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23卷)
第十二章 天下形勢

    酒酣耳熱之際,洛其飛道:「我從江淮軍處,還打聽到另一個消息,就是在大敗唐
軍後,薛舉忽然得病暴死,由其子薛仁杲繼位為秦帝,屯兵折庶城。」
    眾皆動容。
    陳老謀不能置信的道:「薛舉功力深厚,除非是走火入魔,怎會忽然病死?」
    寇仲關心的卻是另一個問題。問道:「唐軍大敗是什麼一回事?」
    洛其飛道:「他的死尚另有傳聞,不若一併從頭說起,兩個月前薛舉親率大軍攻打
涇州,沿途縱兵掠虜,直殺至豳川、歧州附近,震動關中。李淵遂封秦王李世民為西討
元帥,以劉文靜和殷開山兩人為副,領兵前往對壘於高庶。奇怪的事發生了,李世民突
然抱恙,只由劉殷兩人指揮大軍,給薛舉以精銳的輕騎從背後包抄掩襲,激戰於豳洲的
淺水原,結果唐軍損失近半兵將,失去高庶城,李世民被迫退回長安,自晉揚起兵後,
李世民尚是首次吃敗仗。」
    卜天志大訝道:「這確是奇聞,李世民怎會於這時間突然染病?」
    寇仲道:「若我猜得不錯,陰癸派定脫不了關係,出手者極可能是涫妖女。李世民
也算了得,竟死不去。哈!我明白哩!師妃暄追著妖女直到合肥來,為的可能正是此事。」
    眾人聽得大感茫然,寇仲扼要分析後,問洛其飛道:「薛舉的死另有什麼傳聞?」
    洛其飛道:「有一個說法薛舉是遇刺身亡的,因為在他死前的幾個時辰,他還能龍
精虎猛的去巡視前線的營壘。」
    寇仲拍台道:「定是楊虛彥那小子,只他才有於千軍萬馬中取敵將首級若探囊取物
的本領,好小子!」
    洛其飛道:「不過楊虛彥還不是在少帥手下吃了大虧嗎?」
    陳長林道:「薛舉之子薛仁杲武功高強尤勝乃父,大將宗羅候更是智勇雙全,薛舉
雖死,恐怕唐軍仍不能討得便宜。」
    洛其飛大搖其頭道:「薛舉的威望豈是仁杲能及,薛仁杲最大的缺點就是賦性驕橫,
與諸將不合,薛舉之死,極可能是西秦軍由盛轉衰的關鍵。」
    寇仲神色凝重的道:「有沒有劉武周那方面的消息?」
    洛其飛搖頭道:「似乎沒有什麼動靜。」
    寇仲沉吟道:「那定是因突厥人仍不肯與李淵撕破臉皮,沒有突厥的支持,劉武周
和宋金剛絕不敢貿然南犯。唉,這又叫坐失良機。」
    洛其飛道:「不過聽說薛舉今次東進關中之所以如此威猛難擋,皆因有突厥在暗中
供應裝備和戰馬的緣故。」
    陳老謀道:「會否劉宋兩人是怕若領軍南下,會便宜薛舉父子呢?因為他們怎都想
不到薛舉會突然橫死的,只認為薛舉父子能大大削弱李閥的力量,最好是彼此來個兩敗
俱傷,那時他們才施施然南下也不遲。」
    陳長林搖頭道:「若他們這麼想,就是不懂兵法。照我猜想,劉武周仍未敢遽然南
下,該是受到竇建德的牽制,此人從不賣突厥人的賬,非像郭子和、梁師都等要瞧突厥
人的臉色做人。」因他曾跟隨過王世充,自然熟悉北方情況。
    寇仲思索道:「薛仁杲背脊後尚有個李軌,西秦軍傾巢東侵,薛舉又命喪征途,李
軌會有什麼行動?」
    洛其飛道:「李軌一向覬覦薛氏父子佔據的秦、隴之地,但至於他有什麼行動,仍
沒有任何消息。我們所謂的最新消息,至少是個多兩個月前的舊事。」
    寇仲歎道:「李小子便像小弟般那麼有運道。照我零零碎碎聽回來的印象,薛仁杲
這小子長於速戰速決,當得上將驍卒悍、兵鋒銳盛的贊語而無愧。可惜他的對手是李世
民,李小子的最大優點就是『穩守』兩個字,恰好克制薛仁杲。可以推測薛仁杲必是先
小勝後大敗。一旦李世民盡收隴右之地,李軌只有投降一途;接著就輪到關外諸雄。唉!
我們要趕快點部署才行。」
    陳長林搖頭道:「假若李家父子真的出軍關中,勢將成天下眾矢之的,王世充和竇
建德固然絕不肯容他們得逞,南北諸雄亦會乘機北上南下,看來形勢非是如斯簡單。」
    寇仲苦笑道:「我也希望如此。問題是不但李世民有通天手段,擅於收買人心。最
糟是這小子還有師妃暄在背後支持,並為他散播仁義形像,故很多時可能不用硬取都可
收附敵人降卒,絕不可小覷。」
    接著問道:「我尚未有機會問長林兄關於王世充和李密的鬥爭哩!」
    陳長林道:「我離東都時,王世充仍是佔盡優勢,不斷擴充領土,又招降大批李密
的將領和士兵。不過王世充用人惟私,心胸狹窄,致內部矛盾重重,派系勾心鬥角,不
得人心,尤其他想殺少帥一事傳出後,更令諸將心寒,始終難成大業。」
    卜天志問道:「李密方面有什麼猛將投靠王世充?」
    陳長林答道:「最著名的首推秦叔寶、程知節和羅士信三人,不過照我看王世充很
難留得住他們。」
    寇仲終於聽到秦叔寶的消息,動容道:「原來秦叔寶依附王世充。這人確是個猛將,
連沈落雁都曾差點敗在他手上,卻給我和陵少搞亂了他的局。」
    卜天志道:「程知節聽說又名程咬金,在武林頗有名聲,也是不可忽視的一員虎將。」
    寇仲笑道:「都是程咬金這名字易記點,程知節太文皺皺哩!李密這小子現況又是
如何?」
    陳良林道:「據王世充得來的情報,李世民的頭號大將李靖搭上李密的首席謀臣魏
征,再由魏征出馬勸說李密歸降李閥,如若事成,李閥說不定可不費一兵一卒奪得瓦崗
軍現時仍東至海、南至江、西抵汝州、北控魏郡的大片土地。不過聽說徐世績和沈落雁
均大力反對,擺出寧為玉碎,不作瓦存的壯烈姿態,這兩人均對李密很有影響力,所以
王世充對此事仍非常放心。」
    寇仲歎道:「李小子真厲害,這也給他想到,至少他只派人去說幾句話,立令李密
軍分裂成主降和主戰兩派,多麼划算,我們要好好學習。」
    上天志道:「王世充、劉武周和竇建德固是李淵父子的勁敵,而蕭銑和杜伏威均在
此帶全無敵手,只要消除一些障礙,均可隨時北上,若我是李淵,就絕不會在這種情況
下揮軍攻打洛陽。」
    寇仲皺眉道:「蕭銑會否與杜伏威合作?在一般的情況下,這當然不可能發生。但
若李淵父子真的兵出關中,什麼沒可能的事均會變得可能。」
    陳老謀道:「若李家想先對付蕭銑或杜伏威,只有自金川出巴蜀一途,那時大可沿
江而下,先迫江陵,再順江東攻杜伏威,不過如此勞師動眾,實非智者願為。」
    寇仲色變道:「我的娘!終於明白為何師妃暄會到西南來啦!」
    
                  ※               ※                 ※

    徐子陵呆看師妃暄好半晌後,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道:「我和師小姐間實有點小
誤會,坦白說我本打定主意不到悅來棧投宿的,豈知卻遇上個不想碰到的人,為擺脫他
的糾纏,只好謊稱有朋友給我在此訂下房間。結果給他纏到這裡來,才將錯就錯的留宿
一宵,打算明早離開,豈知給小姐尋上門來,嘿!真不好意思。」
    師妃暄蠻有興趣的聽著,然後含笑道:「這就叫機緣哩!子陵兄為何忽然有不吐不
快的衝動?」
    徐子陵回復一貫的灑脫從容,道:「在答這問題前,小弟可否先問一件事?」
    師妃暄淡淡道:「子陵兄請下問。」
    徐子陵道:「據聞成都所有客棧都一早客滿,小姐到此的時間該不比我早多少,為
何卻可輕易訂得房間,而外邊那掌櫃老先生又對我那麼尊敬有禮?」
    師妃暄若無其事的道:「皆因妃暄是透過別人做的,這人在成都很有辦法。可到你
回答妃暄的問題了哩。」
    徐子陵到此刻始知師妃暄來成都,非像表面那麼簡單,因為以她的性格,絕不會隨
便拜訪任何人。微一沉吟,道:「答案很簡單,皆因我不想接受小姐的邀約。」
    師妃暄絲毫不以為忤,更是興致盎然的微笑道:「這個妃暄當然猜想得到,只是想
聽到子陵兄進一步的解釋,子陵兄當知道妃暄的邀請絕不涉及男女之私,而是另有用意。」
    徐子陵更是一陣心意索然,旋又把這令人煩擾的情緒拋開,道:「小姐任何舉動言
語,均暗含玄機,豈是我等凡人所能測度。而且我現在只想大被蒙頭睡一好覺。其餘的
事明天才去想,小姐幸勿笑我。」
    師妃暄微嗔道:「誰會笑你呢?只會怪你口不對心。實情是你猜到石青璇會來找你,
又不滿妃暄對侯希白的看法,對嗎?」
    徐子陵一呆道:「我真沒想過石青璇會來尋我。聽口氣小姐似乎和石青璇不大和睦。
至於小姐另一個猜測,是否暗示我徐子陵在嫉忌呢?」
    師妃暄就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一任水流衝擊仍不留下痕跡的堅石,平靜無波的道:
「算妃暄誤會你哩!我只是以言語試探,想弄清楚徐子陵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沒多少
人能像子陵兄般引起我的好奇心,這是實話,子陵兄信嗎?」
    徐子陵苦笑道:「除了師門重任,有什麼事會給小姐放在心上的。我今趟入蜀,只
是想提醒石青璇,著她小心楊虛彥,事了立即離開,其他事都不想管,亦管不到。」
    師妃暄點頭道:「妃暄明白,若沒有寇仲,徐子陵只會是閒雲野鶴,不問世事。我
尊重子陵兄的決定,更希望子陵兄能事與願同。妃暄告辭啦!」
    
                  ※               ※                 ※

    眾人訝然瞧著寇仲。
    寇仲輕呷一口酒,沉聲道:「師妃暄定是到四川為李小子鋪路,那表示薛仁杲若非
處於下風,就是被李小子轟回老家。」
    眾人均無話可說。
    慈航靜齋乃武林共仰的聖地,若擺明支持關中李家父子,聲望勢將倍增,如師妃暄
親自出馬到巴蜀為李世民說項,除非是冥頑不靈又或別有用心者,否則確很難拒絕直接
出自慈航靜齋的請求。何況若薛仁杲敗北,李閥之聲勢更是如日中天,對中立的地區勢
力來說。及早依附自然比大局已定時歸降者受看重得多。
    卜天志道:「獨尊堡的解暉在巴蜀舉足輕重,沒有他點頭,誰都不敢自作主張,他
和嶺南宋家有姻親關係,該不會那麼容易向李家父子投降吧?」
    寇仲苦笑道:「志叔有這看法是尚未見過師妃暄,她不但長得比仙子還美,詞鋒識
見均像她的劍那麼厲害,她若肯紓尊降貴為李小子擔任蘇秦張儀的角色,保證可打動很
多人。」
    跟著像想起什麼似的,問陳長林道:「獨孤閥事敗逃離洛陽後,躲到什麼地方去。」
    陳長林道:「最安全的地方莫如關中長安,何況他們又是親戚。」
    卜天志不解道:「獨孤閥和李閥有什麼關係?」
    陳長林道:「李淵之父和楊堅各娶獨孤氏姊妹為妻,關係就是這麼建立的。據聞其
中有楊虛彥從中穿針引線,使李建成不理李世民的反對大力向李淵說項,所以獨孤閥雖
寄人籬下,仍生活得非常風光。」
    寇仲大感頭痛,想到即將前赴長安尋寶,偏是仇人群集該地,令事情倍加困難。
    歎一口氣後,衝口而出道:「收拾沈綸後,我想到嶺南拜見宋缺。」
    眾人那想得到他忽然峰迴路轉的吐出這兩句話,均大感愕然。
    寇仲像從夢中驚醒過來般,見人人均呆瞪自己,道:「我剛才說過什麼?」
    陳老謀道:「你說要去見宋缺。」
    寇仲「啊」的一聲,老臉微紅,點頭道:「對!好應該去拜會他老人家,從這裡坐
船到嶺南去,須多少天的船程?」
    陳長林皺眉道:「幾天便成。不過宋缺這人生性孤傲,很難相處,少帥這麼貿然找
上門去,不知他會如何反應。」
    陳老謀沉聲道:「說不定他要試試少帥的刀法。」
    洛其飛道:「宋家從未真正參與隋亡後的爭逐,照看該是重施楊堅得天下的技倆,
憑其優越的地理位置,那不論誰做皇帝,都要以優厚的條件安撫他們。」
    陳長林接下去道:「所以宋家是不會直接捲入眼前的任何紛爭去的。少帥若想說服
他們,只是徒費唇舌。」
    寇仲有點尷尬道:「我只是想去打個招呼,各位既這麼說,待我再多想想吧!」
    心中卻浮起宋玉致的倩影,且愈趨鮮明強烈。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