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23卷)
第五章 四大聖僧

    寇仲領著桂錫良和幸容,由李子通、左孝友等親自送出總管府,與來時所受的對待
真有天淵之別。
    唉出府門,沈北昌、駱奉和玉玲夫人迎上來,人人一臉難以相信的神色。
    沈北昌道:「此地不宜談話,隨我來。」
    半晌後他們到達附近一家和他們有關係的店舖內,早有十多名竹花幫香主級的頭領
在等候,大多年紀不過三十,個個神色凝重。
    聽畢寇仲的交待後,玉玲夫人嬌哼道:「無論幫內發生什麼事,也該在幫內解決,
邵令周這麼借外人之力來對付幫中兄弟,已觸犯幫規,卑劣無恥。」
    玉玲夫人顯然仍有很大的影響力,她的話聽得眾人無不露出憤慨神色,只有沈北昌
臉無表情的,略一點頭道:「但現在實非內訌的好時刻,李子通只因需借助少帥,才肯
釋放桂堂主和幸副堂主兩人,一旦解去圍城之困,這小人便會反目相向,甚至乎派人截
擊少帥,故須三思而行。」
    駱奉同意道:「目下唯一方法,就是立刻離城,將來才和邵令周算賬。少帥認為此
法如何?」
    寇仲點頭道:「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趁現在李子通不敢為難我們,要走趁早。
不如謊稱你們是要助我去對付杜伏威,那李子通雖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亦可容易點
下台。」
    沈北昌斷然道:「就這麼辦!」
    眾人齊聲應喏。
    
                  ※               ※                 ※

    師妃暄別轉嬌軀,面向徐子陵,黛眉輕蹙道:「聽子陵兄的口氣,似是對妃暄有所
不滿。」
    徐子陵洒然笑道:「師小姐不著世塵,自是來去自如,不受任何牽制。不過我徐子
陵卻是一個凡人,心中尚有問題相詢,但看來小姐是不會答我的!」
    師妃暄莞爾道:「這誤會真大。剛才妃暄問子陵兄你往何處去,你卻避而不答。妃
暄非但平凡,更是個愛以牙還牙的女子,只好有所保留,你還敢來怪人家。」
    這番滿含女兒家情態的話,出自這雖未至「道貌岸然」而至少是「仙態岸然」的美
女之口,聽得徐子陵瞠目以對,更陣腳大亂,領教到她辭鋒的另一種厲害處。
    師妃暄忍著笑意,瞪著他道:「怎麼忽然會變成啞巴的?你現在只能是入川去,究
竟是什麼天大重要的事,可令你拋下你的少帥兄弟,千里迢迢趕往巴蜀?」
    徐子陵苦笑道:「師小姐若要知道,補問一句不就成嗎?為何卻繞個彎子來耍我?」
    師妃暄回復一貫悠然自若的神態,輕柔地道:「因為妃暄直到這一刻,仍摸不清楚
你是怎樣的一個人,所以才以各種旁敲側擊來試探。」
    徐子陵愕然道:「我是這麼難瞭解的嗎?」
    師妃暄點頭道:「妃暄自問擅於觀人之道。但到現仍弄不清楚你和寇仲兩個。寇仲
因有所追求,所以比較易於窺測,但你卻像一個難識深淺的水井,表面看來簡單,但總
摸不到你的底子;所以才生出好奇心,想知道你究竟從何人處得悉這麼多有關魔門兩派
六道的秘密。今趟入川,又有何貴幹。」
    徐子陵坦然道:「事實上我並不打算隱瞞任何事。因為我今次入川找的是石青璇,
且事情該和師小姐有莫大的關係。」
    師妃暄玉容微動道:「究竟是什麼事?」
    
                  ※               ※                 ※

    寇仲目送沈北昌、駱奉、桂錫良和幸容等一眾竹花幫兄弟從陸路離開,這才趕到城
外的碼頭,登上來接應的漁舟,迅速遠去。
    撐艇的是陳長林,出乎他意料之外來的除卜天志還有洛其飛,久別重逢,自有一番
歡喜之情。
    寇仲用最簡單的方法介紹了李子通那邊的情況,道:「李子通肯這麼低聲下氣,眼
白白的放我這大仇人走,可見他心知肚明再無力抵抗老杜這新一輪的攻城戰。所以我們
是許勝不許敗,若讓老杜奪得江都,我們都要捲鋪蓋找地方滾,江淮軍可不是說笑的。」
    洛其飛道:「這正是少帥在此見到其飛的原因。我曾三次易容混入清流,終查到杜
伏威手下有一名叫陳盛的年青將軍,此人勇猛擅戰,極得杜伏威倚重,假若我們能喬裝
沈軍伏殺此人,杜伏威悲憤下會不顧一切去進攻沈綸。」
    卜天志接口道:「據其飛觀察所得,陳盛那支五千人的部隊,該在明晚離開六合,
以支援向江都開來的陸上先頭部隊。」
    寇仲問道:「六合是什麼地方?」
    洛其飛答道:「六合是清流東滁水旁的另一縣城,貫通長江水路,從那裡順風順流
只一天可抵江都。陳盛管的正是泊在六合的江淮水師,大小船隻達七十多艘。」
    寇仲變色道:「這麼短的水程,偷襲將是難比登天。」
    陳長林邊搖嚕,邊道:「事實上亦不容我們偷襲。由六合至江都,全在杜伏威的嚴
密控制下,我們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一舉命中陳盛的帥船,再登船把他殺死。
因此人精擅水戰,故對沈法興威脅甚大,更可令杜伏威深信不疑是沈綸的部下所為。」
    洛其飛點頭道:「沈綸的人中有個使槍的高手,人稱『長槍郎』古俊,身形雄偉,
與少帥有點近似,若少帥不用刃而用槍,刺殺陳盛,沈綸即管跳下長江,都洗不清嫌疑。」
    卜天志興奮道:「我特別調來七艘最適合在附近水域作這種狙擊用途的快船,更把
它們改裝成可冒充海沙幫的戰船。到時將以海沙幫慣用的戰法,進行突襲,包保沒有人
能瞧出破綻。」
    寇仲大喜道:「各位叔伯兄弟,有什麼指示,即管吩咐小弟去做吧!」
    眾人聽得哄然大笑。
    寇仲忽又歎一口氣,回頭凝望被江都燈火染亮的夜空,搖頭道:「若我能夠分身的
話,雲玉真休想可活著溜返巴陵。」
    
                  ※               ※                 ※

    師妃暄動容道:「楊虛彥竟是石之軒的徒弟!」
    徐子陵沉聲道:「他不但是石之軒的徒弟,更是舊隋廢太子楊勇的兒子。因為石之
軒的另一身份就是著作《西域圖記》的裴矩,師小姐對此可有什麼聯想?」
    師妃暄露出深思的神色,好一會才點頭道:「多謝子陵兄,這一番話解開不少石之
軒的懸疑。不知這些關係重大的消息,是得自何方?」
    徐子陵詳述曹應龍的事後,道:「照我和寇仲猜想,石青璇該不知誰是花間派這一
代的傳人,故楊虛彥會打算憑某種方法,騙取石青璇的信任,以得到石之軒交予女兒保
管的典籍。」
    師妃暄道:「石青璇並非花間派典籍的托管人。假若我猜得不錯,楊虛彥該是看上
藏在幽林小築的《不死印卷》。這印卷落在任何人手上都絕無用途,只有楊虛彥和侯希
白這兩個石之軒傳人,才有天大的好處。」
    徐子陵愈聽愈糊塗,問道:「石之軒與『不死印卷』究竟又是什麼一回事呢?」
    師妃暄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道:「無論對我們又或魔門來說,石之軒都是近百年
來最令人頭痛的禍害,觀乎此人能只手單拳,兵不血刃的覆亡大隋,弄得天下四分五裂,
便可想見他的厲害。若非秀心師伯使他動了真情,令他融合正邪各家之長而創的不死印
奇功出現絕不該有的破綻,天下可能將不是現在這番情境。」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道:「不死印究竟是如何可怕的一種邪功,是否練成就可以死不
去。它比之天魔大法和道心種魔又如何?」
    師妃暄平靜答道:「這世上那有能令人長生不死的功法。長保這臭皮囊更非明智之
舉,子陵兄有否聽過佛家四宗?」
    徐子陵不明白她為何會岔到這方面去,點頭道:「聽曹應龍提過,好像是天台、三
論、華嚴和禪宗,石之軒還曾偷學過三論宗嘉祥大師和禪宗四祖的秘技。」
    師妃暄沉吟道:「看來曹應龍確有悔過之心,所說更非胡謅,因為這都是四宗從沒
有向外人透露的秘密。石之軒乃武學的絕世奇才,無論什麼奇功秘笈,到了他手內,總
能融匯貫通,且又另出樞機,更上層樓。在武林史上,恐怕只有你和寇仲才有資格與之
相提並論。」
    徐子陵先是愕然,想不到師妃暄對他和寇仲評價如此之高,接著老臉一紅,不好意
思的道:「師小姐謬獎哩!」
    師妃暄微笑道:「不用客氣。你和寇仲都是在當今武林中令人直到此刻仍難以相信
的奇跡。不死印如何厲害,先不去說,只看佛家四大高僧當年曾聯手追殺石之軒,務要
收回他的武功,三次圍擊,仍給他負傷逃去,當可知石之軒的可怕。」
    見到徐子陵神情,師妃暄歎道:「子陵兄倘以為四高僧武功平常,就大錯特錯。他
們所以名不顯於江湖,只因他們真是方外之人,從不捲入江湖俗事內,故不像寧道奇般
名震天下。當年嘉祥和四祖聯同天台宗的智慧大師、華嚴宗的帝心尊者,追捕石之軒,
連陰癸派都噤若寒蟬,不敢插手或沾惹,便知四大聖僧的厲害。論實力,四聖僧任何一
人都足與寧道奇難分軒輊。」
    徐子陵倒抽一口涼氣道:「那豈非石之軒比之祝玉妍和向雨田更厲害?」
    師妃暄道:「又不可以這麼比較,只可說他們是同級數的人物。至於誰高誰低,除
非他們真正一決雌雄,否則難知結果。」
    徐子陵皺眉道:「剛才小姐說過對魔門來說,石之軒也是個大禍害,又是什麼意思?」
    師妃暄道:「因為石之軒有心一統魔道,所以對魔門各派的領袖,有一定的威脅。
祝玉妍便對之極為忌憚。如非被秀心師伯破去他的不死印,祝玉妍恐怕早保不住她魔門
第一人的至尊地位。」
    徐子陵為之瞠目咋舌,當日在洛陽,祝玉妍像吹口氣般輕易地從他、寇仲和跋鋒寒
手上便把上官龍搶回去,對此他仍猶有餘悸。由此可知石之軒武功厲害至何種程度。
    師妃暄遙望快將破曉的夜空,輕輕道:「現在石之軒不死印奇功的唯一破綻就是酷
肖秀心師伯的女兒,亦是唯一能令石之軒不能忘情的人。曹應龍對石之軒確有很深的了
解,假若石青璇有什麼不測,石之軒或可回復邪王本色,再沒有任何牽掛。所以我們無
論用什麼手段,都要阻止楊虛彥奸計得逞,否則已夠紛亂的天下,會出現更不可知的變
數。」
    看著第一線曙光出現在東方地平處,徐子陵問道:「師小姐是否準備和在下一起趕
往幽林小谷呢?」
    師妃暄歉然道:「妃暄慣於一人獨來獨往,子陵兄只要入住成都少城南市的悅來棧,
妃暄自會尋你。」
    徐子陵淡然道:「看情況吧!」
    心忖你既可和侯希白共游三峽,現在明明同道順路,又要分別入川。只此便可見自
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和份量。既是如此,自己不如落得一個人瀟灑自在,無牽無掛的去找
石青璇,反更見逍遙。
    師妃暄怎會聽不出他的語氣,卻沒有再加解說,道別後逕自離開。卻是入蜀的反方
向。徐子陵收拾情懷,把所有煩惱拋在腦後,全速朝大巴山趕去。
    
                  ※               ※                 ※

    漁舟靠岸。
    寇仲大訝道:「我們的戰船在那裡?」
    卜天志微笑道:「要瞞過江淮軍的探子,自然要有點手段。我們利用絞盤和長木條
造成的滑架,把七艘戰船拖到岸上,再以樹木掩蓋,保證不露任何破綻。」
    寇仲這時隨眾人進入岸旁的密林內,經過十多重樹叢後,眼前豁然開朗,只見七艘
小船一字排開,安然枕在直延往河水的滑架上,叫人意想不及。
    陳老謀正指揮手下在船身髹上海沙幫的標誌,忙個不亦樂乎。
    眾戰士見寇仲出現,均士氣大振。
    此批戰船船身不大,只看其形體,便感到其輕便靈活的特性。
    寇仲大為歎服,這招林內藏舟,他連做夢亦未想及。
    陳長林滿內行的道:「這是海沙幫最擅長運用的小型戰船,利於衝鋒破敵。有風張
帆,無風划槳。左右船舷各建女牆,可護半身,不懼強弓硬矢。女牆下有棹孔,供槳探
出,而划槳水兵全部掩藏船內。」
    寇仲見女牆處設有小洞,讚道:「這些洞口是否用來放箭的,開大些是否會好些兒
呢?」
    陳老謀迎過來道:「這些叫弩窗,又或牙孔,專供發射強弩之用,所以不用太大,
也可瞄準發射。」
    卜天志問道:「還差什麼功夫?」
    陳老謀抹掉額上汗水,傲然道:「只差尚未給船身蒙上生牛皮,用以防火,這是海
沙幫慣用的手法,被稱為蒙沖鬥艦,今次的假裝陷害可說落足工夫。」
    洛其飛道:「這趟行動確曾經過反覆推敲,熟慮深思,我們不敢把戰船開來,就是
怕令江淮軍生出疑心。這七艘船均是由別處繞大彎分別駛來的,如此才更能令杜伏威深
信不疑。」
    寇仲讚歎道:「若我是老爹,亦要中計。哈!現在我唯一該做的事,是否好好睡一
覺呢?」
    陳老謀哈哈笑道:「少帥放心睡吧!最好是到船上睡,到時到候老夫會把你喚醒。
再為你易容改扮,否則怎來一章 『長槍郎古俊大江勇誅陳盛』呢?」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