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平分春色            

    在眾人呆瞪下,安隆左手掩胸,拿印卷的右手輕輕抖顫,臉上血色退盡,雙目直勾勾瞧
往破洞外月色遍灑的大地,臉上現出難以書信的神色,其中揉集深切的懼意。

    是誰能令這邪道中殿堂級的高手如此大失常態呢?靠牆的石青漩忽然嬌軀一震,一言不
發的循破洞閃身飄出殿外,消沒不見。事起突然,徐子陵已來不及阻止。

    徐子陵和侯希白交換個眼色,同時出手,往安隆撲去。不菅是誰把安隆迫回來,都是要
先把印卷搶到手上再說。

    楊虛彥見見狀急壓下心中驚疑不定的情緒,大喝道:「安叔小心!」安隆被喝得似從一
個噩夢裡醒過來般,隨手將手中印捲往上拋掉,狂叫道:「不關我的事!」接而朝洞口的反
方向瘋了的逃去,撞破另一個大洞。

    侯希白和楊虛彥那還有興趣理會他,同時拔身而起,往不斷拋升,快抵殿頂的印卷追
去。

    徐子陵怕倌倌偷襲,卓立原地,全神注意倌倌的動靜。只見這美女俏立原地,對侯楊兩
人的鬥爭象忽然失去興趣般,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露出思索的神情,緊盯安隆退回來的破
洞口處。

    徐子陵心中一動,有幾分清到是誰在破洞外把安隆迫回來,事實上亦不是難猜,天下間
能令安隆如此倉皇失態的,不出寧道奇、祝玉妍和石之軒等寥寥數人,其中以直接和此事有
關的石之軒可能性最高。

    想到是」邪王」石之軒,不由冒出一股寒意。

    扇劍交擊之聲在殿頂處連串響起,接著侯希白和楊虛彥兩人分別落在徐子陵左右兩旁,
怒目對視,兩人手中竟各有半截印卷。

    徐子陵也不由呆住。

    倌倌幽幽一歎,油然道:」這或者是最佳的解決辦法,奴家不陪你們玩啦!」倏地後
移,從正門處飄身離殿。

    「鏘」!

    楊虛彥還劍鞘內,雙目精光電閃,在徐子陵和侯希白身上來回掃視幾遍後,冷哼一聲,
逕自從破洞離開,消沒不見。

    大殿回復寧靜,只餘一地塑像破碎後的殘屑。

    徐子陵往侯希白瞧去,後者從手上的半截殘卷收回目光,苦笑道:「小弟也有點同意棺
小姐的話,這或者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大家同時得到卻又失去了。」

    徐子陵問道:「剛才把安隆迫回來的,是否令師呢?」

    侯希白搖頭道:「瞧來不似,石師雖罕有出手,但出手必有人命喪。

    照我猜楊虛彥也不信來的是石師,至於究竟是誰有這通天徹地之能,小弟也好想有人能
答我。」

    徐子陵忍不住問道:「侯兄多久沒見過令師?」

    侯希白輕描淡寫的道:「怕有七、八年吧!」像是不願談及有關石之軒任何事的樣子,
岔開道:「很高興今晚能交上子陵般這有情有義的朋友,小弟剛才力拚下受了點傷,必須覓
地療養,若子陵這幾天仍在成都盤桓,小弟會來找子陵飲酒暢談。」

    一揚手上的半截殘卷,微笑道:「我真的很感激。請啦!」言罷穿洞瀟灑去了。

    那點燭光剛好熄滅,不片刻大殿又亮起來,皆因正是天明的時刻。

    想起昨晚驚濤駭浪般的經驗,份外感覺能見到晨光的珍貴。

    徐子陵走出牆外,天已大白。忽然一陣叮冬脆響,從佛塔那邊傳來,遠眺過去,隱見佛
塔簷角翹起處掛有銅鈴,山風吹來,發出一陣陣悅耳的清音,使人盡去塵慮。

    在羅漢堂側有夾道通向佛塔,花木扶疏,幽邃濃蔭,非常引人。

    徐子陵暗忖橫豎閒來無事,不如順便隨意參觀,然後立即離川,趕去與寇仲會合,同赴
關中尋寶。

    歎了一口氣後,緩步朝佛塔走去,穿過竹林,高近十五丈,分十三層的寶塔巍然屹立林
內廣場處,崢嶸峻拔。

    在初陽東昇的輝光下,塔頂的鏤金銅製飛鵝更是燦爛輝煌,光耀遠近。

    每層佛塔四面共嵌有十二座石雕佛像,宏偉壯麗,紋理豐富。

    「徐兄對這座佛塔似是情有獨鍾呢?」

    徐子陵負手仰觀佛塔,頭也不回的淡然道:「師小姐是昨晚已來,還是剛到的?」

    師妃暄來到他身後油然道:「那有甚麼分別。你不過是想問誰把安隆迫回羅漢堂吧?此
人那麼可惡,冒瀆佛門聖地,妃暄嚇得他以後睡不安寢,也不為過,徐兄同意嗎?」

    徐子陵轉過身來,面對清麗淡雅的師妃暄,苦笑道:「我也踏碎其中一座塑像,小姐打
算怎樣懲罰小弟?」

    師妃暄微笑道:「我不見更不知,徐兄莫要問我。」

    徐子陵一拍額頭,洒然笑道:「昨晚就像發過一場夢,差不多每件事都是令人費解,不
明所以。例如師小姐是憑甚麼驚退安隆,嚇得他連《不死印卷》都要拋棄,以至見鬼似的抱
頭鼠竄?」

    師妃暄溫柔地道:「我上趟入川,就是奉師命到幽林小谷把《不死印卷》細閱一遍,雖
不會因而練成不死印法,但模擬到有兩三成相似並不困難,加上安隆作賊心虛,機緣巧合下
才那麼有效,這是否可解去徐兄其中一個謎團。」

    徐子陵明白過來,但卻產生新的問題,訝道:「師小姐何不索性把印卷帶返靜齋收藏,
豈非不用有昨晚的紛爭?」

    師妃暄淡然自若道:「這不但是秀心師伯傳給青漩小姐的遺物,更是石之軒借刀殺人的
凶物,沒有青漩小姐的同意,誰都不能將它帶離幽林小谷。今次最使人難解的,就是楊虛彥
怎會忽然知道此卷的存在?」

    徐子陵愕然道:「借刀殺人口.石之軒若要殺人,不懂自己下手嗎?」

    師妃暄秀目抹過一絲悲哀的神色,低聲道:「我們邊行邊說好嗎?」

    徐子陵不敢和她並肩而行,落後在她側旁兩步許處,一起進入迂迴於竹林內的小徑。

    師妃暄忽地停下,徐子陵自然隨即止步,前者微滇道:「你這人的腦袋是用甚麼做的,
為何不敢和妃暄並肩漫步,我們之間沒有尊卑之分,更無主從之別,是否要妃暄拂袖而去,
不再理你?」

    徐子陵心中泛起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不知是否因熟絡了的關係,師妃暄對他的態度比
之初會時有很大的轉變,以前她從未試過以這種半嬌瞠、半責備的神態語氣和他說話,其中
動人處,教人驚喜。

    徐子陵哈哈一笑,來到她左旁的位置,有點亂了陣腳的道:「只是一場誤會,小弟還以
為師小姐因身份特殊,須嚴守男女之防,所以……嘿!

    敬而遠之,噢!不對!我只是尊重小姐超然的身份,唉!你該明白的。」

    師妃暄莞道:「並肩而行與男女之防有甚麼關係?反是你這樣故意墮後,甚敬而遠之,
更為著相和蹩扭。」

    說罷繼續前行,玉容回復止水不波的平靜,今趟徐子陵悠閒輕鬆地走在一旁,靜待她說
話。

    好一會後,師妃暄沉重的道:「石之軒錄下不死印法,是故意讓秀心師伯看的,那關係
到魔門和靜齋的鬥爭,其中細節可以想像。若非研讀此卷,秀心師伯絕不會在芳華正茂的時
刻,撒手離開塵世。」

    徐子陵心中冒出一股寒意,道:「石之軒的心腸是用甚麼做的,難怪石小姐不肯認他作
父親。」

    旋又擔心道:「師小姐剛才不是說過曾細閱《不死印卷》嗎?你豈非重蹈令師伯的覆
轍。」

    師妃暄若無其事道:「可以這麼說。而這更是石之軒錄之成卷的用意,對靜齋來說則是
公然的溺戰。有一天妃暄可能忽然就那麼走了,但總不能置之不理。」

    徐子陵聽得乏語而對,更不知如何去為她分擔,好半晌才道:「安隆為何想得到印卷,
對他又有甚麼好處?」

    此時林木已盡,兩人來到羅漢堂旁的空地處,師妃暄緩緩轉身,面對徐子陵,平靜地
道:「安隆對石之軒,有種近乎瘋狂的崇拜,數十年來從沒有改變過,一直希望石之軒能一
統魔道,對他來說,以前的障礙是秀心師伯,現在的障礙則是青漩小姐。而在楊虛彥和侯希
白兩人間,他選取前者,因為他認為楊虛彥會是另一個石之軒。」

    徐子陵不解道:「楊虛彥既是這麼一個人,李世民為何仍要重用他?」

    師妃暄道:「楊虛彥是屬於太子李建成一系的人馬,更因楊勇和李淵的密切關係,故非
常受李淵愛寵,加上最近楊虛彥憑李淵納董淑妮為妃一事,地位更是鞏固。除非李世民要與
父兄決裂,否則對這屢建奇功,新近才把薛舉剌殺的大功臣有什麼辦法呢?」

    徐子陵皺眉道:「以前師小姐對魔門的事總是不願談論,現在忽然又變得言無不盡,其
中是否有甚麼特別的原因?」

    師妃暄微笑道:「自大巴山別後,妃暄從水路全速趕赴幽林小谷,通知青漩小姐這件
事,才曉得魯妙子臨終前曾以飛鴿傳書予青漩小姐,遺書中提及很多事,對你和寇仲更是推
崇備至,其中提及你可能是天下唯一的一個,可不須學習花間或補天的魔功,亦能讀通《不
死印卷》的奇材,她遂決定把印卷交給你。假若你不能及時趕來,那她就當著安隆和楊虛彥
面前把印卷毀掉,好一了百了。」

    徐子陵禁不住心中湧過一陣失望,原來師妃暄現在對他另眼相看的原因,非是因她對自
己觀感有變,只是因魯妙子的遺書,又或因石青漩對他的信任,不由暗感失望,那種滋味確
不好受。

    由此推之,自己真的可能對這淡雅如仙的美女生出情嗉,否則怎會因此而神傷。想到這
裡,徐子陵把所有擾人的情緒壓抑下去,若無其事道:「原來如此,早知小弟便不用千山萬
水的趕到道理來。」

    師妃暄訝道:「未能一窺印捲上所載,你不覺得可惜嗎?」

    徐子陵有感而發道:「得得失失,怎能介懷那麼多!否則做人豈非萬分痛苦。況且魯先
生極可能錯看或高估了我徐子陵,看得走火入魔時才不划算。若要學士乘武技,羅漢堂內的
五百尊塑像,無不暗含玄奧道理,大自然的鳥飛魚落,無不可為我之師,誰還有空去參詳魔
門邪人創出來的東西!」

    師妃暄美目深深地凝注他,秀眸彩芒閃閃,歎道:「妃暄現在才明白魯大師為何如此欣
賞你徐子陵啦!徐兄可知此寺的羅漢,均是依後秦聖僧鳩摩羅什親繪的手本敬制。」

    徐子陵一呆道:「鳩摩羅什是誰,名字這麼古怪的。」

    師妃暄肅容道:「鳩摩羅什乃天竺來中士傳法有大德大智的高僧,廣究大乘佛法而尤精
於般若性空的精義,武技更是超凡入聖,卻從不以武學傳人,只論佛法。來中土後在長安的
逍遙園從事翻譯佛經的工作。恐怕連他自己也沒想過竟然有人能從他設計的塑像瞧出玄虛,
且非是佛門的弟子,確是異數。」

    接著橫他一眼道:「虧你這人還要說魯師錯看你,是否怕負上什麼責任呢?」徐子陵苦
笑道:「給你說得我差點要入殿再多看兩遍。唉!現在這裡再用不著我這個閒人,巴盟的人
又四處為李世民尋我晦氣,小弟實不宜久留,師小姐請啦!恕小弟失陪。」

    以師妃暄的恬淡無求,也忍不住蹙起秀眉不悅道:「為何你一副趕著要溜的樣子?你難
道看不到天下萬民的苦難,即使是能避開中原戰火的巴蜀,亦因外面政治形勢的變化而風起
雲湧。自祝玉妍、石之軒出世,一直是道消魔長之局,否則天下不該亂成這個樣子。有志氣
的人均應為人民辦點事。」

    徐子陵的苦笑更深,歎道:「有志氣的是寇仲而非徐子陵,師小姐對我的期待不嫌太高
嗎?」師妃暄回復平靜,微笑道:「徐兄知否我因何要冒充石之軒嚇安隆一跳?」

    徐子陵思索道:「是不是想試探石之軒有否牽連在這件事內?假若安隆是奉石之軒的命
令行事,當然不會害怕。」

    師妃暄白他一眼道:「不嚷著要走了嗎?」

    徐子陵尷尬道:「原來師小姐也懂得耍人。」

    師妃喧輕吁一口氣,柔聲道:「你這人很難侍候,如若徐兄不介意,可否讓妃暄作個小
東道,請你嘗試成都著名的地道齋菜,青漩小姐尚有些東西要交託你哩!」

    徐子陵皺眉道:「師小姐不用為我浪費寶貴的時間,只要告訴我何處可見到石小姐,小
弟自行尋去便成。」

    師妃暄像瞧通看透他般,櫻唇角逸出一絲微僅可察的笑意,漫不經意地油然道:「又來
哩!此地一別,不知何日再有相見之期,陪妃暄多一陣子也不成嗎!」

    師妃暄尚是首次對他軟語相求,想起連毀掉她的和氏璧人家都不計較,心中一軟,只好
點頭答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