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探囊取物            

    寇仲忽然心驚肉跳,坐立不安,送陳長林上路後,回到名為「少帥府」的大宅,召來洛
其飛問道:「有沒有徐爺的消息?」

    洛其飛見他神色有異,搖頭道:「徐爺究竟到那裡去呢?屬下可派人去打聽。」

    寇仲站起來在書齋內來回踱步,好一會才停下來歎道:「他到巴陵去,你知否蕭銑那小
子的情況?」

    洛其飛答道:「目下大江一帶,論實力除杜伏威、輔公佑外,便要數他,稱帝后蕭銑先
後攻佔鬱林、蒼梧、番禺等地,並不斷招兵買馬,兵力增至四十餘萬之眾,雄據南方,兩湖
之地無人敢攫其鋒。」

    見他皺眉不語,忍不住關心問道:「少帥是否在擔心徐爺?」

    寇仲心煩意亂的道:「我也不知自己在擔心甚麼,或者是徐爺,又或者是其他。唉!北
方有甚麼新的動靜?」

    洛其飛如數家珍的答道:「現在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竇建德與徐圓朗之戰,剛收到的消
息,是徐圓朗的主力大軍不敵劉黑闥,損兵折將無數,看來時日無多,若給竇建德盡取徐圓
朗的屬土,杜伏威和沈法興的聯軍又攻陷江都,我們就會陷進兩面受敵的劣局。」

    寇仲閉上虎目,收攝心神,好一會才輕描淡寫道:「立即給我喚宣永和焦宏進來,我要
在十日內攻下東海,否則我們的少帥軍只好解散了事。」

    ***

    漁舟泊岸,陳老謀和十多名巨鯤幫的精銳好手從隱伏的樹林中擁出來,發覺徐子陵捧素
素的遺體,都為之愕然。

    徐子陵像整個麻木似的,臉無表情的向陳老謀道:「有沒有辦法保住素姐的身,在不變
腐壞前送至梁都?」

    卜天志把剛醒過來的小陵仲接過後,交給本是預備沿途侍候素素母子的奶娘和小婢,欲
語無言。

    陳老謀伸手抓緊徐子陵肩頭,惻然道:「小陵要節哀順變,這事可包在我身上,就算一
年半載亦不會出問題。我立即使人去採辦需用的藥物香料,弄妥後才出發。」

    徐子陵親自把素素遺體安放在馬車上,再和卜天志和陳老謀走到一旁道:「你們在這裡
弄妥素姐的事後,不用等我,立即依原定計劃趕往梁都,若我死不去,自會追上你們。」

    陳老謀和卜天志是老江湖,只聽他的語氣,如勸之無用,只好點頭答應。

    徐子陵強忍去瞧小陵仲的慾望,回到漁舟,轉瞬遠去。

    ***

    焦宏進道:「現在東海附近懷仁、琅琊、良城、蘭陵、沐陽諸城均向我們投誠,東海的
陸上交通完全斷絕,若換了別的城市,早要棄械投降,可是東海郡一向以海上交通為主,故
實質上還影響不大。」

    寇仲向皺起眉頭的宣永道:「我們有多少可用之兵?」

    宣永肅容道:「假設我們真可速戰速決,可盡起手上八千之眾,其中二千是騎兵,只是
我們雖士氣昂揚,但在訓練和支援上仍是稍欠完善,所以嘛!嘿!」

    焦宏進接口道:「李子雲有勇,童叔文有謀,兼且東海乃李子通的根據地,數年來不斷
加強城防,以我們的兵力,短時間內絕無可能把東海攻陷,長時間則又非我們負擔得起;當
務之急,該是鞏固戰果,集中精神在召募和訓練新兵上。」

    寇仲道:「最好的訓練,就是戰場上的訓練,我的功夫就是這麼打打殺殺下練出來的。
你們大可放心,我絕不會蠢得揮軍攻城,我們現在最大的缺點,就是兵力薄弱,根基未穩,
擴張過速,不過這也正是我們的優點。李子雲乃好大喜功的狂妄之輩,而童叔文則自負智
計,這兩個人加起來,恰是最理想的敵人,只要善加處理,勝利可期。」

    宣永歎道:「少帥總是能人所不能,聽少帥這麼分析,雖仍未知究竟,但已令人充滿信
心。」

    寇仲然笑道:「關鍵處在沐陽的李星元,若我沒有猜錯,他該是童叔文派來的奸細,因
為照道理他怎都該先採觀望態度,看看我們是否真有前途,才會來歸降。要知沐陽與東海齒
相依,李子通若信不過他,怎肯讓他座鎮沐陽,至少李星元的親屬會留在東海,若他背叛,
李子雲可把他的家人殺得半個不留,故此事必然有詐。」

    焦宏進訝然道:「我還以為少帥對李星元完全信任,原來少帥心中另有打算,表面上卻
一點看不出來。」

    寇仲淡然道:「他最大的破綻,就是親自前來見我,從沐陽到這裡,來回最少要三天
吧?際此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刻,他怎能隨意抽身離開,又怎樣向李子雲交待解釋?哈!竟敢
把我寇仲當傻瓜辦。」

    洛其飛大喜道:「既是如此,我們該如何手?」

    寇仲微笑道:「當然是來一招將計就計,引虎出洞哩。」心中卻無法按捺地浮起素素清
美善良的玉容。

    ***

    徐子陵伏在瓦背暗黑處,凝視下方街上剛入城的車馬隊。

    雲玉真的帥艦剛回來,現在極可能是被接往見香玉山,那他就可循找到這忘恩負義的卑
鄙之徒。

    際此三更半夜的時刻,街上寂靜無人,只有車輪與道路磨擦的響音,夾雜在馬蹄起落的
嗒聲中,點綴了這長江大城的深夜。

    徐子陵閉上眼晴,注意力全集中到那兩輛馬車擦地的音量上,迅快分辨出只尾後的一輛
載人,另一輛則是空的,音量的輕重雖微,卻瞞不過他這特級高手。

    他之所以會起疑心,皆因他清楚和瞭解香玉山的為人,其能得到素素芳心,全在他工於
心計。如果可以這麼容易依從這些線索找到香玉山,是絕對不合理的。

    卜天志的背叛,應使香玉山和雲玉真曉得奸謀敗露。現在他和寇仲已非昔日吳下阿蒙,
誰人與他們結下深仇,都會是睡難安寢,香玉山豈能例外。

    不過他也算厲害,看準徐寇兩人會不顧一切來找他,向他要人。於是布下天羅地網,又
故意留下素素母子在羅網中作餌,使他遽然上釣。只是棋差一,想不到他會易容而至,更看
破他的卑鄙手段。

    一計不成另計又生。

    新的誘餌就是雲玉真。

    徐子陵幾可肯定車上坐的是雲玉真的俏婢雲芝,而雲玉真根本沒有登車。

    在數十名巴陵軍的護送下,車隊逐漸去遠。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靜伏不動。

    到蹄聲輪聲都微不可聞時,兩邊風聲驟響,徐子陵心中大懍,定神瞧去,街心處多出兩
個人來,身法迅如鬼魅。

    高的一個背負長劍,腰板筆挺,三十上下,眉清目秀,作儒生打扮,蓄小鬍子,臉容冰
冷,不用見面介紹都知這必是蕭銑新招聘的高手「素衣儒生」解奉哥,以一手掩月劍法,威
震南方。

    矮的那個手持長棍,當是「牛郎」祝仲,他與解奉哥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五短身材,
寬額大耳,蒜頭鼻子,眉濃膚黑,驟眼瞧去,頗有實鄉農的感覺,留意下才看到他眼神凌
厲,渾身霸氣,非是好惹的人。

    徐子陵在剎那之間,從對方微妙的動作中,精確地把握到兩人的斤兩。

    此時「牛郎」祝仲冷哼道:「玉山爺今趟似乎算錯,我早說那傢伙不敢到我們這裡來撒
野的。」

    解奉哥微笑道:「只要他聽得我們祝大哥在此,還不夾尾巴有那麼遠逃那麼遠嗎?」

    祝仲失笑道:「拍我馬屁有啥用,省點氣力去侍候自以為不可一世的包讓吧!」

    解奉哥不屑道:「他也配?我們回去吧!」

    祝仲點頭道:「不回去難道在這裡繼續喝西北風嗎?那小子累得我們真慘,這兩晚沒一
晚好睡的,現在怎都要找個標緻的娘兒暖暖被窩。」

    浪笑聲中,兩人展開腳法,迅速遠去。

    ***

    宣永和洛其飛離開後,焦宏進獨留下來,陪寇仲來到園子裡,這位少帥仰首凝視星光燦
鋼的夜空時,焦宏進忍不住問道:「原來少帥打開始便看穿李星元的居心。但當時我們真的
半點都不曉得,還以為少帥對他推心置腹,只需試一試他即可完全信任。」

    寇仲木無表情的道:「若騙不過你們,怎能騙得倒他。唉!這也只是吹牛皮,當時我至
少信了他九成,這李星元定是個一流的騙子,言詞懇切,音容俱備。他娘的!」

    焦宏進這才知高估他,愕然道:「那少帥為何忽然又覺得他有問題?」

    寇仲苦笑道:「今晚不知如何總有些心驚肉跳的不祥感覺,肯定是在某處出現問題。於
是把這兩天的事逐一推敲,然後才想到問題出在這傢伙身上,若誤中奸計,我們必無幸
免。」

    焦宏進佩服道:「少帥果是非常人,故有此異能。」

    寇仲岔開話題問道:「還有見秋月那美人兒嗎?她的歌喉挺不錯的。」

    焦宏進不屑道:「不能共患難的女人見來幹嗎?」

    寇仲點頭道:「說得好!貪戀美色的豈是創邦立業的人。夜啦!回去睡吧!明天將會是
非常忙碌的一天。攻下東海後,李子通在北方的據點將盡喪落我們手上,那時我們說甚麼
話,他只有恭聽的份兒。」

    ***

    徐子陵無聲無息的從簷下斜掠而下,朝正要進入大宅的解奉哥和祝仲勁箭離弦般技去。

    啟門的數名大漢由於面對徐子陵奔至的方向,首先察覺,可是徐子陵的速度實在太快,
在他們臉現駭容,張口欲呼,尚未傳出聲音前,徐子陵掩至解祝兩人身後丈許處,發動攻
擊。

    解奉哥和祝仲的反應完全在徐子陵意料之內,在勁風壓體下,左右竄開,好爭取反擊的
空間與時間。

    把門眾漢當然是巴陵軍中的好手,紛紛掣出兵器,力圖阻截。

    徐子陵冷哼一聲,晃身避過當胸剌至的穿心一劍。「叮」!曲指扣在另一刀處。

    持刀大漢觸電般退開,徐子陵如虎入羊群般殺進敵陣裡,在另一劍快砍上他右肩前,起
腳踢中敵人下腹,震得那人拋跌遠方。

    在剎那之間,他隨迅快和飄忽的步法,閃左避右,把門的七名漢子無一倖免的不是被拳
打,就是應腳飛拋,重傷墮地。

    縱使在仇恨驅使下,他落手仍是極有分寸,對手只傷不死。

    院內一片昏沉,整個廣場只靠掛在主宅台階上大門前的一個巨大燈籠映照,若非有解奉
哥和祝仲引路,表面看確難猜到香玉山會躲到這麼一所前後只有三進的中等人家的宅舍中。

    叱喝連聲,宅旁左右各奔出十多人,往他撲來。

    這可說是殺死香玉山的最佳時機,因為巴陵軍最厲害的人物,不是守在以雲玉真為餌的
那個陷阱處,就該是往保護更重要的人物蕭銑。只要能解決正從後方追入門來的解祝兩大高
手,他便有機會對付香玉山。

    徐子陵一聲悲嘯,不進反退,剎那間嵌進解奉哥和祝仲兩人間的空隙去。

    解祝兩人立時魂飛魄散。

    他們重整陣腳,穿門追來時,已想過幾個會面臨的可能性,但都估不到他會改進為退。
那絕非他們蠢至想不及此,而是因對自己的眼力和判斷過於自信。

    任何人在疾衝的高速中,若要反向後退,必須經過換氣、減速、止沖三個階段,縱使是
第一流高手,可使所有步驟發生在眨數下眼之間,但仍會有跡象可尋,那時解祝可立即作出
應變。豈知徐子陵源自《長生訣》與和氏璧的真氣,完全不依常理,順逆隨意,要退便退。

    兩人的反應已是一等一的快捷,掩月劍和齊眉棍迎勢攻去,希望可憑聯手之力,把徐子
陵拒於劍棍圈外,再部署攻勢。

    徐子陵的背脊似是長了眼睛般,僅以毫之差前晃一下,避過祝仲的齊眉棍,待他招式使
老,背脊硬撞在棍子中央處,螺旋勁沿棍湧攻,震得祝仲慘哼一聲,橫跌兩步,露出足夠的
空間,使徐子陵閃過直刺背心的掩月劍,嵌到兩人間稍後少許的死角位置。

    看似簡單輕易的一個動作,其中實包含極高明的戰略、智計和玄妙的絕藝,也決定瞭解
奉哥和祝仲兩人的命運。

    「砰」!

    「蓬」!

    徐子陵在解奉哥駭然避閃前,身子往他挨去,左肘重重擊在他脅下。

    解奉哥掩月劍脫手甩飛,脅骨斷折,斷線風箏的橫拋一旁,重傷倒地。

    徐子陵另一手閃電探出,抓祝仲試圖為解奉哥解圍匆急下掃來力道不足的一棍,扭身起
腳,在拖得祝仲失去平衡時,左腳撐在他的小腹處。

    祝仲被徐子陵以巧妙絕倫的手法抓到棍身時,已知大事不好,待要棄棍逃命,徐子陵的
螺旋勁卻像只隨棍而來的魔手般把他抓個結實,駭絕欲死下,小腹像給個萬斤重錘擊中,全
身經脈似裂,鮮血狂噴下輕飄飄的離地倒飛,直跌出院門外去,再爬不起來。

    徐子陵暗叫僥倖,只看自己全力出手,兩人仍是只傷不死,便知他們功底如何深厚,之
所以有此驕人戰果,全因早先曾對他們有深入的觀察,又肯以命博命,否則若纏鬥下去,勝
敗仍是未知之數。

    一聲長嘯,徐子陵再次前衝,把攔截的二十多名大漢殺得左僕右跌,手下竟無一合之
將。

    雖在盛怒之下,但徐子陵在動手時,心靈自然而然晉入井中月的境界,在刀光劍影中飄
閃進退,敵人的兵器總是以毫之差而沾不上他半點邊兒,使他如入無人之境。

    「砰」!「砰」!

    兩名敵人應拳飛擲,拋在台階處。

    他此時殺至台階下,四名本守在宅門外台階上的勁裝大漢猛撲下來,刀劍斧矛,四種兵
器聲勢洶洶的殺至。

    「砰」!

    宅院上方夜空處爆響煙花火箭,顯是香玉山知情勢危急,發訊求援。

    這四人身手高明,遠勝其他守衛,且精通聯擊之術,若給他們硬拒於門外,那時不要說
殺不了香玉山,連逃命都怕有問題。

    對於應付群戰,徐子陵是經驗豐富,狂喝一聲,竟沖天而起。

    那四人兵器刺空,尚未弄清楚徐子陵到了上方何處,「卜」的一聲,大門處掛那唯一照
明的燈籠倏地熄滅,由明變暗,四人剎那間睜目如盲,徐子陵已落在四人身後。

    慘叫連起,四人紛紛倒在台階上。

    「轟」!

    大門破裂,燈光透出。

    守在大門後是香玉山武功最高強的八名近衛,待要一擁而出,一名暈倒的大漢已給徐子
陵以重手法擲進來,登時撞得他們滾作一團,潰不成軍。

    徐子陵旋風般衝入宅堂裡,再擊飛兩人後,大喝道:「香玉山何在?」

    「砰砰」!

    兩個悍不畏死,從大門追進來的大漢,硬給徐子陵以凌厲無匹的隔空拳,震得旋轉拋
飛,直跌出門階外去。

    此時門內門外遍地死傷,徐子陵挺立如山,確有不可一世的氣概。

    臉色蒼白如死的香玉山退至後進入口處,十多名手下擋在他身前,人人臉露驚容,竟沒
有人敢衝前動手。

    徐子陵雙目殺機森森,遙瞪人牆內的香玉山,一步一步逼過去。

    「砰」!

    他看也不看,飛起後腳,撐中朝他擲來的長矛尖上,長矛閃電般倒飛而回,插入偷襲者
心臟要害,狂猛的衝力,帶得那人身仰後拋擲,撞倒另一個想衝進來的敵人身上,兩人同時
滾往石階下,情況慘烈至極點。

    香玉山再按捺不住心中的恐催,一聲發喊,掉頭便走。

    「轟」!

    徐子陵騰沖直上,被瓦而出,一個空翻,疾電般投到兩進間的天井去。

    「砰砰」!

    徐子陵發出連續幾記劈空掌,擊倒香玉山左右護衛,落到香玉山之旁,長笑道:「香玉
山你可想到有今天一日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