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振聲威            

    「天君」席應躍到草地上,徐子陵才知席應身段極高,比他尚要高出寸許,且氣勢迫
人,兩腿撐地,頗有山亭嶽峙的威猛雄姿,再無絲毫文弱書生之狀。

    他站的神姿非常奇特,就算穩立如山之際,也好像會隨時飄移往某一位置。

    在岳山的遺卷中,曾詳細論及席應的魔門奇技紫氣天羅,否則徐子陵不會知道當此魔功
大成時,會有紫瞳火睛的現象。

    紫氣指的非是真氣的顏色,而是施功時皮膚的色素,故以紫氣稱之。紫氣天羅最厲害
處,就是當行功最盛時,發功者能在敵人置身之四方像織布般布下層層氣網,縛得對手像落
網的魚兒般,難逃一死。

    假若席應真能練至隨意布網的大成境界,那他將是近三百年來首位練成紫氣天羅的人。

    岳山雖在遺卷內虛擬出種種攻破紫氣天羅的方法,但連他自己都沒信心可以成功;何況
他與席應交手時,席應的紫氣天羅尚未成氣候。

    他在打量席應,席應亦在仔細觀察他,繞著他行行停停,無限地增添其威脅性和壓力。

    徐子陵根本不怕席應在背後出手,憑他靈銳的感覺,會立生感應,作出反擊。

    西廂四房向著這面的窗均人影綽綽,不肯錯過這場江湖上頂尖高手的生死決戰。

    繞了兩個圈後,席應做然在岳山對面立定,嘴角逸出一絲不屑的笑意,雙目紫芒大盛,
語氣卻出奇的平和,搖頭歎道:「自席某紫氣天羅大成後,能被我認定為對手者,實屈指可
數。但縱使席某知道岳兄仍在人世,岳兄尚未夠資格列身其中。不過有像岳兄這樣的人物送
上門來給席某試招,席某還是非常感激。」

    徐子陵從他眼露紫氣,更可肯定他的內功與祝玉妍的天魔大法同源而異。天魔功運行
時,會生出空間凹陷的現象。但席應的紫氣天羅正好相反,以席應為中心產生出膨脹波動的
氣勁,就像空間在不斷擴展似的。

    事實上席應那兩個圈子繞得極有學問,一方面在試探對方的虛實破綻,另一方則桃引他
出手,豈知徐子陵雖沒手捏印契,實質體內真氣已結成大金剛輪印,穩如泰山,雖不攻不
守,卻是不露絲毫破綻。

    徐子陵聞言啞然笑道:「席兄你的狂妄自大,仍是依然故我,你接過這一招才再表示感
激吧!」

    在樓上眾人期待下,徐子陵緩緩舉手,五指先是箕張,再緩緩攏指合拳,霎時生出氣凝
河岳般的狂揚。

    如此功夫,不要說見所未見,連聽都未聽過。

    席應首次露出凝重的神色。

    只有他才明白對手每一下動作都是針對他紫氨天羅而發的奇招。

    他剛才大言不慚的宜指岳山沒資格作他的對手,非因狂妄自大,而是要故意激一向性格
暴戾的岳山出手,那就會掉中他的陷阱。

    紫氣天羅或者可用一個以氣織成的蜘蛛網去比擬,任何獵物撞到網上,愈掙扎愈纏得
緊,詭異邪惡至極點。

    假若對手率先搶攻,席應會誘對方放手狂攻,然後再吐出絲勁,以柔制剛,宜至對方縛
手縛腳,有力難施時,才一舉斃敵。

    怎知這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岳山有若看破他居心般,來一招似攻非攻,似守非守,看來
毫無作用的奇招,反令他完全失去預算,一時不知該如何應付,只好靜待其變。

    徐子陵嘴角逸出一絲笑意,忽然大喝一聲:「著!」

    拳頭合攏。

    真氣如流水般經過體內脈穴的千川百河,匯成洪流,雖沒有出拳作勢,但龐大凌厲的勁
氣竟透拳而去,重重擊在席應無形有實的天羅氣網最強大的一點上,準確得敦席應大吃一
驚。

    樓上各人無不瞧得目瞪口呆,誰都猜不到徐子陵可如此運勁發功,整個人就若投石機般
把真氣形成的萬斤巨石發出去。

    「蓬」!

    勁氣交擊。

    席應渾身劇震,橫移一步。

    徐子陵只是上身微晃,並非因功力勝過席應,而是在於集中和分散,拳勁與網勁的分
別,故佔盡上風。

    席應終於色變,知道讓徐子陵這麼發招下去,最後他只會陷進一面倒的挨打局面。

    厲嘯一聲,席應腳踩奇步,臉泛紫氣,飄移不定的幾個假身後,搶往徐子陵左側,左手
疾劈,看似平平無奇,可是樓上眾人無不感到他的掌勁之凌厲大有三軍辟易,無可抗禦之
勢,不論誰人首當其鋒,只有暫且退避一途。

    更令人震駭的事發生在徐子陵身上,只見他竟閉上眼睛,應掌橫移側身,若能先知先覺
般二掌豎合,十指作出精奧無倫的動作,鮮花綻放般絲毫不讓的先一步迎上席應驚天動地的
劈掌。

    就在天君席應避拳橫移的剎那,徐子陵清楚把握到席應整個天羅氣網的移動和重心的移
轉,遂索性閉上眼睛,不為其步法所惑,硬拚他這凌厲無匹的招數。

    「轟」!

    席應悶哼一聲,往後飛退,一副惟恐徐子陵趁勢追擊的神態。

    徐子陵仍只是上身往後一晃,便回復穩如泰山的姿勢,同時心中大定。

    剛才他用的是*九字真言手印*中內縛和外縛兩印,先把席應的勁氣照單全收,透指卸
解發散,再狠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射刺在席應罩體而來的天羅氣網上,即使以席應的高
明,也只有立刻撤走的唯一選擇。

    席應退後尋丈方停止下來,雙目凶光閃閃,冷然道:「這算是甚麼鬼門道?」

    徐子陵微笑道:「紫氣天羅不外如是。假設席應你技止於此,那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你的
忌辰。」

    大喝一聲,隔空一拳擊出。

    樓上人人鴉雀無聲,皆因宜至此時,仍無法分清楚那一方佔到上風。

    席應見徐子陵出拳強攻,不驚反喜,兩手高舉,如大鵬展翅,十指伸張,再迅速合抱,
盤在胸前,同時探步趨前,迎往徐子陵大有無堅不摧之勢的拳風,招數怪異非常。

    徐子陵長笑道:「你中計啦!」

    猛又收拳,拳化為掌,掌化為施無畏印。

    勁氣以螺旋的方式往掌心回收,形成一個類似天魔功的空間凹陷。

    這招是向棺棺偷師學來的,那晚在大石寺,棺棺憑一個天魔勁場,不但令楊虛彥不敢進
犯,更乘勢追擊安隆,殺得他慌惶逃命。但若非在棧道時,姐姐透過他的經脈向尤烏倦施
功,他亦不能把握其中的奧妙。

    現在憑旋勁造成的真勁力場,雖然比之天魔大法的千變萬化,邪詭精奇要遜上幾籌,卻
是恰到好處的對症下藥,剛好克制席應的全力一擊。

    席應正施展紫氣天羅,利用兩手織出以千百計游絲交錯組成的天羅氣網,再往對方
「撤」過去。這張無形的網不單可抵禦敵手的拳風掌勁,且收發由心,可隨時改變形狀。當
他兩手盤抱聚勁時,天羅收束為車輪般大小的氣勁,打橫往徐子陵割去,正期待可割破他的
拳勁,予徐子陵重重一擊,驀地天羅氣勁變得虛不著力,最今他大吃一驚的是氣輪竟不能保
持原狀,被對方掌印生出的強大旋轉吸勁,扯得由橢圓變為長條形,往對方掌心傾瀉過去。

    席應魂飛魄散下,連忙收功,比上次退得更為狼狽。

    徐子陵暗呼好險,假若席應不是誤會他在施展天魔功,仍是原式不變的和他硬拚一掌,
憑他現在比自己至少勝上一籌的魔功,而自己又不能像棺棺般隨心所欲的吸勁借勁,多少要
吃個大虧。

    幸好席應非常合作,不進返退,那還肯錯過良機,長笑一聲,如影附形的往席應追殺過
去。

    旁觀的人都看得不明所以,但誰都可瞧出席應是無功而退,失去主動。

    「蓬」!

    席應終是魔門宗師,退出丈許遠近後回掠過來,側擊徐子陵,雙方各以精奧手法硬拚一
招。

    兩人倏地分開,再成對峙之局。

    觀者仍有呼吸困難的緊張情況,皆因兩人衣袂拂揚,均是全力摧發勁氣,準備下一次石
破天驚的攻勢。

    席應厲喝道:「岳兄剛才用的恐非換日大法吧?」

    徐子陵冶笑道:「究竟是何功何法,請恕岳某人不便透露,請問席兄現在尚有多少成勝
算?」

    上面的安隆大笑道:「老席你不用破例說真話啊!」

    尤鳥倦則發出一聲嘲弄的怪笑。

    這樣的戰果,實大出他兩人料外。

    徐子陵則心叫僥倖,若非剛才憑模擬出來的天魔力場冒險成功,自下會是另一番局面。

    席應不怒反笑,兩掌穿花蝴蝶般幻起漫空掌影,隨著前踏的步法,鋪天蓋地的往徐子陵
攻去,游絲勁氣,籠罩方圓兩丈的空間,威霸至極點。他全身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膚隱透紫
氣,更使人感到他天羅魔功的詭異神奇。

    雖是在對方驚濤駭浪的全力進攻下,手結不動金剛印的徐子陵心神逼透靈動若井中水
月,絲毫不為敵手所動。

    就在數縷游絲勁氣襲體的一刻,他迅速橫移,朝虛空運續劈出三掌,擊出一拳。

    無論席應想像力如何豐富,也從未想過徐子陵會以這種手法應付他的紫氣天羅。

    天羅勁最厲害的地方,就是游絲真氣可以瓽隍漱閬§q任何角度襲向敵人,徐子陵的三
掌看似劈在全無關係的虛空處,實際上卻把他三股游絲勁切斷,最後那拳則重轟在他掌勢最
強處,封死他所有後著。

    席應發覺再無法瞭解眼前這「老朋友」的造詣深淺,以前岳山從來沒有這類充滿創意,
天馬行空般的即興招數。

    *蓬*!

    螺旋勁發,由慢而快的宜鑽進席應經脈去,這一著更是大出席應意料之外,登時被徐子
陵破開因催發天羅勁氣而難以集中防守的掌勁,五臟立受重傷。

    在眾人一瞬不瞬的瞪目注視下,席應蹌踉跌退,威風盡失。

    徐子陵暗叫好險,他已把壓箱本領,渾身解數全搬出來對付席應,欺的是對方只知岳山
而不知有他徐子陵。

    先是「真言手印」,接著是模擬的「天魔大法」、「奕劍術」,到最後寸以看門口的
《長生訣》與和氏璧螺旋奇勁一招克敵,若席應仍能像適才般化解,就輪到他捱揍。

    此際當然是另一回事,精神大振下,徐子陵全面搶攻,一時拳勁掌風瀰漫全場,失去先
機的席應落在下風守勢,不但無法展開天羅氣網,還要千方百計保著小命,在一個狹小的空
間,被動的抵擋徐子陵似拙實巧,不著痕跡、充滿先知先覺霸氣的狂攻猛擊。

    觀者無不動容。

    勁氣交擊之聲響個不絕,更添此戰風雲險惡的形勢,兩道人影此進彼退,鏖戰不休,人
人都有看得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近身搏鬥下,兩人是以快打快,見招拆招,在這樣的情況下,席應更是吃虧。

    問題在徐子陵的招數根本是毫無章法,舉手投足,均是隨手拈來,針對形勢的創作,兼
且真氣變化多端,打得席應發揮不出紫氣天羅五成的威力,無法扳轉敗局。

    「轟」!

    兩人四掌交擊,各自退後,凌厲的眼神卻彼此緊鎖不放。

    邊不負還以為席應搶回主動,大喝一聲「好」。

    徐子陵已從容笑道:「換日大法滋味如何呢?」

    席應胸口忽地劇烈起伏,狠狼道:「你不……」徐子陵怎容他說出「你不是岳山」整句
話,手結大日輪印,驚人的氣勁排空切去,及時截斷席應吐至唇邊的下半句話。

    席應厲吼一聲,拚死力抗。

    「砰」!

    人影倏分。

    徐子陵挺立原地,穩如山嶽。

    席應卻像喝醉酒般滿臉赤紅,往後跌退打轉,眼力高明者都瞧出他致命之傷,是給徐子
陵重踢在小腹的一腳。

    「砰」!

    另一下響音從上傳來,邊不負破窗而出,就這樣往院牆方向落荒逃去,安隆和尤鳥倦怎
肯放過他,穿窗疾射而出,往他投去。

    徐子陵一對虎目仍還叮在席應身上,絲毫不敢放鬆,立刻運氣療治自己體內說輕不輕的
傷勢。

    這近乎沒可能的事,終在千辛萬苦幹完成。

    風聲驟響,兩道人影躍落國內,把席應所有逃路封死,顯是怕他仍有力徐子陵沒有轉
身,淡淡道:「奉盟主有何指教。」

    奉振來到他旁,微笑道:「岳老客氣!小弟只想知道岳老是否仍會在成都盤桓兩天,若
是如此,可否賞臉讓小弟和范兄略盡地主之誼。」

    徐子陵淡淡道:「兩位好意岳某人心領啦!只是本人一向不善應酬,且另有要事,請恕
失陪。」

    言罷逾牆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