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23卷)
第十章 成都燈會

    一年成邑,二年成都,因有成都之名。
    戰國時秦惠文王更元九年秋,秦王派大夫張儀、司馬錯率大軍伐蜀,吞併後置蜀郡,
以成都為郡治。
    翌年秦王接受張儀建議,修築成都縣城。
    縱觀歷代建城,或憑山險,或占水利,只有成都既無險阻可恃,更無舟楫之利。且
城址在平原低窪地方,潮濕多雨,附近更多沼澤,惟靠人力來改善。
    為了築城,蜀人曾在四周大量挖土,取土之地形成大池,著名的有城西的柳池,西
北的天井池、城北的洗墨池、萬歲池和城東的千歲池,既可灌溉良田,養魚為糧,更可
在戰時作東、西、北三面的天然屏障。加上由秦昭王時蜀守李冰建成的都江堰,形成一
個獨特的水利系統,一舉解成都平原水澇之禍、灌溉和航運的三大難題。
    成都本城周長十二里,牆高七丈,分太城和少城兩部份。太城在東,乃廣七里;少
城在西,不足五里。
    隋初,成都為益州總管府,旋改為蜀郡。
    大城為郡治機構所在,民眾聚居的地方,是政治的中心,少城主要是商業區,最有
名的是南市,百工技藝、富商巨賈、販夫走卒,均於此經營作業和安居。
    徐子陵在起行前,曾向白文原探問過成都目下的情況。
    原來隋政解體,四川三大勢力的領袖,獨尊堡的解暉,川幫有「槍霸」、「槍王」
之稱的范卓和巴盟的「猴王」奉振,舉行了一個決定蜀人命運的會議,決定保留原有舊
隋遺下來的官員和政體,改蜀郡為益州,以示新舊之別,由三大勢力為新政撐腰,不稱
王不稱霸,等待明主的出現。
    據聞此事是有「武林判官」之稱的解暉一力促成,可見此人卓有見地,知道四川受
山水之險所阻,兼且民風淳樸,熱愛自給自足的生活,偏安有望,卻是無緣爭霸。
    徐子陵疾趕三日路後,在黃昏前繳稅入城,想休息一晚,明早才往黃龍尋石青璇的
幽林小谷。
    事實上他的內傷尚未痊癒,極需好好休息一晚,養精蓄銳,以應付任何突發的危險。
    唉入城門,徐子陵便感受到蜀人相對於戰亂不息的中原,那昇平繁榮,與世無爭的
豪富奢靡。
    首先入目是數之不盡的花燈,有些掛在店舖居所的宅門外,有些則拿在行人的手上,
小孩聯群結隊的提燈嬉鬧,款式應有盡有,奇巧多姿,輝煌炫目。
    女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羌族少女的華衣麗服更充滿異地風情,嬌笑玩樂聲此起彼
伏,溢滿店舖林立的城門大道。在擠得水洩不通的街道上,鞭炮聲響不絕,處處青煙彌
漫,充滿節日的氣氛。
    徐子陵算算日子,才猛然想起正是中秋佳節,不由抬頭望往被煙火奪去少許光采的
明月,心中湧起親切的感覺,但與週遭的熱烈氣氛相較便感到自己有點兒格格不入。
    離開揚州後,他和寇仲均失去過節的心情,這或者就是爭天下的代價吧!
    和平盛世,該就是眼前這個樣子,心下不由一陣感觸。
    若素素仍在,乃會很高興和他湊熱鬧。
    忽然間,他給捲進這洋溢對生命熱戀燈影燭光的城市去,隨肩摩踵接的人潮緩緩移
動。層樓復閣,立於兩旁,無不張燈結綵,大開中門,任人賞樂。更有大戶人家請來樂
師優伶,表演助興,歡欣靡曼,有種窮朝極夕,顛迷昏醉的不真實感覺。
    一時間,徐子陵都不知該往那處去才好。
    在鼎沸熾熱的佳節氣氛中,忽有一物不知從何處擲來,徐子陵輕鬆地一把接著,原
來是個繡花球,愕然瞧去,在燈火深處,只見一名女子立在對街一群燒鞭炮的小孩間,
正透過臉紗緊盯著他。
    縱使在這所有女孩都扮得像花蝴蝶般爭妍鬥麗的晚上,她又沒露出俏臉玉容,但她
優雅曼妙的身形,仍使她像鶴立雞群般獨特出眾。
    又是那樣熟識。
    就在第一眼瞥去,他已認出是石青璇。
    十多個羌族少女手牽手,嬌笑著在他和伊人間走過,見到徐子陵俊秀的儀容和軒偉
的身材,均秀目發亮,秋波頻送。
    徐子陵給阻得寸步難行時,石青璇舉起纖手,緩緩把臉紗揭起,露出鼻子以下的部
分。倏忽間,四周的嬉鬧笑語,似在迅速斂去,附近雖是千百計充衢溢巷的趁節遊人,
但他卻感到天地間除他和石青璇外,再無第三者。雖然他們被以百計的人和駛過的馬車
分隔在近四丈的遠處,但在他來說並沒有任何隔閡。
    那是種難以描述的感受,他雖仍未能得睹她的全貌,但她這略一顯露卻能令他泛起
更親切和溫馨的滋味。她就像以行動來說明「哪!給些你看啦!」的動人姿態樣兒。相
比起她故意裝上丑鼻,又或把臉弄得黝黑粗糙,眼前的美景,實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首先令他印象最鮮明的是她像天鵝從素黃的褂衣探出來修長纖潔,滑如緞錦的脖子,
懶得她更是清秀無倫,迥異一般艷色,有種異乎尋常的美麗。
    正因她把上半邊的俏臉藏在紗內,才令他特別注意到這以前比較忽略的部分。而事
實上,他從未試過以劉楨平視的姿態並以男性的角度去觀賞她。
    當他目光從她巧俏的下頷移上到她兩片似內蘊著豐富感情,只是從不肯傾露,宜喜
宜嗔的香唇時,她的嘴唇還做出說話的動作,雖沒有聲音,但徐子陵卻從口型的開著,
清楚地讀到她在說「你終於來了」。
    徐子陵正要擠過去時,石青璇驀然放下臉紗,而他的視線亦被一個與他同樣高大的
男人擋著。
    「徐兄你好!」
    徐子陵愕然一看,竟是「河南狂士」鄭石如,再從他的肩頭望往對街,石青璇已在
人叢內消失得無影無著,就若她出現時那麼突然。
    鄭石如錯愕的別頭循他目光望去,訝道:「徐兄是否見到熟人。」
    失諸交臂,徐子陵差點要狠揍鄭石如一頓,但當然知道不該讓他知道有關石青璇的
任何事,皺眉道:「沒什麼!隨便看看吧!」
    鄭石如親熱挽起他的手臂,不理他意願的以老朋友語調,邊行邊道:「徐兄為何這
麼晚才到,今早我便派人在城門接你。」
    徐子陵沒好氣道:「我動程時鄭兄仍留在上庸,為何卻到得比小弟還早?」
    鄭石如放開他的手,笑道:「徐兄走得太匆忙啦!在下和鄭當家本想邀你坐船從水
路來,既省腳力時間,又可飽覽三峽美景,瞿塘峽雄偉險峻,巫峽幽深秀麗,西陵峽灘
多水急,各有特色,石出疑無路,雲開別有天,堪稱大江之最。」
    他說話鏗鏘有力,扼要且有渲染力,配合他一股從骨子裡透出來任意而行的狂傲之
氣,徐子陵雖認定他是陰癸派的妖人,或至少與祝玉妍大有關係,仍很難惡言以向。
    徐子陵正籌謀如何把他撇開好去尋找石青璇,鄭石如不知從那裡掏出個酒壺,先大
灌兩口,才塞進徐子陵手中。
    這刻徐子陵忽又因三峽而憶起師妃暄和侯希白同游其地之事,聞得酒香四溢,暗忖
鄭石如不該下作得用毒酒這一招,而縱是毒酒也害不到他。遂狠狠大喝了一口,把酒壺
遞回給鄭石如時,香濃火辣的烈酒透喉直衝腸臟,禁不住讚道:「好酒!」
    鄭石如舉壺再喝一口,狂氣大發,搭上徐子陵肩頭,唱道:「深夜歸來長酩酊,扶
入流蘇猶未醒,醺釀酒氣麝蘭和。驚睡覺,笑呵呵。長道人生能幾何?」
    酒意上湧,徐子陵對這類亂來知酒性,一醉解千愁,亂離年代的頹廢歌詞,份外聽
得入耳,謙之他歌聲隱約透出一種蒼涼悲壯的味兒,不由減去三分對他的惡感。
    鄭石如豪情慷慨的道:「不知如何,我一見徐兄便覺投緣,今夜我們要不醉無歸。
便讓我們登上川蜀最有名的,與關中長安上林苑齊名的散花樓,居高望遠,在美人陪伴
下,欣賞中秋的明月。」
    徐子陵想起他和寇仲注定的上青樓運道,大吃一驚道:「鄭兄客氣!請恕小弟不能
奉陪。」
    鄭石如扯著他走往道旁,避過一群提燈追逐的孩童,訝道:「徐兄是否身有要事?」
    徐子陵有點不想騙他,坦白道:「我本是明天才有事,但路途辛苦,故想早點投店
休息,異日有機會再陪鄭兄。」
    鄭石如微笑道:「徐兄若想好好休息,更應由在下接待招呼,我可包保徐兄跑遍全
城,亦找不到可落腳的客棧旅店。」
    徐子陵只要看看不斷與他們臂碰肩撞的人,心中早信足九成,只好道:「鄭兄請放
心,有人為我預先訂下房子,所以今晚的住宿不會成問題。」
    他現在一心撇下鄭石如,好去尋石佳人,只好順口胡謅。
    鄭石如哈哈笑道:「究竟是那間客棧?」
    徐子陵心中暗罵,無奈下惟有說出師妃暄那間在南市的悅來客棧,因為這是他在成
都唯一喚得出名字的旅店。
    鄭石如微一錯愕,聳肩道:「既是如此,就讓在下送徐兄一程,假設出了問題,愚
兄可另作妥善安排。」
    徐子陵對他的熱情既意外又不解,想到一會後被拆穿謊言的尷尬,苦笑道:「鄭兄
真夠朋友。」
    鄭石如領他朝南市方向擠去,指著明月下高聳在西南方的一座高樓,道:「那座就
是紀念當年張儀築城的張儀樓,在樓上可以看到百里外終年積雪的玉壘山和看到從都江
堰流出盤繞城周的內江和外江,景致極美。」
    徐子陵訝道:「鄭兄對成都倒非常熟悉。」
    鄭石如忽地歎一口氣道:「徐兄是否對我鄭石如很有戒心呢?」
    徐子陵想不到他在介紹成都名勝的當兒,忽然岔到如此敏感的問題上,淡然道:
「鄭兄何出此言?」
    鄭石如道:「實不相瞞,今趟石如特來尋徐兄,是因想和徐兄好好一談,澄清一些
不必要的誤會,徐兄肯聽嗎?」
    徐子陵心中冷笑,他扮成岳山時,曾親眼見過他和祝玉妍有某種關係,假若他現在
花言巧語否認是陰癸派的人,那他索性撕破臉直斥其非,將他攆走,免他跟著礙手礙腳,
他早厭倦這樣和他糾纏不清,只恨怒拳難打笑臉人而已!
    冷淡地應道:「小弟正在洗耳恭聽。」
    鄭石如俯首,邊行邊露出沉吟的神色,好半晌才搖頭苦笑道:「我這人一不好名,
二不求利,但卻過不得酒和色兩關,所以有些人戲稱我為『酒色狂士』,雖帶貶意,我
卻甘之如飴。」
    兩人轉入一道橫巷,行人明顯少得多,一群外族少女載歌載舞而來,上穿對襟無領
短褂,且是數件套穿。下擺呈半圓形,腰圍飄帶,於腰後搭口,折疊出一對三角形飄帶
頭垂於後,絲繡花紋,漂亮奪目,連結起下身的百褶裙,狀如喇叭花,走動時益顯其婀
娜豐滿,裙褶擺動,如踏雲裳,虛實相生,極有韻味,配合令人眼花撩亂的頭飾、耳飾、
胸掛,徐子陵亦看得目不暇給,大惑有趣。
    鄭石如道:「這是彝族的少女,她們穿的裙已不算寬大,在巴蜀濾沽湖一帶的納西
族和普米族的女裙,更寬大得你想都未想過,不用幾丈布連綴折疊休想做得來。」
    徐子陵把目光從她們充滿動感誘惑的背影收回來,奇道:「這麼寬的裙怎樣穿的呢?」
    鄭石如以專家的姿態道:「繞體數周乃等閒之事,多餘的部份便掖於腰後,形如負
物,很有特色。哈!徐兄長得這麼英俊挺拔,路經彝人聚居的地方可要小心點,彝女美
則美矣,更是大膽熱情,但一旦纏上你,絕不肯放手,且非一走了事便能解決。」
    徐子陵暗吁一口涼氣,心想幸好剛才那群彝族少女向自己拋媚眼自己沒有報以微笑,
否則可能脫不了身,就像現在給鄭石如纏著的苦況。
    鄭石如默默領他在人來人往的街道左穿右插,進入另一條較僻靜的橫街,沉聲道:
「請恕在下有一事相詢,徐兄和寇兄為何一口咬定錢獨關的寵妾白清兒是陰癸派的人呢?」
    徐子陵心忖是時候了,停下步來,淡然道:「我們有看錯嗎?」
    不知何處屋宅傳來鼓樂之聲,襯著迎面而來持燈籠遊街的一隊小孩,充滿節日的盛
況。鄭石如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道:「她不但是陰癸派人,且是涫涫的師妹,地位極高,
與錢獨關的夫妾關係,只是個幌子,此事非常秘密,但徐兄和寇兄似乎不費吹灰之力便
看破。」
    徐子陵愕然朝他瞧去,開門見山道:「那鄭兄在陰癸派內又是身居何位?」
    他的耐性終抵達極限,不願再夾纏下去。
    
                  ※               ※                 ※

    寇仲連續三刀,把手下劈得東跌西倒。此時陳長林、洛其飛、陳老謀和卜天志四人
聯袂來找他,忙喝令道:「你們繼續練習。」
    與眾人進入廳內坐下,笑道:「是否來邀我共賞中秋的明月?」
    陳老謀透窗瞧往在外面刀來劍往,由寇仲特別從江南子弟兵中挑拔出來訓練的十名
近衛,道:「少帥練兵確有一手。」
    寇仲望往明月灑射下的內院廣場,想起四名隨自己運鹽北上的手下,三人慘死陰癸
派手上,一人不知所著,心中一陣淒酸,只微一點頭作反應。
    罷趕回來的洛其飛沉聲道:「杜伏威返清流後。派人召沈綸去見,沈綸知他忽然撤
消大舉攻城的行動,正疑神疑鬼,不敢親自去見杜伏威,只派手下去探問。據聞杜伏威
跟沈綸的使者閒聊幾句,便把他趕跑。」
    寇仲拍案道:「沈綸這小子真幫得手。」
    接著訝道:「其飛你怎能連老杜帥府內發生的事都知得這麼清楚?」
    洛其飛笑道:「有錢使得鬼推磨,我有個同鄉是在杜伏威下面辦事,幾句話換一袋
子黃金,誰可拒絕呢?」
    陳長林道:「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寇仲挨到椅背處,油然道:「我們不用理會杜伏威如何先發制人收拾沈綸,只須盡
起全軍,守在沈綸的退路處,待他逃返江南時施以伏擊,讓長林兄報仇雪恥,便可功成
身退,讓李子通收拾殘局。今晚我們什麼都不理,只是賞月喝酒,明早我們立即動程,
老杜的性格我最清楚,必會速戰速決。」
    眾人齊聲答應。
    陳長林雙目亮起來,似已看到伏殺沈綸的慘烈情況。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