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重會玉人            

    徐子陵先是聽到石青漩的聲音,循聲瞧去,剛好見到她一閃即逝的粉背。

    他不知道石青漩為何能如此肯定「疤臉大俠」就是自己,但她聚音成線傳入他耳中的
話,卻教他大感為難,那是「撇下侯希白後,立即到城外大石寺來找人家吧!」就是那麼略
一猶豫,行蹤飄忽、如幻似真,以簫技名聞天下的玉人早消沒在人流中。

    在雙方衷誠合作的情況下,要他就那麼撇掉侯希白,對他來說是有著道義上的難題。何
況楊虛彥、安隆方面勢力龐大,失去侯希白的助力,實屬不智。

    最要命是若大石寺是在城內還可找人問路,如在城外又不想白費工夫,他勢需侯希白這
識途老馬幫忙。

    「咚咚喀喀」的鼓音,把他的心神從石青漩身上收回來,忙湊到侯希白耳邊道:「我聯
絡到石青漩,快溜!」侯希白微一錯愕,接著向眾美女一揖到地,讚歎道:「鼓美人更艷,
在下拜服,只恨在下有急務在身,范大小姐可否容在干明天才往貴幫總壇請罪問好。」

    他的動作不但瀟灑悅目,且帶著一種恢諧的味道,登時惹得眾女花枝亂顫,笑意盎然。

    其餘六女仍擊鼓妙舞之際,特別出眾的美女停下來,右手按在鼓皮處,左手輕擦小攣
腰,似瞠似喜的俏立於兩人身前,美目在徐子陵這疤臉客身上先打個轉,便不大感興趣的集
中凝注在風度翩翩的侯希白處,微跺小靴的嬌聲道:「你這人最是可恨,要找你時總不知走
到那裡去。今趟又想找藉囗開溜嗎?」

    她的聲線嬌柔悅耳,帶著一種引人的磁性,即使以徐子陵心不在焉的狀態,亦想聽她多
說兩句話。加上她肆無避嫌大膽宜接的作風,確能令任何男性心癢難熬。

    可能是他一生人首次後悔一向憐香惜花作風的剎那,侯希白苦笑道:「范大小姐誤會啦!
我侯希白豈是言而無信之徒?何況是隹人有約,不過我這位兄弟的父親大人病危,故在下必
須陪他趕回家去,他的爹等若在下的半個爹,大小姐多多包涵。」

    美女一對妙目立即來到徐子陵臉上,懷疑地嬌哼道:「騙人家也該編些動聽點的故事,
你這兄弟毫無焦急悲慼之容,剛才你們兩人只似在燈市閒逛,鬼才信你?」徐子陵不得不壓
下心中的情緒,為侯希白這最隹藉囗圓謊,沉聲道:「小弟是剛接到侯兄的通知,始知家父
垂危之事。唉!人生區區數十寒暑,小弟一向對生生死死看得非常淡薄,但能讓他老人家有
子送終,乃我等為人子女者報答親恩的責任,唉!」徐子陵的謊話到這裡再無以為繼,只好
以唉歎作結。

    美女妙目一轉,低喝道:「不要敲鼓啦!聽得人心煩意亂的。」

    眾人顯然為她馬首是瞻,立即停手。

    美女由不相信變得半信半疑,黛眉輕蹙道:「你是否成都人?家在那裡?」侯希白快刀斬
亂麻的扯著徐子陵臂膀,道:「時間刻不容緩,我兩兄弟須立即離開,失陪哩!」美女一挺
聳秀的酥胸,惡狼狽的道:「若明天不見你來,我范采琪把你言而無信的舌頭切下來送
酒。」

    說罷無奈讓路。

    「咯!咯!」陳老謀的聲音從房內傳出道:「進來!」

    寇仲推門而入,見陳老謀從床上坐起身來,移到床沿坐下,不好意思的道:「吵醒謀公
啦!不過只要你翻看一遍,包保不會責怪我。」

    把魯妙子記下機關巧器的手抄卷遞到陳老謀手上去。

    陳老謀沒有立即去看塞到手上的秘本,怔怔瞧著寇仲好半晌後,點頭道:「老夫一大把
年紀,已不知親眼看著多少人在變,像雲玉真便變得很厲害,迫得我和小卜最後只好離開
她。你這兩個小子雖然愈來愈厲害,但仍是那種本質,小陵隨遇而安,你則是玩世不恭。」

    寇仲啞然失笑道:「若謀公你把這兩句對我們的評語說給李密、蕭銑等人聽,定沒有人
同意。」

    陳老謀哈哈笑道:「你心知肚明我陳老謀在說甚麼。爭霸天下也可以是玩世不恭的一種
方式。那表示你不甘屈服於既有和傳統勢力之下,放手追求個人的目標。」

    寇仲抓頭道:「我的目標究竟是甚麼呢?坦白說,我並不覺得當皇帝是有趣的事,所以
就算我取得最後勝利,大概都會請別人去坐那燙屁股的位子。」

    陳老謀搖頭道:「你的目標絕非要當皇帝,而是要縱橫天下,把沒有可能的事變成可
能。」

    寇仲呆了半晌,歎道:「知我者莫若謀公,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陳老謀得意道:「這叫觀人於微,想做皇帝的人都有很大的權力慾,講求上下之分,像
蕭銑雖擺出禮賢下土的樣子,事實上言行舉止都充滿皇室貴胄的派頭,不穿龍袍只是一種手
段。那有像你般甚麼都隨隨便便,如非你手下有擅長組織的能手如宣永、任媚媚、虛行之等
人,你的少帥軍只會是一盤散沙。」

    寇仲欣然一拍他的老肩,微笑道:「你知我是甚麼料子,我也曉得你的料子,何不翻翻
手上的東西一看究竟?」

    陳老謀低頭一看,見封面書有《機關巧器學》五字,露出一絲做然不屑的笑意,打開第
一頁,只見序文開宗明義的寫著:「機巧之學,乃攻心格物之學。心有心性,物有物性,總
言之為天地自然之理,無所不包,無所不容。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只是小道小術。」

    陳老謀這機巧之學的專家,立時動容,問道:「是誰寫的?」寇仲親自為他揭往次頁,
序文未赫然現出魯妙子三個觸目的簽署。

    陳老謀劇震道:「我的娘!」又翻往第一頁續看下去。

    寇仲低聲道:「這本鬼東西我看了十多遍,仍是一知半解,謀公你……」見陳老謀對他
的話全是聽而不聞,遂識趣的乖乖離開,又為他輕掩上房門。

    河水溫柔地拍打著夜航的船體,明月斜掛天上,寇仲忽感到無比的輕鬆,生命再次充盈
著迷人的意義。

    人生便是不斷的爭取,管他到頭來是痛苦還是快樂。

    侯希白登上小的,指著前方道:「那就是大石寺。」

    徐子陵朝他指示向前瞧去,見到在古柏三天,竹樹蔥籠,月色凝罩,紅牆環繞內佛塔凌
空,寺樓巍然高大。

    侯希白忽地長歎道:「子陵兄會否覺得楊虛彥選此寺作為冒充石師與青漩會面處,很是
古怪呢?」徐子陵訝道:「或者他料到石小姐是要先和我見面,故把地點選到這裡來。」

    侯希白搖頭道:「我敢這麼肯定,此中自有因由,卻不知該否說出來?唉!」

    徐子陵茫然不解道:「侯兄若有苦衷,不說也罷。」

    侯希白似立下決心的斷然道:「還是告訴子陵兄較妥當點,我之所以猶豫不決,皆因牽
涉到石師的秘密。我自幼是個孤兒,少有與人說心事,尤其有關石師和花間派的事,更從不
透露予其他人知曉。」

    徐子陵默言不語,暗忖他這孤兒是否也像曹應龍般,是石之軒一手泡製出來。

    侯希白仰觀夜月,又俯首低吟,緩緩道:「石師雖只傳我花間派的武功心法,但亦不時
論及補天閣的武學,所謂'補天',就是補天之不足處,發展至極端時自被所謂自命正宗者視
之為邪魔外道,補天不足被譏為逆天行事。唉!豈知順者為賤,逆者為貴之理。」

    徐子陵聽得心中微寒,侯希白始終是一代邪人石之軒栽培出來的弟子,說及有關魔門理
論時,語氣大有憤世嫉俗之慨,異於平常的溫文儒雅。

    侯希白忽又不好意思的道:「子陵兄切勿見怪,說到這些問題時,不知是否因不斷在腦
裡重覆,很自然模仿石師當時說話的語調。」

    徐子陵岔開道:「為何大石寺全無燈火,就算所有和尚都已就寢,也該有佛燈香燭一類
的東西吧?」侯希白道:「我正要告訴子陵兄,大石寺的主持因開罪了魔門裡一個極難纏的
人物,故寺內的和尚均到附近的寺院棲身避禍,一天不擺平爭執,絕不敢回來。」

    徐子陵愕然道:「誰人如此霸道,巴蜀的武林同道竟坐視不理嗎?」

    侯希白待要回答,一點燈火在寺院內亮起,徐子陵低喝道:「侯兄給小弟押陣,我去
了。」

    徐子陵迅快而小心的翻過院牆,此時燈火忽又斂去,只好憑記憶搜索過去,順手脫掉面
具。

    這所名剎規模不小,由山門殿起,接著是天王殿、七佛殿、大雄寶殿、藏經樓等,殿堂
重重,雖及不上淨念禪院的結構複雜,造型優美,但亦是宏偉壯麗。

    在主殿群成行成陣之旁,萬千竹樹中聳起一座高塔,份外具有氣勢。

    徐子陵此時不禁有點後悔為何不多問侯希白一句,究竟是魔門那個厲害人物,竟能令這
裡的和尚空寺避禍。

    要知大凡名寺古剎,均有本門武功高強者負起護寺之責,而寺中和尚多少也有懂得武功
的人。兼之區內的武林同道,亦會與寺院有交往,絕不會坐視不理。

    所以眼前的情況,可算極不尋常。

    聽侯希白的囗氣,此人絕不會是安隆,且是徐子陵不認識的。如此就可能是連曹應龍都
不曉得的那個名列邪道八大高手的人物。

    他從未試過在沒有人的寺廟任意穿行,感覺非常新鮮。現在的徐子陵對建築學已非吳下
阿蒙。順步瀏覽,對整座名剎的結構一目瞭然,更感受到在宗教的徵召下,建寺者那種嬋思
竭力的熱忱和精神。不論門,窗、簷、拱,均雕刻有翎毛、花卉等各類紋飾。廟脊上則塑置
奇禽異獸,栩栩如生。

    殿堂間有長廊貫通,左右大石柱林立對稱,片刻後,他已置身在先前出現燈火的羅漢堂
中,一時不由呼吸頓止,鳥眼見塑像如林,佈滿大殿的奇景震攝。

    大殿塑像羅列,分作兩組,中央是數十尊佛和菩薩,以居於殿心的千手觀音最為矚目,
不但寶相莊嚴,且因每隻手的形狀和所持法器無有相同,令人生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的感
覺。

    五百羅漢分列四周,朝向中央的塑像,形成縱橫相通的巷道。徐子陵仿似置身另一個有
別於現實的神佛世界,身旁的塑像在透進來的月色掩映中,造型細緻精巧,色澤艷麗,無論
立倚坐臥,均姿態各異,仿若真人,神態生動,疑幻似真。

    當他來到千手觀音座前,四周儘是重重列列的羅漢佛像,有若陷身由塑像布下的迷陣
中,那感覺實非任何言語可以形容萬一。

    千手觀音座下有個小燭台,只一眼徐子陵便認得式樣與石美人在福洞迷宮使用的相同。

    石青漩動人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輕柔地道:「請徐公子點燈好嗎。」

    徐子陵壓下回頭的衝動,取起燭台旁的火石,把燭台燃起。

    一點跳躍閃爍的焰火,在羅漢堂中心處亮起來,更添本已詭奇的氣氛。

    石青漩的聲音在右側傳來道:「我們不若玩玩捉迷藏吧!」徐子陵卓立不動,像個怕受
責罵的兒童般招供道:「小姐幸勿見怪,隨我來的尚有侯希白,小弟並沒依小姐之言把他撇
下,其中是有原因的。」

    石青漩沉默下去,接著從千手觀音後現身出來,臉覆重紗,淡淡道:「人世間的事,莫
不在因緣兩宇之中,來便來吧!也沒甚麼大不了的,最重要是你這好人來了!」面對玉人,徐
子陵雖有千言萬語,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在經過重重困險,處處弄人的命運後,她竟忽然得來全不費功夫的出現在眼前伸手可觸
處,一股無法一一百喻的感覺從深心處似洪水般爆發出來,使他首次生出把一位女性擁入懷
裡的衝動。

    那當然只能在心內偷偷的想。

    石青漩給他的感覺是冷熱無常,永遠和你保持一段距離,難以捉摸。雖不至拒人於千里
之外,至少是不易親近。

    深吸一囗氣後,徐子陵平靜地道:「姑娘今趟到成都來,是否接到今尊的消息。」

    石青漩漫不經意的道:「青漩只有娘而從沒有爹。你是否想警告我那只是安隆和楊虛彥
兩人弄的鬼把戲。哼!這兩個混蛋竟敢小顱碧秀心的女兒,我定要他們吃不完兜著走。你倒
本事,剛抵成都便弄清楚這麼多事。」

    徐子陵聽得瞠目結舌,無言以對。知自己亦小顱了石青騰,白白擔憂近十天。

    石青漩微笑道:「安隆本約我到他的老鋪會面,幸好在門外碰到你們,於是改約他們到
這裡來,把事情一併解決。你該沒忘記說過肯為我背起所有擔子和責任,大丈夫一諾千金,
可不能說過便算。」

    徐子陵聽得頭皮發麻,道:「有甚麼擔子姑娘要交由我挑負的呢?」自認識這作風特別
的美女,他從不知該如何應付她。

    石青漩像述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般悠然道:「首先我要把這石之軒的鬼卷子交給你處
理,徐公子愛撕掉扔掉,又或交給誰,悉隨尊便。」

    徐子陵大吃一驚時,石青漩遞上羊皮卷一軸。

    異變隨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