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23卷)
第八章 始料難及

    尤鳥倦雙目一轉,哈哈一笑,來到徐子陵旁,眼中閃動奇異的神色,柔聲道:「這
位仁兄長得真俊!」
    徐子陵聽得全身汗毛直豎,他的神態語調充滿一種興奮、殘忍和變態的意味;像在
暗示給我在這裡遇上你這趣致的玩物,我還不可以大快朵頤,為所欲為嗎?
    幸好聽聲辨色,尤鳥倦的嚴重內傷只痊癒了六、七成,否則他現在連一拚的機會都
欠缺。目下至少還可試圖逃走甚或自盡,以免落進這大邪人手上,那就生不如死。
    他轉過身來,眼中射出凌厲神色,毫不退讓的迎上對方目光,啞然失笑道:「老兄
你高姓大名,既敢孤身夜行險道,當非一般人物,只不知是那條線上的朋友。」
    尤鳥倦目露懈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他,瞧得他渾身不自在時,得意洋洋的道:「小
兄弟說話老練,看來懂點江湖門道,功夫也不含糊。這樣吧!假若你能猜出我的姓名來
歷,我就破例放你一馬。」
    徐子陵故作驚奇道:「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為何你要不放過我?不過要估
你是誰,絕非困難的事。只是我看你非是言而有信的人,縱使猜中,還不是要動手了事,
我何必動腦筋去苦猜呢。」
    尤鳥倦訝然瞧他好半晌,搖頭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只看你眼神,便
知你斤兩有限,這樣吧!一是能猜出我是誰,一是能擋我三招,過得兩者任何一關,我
也保證會放過你。哈!有趣的俊小子。」竟是一副惡貓玩耗子的神態。
    徐子陵淡淡道:「你的保證值多少錢一斤?除非你肯以本門的咒誓立下承諾,我才
會相信。」
    尤鳥倦渾身一震,往後退一步,邪目凶光閃閃,厲聲道:「你究竟是誰?」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我是誰你不用理,要動手便動手,本少爺沒時間跟你糾纏不
清,更沒有如此閒情。」
    尤鳥倦又陰側側笑起來,笑聲由小而大,最後變成捧腹狂笑,滿是瘋狂的駭人意味,
且臉上的苦紋皺摺推迫,醜惡至極點。
    徐子陵忽然一掌劈出,切在兩人間空處。
    尤鳥倦笑容盡去,猛吃一驚的再退一步,不能置信的呆瞪著他。
    原來他正要出手,卻給徐子陵這似是有先知先覺能力的一掌,搶早一步封擋他的襲
擊,怎不教他驚訝得合不攏嘴來。
    徐子陵卻是一陣氣血翻騰,差點咯血。始知內傷比自己想像中更嚴重,提氣走路尚
沒什麼,若要和尤鳥倦這種當代凶邪動手,不出三招,怕要自行倒下。
    尤鳥倦乃大行家,立時看出端倪,愕然道:「原來你受了內傷,難怪招數如此高明,
但眼神卻黯然無光,連我都看走眼。」
    徐子陵勉強壓下翻騰的氣血,哂道:「彼此彼此;只聽你的聲音,即知老兄你亦內
傷在身,便讓我們拚個一起內傷迸發,看誰先死去。」
    尤鳥倦正要出手,徐子陵竟又哈哈一笑,橫移半步,移到棧道邊沿處。
    尤鳥倦再止不住心中的驚奇,大惑愕然道:「這是什麼武功?」
    徐子陵知終令他生出警戒和顧忌,這移步已是他現在所能辦到的極限,借改變位置,
而暫佔上風,加上先前露的那一手,都異曲同工的令對方不敢冒進。
    以帶點不屑的口氣道:「尤鳥倦你還算我魔門中人嗎?連不死印法都未見過。」
    尤鳥倦眼中首次射出驚懼神色,雙目一瞬不瞬的盯著徐子陵,沉聲道:「石之軒是
你的什麼人?」
    
                  ※               ※                 ※

    寇仲騰升至離湖面近四丈的高處,把這截長江水道的戰況盡收眼底。
    七艘戰船先後開進江中來,把陳盛的船隊切斷成十多截,其中至少近二十艘貨船起
火焚燒,各船災情雖輕重不同,卻發放出大量濃煙,順風朝下游的方向吹去。
    除去自己的「帥艦」被對方的樓船撞沉外,另一艘戰船亦給敵艦撞翻,其他戰船憑
著夜色煙屑掩護左穿右插,肆意攻擊對方因載貨而轉動不靈的貨船。
    陳盛那駛在前方包括帥船在內的十多條戰船,正急急掉轉頭來,逆風逆水的進行反
擊,剎那間全陷進煙霧去。
    寇仲此時一口氣已提盡,猛換另一口氣,在空中橫移丈許,落往把他的座駕船撞破
的樓船甲板上。
    刀矛斧劍等十多柄利器,立時朝他招呼過來。
    寇仲拔身而起,躍上第二層艙樓的平台上,使出至少有二成酷似古俊的長槍招數,
把擁過來的敵人挑得前仰後翻,威勢十足。
    風聲驟響。
    原來陳長林亦尋上船來,還以他道地的帶有濃重江南鄉音的說話大嚷道:「古將軍
這邊來。」
    寇仲應聲一個騰翻,凌空再幾個觔斗,落往船頭處,長槍一掃,勁力暴發,五、六
名圍攻陳長林的敵人齊齊虎口震裂,兵器脫手,四散避開。
    陳長林剛劈翻另三名敵兵,向他打個眼色,騰身疾起。
    寇仲回頭一看,見陳盛的帥艦恰好在左方三丈許外橫過,心中叫好,連忙追去。
    這可能是狙擊陳盛的唯一機會。
    
                  ※               ※                 ※

    徐子陵冷哼道:「這個不用你理。」
    尤鳥倦雙目凶光斂去,故作淡定的道:「縱使你是石之軒的傳人,尤某人已二十年
沒踏足江湖,容貌亦大有改變,你憑什麼猜到是我。」
    徐子陵心中暗懍,心想這些邪道高手,確沒有一個是易與的。表面卻扮作漠然無動
於中的樣子,淡淡道:「這個我更不用解釋,我只想知道,你是否仍要動手?」
    尤鳥倦哈哈笑道:「既是『邪王』石之軒的傳人,尤某人怎敢開罪,小兄弟請。」
還以誇張的動作擺出請君先行一步的姿態。
    徐子陵心中大叫不妥,知尤鳥倦看破他是冒充的假貨。旋即醒悟過來,找到自己在
何處露出破綻。因為若真是花間派的傳人,例如侯希白,怎肯輕易暴露身份。
    既找到原因,自然可加以補救,徐子陵故意皺起眉頭道:「你絕不用因石之軒而賣
人情給我,因為他與我沒半點關係。」
    尤鳥倦大惑愕然。
    他本打算拚著內傷加重,也要把這知曉他身份的奇怪青年殺死。只要沒人發覺,管
他的師傅是天王老子。
    徐子陵再催動內氣,竟是一陣心煩意躁,大吃一驚下惕然醒悟,知道自己是求之過
切,變成有為而作,大違《長生訣》無為而為,萬念俱寂的道家境界,才會出現動輒走
火入魔的初象。連忙收攝精神,仰望夜空。
    尤鳥倦的聲音傳進他耳內道:「你剛才施展的若真是不死印心法。卻說與石之軒沒
有任何關係,此事確是奇哉怪也,小兄弟能否解釋一二。」
    天上儘是密密麻麻的星點,在這高山險道上,夜空更是清澈通透。
    徐子陵大奇道:「尤宗主為何會忽然客氣起來?我這人一向受軟不受硬,即管透露
少許讓你知曉。但此事關係重大,你必須以本門魔咒立下誓言,保證不洩露與第三者知
道。」
    尤鳥倦仰天長笑,喘著氣道:「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子,憑什麼動不動就要我立咒誓,
只要把你擒下,那時我要你喚我作爹也行。」
    徐子陵哈哈一笑道:「真是笑話。你當我是可手到拿來嗎?看招!」
    倏地移前,兩手橫張,兩隻拇指向尤鳥倦眼簾按去,其他手指則波浪般起伏,手法
怪異無倫。
    尤鳥倦登時色變。
    徐子陵的怪招雖令他莫測高深,但仍非令他吃驚的原因。他之所以色變,是徐子陵
現在的表現。根本不像個受傷的人。唯一的解釋是他在裝模作樣,令自己失去戒心後,
才全力出手對付自己。
    這想法使他進一步猜估對方是有心在這裡攔路挑戰,趁自己內傷未癒收拾他。否則
又怎會知道他是尤鳥倦,不問可知對方與石青璇有某種關係。
    這些念頭電光石火般掠過他腦際,亦使他作出認為最正確的選擇。
    尤鳥倦怪叫一聲,迅如鬼魅的朝後飛返,剎那間消沒在棧道轉角處。
    徐子陵再支持不住,噴出小口鮮血,頹然盤膝坐下。
    罷才他借仰觀夜空,心神像昨日觀瀑時般與萬化嵌合無間,融聚起少許真氣,竟嚇
走已成驚弓之鳥的尤鳥倦,實在僥倖之極。
    尚未坐穩,一對纖柔的玉手按上他寬闊的肩膊,接著是涫涫的聲音柔情似水的在他
耳邊道:「有人家在旁護著你,何須妄動真氣呢?」
    
                  ※               ※                 ※

    陳長林和寇仲先後踏足陳盛帥艦的甲板上,同時陷進浴血苦戰去。
    陳長林首先抵達目標帥艦,像煞神般從煙霧中降下,殺得正站在船頭四處找尋目標
的箭手東倒西翻,剛想往船樓指揮台方向衝過去,忽然擁來十多名輕甲衛士,人人武功
高強得異乎尋常,雖然他本身是江湖好手,登時寸步難移。幸好寇仲適時趕至,與他劍
槍齊施,才搶回主動,不致被迫回江水中,但他們原先計劃在登船後迅速找上陳盛的如
意算盤卻化為泡影。更要命是上游被焚的敵船愈燒愈烈,濃煙火屑一堵一堵牆般順風吹
來,既使人呼吸不暢,又難以視物,要在亂軍中尋人,談何容易。
    寇仲那還顧得隱藏實力,盡展所長,連續擊翻四名敵人後,敵人仍有增無減,兩人
雖展開渾身解數,仍給圍在船頭處鏖戰不休。
    不片刻兩人都多處掛綵,只能拚命應付眼前危局,同時心中大感不妥,暗忖陳盛的
手下武功怎會如此高明,人數又這麼多。
    這時先後喪生在他們刀槍之下的敵人,少說有十多人以上,但四周仍是高手重重,
令他們陷身苦戰中。
    驀地一把熟悉的聲音從船樓的方向傳過來道:「孩兒們!讓我來看看是誰這麼斗膽!」
寇仲駭然大震時,圍攻他們的敵人依言往兩旁退開,陳長林還以為來的是陳盛,乘機往
破口衝出。
    寇仲大叫不妙,一道鬼魅影般迅快的影子往陳長林迎去,剛好一陣濃煙捲來,把陳
長林吞噬其中。
    寇仲心知糟糕,硬是迫開左右撲來的敵人,把速度提至極限,往沒入濃煙的陳長林
撲去。
    「叮叮叮叮」數聲連續響起,接著是陳長材的慘哼聲,寇仲碰上的正是蹌踉往後跌
退的陳長林。
    寇仲知道能否保命,純看這一刻的功夫,飛身撲伏甲板上,長槍從陳長林胯下疾射
而出,斜起而上,像一道閃電般穿過濃煙,迎往緊追而來的可怕敵人,又不虞被對方見
到自己。只要給對方看上一眼,定可把他寇仲認出來,因為來者正是名震天下的「袖裡
乾坤」杜伏威。
    誰想得到他會在船上。
    此時什麼大計都無暇顧及,只能動腦筋看如何逃命。
    以杜伏威的高明,在這樣的煙霧中,亦只能憑感覺掌握到寇仲突襲的脫手一槍,衣
袖下掃,「噹」的一聲,硬把長槍擊落。
    寇仲用的雖非螺旋勁,但勢道雄渾,杜伏威把槍擊落時,全身一震,往後微晃。就
是這剎那的阻延緩衝,令寇仲爭得逃命的良機。
    寇仲長槍離手後,一把抱著陳長林的腰身,再借他滾跌之力,往後翻騰,在敵人合
攏上來前,越過近兩丈的距離。中途再騰上半空,避過敵人的攔截,然後往滾滾奔流的
江水投去。
    落進冰涼的江水中時,連寇仲都弄不清楚今趟的行動,究竟是成是敗,一切只能付
托到老天爺的手上去。
    
                  ※               ※                 ※

    徐子陵苦笑道:「怎會這麼巧?」
    涫涫整個嬌軀伏到他背上去,兩手改為緊箍他的腰腹,半跪在他身後,輕輕道:
「我是追著尤鳥倦來的,妃暄則追在人家背後,你又在追誰哩?」
    早在涫涫按上他肩頭的一刻,徐子陵已豁了出去。把僅餘的一點真氣積聚丹田處,
準備情況不妥時,試試看可否自斷心脈自盡,下了這決定後,反而心無牽礙,平心靜氣
道:「追誰也沒有關係,你肯放過我嗎?」
    涫涫按在他小腹那對灼熱的玉手,輸出兩股暖洋洋的真氣,鑽進他丹田下的氣海,
令他有種說不出的舒服和使人慵懶欲眠的感覺。
    只聽她溫柔地道:「當然不肯放過你。子陵呵!知否你是這世上唯一能令人家動心
的男人。你可知道是什麼吸引人家呢?讓涫涫說給你聽好嗎?我愛看你瞧人時那種輕蔑
不屑的神色;從沒有男人用這樣的神色看人家的。唉!世上竟有徐郎般冷傲的男人,你
的額頭又高又隆,好像裡面蘊藏無窮的智慧。縱使在肩摩踵接的通衢大道人叢之中,你
仍是那麼落落寡合,帶著你那種天生的憂鬱和冷漠,像獨自一人在荒野裡踽踽而行。可
是當你露出笑容,又是那末真誠,這種種特質融合起來,那個女人能抗拒你呢?」
    徐子陵一方面聽得目瞪口呆,另一方面卻感到她貫進小腹的真氣,正在催動他某種
男性的衝動。
    忽然間,他的鼻孔充盈涫涫著誘人的體香,更感到她著纖合度,曲線美妙的豐滿肉
體,實具無限的誘惑力,引得他綺含叢生。
    最糟是僅餘的一點真氣,亦消失無著,變成肉在砧上,任她魚肉擺佈。
    說到陰謀詭計,鬥爭手段,他自然非是這陰癸派繼祝玉妍之後最傑出傳人的對手。
    縱使他功力全在,恐怕仍要栽在她手上,何況像眼下般全無抵抗之力。
    徐子陵劍眉蹙起道:「假若涫涫你以卑鄙手段挑起我的情慾,我會看不起你的。」
    涫涫的俏臉貼在他沒有半絲血色的臉頰,在他耳珠輕嚙一記,緩緩道:「徐郎勿要
誤會,道家講求的是練精化氣,人家為探查你《長生訣》的秘密,才不得不在你的下重
樓搜索,你忍著點不行嗎?」
    徐子陵為之氣結,又拿她沒法,只好閉口不言。
    心中同時想起魔門中人為了絕情棄義,都千方百計阻止自己對任何人動情,就算要
生兒育女,也揀取是自己最憎厭的人結合,像祝玉妍找上岳山便是其中一例。
    早前涫涫亦表白過因愛上他,所以才要殺他。
    涫涫現在縱假亦有三分真,這麼向自己傾吐深情,全無顧忌,有極大可能是殺死自
己的前奏。
    涫涫的真氣繼續在他體內作怪時,又道:「解決與徐郎的事後,涫涫會追上尤鳥倦,
趁他負傷之際把他殺掉,拿他來祭徐郎在天之靈!」
    徐子陵心叫「完了」,涫涫忽地輕「咦」一聲,收回玉手,躲在他背後。
    徐子陵愕然瞧去,赫然是尤鳥倦去而復返。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