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九字真言            

    寇仲筋疲力盡的爬上沙灘,再支持不住,伏倒沙上。

    在怒海中游了整夜,才捱到這裡,無論他的呼吸如何高明,只能助他開始時從水底避過
浪濤最狂暴的打擊,而不能一個時辰繼一個時辰無休無止的支持下去,否則他將變成不必用
口鼻呼吸的怪物。

    在相對平靜的海底潛游十多里後,他絡到達內呼吸的時間極限,那也正是他體內真氣的
極限,倉皇冒出海面時,才驚覺真元接近油盡燈枯的劣境,而離岸尚有三、四里之遙。

    那是寇仲一生人最痛苦的時刻之一。

    暴雨雖停止下來,但仍是餘波未了,寇仲在浪濤中純憑僅餘的體力掙扎游往陸岸,飽嘗
到身不由主在海浪中被拋擲沖卷的折磨。若非他心志堅毅,定支持不住,屍沉大海。

    來到岸上,他第一個念頭竟是不忘他日要警告徐子陵,千萬別要自恃有內呼吸的工夫,
而在大海中潛游。

    他全身如被毒蟻咬噬,肌膚寸寸欲裂,此時即管來個普通高手,也可取他性命。

    烏雲在半個時辰前散去,秋陽從晴朗的天空灑在他背上,還照射在他差點在海上棄掉的
井中月上。

    他感覺到懷內以防水油布包裹著的面具、秘本等物仍然存在,但幾可肯定海水該深透入
油布內,紙質的東西勢會被浸壞。

    可憐他尚未看過李秀寧托商秀殉轉交給他的「情書」,若說沒絲毫悔意,就是誆騙自
己。

    唉!

    雖記起老跋的警告,真元枯竭時最忌任得勞累把自己征服,偏是連舉手的力量也欠奉,
遑論爬起來練功修行。

    差點昏睡時,忽地鑼鼓聲喧,喊殺聲自遠而近。

    寇仲駭然仰首瞧去,耀目眩眼的陽光下,一群提著斧頭鐵鋤,衣飾怪異的人正聲勢洶洶
的朝他殺至。

    寇仲苦笑一下,把臉孔再埋進沙裡去。

    真言大師寶相莊嚴,臉泛聖光的悠然道:「佛家三密,是為身、口、意,實踐與思維並
重。身等於口,口等於意,意等於身,名雖分三,實為一如。」

    徐子陵恍然道:「大師果是佛門高人,只寥寥幾句話,就把堂內五百尊羅漢像背後的深
義解釋得一清二楚。」

    真言大師大笑三聲,欣然道:「老袖走遍天下,到今天才找到個像施主般一點便明的有
緣人。施主可知以往當老袖說與別人知曉時,對方雖似聽得頭頭是道,但卻均非真的明白知
道,更不用說用之於修行。往往得其身而失其口,取其意而棄其身。」

    徐子陵愕然道:「大師怎知我不是口說明白,實則與其他人無異?」

    真言大師目光落到他雙手處,微笑道:「適才老袖說出三密之秘時,施主十指干住微微
晃動,可知密言入耳,意有所感,若非還不知真言奧義,說不定會喝幾聲給老袖聽聽。」

    徐子陵尷尬解釋道:「自昨晚至今,我的手有點像不聽指揮的樣子,哈!」

    真言大師道:「人的肉身乃渡世的寶筏,內中蘊含天地之秘,我的九字真言手印,正是
通過三密,通過人體而與宇宙溝通,達致天人合一之境,明心見性,即身成佛。那與出家在
家並無半點關係,無論身體是否在袈裟之內,人就是人,不會變成其他東西。」

    徐子陵拍腿叫絕道:「大師這番話使小子茅塞頓開。不知是否性格使然,小子對空門教
條重重,清規森嚴的生活方式提不起絲毫興趣。總想若佛要相信他的人始能得證正果,那佛
祖就太過霸道哩!」

    真言大師啞然失笑道:「施主想法獨特,使老衲茅塞頓開才對。九字真言就是,嘿!不
如就是「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這樣施主會較易記牢。」

    徐子陵失聲道:「甚麼?九字真言竟就是大師現在隨便想出來的九個字嗎?」

    「砰」!

    不知是誰先一棍打在寇仲頭上,奇怪的雖是劇痛難當,但頂心的天靈穴卻像回復生機,
吸入一絲不知從那裡得來的外氣,鑽走於枯乾的經脈間。

    「噹」!

    鋤頭照背鋤下,正中井中月的刀鞘,偷襲者虎口震裂,倒坐往後,累得三個夥伴陪他一
起跌得東倒西歪。

    眾人駭然退開。

    寇仲辛苦地撐起半身,環目一掃,只見把他重重包圍的有男有女,拿的都是本該用作農
耕的原始武器,身上衣服色彩斑斕,在布麻等質料上加披羊皮褂子,女的都穿著像個桶子般
長短不一的長裙,有些短不過膝,有些則長可曳地。無論穿褲或裙,皆扎有綁腿,既為保
暖,亦能防毒蟲惡蚊。女的又頭纏結構複雜的彩帕,配以各種流蘇狀的垂繳,色彩奪目。

    寇仲很不明白為何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仍有閒情去想及這麼多枝枝節節的事,也覺好
笑,大喝道:「誰人懂說漢語。」

    這批農民土著顯非惡人,見他棍鋤不入,大生怯意,你眼望我眼的,最後有個怯生生的
少女從人堆間走出來,生硬地道:「你不是海賊嗎?」

    寇仲心中好笑,暗忖自己縱是海賊,在這樣的情況下亦絕不肯承認。忙道:「我不但非
是海賊,還是海賊的敵人。看!我就是因和海賊搏鬥,才弄成這個樣子的,哈!」

    那少女退回族人中,嘰哩咕嚕的向圍瓏過來的人說了大串話,連寇仲都不明白為何她可
把自己簡簡單單的兩句話,竟可加油添醋的翻譯成長篇大論。

    少女雖不算美貌,卻長得精靈清秀。她的羊褂更頗為別緻,沒有半顆鈕扣,只從背上伸
出條帶子在胸前交叉,然後繞回背後從下端把羊皮繫緊,尾端自然垂下,活像尾巴,活潑可
愛。

    寇仲又把臉埋在沙內,耳中響起少女充滿渴望的聲音道:「你肯助我們打海賊嗎?」

    寇仲呻吟道:「只要你們肯讓我好好睡一覺,就算要去打天皇老子都可以。」

    真言大師若無其事道:「不要小看這九個字,乃來自東晉葛洪著的道家寶典《抱朴子》
內卷的登涉篇,原文曰:『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常當視之,無所不辟。》」徐子陵更是
一臉茫然,大愕道:「我不解的非是指九字真言的出處來歷,而是奇怪大師竟是臨時想出來
的,且大師乃佛門中人,為何卻借用道家的典籍?」

    真言大師凝視他好半晌後,柔聲道:「老衲正要借此來向施主說明真言重神不重形,竅
妙處乃三密的運用,佛道最後還不是一家。」

    徐子陵心中湧出敬意,點首道:「小子受教啦!」

    真言大師忽然喝了聲「臨」,兩手高舉過頭,緊扣如花蕾,無名指斜起,指頭貼合。

    徐子陵劇震道:「厲害!」

    真言大師放下雙手,欣然道:「你察覺到甚麼呢?」

    徐子陵道:「小子感到大師變成崇山峻嶺,任誰都不能動搖大師分毫。」

    真言大師道:「這正是不動根本印,手印雖千門萬類,不動卻是其中九種基本法式之
一,所以今天老衲說的雖只是九種手印,事實上等若把所有手印一併傳你,看。」

    倏地升起,卻仍保持盤膝而坐的禪修姿態,雙手卻作出連串印結,變化無方,忽然大喝
道:「兵!」使人知道他示範完不動根本印的百多種印變後,再展示另一基本手印。

    徐子陵應咒頂輪一熱,彈起來時,真言大師一個翻騰落往遠方,道:「這是大金剛輪
印,能為人驅魔治病,至於如何用於降魔衛道,就要靠施主自己啦!」

    徐子陵看他雙手不住變化出無窮無盡的手印,開始明白為何真言大師到今天仍找不到可
傳法的人。而事實上其中奧妙處,只能意會而不可言傳,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怎麼解說出
來也沒有用。

    接著真言大師把其他各種基本印法逐一展現,依次是外獅子印、內獅子印、外縛印、內
縛印、智拳印、日輪印和寶瓶印。

    每種基本手印均有上百種不同印變,在徐子陵目不轉睛,如癡如醉中,展示出超過千種
以上的手印。

    如非徐子陵有早在羅漢堂參悟的經驗,定會看得暈頭轉向,不知其所以然。

    此刻卻是心領神會,兩手不自覺地隨地結出不同印式。

    連太陽西下,時光轉移,亦茫然不覺。

    寇仲扎醒過來,一時間茫然不知身在何處,四周儘是沸騰的呼喊聲,夾雜著牛羊的嘶
叫。

    他猛地坐起,才知睡在一所簡陋窄小的茅寮的士坑上,閃動的火把光從窗外映進來,隱
見把他抬回來的農民們正拖男帶女,逃難似的朝某一方向爭先恐後的奔去。

    「砰」!

    木門推開,那土生少女搶進來,一臉惶然道:「還不快走,海賊真的來哩!」

    寇仲愕然以對,暗忖自己不是對付海賊的大英雄嗎?為何卻叫自己和他們一起逃命?此
時他清醒了點,道:「不用怕,萬事有我頂著,我的刀子在那裡?」

    少女一指牆上,道:「你未死過嗎?快走!」再不理寇仲,逕自溜掉。

    寇仲望往牆上,井中月果然安靜地掛在該處,暗讚村民的純樸老實,在這年代,縱使不
起眼且破舊如此刀,也可賣個好價錢。

    人聲遠去,外面不聞半點聲息。

    寇仲伸個懶腰,發覺功力不但回復過來,且尤勝從前,心中奇怪,暗忖難道耗盡真元
後,復元時會精進些許?事實若真的如此,那就等若多了一種練功的法門。

    心中惦著村民的安危,跳下土坑,取下井中月,走到門外,整條由百多間泥屋茅房組成
的村落靜如鬼域,可知村民對避難習練有素,連雞犬都不留下來。

    驀感有異,朝東北瞧去,只見數里外火光燭天,濃煙蔽日,隱有呼喊聲傳至。

    寇仲心中劇震,誰人如此凶殘,竟公然放火焚燒附近另一條村落。

    頓時殺機大起,拍拍背上的井中月,全速趕去。

    化身為疤臉大俠的徐子陵,走在成都南市的大街上,朝鄭石如留下給他聯絡的地址尋
去。

    他雖未真的練過岳山遺捲上的「換日大法」,但卻有脫胎換骨的感覺。

    他的武功可說是在這幾年間東湊西拼夾雜而成的產品。而每在臨危時頓悟般創出新招,
過後往往忘掉大半。好處是教人無法捉摸,壞處則是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功法。

    真言大師傳他的*九字真言手印*,就像一個大海般把所有川漢河溪的水流容納為一,
讓他把以前所有領悟回來的心得,化為圓滿而又創意無窮的體系。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當他辭別真言大師,步出大石寺門的一刻,他已身兼佛道兩家至高
無上的心法,奠定他日後在中原除寇仲外再無人可以比擬的大宗師地位。徐子陵此刻的心情
仿如一切重新開始,因石青旋和師妃暄而來的失意已成為遙不可及的陣年舊事,只能佔據現
時他思域中極小的一部份。

    他和寇仲的性格有很多不同之處,但兩人都不愛被人管束,更不願在別人安排下行事。
所以儘管他答應石青旋和師妃暄把席應誘出來誅除,卻只肯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更不願得
到任何助力。

    坦白說,當時他亦生出少許想傷害師妃暄和石青旋的男女之間微妙心態。

    但這一切均成過去。

    真言大師是另一個魯妙子,令他爬上一座更高的山峰,看到以前未見過的事物和境界。

    徐子陵悠然止步,隔街觀望鄭石如寄住的大宅,表面看只像戶富貴人家,但戶主既然招
呼像鄭石如此類武林名人,當然本身多是會家子,至少也和江湖中人有密切的來往。

    正想辦法如何潛進去探察情況之際,一行五、六人從敞開的大門走出來,沿街北行,其
中一個赫然是鄭石如。

    徐子陵心中叫好。

    他始終不相信鄭石如和陰癸派只是他解釋的那種關係,現在正是證明鄭石如是否說謊的
好機會。

    無論如何,他要透過鄭石如這最佳人選把岳山來到成都的事散播出去。

    正如師妃喧所猜的,席應如此公然欺壓大石寺的和尚,絕不會像表面那麼簡單,而是想
把死敵「天刀」宋缺誘離家南,加以對付。

    而徐子陵更有他自家的想法。

    若席應真是那麼有種,大可直接向宋缺下戰書,那麼宋缺無論路途如何遙遠,必前來應
約。

    可知席應並不敢和宋缺公平決戰,換言之其中定有陰謀詭計。

    四川乃解暉地頭,席應憑甚麼如此有把握?其中一個可能是席應有陰癸派在背後撐他的
腰,所以鄭石如和倌倌才會遠道來此。

    假設他的推想與事實相符,說不定他今晚便可和席應碰頭。

    徐子陵閃進橫巷裡,當他從另一道小巷走出來時,已化疤臉大俠為「霸刀」岳山,大步
迎往朝他走來包括鄭石如在內的那群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