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23卷)
第四章 撿回小命

    徐子陵和師妃暄並肩立在一座小丘上,前方是橫亙平原大地的大巴山脈。在星羅棋
布的夜空下,宛似放下的一座龐大屏障。若通過大巴山的盤山棧道,可抵達有天府之國
稱譽的四川境內。
    醉人的清香從師妃暄身上傳入徐子陵鼻內,這是他第二趟有機會和這位淡雅如仙的
美女,處在這麼親近的距離下。
    但他卻不敢有任何遐想,因為在合肥時她無情的暗示,仍是深深鑄刻在他心版上。
    徐子陵是天生淡泊灑脫的人,對這種男女間的事,很容易便可淡然視之。
    但無可否認,這超然的絕色美女,無論一言一笑,均能使他如沐春風,陶醉其中,
就像他被空出靈雨的自然景物吸引陶醉的一般樣兒。
    師妃暄別過俏臉,微微笑道:「自合肥別後,我和涫涫先後交戰多場,她都是採取
邊戰邊走的策略,該是想摸清楚妃暄的斤兩,才作最後決戰。雖然看來她並不成功,但
直至剛才她仍留有餘力,不肯以全力決勝敗。」
    徐子陵迎上她清澈而不見底的精湛眼神,淡淡道:「她怕是要等待邪帝舍利的出土
吧!」
    師妃暄微怔道:「子陵兄竟也知道聖舍利的事?」
    徐子陵少有見她這種人性化的神態。心中竟有點兒自豪,點頭道:「是在一個偶然
的場合聽來的。為何師小姐不叫邪帝舍利而只稱聖舍利,兩者是否有區別?」
    師妃暄莞爾道:「正確名稱該是聖舍利,是聖極宗聖帝的身份象徵,只不過外人要
把聖極宗和聖帝喚作邪極宗和邪帝,聖舍利才變成邪舍利或邪帝舍利吧!試問有誰肯自
認是邪派的?」
    徐子陵也覺好笑,聳肩道:「理該如此,是我天真!」
    師妃暄深深瞧他一眼,似要把他這刻的神態記牢。這才把目光移往大巴山上的星空
去,柔聲道:「敢問子陵兄,這不廣為人知的秘密,究竟是從何處聽得?」
    徐子陵沉吟道:「我不知是否該說出來,師小姐請勿見怪。」
    師妃暄訝道:「子陵兄若不想說,便不要說。請問子陵兄現下要往那裡去?」
    徐子陵不答反問道:「可否先讓在下問個唐突的問題,師小姐怎樣看侯希白這個人?」
    師妃暄露出一個思索的動人神態,轉過來瞧著他柔聲道:「子陵兄又怎樣看這個人?」
    徐子陵苦笑道:「我有點懷疑他是花間派這一代的傳人,但師小姐勿要我拿出什麼
真憑實據來。」
    師妃暄微笑道:「妃暄絕不會有此要求。因為你的猜測準確無誤,從第一天碰上他,
我便知曉他身份來歷,他亦沒有瞞我。」
    徐子陵大感愕然。
    
                  ※               ※                 ※

    「且慢!」
    左孝友大步踏出,攔著從李子通左右撲出的親衛高手。
    李子通怎都要給點面子這帶來大批手下投歸自己頭號大將,忙喝令停手。
    左孝友請罪後,轉向傲立堂心重圍內的寇仲,冷笑道:「少帥手上軍力不足萬人,
且根基未穩,能自顧已是大不容易,憑什麼來解我江都之危?」
    眾將無不點頭,此正是各人心中的疑問。杜伏威只要分出部份兵力,築壘固守,足
可把他南來赴援卻兵微糧缺的少帥軍拖垮。
    寇仲見目的已達,還刀入鞘道:「這位將軍如何稱呼?」
    左孝友淡淡道:「本人左孝友是也。」
    寇仲微笑道:「早猜到是左大將軍,只不過想大將軍親口證實吧!」
    李子通剛聽畢雲玉真的另一番耳語,發出一陣嘲弄的聲音,哂道:「恁多廢話,不
若讓本王也來猜猜,少帥是否領軍西往牧場,途中遇襲致全軍覆沒,只剩少帥隻身逃脫,
現在又來向本王使詐。」
    寇仲哈哈笑道:「早叫大王你不要聽信婦人讒言,事實剛好相反,雲幫主的主子和
朱粲、曹應龍的聯軍,已潰不成軍,各自縮回大本營。曹軍更被我大破於漳水之濱,全
軍盡墨,這消息該快會傳至,只是雲幫主未收到吧!哈!真好笑!」
    眾人無不動容。
    雲玉真怒叱道:「胡說!憑你那區區千多兵馬,又是勞師遠征,怎破得我們的聯軍。」
    寇仲好整以暇的道:「雲幫主所言甚是,只不過上兵伐謀,又有所謂鬥智不鬥力。
你們的聯軍和杜沈的聯軍犯上同一個毛病,就是各懷私心,我只是利用這一點,就把他
們瓦解。雲幫主大可遣人去打探消息,例如查問往來的商旅,看看我有沒有胡言亂語。」
    另一將領發言道:「末將白信,敢請少帥可否說得清楚一點。」
    寇仲苦笑道:「著中情況,異常複雜,不過我可把如何解江都之危的方法說出來,
各位一聽便知是否行得通。」
    李子通暗忖待你說出來才殺你也不遲,點頭道:「說罷!本王洗耳恭聽。」
    只是他的語氣。誰都聽得出他根本不相信寇仲有解圍之法。
    左孝友卻露出思索的神情,接口道:「少帥是否想利用杜伏威和沈綸的矛盾,施以
離間之計,我們也曾想及此著,但因他們兩軍只相隔數十里,又是輪番攻城,令我們苦
無良策。」
    邵令周冷笑道:「少帥若只思及此,最好不要說出來獻醜。」
    寇仲瞪他一眼,沒好氣道:「邵令周你愈來愈不長進。連大王在女人唆擺下,仍知
曉至少該聽我有什麼本事可拿出來見人,最多聽後才下手殺人。你卻勸我不要說,究竟
你是否杜伏威派來的奸細?否則為何如此不為大吳著想?」
    邵令周氣得吹鬚瞪眼時,李子通首先怒斥道:「你若敢再對我冷嘲熱諷,我就先把
你宰掉,不再聽你半句廢話。」
    寇仲洒然道:「我寇仲既非你的手下,更不是來向你跪地求饒,你若客客氣氣的願
意合作,我才有點興趣,否則何需白便宜你。」
    李子通眼中立時殺機大盛,秦文超忙道:「大王息怒,且看少帥有什麼好的提議。」
    李子通強把怒火按下,點頭道:「好吧!算我錯了,少帥請說!」
    場中諸人只要不是白癡,均知道李子通只是要待他說完才動手。
    寇仲從容笑道:「欲使離間之計,要有兩個有利條件,現在第一個有利的條件剛出
現,就是江淮軍的先鋒部隊已離開清流,朝江都進軍,隨時可在城外出現。只要我們能
掌握他們的行軍情況,可在途中適當地點伏擊又或巧施襲營。」
    李子通方面的人一陣騷動,開始相信他非是胡言亂語。因為杜軍開拔的消息,他們
只是在半個時辰收到,顯示寇仲確在附近一帶布下龐大的偵察網。
    雲玉真含笑道:「杜伏威縱橫江左,若可給你以伏兵擊垮,早就不用出來混。」
    寇仲雙目電芒乍現,盯著台階上李子通座旁的雲玉真冷哂道:「你害死素姐,結下
我和徐子陵這兩個永不會饒過你的死敵,虧你還笑得出來。我何時說過要擊垮老杜的大
軍?不過假如偷襲老杜的竟是沈綸的人,那後果又如何呢?」
    雲玉真給他看得心中一寒,使一向伶牙利齒的她也說不出話來。
    眾人則聽得露出疑惑之色。
    李子通首次動容,像從仇恨和美色間清醒過來般,沉聲道:「少帥是否想假扮沈綸
的人偷襲江淮軍,只是此計知易行難,只要他們雙方碰頭交涉,當會知是我們從中弄鬼。」
    寇仲暗忖李子通終是個人物,到這種關鍵時刻,絕不含糊。
    大堂內鴉雀無聲,人人靜待寇仲的回答。
    寇仲從容道:「若由你們的人出手,先不說瞞不過江淮軍探子的耳目。就算你們換
上江南軍裝束服飾,假設用的仍是江都鐵記打製的刀槍劍戟和昌輝隆制的弓和箭,只不
過落得笑話一場。所以大王才有知易行難之感。」
    鐵記和昌輝隆乃江都最著名的兵器製造商,無人不識。
    左孝友見他成竹在胸的樣子,緩緩道:「聽少帥這麼說,定是備有一支可天衣無縫
地假扮江南軍的部隊,對嗎?」
    寇仲尚未來得及回答,雲玉真插入道:「怎知你寇仲不是空口說白話?要找這麼一
支部隊,豈是區區十來日可辦得到的,既要有江南口音的士兵,用的更須是江南各大兵
器廠打製的出品。」
    寇仲微笑道:「雲幫主曾到過洛陽,喝過榮鳳祥的壽酒,不知是否也認識一個叫陳
長林的人?」
    雲玉真臉色微變道:「從未聽過!」
    另一將領發言道:「請大王明著,陳長林是我的同鄉,其族人世代均建造海船和與
南洋諸夷交易。」
    只聽他口音,便知此將乃如假包換的江南人。
    秦文超奇道:「雲幫主怎會不認識此人?連我身在江都,也聽過他是王世充的重要
客卿?」
    李子通呆了一呆,接著悶哼一聲,不悅地怒瞪雲玉真一眼,道:「少帥請說下去。」
    寇仲聳肩道:「事實上沒什麼好說的,長林兄因不值王世充所為,故來投我,更特
地回南海郡招募一批子弟兵,當然還自備兵刃箭矢。嘿!不好意思,正是他們劫去老窟
的五百匹契丹良馬,請大王明察。」
    白信接入道:「大王明著,少帥軍現在和我大吳唇齒相依,江都今日城破,明天便
輪到梁都,故此我們不該懷疑少帥的誠意。」
    邵令周冷哼道:「寇仲行事一向出人意表,令人難以測度,說不定因心切救人,遂
以訛言詐騙,大王請三思。」
    寇仲哈哈一笑,迎上李子通似兩支利箭般射向他的凌厲眼光,侃侃而言道:「大王
怎都要搏這一著,否則江都城破時,你徒然費力殺了我寇仲,還不是一無所有。只能是
多出一批追殺大王的敵人,包括陳長林數千擅於海戰的兄弟兵在內,你絕不划算。」
    李子通臉色終於微變,最後這幾句實具有極大的威脅力,因為他確有萬一兵敗時逃
往海外的計算。
    此時眾人目光全集中在李子通身上,待他決定。
    雲玉真和邵令周心中大叫不妙時,果然李子過長歎一聲,洩了氣般道:「給我把桂
兄弟兩人請出來,少帥是否仍有興趣留下來喝杯水酒呢?」
    寇仲心底暗抹一把汗。知道總算把已交了半條到閻皇手上的小命撿回來。
    
                  ※               ※                 ※

    徐子陵的眼睛看著盤膝坐在丘頂的師妃暄,耳朵聽的是她有若仙籟的悅耳聲音,又
被覆蓋在迷人的星夜下,心中泛起難以形容的滋味。
    無論將來是敵是友,這一刻肯定是終身難忘。
    只聽她溫柔地道:「花間派從來沒出過什麼窮凶極惡的人。他們追求的是以藝術入
武道,也視武道為一種與人直接有關的最高藝術。所以其傳人均多才多藝,著重意境神
韻,故能於眾多門派中自樹一幟,盛名長垂不衰。」
    徐子陵不解道:「既是如此,為何花間派被列為魔門的兩派六道之一,還與陰癸派
平起平坐。」
    師妃暄仰觀星空,秀眸射出動人的采芒,似是能看破宇宙美麗外表下的真義,油然
道:「統道之別,實因思想的分異而來。春秋戰國時百家爭鳴,始有流派之分,到漢武
罷黜百家,獨尊儒學,人人都奉儒學為正統,然後才有正邪之分,這純屬人為。魔門的
信念來自何方,已難以逐一追源溯流。只知他們反對儒學仁義禮智信那一套,斥之為虛
偽愚民之學,經過長期的發展後。益發離經叛道。漢末的黃巾賊和五斗米道,便是其中
的表表者。任何思想走向極端,都會離道入魔的。」
    徐子陵聽得茅塞頓開,一向以來,他和寇仲對陰癸派的所作所為都感到難以理解。
因為他們自少接受的,就是白老夫子那一套融合了佛學的儒家之道。
    師妃暄別過俏臉,淡然道:「儒家講的是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花間派卻是個偏向
極端的宗派,認為人的真性情可凌駕一切道德之上,配以藝術,發展出一套正統教派難
以接受的東西,故被人歸之於魔門之列,事實上花間派和陰癸派是有本質上的差異的。」
    徐子陵瞧著她有若靈空幽谷般起伏的絕美輪廓,低聲道:「那石之軒又怎麼看?」
    師妃暄把目光投回遠方的山巒曠野,像給觸及心事般,良久才輕歎道:「石之軒怕
是魔門的一個異種,身兼花間派和補天閣兩宗派之長,而這兩派的武功心法和路向均有
根本的分異,到現在仍沒有人明白他如何能把兩派的武功融合為一,創出人人驚懼的蓋
世魔功。」
    徐子陵終忍不住,問道:「石之軒既是邪惡的人,那……那……」
    師妃暄蘭質慧心,當然猜到他欲言又止的原因,柔聲道:「子陵兄是否想問,石之
軒既是這樣的一個人,敝門的碧秀心怎會為他誕下一女,更擔心妃暄會重蹈覆轍,對嗎?」
    徐子陵俊臉一紅,尷尬道:「我只有你指的前面那個意思,卻尚未想及後面那一個。」
    師妃暄又別過臉來瞧他,似乎很欣賞他發窘的表情,香唇逸出一絲笑意,輕輕道:
「若不是秀心師伯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偉大情操,以身試魔,這天下已給石之
軒弄得天翻地覆,魔長道消。」
    徐子陵一征道:「既是如此,為何小姐對石之軒的徒弟還這麼欣賞和信任?」
    師妃暄破天荒綻開一個甜美的笑容,神態嬌憨的哂道:「終還是這個問題,仍要口
口聲聲說未曾想及嗎?」
    徐子陵的俊臉再次通紅。
    連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在她清澈的眼神下會這麼沒自制力。
    師妃暄長身而起,玉容回復止水不波的情狀,岔開話題淡然道:「子陵兄要到那裡
去?」
    徐子陵聽出她道別之意,心中不能控制的湧起不滿的情緒,強攝心神起立道:「師
小姐若有要事,請隨便好哩!」
    師妃暄沉默下來,凝目遠方。
    山風吹來,她那襲青衣儒服隨風拂揚,獵獵有聲,構成一幅令人屏息的絕美圖畫。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