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求饒條件            

    寇仲方面的五隊騎兵,在勁箭掩護下,像五條道火龍般向未能渡江的敵人捲去,燃起激
烈的戰火。

    寇仲當然一馬常先,井中月寒芒電閃,刀無虛發,過處總有人慘叫倒地,殺得天昏地
暗,日月無光,一下子將無心戀戰的敵人沖得各不相顧、潰不成軍。

    龐大的壓力下,敵人紛紛跳進河裡,希望能逃出這人間煉獄,殺戮的屠埸。

    他剛劈飛其中一個敵人,旁邊的駱方叫道:「向霸先!」

    寇仲偷空往他所指處瞧去。見到一股數百人的賊軍,在一個策馬的矮胖子以兩個鋼齒環
開路下,正向下游突圍逃走。

    寇仲吩咐駱方為他代領隊伍後,一聲長嘯,由馬背騰身而起,大渴道:「向霸先往那裡
走,寇仲來也!」

    這兩句話含勁喝出,竟把戰場上的喊殺聲全掩蓋過,宛若平地起了個焦雷。

    己方戰士聞聲,無不鬥志倍增;敵人聞之,則是心膽俱裂,加速崩潰。

    橫過空際近八丈後,寇仲猛一換氣,再平掠五丈,眨眼的功夫來到向霸先的前方,落地
時揮刀旋飛一匝,六名敵人紛紛兵器折斷,人則濺血拋飛,這一刀之城,立時震懾了附近敵
人,像避瘟神般各往四方逃開,約定似的予他一塊在戰場上罕難出現的空間。

    向霸先這才發覺與寇仲正面對壘,中間再無任何阻隔,忙勒馬停定,正要命部卒搶前先
挫對方銳氣,才發覺本追隨在身後的手下已走得一個不剩。

    寇仲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虎目卻射出令人震憾的神光,似能把對手看穿看透,大喝
道:「不義之師始終是不義之師。平時看不出來。臨危時便見真章,向霸先你既可令寸草不
生,但有否想到竟有今朝一日?」

    向霸先環目一掃,頓知大勢已去,反而生出狠勁,一個翻身躍下戰馬,雙環交擊,發出
「鏘」的一下清響,獰笑道:「別人怕你寇仲小兒,我向霸先卻視你豬狗小如,就先幹掉
你,跟著再找其他人算帳。」

    說時雙目圓睜,腳踏奇步,迅速向寇仲接近,雙環閃電出擊。

    寇仲大叫一聲好,使出硬架手法,刀如電閃,把像兩片寒雲般從最刁鑽角度削來的鋼環
完全封擋著,一時刀環交擊之音,不絕於耳。

    十多環後,向霸先已無以為繼,倏地橫移。

    寇仲在彼消我長下,刀勢暴張,同時繁隨他移往左邊。變成井中月從兩環空隙處破入,
本是平凡不過的一招,卻因他的步法化腐朽為神奇,變得霸道至極。

    向霸先那想得到他有此奇招,想從側面再組攻勢的美夢立時破碎,倉卒間雙環合攏,望
能夾斷對對方長刀,然後跳進河裡逃走。

    豈知寇仲臨時換氣,井中月竟在空中凝止片刻。

    就是這一凝之妙,注定向霸先的命運。

    「噹」!

    兩環交擊。

    井中月再次移勁,有如奔雷激電般直劈在雙環接合處。

    狂勁湧入,向霸先有若觸電,雙環硬被敵刀震開,直破而入,欲往後退時,胸膛已多了
一道血痕。

    寇仲收刀後退,大喝道:「向霸先惡貫滿盈,己伏誅授首。」

    喝叫聲有若霹靂般傳遍戰場每一個角落。

    「當當」!

    雙環先後撒手墮地。

    向霸先不能置信的瞧著胸前的血染迅速擴大,慘叫一聲,往後便倒。

    徐子陵跨上手下牽來的戰馬,與另一批百多人的生刀軍,往曹應龍逃走的方向追去。

    大地飛快地在兩方倒退。

    平野上,曹應龍等只剩下五十多人,正亡命往東南方山區逃去。

    曹應龍和房見鼎因功力身法遠較其他人高明,超前近十多丈,非常易認。

    賊眾見徐子陵領人追來,知他志在賊首曹房兩人,都知機地往四處逃開,冀保小命,把
賊性顯露無遺。全無忠義可言。

    徐子陵當然不會理這些無名小卒,見離山區尚有十多里之遙,故意放緩馬速,保持在兩
人身後三、四丈處,像趕羊般瞧著他們的狼狽樣兒,又可令他們損耗真元。

    他的手下更不時在馬上彎弓搭箭,射得兩人左閃右避,狼狽不堪。

    又趕了七、八里後,曹應龍終發現徐子陵的詭計,怒喝一聲,橫矛而立,喝道:「見
鼎!我們和他拚過。」

    誰知房見鼎把他的說話當作耳邊風,逕自加速逃走。

    徐子陵真氣貫滿榴木棍,勁力暴發,長棍竟像有靈性的生物般,急旋著離開他的掌握,
無聲無息的在曹應龍在上方掠過,會認人般向房見鼎追去,換了在一般悄況下,儘管榴木棍
因靠本身的自旋力道推進而不帶起風聲異響,但以房見鼎那般級數的高手,定能生出感覺。

    可是他現在有如喪家之犬,連日的勞累不在話下,剛才那陣亡命急竄,確損耗了他大量
真元,反應遠不及平時靈敏。

    又倘或曹應龍指點一聲,他亦該可及時避過這殺身之禍。

    恨他不顧而逃,怎肯救他。

    在眾人眼睜睜下,榴木棍勁箭般飛至,迅速追上房見鼎,破去其護體真氣,貫背直入。

    狂叫聲中,房見鼎往前仆倒,榴木棍則像擎天一柱地指往夜空,還施轉數匝後,始停定
下來,情景詭異至極點。

    火把燃亮,少帥軍扇形散開,人人彎弓搭箭,瞄準目標。

    徐子陵翻身下馬,瞧著曹應龍冷笑道:「若你立誓不再逃走,我便予你一個公平決鬥的
機會,否則亂箭招呼,我再加送指風拳勁。」

    這一代賊首臉色數變,陰晴不定,好一會後,才垂下雙手,慘然道:「我認栽了,只要
你肯放放離開,我願把多年劫來的財物悉數送你。還立誓永不踏足江湖。」

    徐子陵搖頭道:「這種不義之財,沾滿多少無辜百姓的鮮血,你就算無條件送我,我也
不要。」

    曹應龍怒道:「你這人為何恁地固執古板,這筆錢財可令千千萬萬的人安居樂業,重整
家園,你不要的話,大可用來作善舉,徐兄請三思。」

    徐子陵長笑道:「說得好!那不如我把你生擒回去,看看你這貪生怕死之徒,能否捱得
住酷刑的滋味?於獻出財物之外,還冀圖隱藏什麼更寶貴的東西?」

    曹應能沉聲道:「貪生畏死,乃人之常情。但若我明知徒然受辱,必不會讓你生擒活
捉。這樣如何?除了財物之外,我還可另贈秘密情報,只要你聽過後認為物何所值,便放我
離開。」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曹應龍你若是想借此拖延時間,以恢復真元,肯定是白費心
機。」

    曹應龍急道:「萬勿誤會,第一個消息,是關於楊虛彥的身世來歷,若你錯過不理,石
青璇將陷於萬劫不復之地。」

    徐子陵一震道:「你怎知我認識石青璇?」

    曹應能道:「所以你該知我不是胡謅,怎樣?是否肯同意這筆交易。徐子陵雙目亮起精
芒。曹應龍重覆道:「只要你聽過後覺得物有所值,才放我走,所以根本不必怕我騙你。」

    徐子陵心中暗歎,一時間真不知是否應該聽信他的話,讓這萬惡之徒,得再苟延殘喘。

    寇仲和商秀洵先後越過僅餘的一道浮橋,與宣永會合。

    今次雖獲得全面勝利,敵寇能逃生者只有寥寥數千人。但己方亦傷亡頗重,牧場折損近
千戰士,少帥軍陣亡者亦達五百人,這還不計傷者在內。

    這就是戰爭的代價。

    商秀洵收回搜索的日光,向宣永問道:「徐子陵呢?」

    宣永恭敬答道:「徐爺率人去追殺曹應龍和房見鼎。」

    商秀洵急問道:「往那個方向去了?」

    宜永指往東南方。

    在晨光下,平原草野無窮無盡地延展。

    商秀洵拍馬便去,嬌呼道:「我們快去幫手。」

    寇仲先是愣然,接著緊追在她馬後,心中湧起苦樂參半的滋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