進去見大兄呢?」

    宋魯歎一口氣道:「聽你這麼說,大兄應該是指定要單獨會見小仲。」

    宋智點頭苦笑。

    寇仲一怔道:「魯叔和智叔是否怕閥主拿我來試刀?」

    宋智憂心仲仲的道:「試你的刀法是必然的事。問題是他會不會下手殺你。.照慣例給
他把名字刻在磨刀石的人,最終都會命喪於他刀下。」

    寇仲不解道:「他為何忽然要殺我,殺我對他老人家有甚麼好處?」

    宋智道:「大兄從來行事敦人難以測度,前一陣子他暗下離開山城,回來後就把你的名
字刻在磨刀石上。我習多次試探,他都不肯透露半點口風,所以此事只能賭你的運氣,若少
帥立即離城,我們絕不會怪你。」

    寇仲哈哈一笑,道:「我寇仲豈是臨陣退縮的人,我更有把握可活著出來找兩位喝酒
呢。」

    言罷洒然跨進院門。

    徐子陵淡然笑道:「姥姥請勿誤會,我只是看看可否找人借刀子一用。」

    眾人大為驚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縱使是同一個鐵匠打製出來的刀子,亦在輕重鈍快上有分
別。故習武者對隨身兵器非常重視,因為沒有經過一段長時間去掌握兵器的特性,會受拖累
而發揮幹出本身在招數和功夫的最高境界。

    像徐子陵刻下要在三招內擊敗*美姬*絲娜,能否發揮兵器的特性更有關鍵性的影響,
而他這麼臨時臨急去借一把不稱手的兵器,最大的可能是尚未把握清楚兵器特性,早過三招
之數。

    林朗解下佩刀,遞給徐子陵道:「弓爺看看這把是否合用。」

    霍紀童冷哼一聲,顯是不滿林朗此舉。

    徐子陵接過長刀,緩緩拔出刀子,左鞘右刀,雙目射出凌厲的電芒,遙罩夏妙瑩身旁的
霍紀童,沉聲道:「無論事情如何發展,我和你們的事與烏江幫絕沒有任何關係。假若我弓
辰春落敗遭擒,當然沒資格說話。但如果弓某人僥倖取勝,而霍紀童你卻在事後尋烏江幫的
麻煩,我弓辰舂於此立下誓言,不論事情大小,必取爾之命。」

    當他拔刀出鞘的一刻,一股灼熱的刀氣頓時以長刀為中心散發,像暗湧般往敵方襲去,
配合他豪情逼人,堅決肯定的說話,實具有無比的威嚇力量。

    首當其衝的「美姬」絲娜,想也未曾想過竟有人能利用拔刀的氣勢,發出這麼強大奇異
的氣勁,登時身不由主的後退一步,擺開劍式,對抗對方無形有實的龐大刀氣。

    夏妙瑩亦為之色變。

    霍紀童早給他的眼神瞧得心生寒意,為刀氣潮湧而至,竟不得中退後兩步,一時間連反
駁的話都不敢說出來。

    其他人均覺得徐子陵這番話合情合理,皆因「美姬」絲娜身為四川合一派的繼承人,又
屬巴盟四大領袖之一,若連她亦要在三招之內落敗,那四川可能只「武林判官」解暉一人有
本領保護霍紀童的小命,其他人都不行。

    而霍紀童如此不顧江湖規矩,恃強在事後找烏江幫的人洩憤,以解暉一向公正的作風,
是絕不會插手去管的。

    徐子陵知道已把霍紀童鎮懾,目光轉到「美姬」絲娜身上,刀鋒遙指。

    奇異的事發生了。

    滾滾翻騰的灼熱刀氣,忽然消斂無蹤,代之而起是陰寒肅森的寒氣。

    夏妙瑩終駭然一震,厲喝道:「娜兒退下!」探手拔出拂塵。

    此時所有人均知道「弓辰春」武功之強,遠超乎夏妙瑩想像之外,使她對絲娜硬拚三招
的能力,完全失去信心。

    絲娜性格倔強,那肯一招未過便認輸,咬牙叫道:「師傅放心!」

    長劍幻出重重劍影,反客為主,猛然出擊,鋪天蓋地往徐子陵灑去,也是威勢十足。

    以人奕劍,以劍奕敵。

    徐子陵每下動作,每句說話,都依從奕劍術的法詣,終迫得絲娜主動出擊,省去不少功
夫。

    如果她一直保持守勢,因三招之數而落敗的可能是他。

    事實上他是合法的取巧。

    當拔刀時,他借勢施出《長生訣》灼熱勁氣,忽又轉為寇仲那一套《長生訣》法,化熱
為寒。故雖一招未出,實際上早已出手。若絲娜在氣勢對峙上落敗,那他在氣機牽引下全力
出手,只一刀就可把勝利摘取到手。

    絲娜早被他的刀氣迫退一步,剛站穩陣腳,豈知對方竟能化熱為寒,登時方寸大亂,如
再不反攻,只有後退一途,確是有苦自己知。在氣勢對峙土,她完全敗下陣來。心中更清楚
明白絕非徐子陵對手,只是希望能借劍法捱過三招。

    高手相爭,若志氣被奪,信心受創,功力自然大打折扣,而絲娜正掉進徐子陵這精心布
下的陷阱中。

    無論才智武功,兩人間的差距實在太遠。

    夏妙瑩拂塵揚起,緊追在絲娜背後,意圖加入戰圈,但已遂了一步。

    徐子陵後退半步,右手刀子在空中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舉重若輕的一刀劈在空處。

    絲娜的劍氣像被他一下子吸個半滴不剩,只餘有形無實的虛招姿勢,還生出要往他的刀
子衝過去受死的樣子,魂飛魄散下,那還顧得三招不三招之數,忙撤劍後退。

    夏妙瑩跟她一進一退,擦身而過,拂塵挾著呼嘯的真勁,往徐子陵拂去。

    徐子陵則心叫僥倖,他借刀子施出模擬得有三、四成近似的「天魔大法」,兵不血刃的
把這充滿異族風情的美麗苗女驚退,此時見拂塵掃至,想也中想的使出李靖「血戰十式」中
的「兵無常勢」,窺準夏妙瑩最強一點那「遁去的一」掃去。

    「噗」!臭妙瑩的塵拂給他看似隨意的一刀掃個正著,所有精妙變化後著同時給封死,
一股沛然莫寸抗禦的刀氣透拂而來,悶哼一聲,雖是心中不服氣至極點,仍是毫無辦法的硬
被劈退。

    徐子陵刀勢變化,從「兵無常勢」轉為第十式「君臨天下」的起手勢,攻守兼備,遙制
對手。

    以夏妙瑩之能,也感到在此下風情況再度出擊,必是自招其辱的結局,一時間竟再往後
退,打消反攻的念頭。

    雙方回復初時對峙的形勢。

    徐子陵當然不會迫人太甚,抱拳道:「此戰作和論,弓某人根本沒有把握在三招內勝過
絲娜當家,只是利用潛隱多年悟出來的小玩意兵行險著,是否仍要打下去,姥姥一言可
決。」

    這番話可說給足對方面子。

    夏妙瑩與絲娜交換一個眼色,猛一跺足道:「敗就是敗,不用你來為我們說好話,我們
走。」

    進門後是一道橫越池塘花圃的曲廊,沿廊前行,左轉右曲,放眼四方,綠蔭遍園,步移
景異,意境奇特。

    曲廊盡端是座六角石亭,恰是池塘的中心點,被石橋連接往環繞庭院一匝的迴廊處。

    石橋宜指另一進口,隱見其中是另一個空間,古樹參天,茂密碩壯,生氣勃勃。

    寇仲穿過石亭,過橋登廊,通過第二重的院門,眼前豁然開闊,盡端處是一座宏偉五開
間的木構建築,一株高達十數丈的槐樹在庭院中心氣象萬千的參天高撐,像羅傘般把建築物
和庭院遮蓋,在陽光照耀下綠陰遍地,與主建築渾成一體,互相襯托成參差巍峨之狀,構成
一幅充滿詩意的畫面。

    寇仲大感暢快,繞槐樹一圈緩行欣賞個夠後,才緩步登上有牌匾刻上「磨刀堂」三字的
建築物的白石台階。

    磨刀堂偌大的空間裡,一人背門立在堂心,身上不見任何兵器,體型像標槍般挺宜,身
披青藍色垂地長袍,屹然雄偉如山,烏黑的頭髮在頭頂上以紅中繞紮成髻,兩手負後,未見
五官輪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氣概。

    兩邊牆上,各掛有十多把造型各異的寶刀,向門的另一端靠牆處放有*方像石筍般形
狀,黝黑光潤,高及人身的巨石,為磨刀堂本已奇特的氣氛,添加另一種難以形容的意味。

    以寇仲這麼不守常規和膽大包天的人,面對這被譽為天下策一刀手的超卓人物,亦有點
戰戰兢兢,老老實實向他的背脊施禮道:「後輩寇仲,拜見閥主!」

    一把柔和好聽的聲音回道:「你來遲啦!」

    寇仲愕然道:「我來遲了?」

    宋缺旋風般轉過身來,冷然道:「你來遲至少一年。」

    寇仲終面對著戚震天下,出道後從未遇過的對手「天刀」宋缺,他心上人的父親。

    雷九指追在他身後進入艙房,徐子陵不悅道:「你跟來作甚麼?」

    雷九指關上房門,隔斷其他人的目光,走近徐子陵背後低聲道:「當然是有要事商
量。」

    徐子陵冷哼道:「我和你以前沒有任何關係,以後也不會有。識相的就給我滾出去,否
則莫怪弓某人不客氣。」

    雷九指笑道:「弓兄勿要唬我,你這人外冷內熱,更非恃強凌弱之徒,只要你肯聽我幾
句話,保證會對小弟改觀過來。」

    徐子陵轉身面向他,點頭道:「你先答我,剛才你為何要強出頭?」

    雷九指雙目精芒閃閃,沉聲道:「因為你戴著我恩師親制的面具。」

    徐子陵皺眉道:「雷兄確是眼力高明,不知你所說的恩師高姓大名?」

    雷九指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頹然道:「我雖視魯妙子大師為師,他卻從不肯承認我是
他的徒弟。但我雷九指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拜他所賜。」

    徐子陵毫不動容地冶冶道:「你甚麼時候看破我戴面具的。」

    雷九指答道:「我只是猜出來的。我一對耳朵受過特別的鍛練,不但能聽到盅內骰子轉
動時聲音上的微妙差別,更可在遠距離竊聽別人的說話。

    當我發覺你竟不知夏妙瑩是衝著你來峙,便猜到你非是真正的弓辰春,而事實上你比弓
辰春要高明百倍。所以我故意走到你背後,留心觀察頸膚和面膚的分別,始肯定你是戴上面
具。亦只有出自魯師妙手的臉具,才能如此全無破綻。」

    徐子陵在靠窗的椅子坐下,淡然道:「魯先生既從不認你為徒,那你跟魯先生究竟是甚
麼關係?」

    雷九指在另一張椅子坐下,露出緬懷的神色,緩緩道:「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我當時
只有十五歲,在關中一所賭場當跑腿,有一天魯妙子來賭錢,以無可比擬的賭術狠狠贏了一
筆錢。他離開時我追在他身後,懇求他把嬴錢的手法教我,唉!當時我還以為他只是個手法
比人高明的賭徒。」

    徐子陵可以想像魯妙子的反應,微笑道:「他怎麼說?」

    雷九指撫臉道:「他賞我一記耳光,然後大笑道:急功近利,想以騙人技倆一朝致富的
人,永遠成千了賭林高手,我既打過你,就傳你兩字訣法吧!」

    徐子陵此時至少信了雷九指七、八成。皆因這正是傲氣十足的魯妙子的說話風格,興趣
盎然問道:「是那兩個字。」

    雷九指歎道:「就是「戒貪」兩字。」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魯先生真絕。你還有甚麼話可說?」

    雷九指道:「我當時啞口無言,魯師卻續道:」憑我的賭術,可輕易把這樣一個賭場贏
過來。但我只嬴五十雨便離場,這就是戒貪。只有能完全控制自己貪噴癡的人,才有資格去
贏別人的錢,所以我絕非胡謅。」」徐子陵在腦海中勾畫出魯妙子當時說話的表情神態,想
起天人遠隔,心中一陣痛楚。

    魯妙子的死亡當時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大的悲傷,但在事後每當憶起他的音容笑貌,孺慕
思念反與日俱增。

    對素素他卻是不敢去想,因為那是太沉重和痛苦!

    雷九指的聲音傳入耳內道:「當我以為魯師會捨我而去時,忽然他又走過來摸摸我的
頭,喃喃自語的道:「你這小子有副很不錯的頭骨,眼也生得精靈,橫豎我正要一個助手,
你就跟我一段時間吧。」事情就是那麼開始的。那是我一生人最快樂的時光,他從不教我任
何東西,卻不阻我在旁偷看偷學。可惜只有短短半年時間。他老人家好嗎?」

    徐子陵沉聲道:「魯先生早已仙去。」

    雷九指長軀劇震,淚水泊泊流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