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君席應            

    這三朵蓮勁連環發放,最怪異處是先發者緩,後發者速。當攻及徐子陵三處要穴時,恰
好不分先後的同一時間印襲到他身上去。這麼連催動勁氣亦快慢由心,確達出神入化之境,
令人為之歎服。

    在蓮勁尚木及體之前,炙熱狠辣、凝聚精煉的真氣早襲體而至,天羅地網般把徐子陵籠
罩在內,其凌厲處,遠超徐子陵的估計。

    若給如此灼熱和充滿毀滅性的勁氣侵體而入,所造成的破壞可以想見。

    徐子陵此時悔之不及,在生與此的關口前,岳山遺捲上的換曰大法,真言大師的九字真
言手印,至乎侯希白所說的生中藏死,死內含生的不死印法,這三種與佛門無上心法有關的
印契,與出自前代聖僧鳩摩羅什的五百羅漢像,以電光石火的速度閃過腦際,渾成一體。

    在呼吸之間,徐子陵兩手結出連串印契,始於不動根本印、接著是大金剛輪印、內外獅
子印、外縛內縛印、智拳、日輪、寶瓶。

    每結一印,心中暗念真言,精神全集中其上,心息相依,意與神會,體內源自《長生
訣》與和氏璧的先天真氣隨著印契於奇經八脈和三脈七輪中作不同方式集結,形成朵朵像盛
開鮮花般的真氣。

    最後以不動金剛印作結,那亦是換日大法內的脫胎換骨,移日換月後凝固所得的總印
契。

    萬念俱空。

    徐子陵在無人無我的靈空裡,像旁觀者般感到自己無限地擴展,此時三朵蓮勁同時印在
他左右肩井和眉間輪處。

    安隆和尤鳥倦駭然失色,那有人蠢得會不擋不格的硬受蓮勁的?徐子陵臉往後仰,左右
肩迅速聳搖。

    先是臉土一陣火辣,連忙仰臉,接著蓮勁被眉間輪生出的反擊勁氣,由立體變作扁平,
再滑浪般沿臉門生起的氣罩滑卸過去。

    「蓬!蓬!」

    另兩朵蓮勁被卸去大半後,仍餘灼熱的勁氣侵穴入脈,那種灼痛難當的感覺,令徐子陵
差點慘叫。但當然不可如此窩囊,只好口吐真言,一字一字快速喝道:「練日大法!」

    不動金剛印倏地轉為內縛、外縛兩印。

    體內脈道真氣交戰,早嚴陣以待的真氣對入侵的蓮勁迎頭痛擊,把蓮勁侵上內臟前破得
一乾二淨,但兩邊肩井的位置已是灼痛得麻木起來。

    安隆和尤鳥倦看得目瞪口呆。

    能把蓮勁卸開,尤烏倦自問可以辦到,但必須靠掌勁或拳勁一類的功法,在及體之前施
行,如此以臉門去迎擋,實匪夷所思。

    而硬受蓮勁,更是驚世駭俗的修為。

    由於他們不知徐子陵的夏臉藏在假臉下,見他「臉不改容」的就捱過三朵蓮勁,心中的
驚駭,更不在話下。

    事實上徐子陵是痛得臉青唇白,若安隆再來一朵蓮勁,保證立斃當場。

    安隆和尤鳥倦臉臉相暌後,前者頹然退後,坐回椅內,長歎道:「換日大法果是不同凡
響。昔年岳兄曾和我提及大法修練上的難題,說無法明白天竺手印的真正作用,現在顯已得
其真諦,小弟由衷佩服。」

    尤鳥倦眼中閃動著羨慕兼妒忌的光芒,接口歎道:「岳霸棄刀不用,功力卻大勝從前,
難怪連我都吃了大虧,安隆你今趟無話可說吧?」

    安隆苦笑道:「還有甚麼好說呢?」

    語氣中充滿苦澀的味道。

    徐子陵宜至此刻才能開口說話,不用假裝聲音已是沙啞難聽,深吸一口氣,強忍著從逐
漸復原的兩邊肩井穴傳來的錐骨痛楚,緩緩道:「席應在那裡?」

    初更時份。

    安隆揭起馬車的布簾,指著對街燈火輝煌的散花樓,向徐子陵和尤鳥倦道:「這是成都
的散花摟,邊不負這傢伙在今晚前曾來過兩趟,都是指名找花嫁姑娘,今晚他訂下廂房,我
們進去和他打個招呼如何?」

    尤烏倦皺眉道:「席應是否和他一道呢?」

    安隆道:「上兩次邊不負都是一人來胡混,還留宿至天明。雖說席應以前最愛和邊賊一
起去胡天胡帝,可是在這宋缺隨時會到巴蜀的時刻,席應怎敢去荒唐?」

    尤烏倦搖頭道:「安胖子你是知其一不知其二,紫氣天羅霸道至極點,一個不好,會反
噬其主。功法愈高愈需調和,就像我殺人後,總要到賭場調劑一下才成,不信可問老岳,誰
比他更清楚「天君」席應?」

    安隆邪笑道:「不是要找個小相公來玩玩吧?」

    尤鳥倦聞言淫笑不語。

    徐子陵聽得汗毛倒豎,又不得不強充在行,當然更怕說錯話露出馬腳,沉聲道:「進去
打個轉不是甚麼都清楚嗎?」

    安隆淡然道:「若只得邊不負一人,老岳你打算怎辦?」

    徐子陵心中大罵,安隆這一招陰毒之極,假設他真是岳山,如此公然助他對付邊不負,
等若正式向陰癸派宣戰。而能否幹掉席應仍是未知之數,對冥岳山自是有害無利,只會泥足
深陷,以後不得不站在安隆的一方。

    不過對假岳山徐子陵來說,則是有利無害。當然他不可爽快答應,因為這絕非城府深沉
的真岳山作風,冷哼道:「到時再隨機應變,在你安胖子的天心蓮環下,他的魔心連環只是
個笑話,我和尤鳥兒保證不讓其他人插手其中。」

    尤鳥倦不悅道:「我最不歡喜被人喚作尤鳥兒,只有祝妖婆會這麼叫我的。」

    徐子陵怎知岳山遺卷士寫的尤鳥兒,竟是創自祝玉妍,只好閉口。

    安隆雙目閃動殘酷凶毒的邪芒,伸舌舐唇,像嘗到邊不負的鮮血般,緩緩道:「好!兩
位老哥給小弟押陣,二十多年的賬,就在今晚來個總結算。」

    接著向驅車策的老僕喝道:「到散花樓去!」

    安隆第一個步下馬車,文姑親率兩婢來迎,安老闆前安老闆後的奉承得無微不至。

    安隆漫不經意地介紹過兩人後,拉著文姑到一旁交頭接耳一番,文姑領路前行,安隆則
退到兩人身旁,苦笑道:「席應真的來了!」

    尤鳥倦立時色變。

    他的滿肚子壞水,尤過於安隆,只一心想拖岳山落水對付陰癸派,從沒想過真的要和席
應作正面衝突。在邪道八大高手中,首推的當然是祝玉妍和石之軒,接著輪到「魔師」趙德
言和「天君」席應,都是絕不好惹窮凶極惡的邪人。

    剛才尤鳥倦雖強調席應會出現的可能性,但純粹是為誆徐子陵這假岳山上釣入局。豈知
誤扛誤撞下真的要碰上席應,刻下無法中途退出,惟有暗歎倒霉。

    徐子陵亦不知該興奮還是害怕,只看安隆的笑容和尤鳥倦的怯色,便知「天君」席應的
威勢。

    而席應明知現時成都高手雲集,仍公然的和邊不負到青摟鬼混,可知他是有恃無恐,連
解暉、師妃暄等亦不放在眼內。

    自己會否是燈蛾撲火,不自量力?徐子陵硬著頭皮道:「他在那間廂房?」

    安隆道:「西廂二樓北端的丁房,我們則是隔兩間的乙房,頭房是川幫的范卓和巴盟的
「猴王」奉振,丙房是幾個成都著名家族的世家子弟,今晚真是熱鬧。」

    尤烏倦低聲問道:「范卓和奉振知否另一端的是邊不負和席應?」

    安隆歎道:「你當我是他們肚裡的蛔蟲嗎?」

    牋?徐子陵卻心中暗罵,安隆根本早打定主意對付邊不負,所以才能預訂只隔一間的廂
房,否則即管文姑賣他的面子臨急的安排廂房,也不會這麼巧只隔一間。

    此時三人隨文姑登上二樓,徐子陵把心一橫道:「岳某人過去先和兩位老朋友打個招
呼。」

    安隆和尤鳥倦都是魔門出身,自少過著刀頭舐血的日子,事到臨頭,自然而然拋開一切
顧慮,暗忖若能以雷霆萬鈞的方式一舉擊斃兩人,實是非常理想。

    安隆點頭道:「最好誘他們到園內動手,那麼旁人就很難有藉口干預,我們會為你押陣
的。」

    要知像散花摟這樣名聞全國的青樓,如非由像「槍霸」范卓或「猴王」奉振那類武林大
豪經營,亦必由他們照拂。假設徐子陵不顧及在廂房內陪侍姑娘的安危,就那麼在房內動
手,范卓和奉振等絕不會袖手旁觀,更會因而結下樑子。事後徐子陵和尤鳥倦當然拍拍屁股
溜之大吉,只苦了在巴蜀落地生根的安隆,平白多添兩個分別領導川幫和巴盟的勁敵。倘再
加上解暉,安隆還怎在巴蜀過活。

    尤鳥倦乃老江湖,湊近安隆道:「你可否先和奉振等招呼一聲,他們該不會對席應和邊
不負有甚好感的。」

    安隆苦笑道:「只恨他們對我亦沒有甚麼好感。」

    文姑剛推開房門,笑臉迎人的道:「三位大老闆請進。」

    徐子陵深吸一氣,越過文姑,朝北廂房大步走去。

    文姑為之愕然時,給安隆摟挽著腰肢,擁進廂房內。

    徐子陵功聚雙耳,立把西廂四房的聲息盡收耳內,認得的只有邊不負的淫笑聲,說不緊
張就是假的。

    前晚他拒絕師妃暄的幫忙,斷然決定單槍匹馬的去收拾席應,實有點意氣用事。不過想
起跋鋒寒挑戰曲做的豪情壯氣,又心中釋然。如不將自己放在那種九死一生的環境,如何能
作出武道上的突破。

    徐子陵在北房門前立定,尚未敲門,一把柔和悅耳,低沉動聽的男聲從房內傳出道:
「是那一位朋友來哩?」

    房內倏地靜至落針可聞,顯得鄰房更是暄鬧熱烈。

    徐子陵心中一懍。

    他一路走來,肯定沒有發出任何聲息,但仍給這該是席應的人生出感應,只此當可知席
應的武功是如何高明。

    正要推門,房門自動張開,迎接他的是一對邪芒閃爍的凌厲眼神。

    席應一身青衣,作文士打扮,碩長高瘦,表面看去一派文質彬彬,舉止文雅,白哲清瘦
的臉上掛著微笑,絲毫不因「岳山」的出現而動容。不知情的人會把他當作一個文弱的中年
書生,但只要看清楚他濃密的眉毛下那對份外引人注目的眼睛,便可發覺內中透出邪惡和殘
酷的凌厲光芒,眸珠更帶一圈紫芒,詭異可怕。

    邊不負坐在另一旁,兩人各擁一女坐在腿上,正調笑戲玩。

    徐子陵目光掃過邊不負,再回到席應臉上去,負手冷笑道:「席應你還未死嗎?」

    兩女初時還以為席邊兩人員的有朋友來訪,臉上笑意盈盈,到看清楚「岳山」的尊容和
陰冷的神色,聽他充滿挑戰意味的說話,始知不安,嚇得噤若寒蟬,花容失色。

    牋?鄰房暄鬧聲止,顯是發覺這邊的異樣的情況,安隆的廂房當然不發出聲音,接著連
奉振和范卓兩人都停止交談。整個西廂立時瀰漫著不尋常的氣氛。

    牋?席應從容笑道:「老岳你不是約小弟三更才見面的嗎?這麼來擾小弟的興頭,是否
連多活兩個時辰都感到不耐煩?」

    牋?徐子陵油然踏進房內,筆直走到席應左旁的大窗前,迎著拂來充滿秋意的晚風,凝
望下方遍植花草的寬敞林園,微笑道:「岳某人非是不耐煩,而是想得你太苦。自四十年前
隴西一別,一直沒機會和席兄敘舊,今番重逢,只盼席兄的紫氣天羅不會令岳某人失望,否
則岳某人的換日大法就是白練哩!」

    邊不負搖頭笑道:「岳老兒你縱使練就換日大法,仍是死性干改,只愛大言不漸。誰都
知換日大法乃天竺旁門左道的小玩意,或能治好你的傷勢,但因與你一向走的路子迥然有
異,只會令你功力大幅減退。若非掌門師姊看破此點,怎容你生離洛陽。」

    席應好整以暇的輕拍腿上女郎豐臀,示竟她離開,才伸展筋骨的笑道:「念在岳山你一
片苦心,今晚讓我送你上路,好去和妻兒會面。」

    徐子陵仰望夜空,心中湧起感同身受全為岳山而來的義憤,僅餘的一點畏怯消失得無影
無綜。

    岳山論年紀比席應大上十多年,成名時席應尚是剛出道。席應因本門和岳山的一些小
怨,登門溺戰,僅以一招之差落敗,含恨下竟趁岳山不在以凶殘手段盡殺其家人,由此種下
深仇。

    深吸一口氣,徐子陵緩緩道:「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讓岳某人看看練至紫瞳火睛的
天羅魔功,究竟能否保住你兩人的小命。」

    席應和邊不負尚未有機會反唇相稽,南端廂房傳來沉雄的聲音道:「不才川幫范卓,請
問那邊說話的是否岳霸主岳山和「天君」席應賢兄?」

    另一聲音接下去道:「另一位朋友如奉振沒有猜錯,該是邊不負邊兄吧l.大駕光臨成
都,怎麼招呼都不打一聲,也好讓我們稍盡地主之誼。」

    范卓奉振,均是在巴蜀武林八面威風響噹噹的名字,但對席應和邊不負這種名震天下的
魔門高手,在巴蜀除解暉外,誰都不被放在心上,只是互視一笑,露出不屑神色。

    徐子陵答道:「兩位猜得不錯,恕岳山無禮,今晚乃料理私人恩怨,兩位請置身事外,
岳某人會非常感激。」

    席應冷哂道:「岳老頭你何時變得這麼客氣有禮哩!」

    范卓的聲音冷笑道:「岳霸主請放心,巴蜀武林這點耐性仍是有的。」

    安隆的聲音響起道:「席兄邊兄你們好,小弟安隆衷心問安。」

    邊不負臉容不改的哈哈笑道:「原來安隆大哥也來趁熱鬧,想親眼目睹一代刀霸岳老兒
的悲慘下場。我還以為你縮在你那肥殼裡,一聲不吭的做其縮頭烏龜呢。」

    尤烏倦既緩且慢、陰聲細氣的招牌聲音回應道;「邊兄是死性不改才真,岳兄今次重出
江湖,怎會亳無分寸把握,誰是大言不慚,動手便知。

    哈!邊兄不但可憐,更是可笑。」

    席應雙目紫芒大盛,邊不負卻首次露出凝重神色,推開懷中嚇得渾身抖顫的俏女郎,向
席應打個眼色。

    席應微一點頭,往只隔一幾一椅,面向窗外的岳山瞧去,淡淡道:「岳兄要在甚麼地方
動手?」

    徐子陵仰天長笑,穿窗而出,落在散花樓西園一片青草地上,從容道:「席兄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