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縱論天下            

    數股濃煙在遠方江岸旁的山頭冒起,直衝霄漢。

    自昨晚黎明前,急行近三十里的江淮軍,在杜伏威親自指揮下,對沈綸的營地發動猛
攻,但可惜是他同時把泊在軍營之旁大江上的十多艘戰艦以火箭焚燬,寇仲在江上伏擊沈綸
退兵的大計登時落空。

    居高望遠,沈綸的主寨尚未失陷,被毀的只是外圍哨寨,喊殺聲隨風送到眾人耳內。陳
長林雙目厲芒電閃,顯因沈綸被襲大感快意。

    卜天志湊到寇仲耳畔低聲道:「照我看沈綸怎都會防上杜伏威有這一手,所以表面看似
杜伏威佔盡上風,但沈綸雖有損失卻未傷根本,暫不用倉皇撤退。唉!即使走他也會從陸路
走,想走水路巳無可用的船隻。」

    他雖沒有明言,但等若指出若要伏擊沈綸,在現在的形勢變化中,根本是不可行的。寇
仲也感到洩氣,只好安慰他道:「沈綸那是老杜對手,可能很快崩潰。」

    另一邊的陳長林目不轉睛的緊盯戰場的形勢發展,搖頭道:「沈綸有謀有勇,論氣魄和
經驗雖及不上杜伏威,兵力更是遠落其後,但立寨處卻是利守不利攻,兼之是養精蓄銳,起
始時雖被攻個措手不及,但轉瞬站穩陣腳。

    我猜沈綸固是損失頗重,但杜伏威亦佔不到多大的便宜。」

    忽然撤退的號角聲響起。

    寇仲苦笑道:「長林兄果是料事如神,老杜要退兵哩!」陳長林歎一口氣,苦笑道:
「假設沈綸派兵追擊杜伏威後撤的軍隊,那我們今趟的伏擊行動只有取消;如若沈綸連循例
的追擊也無法辦到,則我們仍有一線機會。」

    寇仲心中暗讚。

    陳長林不但是個情深義重的好漢,且公私分明,絕不會因私人恩怨而要大家陪他冒險。

    相互比較,自己更傾向於感情用事。

    半個時辰後,洛其飛趕回來報告戰場上的最新情況,沈綸果然派兵追擊後撤的江淮軍,
卻被杜伏威親自指揮的護後軍擊退。

    陳長林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並沒有因此失望,微笑道:「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沈綸
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自少就橫行霸道,漁肉鄉里,從沒受過甚麼挫折。今趟我們教他
落個灰頭土臉,損兵折將而返,日後還要窮於應付李子通的報復,我已感到非常痛快。以後
怕還沒收拾他父子的機會嗎?」

    寇仲從隱藏的草叢中長身而起道:「長林兄乃天性豁達的英雄好漢,趁現在沈綸、杜伏
威和李子通三方均是自顧不暇,正是各走各路的最佳時刻。

    我在嶺南兜個轉後,便要和陵少會合共赴關中,彭梁等地的大本營,就要辛苦諸位
哩!」

    眾人齊聲答應,土氣昂揚得像剛打敗了沈綸。

    成都的大街小巷滿佈昨夜狂歡的痕跡,爆竹的破屑碎紙、花燈的殘骸,隨處可見。街道
上行人疏落,與昨夜人山人海的情景,幾疑是兩處不同的地方。

    可以想像一夜盡歡後,人們都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家登床作其元龍高臥。

    街上店舖十之有九沒有開門做生意,當徐子陵懷疑師妃暄要請客的齋館是否營業時,這
扮成書生模樣的美女領他來到城西設於果園坊內的齋店,出乎意外的正打開大門款待客人。

    師妃喧顯然非是首次光顧,店東親來招呼,秦公子前秦公子後的,尊敬有禮。

    徐子陵表示對齋菜全不在行後,師妃暄隨即點了幾個小菜,親自為他斟上香茗,使他受
寵若驚,想不到能有與她同台午膳的榮幸。

    偌大的齋館,只有他們這台客人,清靜舒適。

    無論在甚麼情況下,師妃暄仍是那不食人間煙火,恬淡自然的動人模樣。

    閒聊兩句後,師妃暄感激地道:「幸虧得徐兄告知石之軒的另一個身份,否則到現在我
們仍不知一手顛覆大隋的裴矩就是石之軒,亦只有他能如此深藏不露,教人全然尋不到蛛絲
馬跡。」

    徐子陵不解地道:「他一個人真可發揮這麼大的破壞力嗎。」

    師妃暄道:「問題是他深得楊廣寵信,尢其是裴矩乃隋室最熟悉西域事務的人,其他大
臣根本欠缺提議的資格。」

    頓了頓,續道:「例如在大業十年七月,當時身為右光祿大夫的裴矩被任命為'護北蕃
軍事',他立即向楊廣進言,指出突厥的始畢可汗勢力日增,必須設計削弱,並提出以隋朝
的宗室女嫁給始畢之弟叱吉沒,並封他為南面可汗,以分化突厥當權的宗族。結果叱吉沒不
敢接受婚事和封號,還向始畢和盤托出,始畢知道後,自對楊塵明生怨愍,突厥與隋的交惡,
就是從這時開始。」

    徐子陵聽得頭皮發麻道:「若論心計,恐怕沒多少人是石之軒的對手,最厲害是他還似
對楊廣忠心一片,處處為大隋設想的模樣。」

    師妃暄歎道:「一計未成,他又另出一計,裴矩再向揚廣力陳突厥人最易被人離間,現
在疏遠朝廷,非關婚嫁封號之事,而是有個來自西方叫史蜀胡悉的人在挑撥離間,如能誘斬
此人,突厥自會重歸隋廷懷抱。楊廣在不明事實下,答應了他。裴矩遂以利厚的貿易為誘
餌,把史蜀胡悉騙到馬邑殺害,事後又讓始畢知道,從此突厥再不向隋廷朝貢。」

    再喟然道:「楊廣乃歷代帝皇中把家當敗得最快的皇帝,大秦雖也歷兩帝而終,但在始
皇治世時,天下早巳民怨沸騰,不像楊廣繼位時仍值盛世。現在想來,皆因裴矩揣摩到楊廣
好大喜功,意圖揚威域外,令四夷歸服的心態。在誘殺史蜀胡悉後,楊廣還以為收服了突
厥,北巡邊塞,始畢得到秘密消息後,親率數萬精騎南下突襲楊廣的隊伍,迫得楊廣要避入
雁門避難。雁門郡四十一座城,被始畢攻佔三十九座,楊廣差點送命。經此一役,突厥人再
不肯臣服,還生出東進之心。罪魁禍首便是石之軒。」

    徐子陵道:「說不定正是石之軒使人暗中通知始畢,教他領兵來襲。唉!

    我真不明白,這樣把突厥引狼入室,對石之軒有甚麼好處。」

    師妃暄平和地道:「這正是思想之爭的禍害。令人可置民族大義於不顧,對人民的痛苦
視若無睹。禍患的根源來自魔門至高無上的秘典《天魔策》十卷,策中不但載有《天魔
秘》、《道心種魔大法》等諸般深不可測的絕學,還詳論宇宙和生命的奧義,認為人性本
惡,毀滅和黑暗才是宇宙最具威力的力量。

    起始時只屬一種學說,到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學。無論在政治上或武林間,正統宗
派均乘機對魔門窮追猛打,魔門傑出弟子遂各分別攜卷避禍,演變成今天兩派六道的局面。
石之軒要統一魔道,就是要把《天魔策》重歸於一。仇恨就是那樣種下的,現在誰都難以改
變。」

    徐子陵皺眉道:「但這仍不足以解釋石之軒為何要把突厥引進中原來呀?」

    師妃暄解釋道:「魔門已非常年的魔門,其中經歷過多次變化,在漢武時先與被排斥的
諸家結合,到張騫通西域,又接受外來文化與宗教的影響,強調以武力去清除異己,到魏晉
時期,魔門中人積極往西植基發展,石之軒和祝玉妍均有胡人血統。所以我們的民族大義,
對他們是絲毫不起作用。」

    徐子陵長長吁出一口氣道:「原來如此,若非師小姐娓娓道來,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明
白魔門的人在搞甚麼詭道。」

    此時齋菜來了,熱騰騰香氣四溢的放到桌面上,色香味俱全。徐子陵見她淺嘗兩箸後,
便放下筷箸,自己卻在放懷大嚼,吃個不亦樂乎,不好意思的道:「是否我的吃相太難看,
弄得你沒有胃口?」

    師妃暄含笑搖頭,道:「這些齋菜均經多重工序精製而成,味道太濃,反不及青瓜白菜
見真味,與你無關。剛才吃上兩口已是破例,而且你的吃相與你的人那樣,自然真致,怎會
難看?」徐子陵老臉微紅,尷尬道:「你倒會說話,哈!自然真致,那是否狼吞虎嚥的文雅
說法呢?」

    師妃暄微聳兩肩,無奈道:「你要是那麼多疑,妃暄也拿你沒法。」

    兩人四目相觸,均生出奇妙的感覺,活像這頓齋菜把雙方拉近了,再不像以前般有段不
可逾越的距離,又或分隔的鴻溝。

    徐子陵當然不會因此生出非份之想,還要在心中警告自己不可如此。提醒自己是因彼此
有著共同的大敵,所以才使關係密切了些兒。

    師妃暄有意無意避開他的注視,瞧往陽光漫天的街道,路過的人比先前多點,但仍遠比
不上平常的熱鬧。

    徐子陵記起一事,問道:「大石寺的僧侶究竟是因甚麼人溜個一乾二淨?」

    師妃暄噗啄笑道:「他們不是溜,只是暫時棲寄附近其他寺廟去,昨晚弄出來那一大堆
碎泥破石今天亦會有人打掃的。」

    徐子陵被她罕有的嬌美神態引得一呆,結口結舌的道:「那他們定因羅漢被毀而傷心不
已。」

    師妃暄若無其事的道:「凡物均有起始生滅,空門中人應看得透澈,若干能從生命看到
死亡,從毀滅中看到再生,那便沒資格言佛,我們何須為此而煩惱?」

    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虎目閃躍深邃不可測的智慧光芒,點頭道:「小姐這番話發人
深省,昨晚侯兄告訴小弟寺內僧人是因逃避魔門一個厲害人物才避居他寺,只不知此人是何
方神聖?」

    師妃暄道:「我也是入川後方由川幫幫主范卓告知此事,此人名列邪道八大高手榜上,
一向非常低調,行藏詭秘,與大石寺的上代主持大德聖僧乃死敵,最近不知是否魔功大成,
從西域趕回來挑戰大德,豈知大德剛於十天前圓寂火化。他竟把怨恨發洩在他不懂武功的徒
子徒孫身上,說若有人逗留寺內,他將盡殺方圓十里內所有生人,寺僧為免禍及附近無辜鄉
民,只好棄寺離開。」

    徐子陵大怒道:「這人太過橫蠻霸道哩!巴蜀武林怎可坐視不理?」

    師妃暄歎道:「不是不想理,而是難以去理。徐非能把他找出來除掉,否則誰都沒辦
法。唔!或者徐兄可助我一臂也說不定。」

    徐子陵這才知中計,早前自己才表示過非是甚麼救世濟民的好漢,現在又一副義憤填
膺,誓要伸張正氣的樣子,矛盾得要命。

    苦笑道:「你總好像不肯放過我,若師小姐肯親自出馬,甚麼凶邪亦要手到拿來。」

    師妃暄微滇道:「此人既能名列八大高手之林,豈是那麼容易收拾,若非他因'天刀'宋
缺而慘遭挫敗,致須避往西域,中原還不知有多少人被他殘害。

    今趟他既敢捲土重來,自然是有自信可勝過宋缺。」

    徐子陵沉聲道:「此人是否'魔師'趙德言。」

    師妃暄微怔道:「你也知道趙德言是魔門高手,不過此人卻非趙德言,而是'天君'席
應,他因'天'字招犯宋缺之忌,被他追殺千里,差點丟命,這大概就是惡人自有惡人磨
吧!」

    徐子陵失笑道:「這麼看,宋缺該比席應更霸道。」

    師妃暄微笑道:「宋缺是上代武林最著名的美男子,一向孤高自賞,目中無人,但從不
妄殺無辜,外冶內熱。且他對魔門有極大的震懾力,連祝玉妍、石之軒之輩也不致輕易惹
他,如非他人緣不佳,聲名當不會在寧道奇之下。宋缺自出道以來,從未嘗過敗績,只看近
二十年內已沒有人敢向他挑戰,當知他在江湖上的份量。」

    徐子陵點頭道:「難怪你那麼看得起宋師道,原來他的後台這麼硬。」

    他邊說邊吃,風捲殘雲的獨力蕩平桌上的齋菜。

    師妃暄欣然為他添茶,道:「妃暄尚有一事相求,卻有點難以出口。」

    徐子陵奇道:「不是又想我去勸寇仲金盤洗手,從此收山吧!」

    師妃暄啞然笑道:「這該算是我們間最大的障礙,不過我想說的卻非是與此有何直接關
連,而是想提出另一忠告,你若當是警告也無不可。」

    徐子陵心叫「又來啦」,淡然道:「現在就算小弟告訴小姐不願聽,小姐也會直言不
諱,對嗎?」

    師妃暄歎道:「不要那麼嚴陣以待可以嗎?妃暄只希望你兩人打消入關中取寶的事。李
世民不知從何處收到風聲,知道你們快將入關,那是他的地頭,天策府更是高手如雲,若給
發現行蹤,休想活著離開。而妃暄亦很難插手干涉。」

    徐子陵洒然笑道:「多謝小姐關心,不過生生死死,我和寇仲從不放在心上。」

    師妃暄平靜地道:「既是如此,妃暄言止於此。」

    本是融洽的氣氛登時雲散煙消。

    師妃暄柔聲道:「青漩小姐現居於獨尊堡內,讓妃喧陪你去一趟如何?」

    給她軟語相求,徐子陵怎都硬不起心腸來,只好答應。

    暗忖見過石青漩後,立即離川,再不作任何勾留。

    「正月立春雨水節,二月驚蟄春分先;三月清明殼雨到,四月立夏又小滿。

    冬月大雪冬至節,臘月小寒又大寒;至臘月唱完畢,上年去了新年來。」

    悠揚的歌聲,從駛經的一艘漁舟傳過來,聽得寇仲眉飛色舞,對旁邊的卜天志道:「難
怪說人要時常忙裡偷閒,過往數天我即使聽到有人唱歌,亦少有留心曲詞,現在卻聽得一字
不漏。可見人的心會把所見所聞隨心境而作出選擇和過濾。」

    本是戰鬥的船舟,由於搬走所有戰爭的器具,搖身一變而成行走於大江的商船。

    卜天志低聲道:「少帥是否對宋家小姐仍未能忘情?」

    寇仲想不到他問得如此直接,老臉一紅,乾咳道:「這該多多少少是此行的動機之一,
卻非全部原因。哈!你看那群海鳥飛得多整齊好看,咦!是否快到大海哩?」

    卜天志深吸一口氣,道:「我已嗅到大海的氣味。如若順風,後天我們該可上岸,再急
趕一天,可抵宋家。」

    寇仲道:「上岸後我會自行找去,志叔不必等我,有志叔在梁都座鎮,我才可以安心一
些。」

    卜天志知拗他不過,只好答應。

    寇仲道:「嶺南除宋家外,尚有甚麼地方勢力。」

    卜天志答道:「當地除宋家外,尚有三個具有影響力的人,就是番禺郡的王仲宣、瓏水
郡的陳智佛和始安郡的歐陽倩,他們不是一幫之主,就是世家大族的首領。」

    寇仲一呆道:「歐陽倩是個娘兒嗎。」

    卜天志笑道:「還是個年輕標緻的美娘兒,女承父業,在嶺南武林艷名頗著,手底下亦
有真功夫,據聞很不好惹。」

    寇仲歎道:「我國確是幅員廣闊,若我不是遠赴南疆,恐怕這輩子都不知有這麼一個不
好惹的女人。要管治全國真不容易。」

    卜天志道:「假若宋缺肯站到少帥的一方,那只要他肯點頭,保證所有南鑾的領袖都會
歸順少帥。」

    寇仲喜道:「這正是我要拜訪宋缺的原因。」

    卜天志苦笑道:「問題是宋缺乃愛武多於一切的人,不巧是少帥你又以刀法名揚天下,
你這麼送上門去,情況極不樂觀。」

    寇仲大吃一驚道:「我又不是上門挑戰,他老人家不會用這款式來招待我吧!何況我一
向和宋家關係良好。」

    卜天志歎道:「宋缺在江湖上有名不近人情,難以相處,更不會買任何人的賬。已出海
啦!少帥究竟想往左去還是往右行。」

    往左就是折返東海。

    往右則是朝嶺南去。

    卜天志終忍不住說出心裡的話,希望寇仲肯改變主意。

    大江不斷開闊,一群水鳥*形整齊地在船首飛過,風浪明顯轉大。

    寇仲凝視前方大海和江水的交匯處,忽然伸手搭上卜天志的肩頭,苦笑道:「知我者莫
若志叔,假設我不去一趟嶺南,將來縱使戰死沙場,必不能瞑目。」

    卜天志還可以說甚麼呢?只好發出命令,指示船隻滿帆南行,駛進茫無邊際的大海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