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劍罡同流            

    焦宏進一個翻身抽出大刀,彈離椅子,移到廂房望往後院的【木鬲】窗,尚未站穩,已
怒吼一聲,往後彎腰仰身。

    「嗤嗤」連聲,七、八枝勁箭在他後仰的臉門上方數寸間閃電掠過,插進廂房牆壁和梁
柱去。

    箭簇仍在晃顫之際,門外傳來的步音驟止。

    「砰」!

    房門被重重踢開,手持利器的大漢如狼似虎般二話不說衝入房來。

    寇仲一聲長笑,學焦宏進般從椅子翻起,卻雙手握緊椅背邊沿,兩腳閃電後撐,在敵人
斬腳前,正中當先兩人胸口。

    胸骨碎折的聲音驚心動魄的響起,兩名大漢七孔噴血,兵器脫手,像被狂風刮起般往後
斷線風箏地拋擲,把後面正向門口擁進來的大漢撞得人仰馬翻,骨折肉裂,倒下六、七個,
沒有半個可以爬得起來。

    尖叫聲在鄰房傳至。

    寇仲雙足落地,同一臉憤然的焦宏進道:「讓我們引走敵人,免得他們誤傷無辜。」

    身子往上騰起,破頂而出。

    焦宏進聽得呆一呆,然後才循他撞破的洞口來到瓦面處。

    寇仲正把埋伏在瓦面的箭手殺得狼奔鼠竄,紛紛從兩邊簷頂滾下去。

    樓房和院牆間的空地滿是火把,喊殺喧天,但卻沒有人能直接威脅到他們。

    焦宏進移到寇仲左旁,決然道:「焦宏進的命從此就賣斷給寇爺。」

    寇仲扯他伏下,避過十多枝從地面射上來的勁箭,邊觀察形勢,邊笑道:「為何忽然如
此錯愛?」

    焦宏進心悅誠服道:「在這種情況下,仍能顧及無辜,宏進不跟寇爺還跟誰呢?」

    寇仲哈哈一笑,伸手緊攬他肩頭一下,放開手道:「好兄弟!來吧!」

    箭般貼瓦背竄下瓦簷,游魚地朝下方投去。

    他的速度快至肉眼難察,兼之事起突然,敵箭全部射空,他則如虎入羊群,先迅電般奪
過一枝長矛,接左挑右刺,見人便殺,守在那位置的三十多名敵人立時潰不成軍,四散奔
逃。

    焦宏進躍落地面,寇仲大喝道:「來!我們順手宰掉都任。」

    敵人的援軍分由兩邊殺至,喊殺聲和樓房內姑娘的尖叫聲渾成一片,情況混亂至極點。

    寇仲和焦宏進一先一後,朝前院大門處車馬彙集的廣場殺去。由於受院內建空間限制,
很難形成重重圍攻的局面,對人少的一方自是有利無害。

    寇仲一馬當先,依沿樓而建的走廊硬闖,手中長矛化作千萬道閃電般的光芒,擋路者無
一倖免,不是被掃得側跌出走廊的圍欄外,便是被挑飛拋後,撞在己方的人身上,確是威風
八面,擋者披靡。

    焦宏進的武功亦相當高明,大刀上下翻飛,砍翻多個追來的敵人。

    「噗」寇仲的長矛像一道電光般掃打在一面盾牌上,震得那人連盾牌狼狽往後跌開,寇
仲接又連消帶打,撥開兩枝刺來的長槍,但心中卻無絲毫歡喜之情,還大叫不妙。

    此時他只差十多步,就可轉入正院大門入口處的小廣場,豈知忽然從轉角間擁出無數刀
盾手和長槍手,配合無間的截斷去路,先前攔路的烏合之眾則紛紛翻出圍欄,好讓生力軍來
對付他們。

    這批槍盾手人人武功不俗,至厲害處是訓練有素,兼具防守和強攻的優良能力,寇仲本
來有如破竹的聲勢,登時化為烏有,變成逐寸逐分的爭道之戰。

    後面的焦宏進立時壓力大增,在且戰且走中變成陷入重重圍困,浴血苦戰。

    焦宏進厲叫道:「都任全心殺我,這是他的親衛槍盾團,人數達五百之眾,寇爺快走!
不用理我,遲則不及。」

    寇仲倏地退後,避過三枝疾剌而來的長槍,貼上焦宏進背脊,叫道:「要死便死在一塊
兒。」銳眼偷空一掃,只見走廊的圍欄外除潮水般擁過來的盾手槍手外,尚有一重十多人的
弩弓手,心叫不好,大喝道:「隨我來!」

    「轟」!

    寇仲硬是撞破牆壁,滾進青樓的迎客大廳去。

    ***

    左遊仙身量高【身兆】,腦袋幾乎光禿,鬢角邊卻仍保留兩撮像子般垂下的長髮,直至
寬敞的肩膊處,形相特異。

    他的年紀至少在六十過外,可是皮膚白嫩得似嬰兒,長有一對山羊似的眼睛,留長垂的
稀疏鬚子,鼻樑彎尖,充滿狠邪無情的味道。

    他身上穿的是棕灰色道袍,兩手負後,穩立如山,左肩處露出佩劍的劍柄,氣勢迫人。

    他雙目射出深銳的目光,由上到下的打量扮成岳山的徐子陵,冷冷道:「當然不及岳兄
可躲起來享清福,岳兄變得真厲害,連形影不離的寶刀也無影無,又改了聲音,改變眼神,
小弟雖有同情之意,但舊賬卻不能不算,只要你肯自斷右手,小弟可任你離開。」

    接向護送座駕的十多名躍躍作勢的江淮軍喝道:「你們給我清場,連自己都要滾得遠遠
的。」

    事實上,街上的行人早四散避開,躲往店和橫巷去。

    徐子陵耳內響起不知藏在何處的石青璇的指示,忙啞聲一笑,雙目厲芒電閃,凝視兩丈
外的左遊仙,淡然道:「左兄有輔公佑撐腰,難怪說話都神氣得多。換了我未曾修成『換日
大法』之前,只憑你這句話,就要教你血濺十步之內,左兄是否相信?」

    左遊仙臉色微變,眼中掠過半信半疑的神色,沉聲道:「小弟剛把『子午罡』練至第十
八重功法,正苦於無人作對手,今趟與岳兄相逢於道左,可知必是道祖眷顧,予小弟如此試
法良機。」

    徐子陵的岳山假臉隨他面具後的肌肉帶動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而事實上他卻是以笑來
拖延時間,淡淡道:「『子午罡』乃貴派『道祖真傳』兩大奇功絕藝之一,與『壬丙劍法』
並列為鎮派秘技,不過自貴祖長眉老道創派以來,從沒有人能真正把子午罡完美融合的運用
到劍法上去,左兄小心畫虎不成反類犬。只要給本人找到在配合上的任何一個小破綻,左兄
的試法將變成殉法,莫怪岳某人不事先明言。」

    左遊仙顯是毫無懷疑地把他當作真岳山,冷笑道:「想不到岳兄對敝傳的小玩藝有這麼
深的認識,至於小弟的劍罡同流是否仍有破綻,正要請岳兄指點。」

    「鏘」!

    左遊仙寶劍離鞘,登時生出一股無堅不摧的凜冽罡氣,發自遙指徐子陵的劍鋒處,既凌
厲霸道,又邪異陰森。

    徐子陵心中叫苦,從石青璇以聚音成線貫入他耳鼓的指示中,得知左遊仙乃邪派八大高
手之一,當年排名尚在尤鳥倦之上。動起手來,自己只有全力出手保命的份兒,那時不「真
相大白」才是奇跡。

    幸好石青璇的聚音示音又到,聽畢忙運功針鋒相對的抗衡這元老級邪門高手的尖銳劍
罡,並仰首望天,從容道:「現在是酉戍之交,左兄的子午罡該是氣流於心腎之交,看
指!」

    當他說到心腎之交時,左遊仙立即臉色微變,罡氣減弱三分。

    「噗」!

    兩人同時晃動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