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與美偕行            

    石青璇推開石屋的木門,別過俏臉來微笑道:「徐兄請進!」

    徐子陵怔了半晌,才跨過門檻,步入屋內,屋子以竹廉分作前後兩進,麻雀雖小,卻是
五臟俱全,傢具雜物等一應家庭的必需品,無不齊備,窗明几淨,清幽怡人。

    石青璇淡淡道:「這就是青璇的蝸居。」

    徐子陵訝道:「石小姐不是隱於巴蜀嗎?」

    石青璇請他在靠窗的椅子坐下,自己則揭廉步入內進去,邊道:「這間小屋並非青璇所
建,原主人在五年前過世之後,青璇於是借來落腳,是貪圖它離開邪帝廟只是半個時辰的腳
程。」

    透過竹廉望進去,隱約見到這獨特的女子在內進盡端榻旁的小几坐下,背‘L面對一面
掛牆的圓形銅鏡,朦朦朧朧間,一切都被廉隔淨化,更強調出她曼妙的體形和姿態。

    徐子陵讚歎道:「這真是個避世的好地方。若非小姐帶在下來此,怕找一萬年都找不
到。」

    這小石屋位於蝠洞迷宮東南十多里的一座小峽谷內,背靠飛瀑小湖,屋前果樹婆娑,景
致極美。

    石青璇拿起梳子,為她烏黑髮亮的長垂秀髮輕柔地梳理,動作姿態,引人至極點。淡淡
道:「你為何不問問這屋的原主人是誰?難道你沒有好奇心嗎?」

    徐子陵心中湧起溫馨寫意的感覺,就像和嬌妻共處安樂的小窩中,隔廉閒話家常,這是
非常新鮮的感覺。

    微笑道:「或者是性格使然吧!我少有非要知道某些事物不可的衝動。不過小姐既特別
提出此事,可見此屋的原主人定是大有來歷,在下又給勾起好奇心啦。」

    石青璇輕笑道:「青璇可否問徐兄一個唐突的問題?」

    徐子陵一邊聆聽透窗傳入的雀鳥追逐嬉鬧的鳴叫,隨口答道:「小姐賜教!」

    石青璇道:「敢問徐兄,在過去幾年闖南蕩北的日子裡,曾否害過很多女子對你傾情依
戀呢?」

    徐子陵愕然道:「我從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也該沒有這種事吧?」

    石青璇欣然道:「終找到你這人不坦白的時候。暫時不和你算這筆賬;讓青璇把這問題
反過來說,徐兄見過這麼多江湖上著名的美人兒,誰能令你傾心?」

    徐子陵苦笑道:「小姐的問題比之任何奇功絕藝更令人難招架抵擋,小弟可否投降了
事?」

    石青璇放下梳子,「噗哧」嬌笑道!案沒用的傢伙!男子漢大丈夫自應敢愛敢恨,原來
名震天下的徐子陵在這方面如此窩囊。」

    徐子陵瀟灑地聳肩道:「小弟對男女之情看得極為淡薄,也沒有甚麼特別的希求和期
望,一切都是隨遇而安。如有所求,就是想落得自由自在,通游天下各處仙地勝景,無負此
生。」

    石青璇默然半晌,緩緩道:「你的想法和青璇非常接近,差別只在一動一靜,在青璇心
中理想的生活方式,就是隱居山林,鑽研喜愛的技藝和學問,以之自娛,平靜地渡過此生。
故此才有點急不及待的欲把責任轉嫁到徐兄身上去。」

    徐子陵點頭道:「小弟終於明白小姐的心意。說吧!只要我力所能及,定會為小姐完成
心願。」

    石青璇歎道:「唉!你就是這麼的一個大好人,令青璇也感有愧於心,不好意思。徐兄
可否暫閉眼睛,人家要換衣服哩!」

    徐子陵嚇了一跳,連忙閉上眼睛。

    □□□□的解衣穿衣聲音不住從廉內傳出,石青璇從容自若的道:「『道心種魔大
法』,確是魔門至高無上的功法,比之陰癸派的天魔大法更勝一籌。最奇怪是在修練的過程
中,練者會在性格氣質上生出變化,由魔入道,據魯大師說:邪帝向雨田修此法雖功虧一
簣,未竟全功,且落得魔火焚身的大禍。但在其慘死之前,猛然醒悟到過往殘害眾生的惡
行,故力圖補救。」

    徐子陵差點張開眼來,訝然道:「世間竟有如此功法,真教人奇怪。」

    《長生訣》雖能變化他和寇仲的氣質,總是依循他們各自性情的一個自然發展,非像
「道心種魔大法」般,能把一個情性已根深蒂固的人完全改變過來。

    石青璇似是換好衣服,還揭廉走出外廳,卻沒有&}子陵張眼,輕柔地道:「那時他唯
一放心不下的,只是尤鳥倦這四個惡徒,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他們邪惡的天性,於是利用他們
想取而代之成為另一代邪帝的弱點,以」邪帝舍利「為誘餌,迫他們立下在魔門有至高約束
力的血咒,立誓只有拿到」邪帝舍利「,繼承邪帝之位後,才准開宗立派。另一方面則暗中
知會祝玉妍,告訴她『邪帝舍利』已傳給這四個劣徒,要他們背此黑鍋。」

    徐子陵仍緊閉雙目,又看不到她說話的神情,特別有如在霧中的感覺,茫然道:「『邪
帝舍利』為何如此重要?」

    石青璇悅耳的聲音道:「那是邪極宗玄之又玄,自立宗以來便輾轉相傳的異術秘法,既
象徵宗主的權位身份,更代表一種可怕的功法。『邪帝舍利』本身是以一種罕有的黃晶石打
磨而成,自第一代邪帝開始,歷代邪帝在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時,便以秘法把畢生功力凝成精
氣,注進晶石之內,希望繼承邪石的人,可把元精據為己用,令邪極宗一代比一代強大,獨
步武林。噢!現在可張眼哩!」

    徐子陵虎目猛睜,石青璇正把帽子蓋在束成髻子的秀髮上,完成男裝的打扮,還是一身
遠行的裝束。

    她醜惡的鼻子消失無酊,但肌膚變得粗糙黝黑,不過縱是如此,她仍是可美得令人屏
息。

    不知是否因特別留心和對比的關係,份外感到她脊樑挺真的嬌巧鼻子,令她更是貴秀無
倫,完美無瑕。

    她的美麗是冷漠和神秘的,這或者是由於她似是與生俱來的清傲,使人不敢親近,但又
渴望得到她的垂青;加上先前的印象,徐子陵敢肯定這風格獨特,言詞大膽的美女,絕不遜
色於師妃暄或□□那級數的絕世佳人。

    石青璇微笑道:「為甚麼目不轉睛的盯著人家,是否覺得青璇變魏了!」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小姐該讀到我心內的話。嘿!剛才你說的話假如屬實,那邪極宗
早該遠遠超越陰癸派,為何實情卻非如此。」

    石青璇歎道:「真正的情況複雜異常。先告訴我,你準備到那裡去?」

    徐子陵說了後,石青璇欣然道:「我們將有兩三天同路而行的時光,抵達大江後,你過
江南下,我則坐船西去,在途上再說好嗎?」

    徐子陵怎想得到會忽然多出一位女伴來,不過和這美人兒相處的每一刻,都是會令人畢
生難忘的美麗經驗,點頭微笑道:「小姐若不介意,我們立即起行趕路。」

    ***



    駱馬湖位於山東第一大湖微山湖東南處,被泗水貫通串連。

    駱馬湖水闊天空,一望無際,碧波蕩漾,漁產和水產物豐富,盛產鯉魚,鯽魚、青魚和
蝦蟹;水產物有菱角、鮮藕、蒲口草等。

    每逢天氣良好,漁舟出沒在煙波中,迎棹破浪,鷺翔鷗飛,風光迷人。

    駱馬幫的根據地下邳城在駱馬湖西北方十多里處,乃泗水、沂水、汴水三大水系交匯的
要塞,重要處尤勝在只是大半天船程,位於汴水上游的彭城。

    交通的便利,使下邳成為駱馬湖和微山湖間的轉運站,緊扼全區的水道往來,為下邳帶
來大量的貿易,更使駱馬幫肚滿腸肥,聲勢壯大。

    與契丹馬賊的結盟,正提供駱馬幫主一個擴展影響力和野心的機會。

    寇仲與洛其飛和十名手下扮成來這有漁米之鄉稱謂的駱湖區購糧的商旅,安然進入下
邳。

    為他們打通關節的是當地的糧油巨賈沈仁福,他一向與彭梁幫關係密切,雖與駱馬幫表
面亦保持交情,暗裡卻對都任的苛索無度,恃強橫行非常不滿。洛其飛的消息情報,便是從
他而來。

    沈仁福乃精於計算的生意人,本不願捲入地盤的紛爭去,可是都任與窟哥的結盟,卻令
他忍無可忍,皆因他親弟一家的男女老幼,均命喪於窟哥手上,仇深似海。

    但最重要的是他對寇仲的仰慕和信心,於是一說即合,決意全力助寇仲對付都任和窟
哥。

    寇仲與洛其飛抵達沈府後,三人隨即在密室內舉行會議。沈仁福個子魁梧結實,頭髮呈
鐵灰色,自信而隨和,透亮的寬臉上有對明亮的眼睛,長▼@密的鬍鬚,年紀在四十許間,
予人精明果斷又敢作敢為的印象。

    客氣過後,沈仁福介紹形勢道:「得到窟哥的支援後,都任大事招兵買馬,準備大展拳
腳,弄得附近各鄉城人人自危,怕他和窟哥聯同四出殺人放火,攻城掠地。」

    寇仲皺眉道:「窟哥只得區區數百馬賊,為何都任卻像多了個大靠山似的?」

    沈仁福歎道:「在仲爺眼中,窟哥當然是個全不足道的小人物,可是在附近一帶,誰不
聞契丹馬賊之名而色變。若再加上窟哥留在沿海附近的賊眾,其人數可達千餘之多。這些契
丹馬賊人人武技高強,好勇鬥狠,馬上功夫更勝人一籌,兼且來去如風,除了曾在仲爺你手
下吃過大虧外,從來都是所向無敵。現在多了都任給他提供消息和根據地,確是如虎添翼,
使我們人人自危,只望仲爺能出來主持正義,為被殘殺的人報仇雪恨。」

    寇仲從容道:「沈老闆放心,只是令弟全家被害一事,我已不能坐視,必教這群惡賊永
遠回不了家鄉。不知窟哥現在何處落腳,都任總不敢引狼入室,與窟哥共被同眠吧!」

    沈仁福見寇仲如此給他面子,感激得差點下淚,拜謝一番後道:「窟哥與手下藏在下邳
西面十多里澤山山腳的一個牧場內,等候應召而來歸隊結集的其他馬賊,至於他和都任有何
圖謀,小人仍未探到甚麼消息。」

    寇仲伸個懶腰,吁出一口氣道:「沈老闆知否駱馬幫中,誰人對此次結盟反對得最激烈
呢?」

    沈仁福想也不想的回答道:「當然是二當家『小呂布』焦宏進,此人英雄了得,甚受萬
眾愛戴,卻深為都任所忌。此次結盟,都任至少有一半原因是針對他而發。自反對結盟不果
後,焦宏進晚晚流連青樓,借酒消愁,照我看他已萌生去意,否則說不定會給都任害死。」

    寇仲大喜道:「呂布不愛江山愛美人,希望小呂布長進一點,我們從他入手,說不定可
不費一兵一卒,將整個駱馬幫接收過來,那時可保證契丹馬賊死無葬身之所,而我們則多了
一批訓練精良的戰馬,這個算盤打得響嗎?」

    沈仁福欣然道:「小人和焦宏進頗有點交情,一切由小人安排使成。」

    寇仲搖頭道:「沈老闆仍不宜出面,人心難測,誰都不知焦宏進會如何反應,其飛有甚
麼提議?」

    一直旁聽不語的洛其飛同意道:「沈老闆可以不出面當然最好,但怎樣才可與焦宏進秘
密接觸?」

    寇仲微笑道:「這個由我見機行事。他最愛到甚麼地方去,我便到那裡和他見面。若他
不肯助我,順手一刀把他宰掉,然後才輪到都任。」

    他的口氣雖大,但沈仁福和洛其飛只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

    比起任少名和李密,都任該算是甚麼東西呢。

    想了想,寇仲向兩人道:「既然誰都不知道都任和窟哥下一步會怎樣做,我們索性幫他
們個大忙,散播點謠言,好使附近各城人心惶惶。那一旦我們幹掉都任後,人人都會加倍感
激,這麼用幾句話就可把人心買回來,哈!還有比此事更划算嗎?」

    兩人點頭稱善,暗忖果是「盛名之下無虛士」,這樣的計策都可給他想出來。

    寇仲沉吟道:「謠言必須合情合理,不若就說,呀!沈老闆,還是你熟悉一點,附近的
人最怕是甚麼呢?」

    沈仁福恭敬答道:「都任一直有意奪取微山湖旁的留縣和沛縣,那他就可在微山湖旁取
得立足的據點,從而攻取微山湖附近的各大鎮,謠言可否在此事上做功夫?微山湖北通昭
陽、獨山、南陽三湖,首尾相接,猶如一湖,一旦落入都任手內,整個山東的經濟命脈都會
在都任控制之下。」

    洛其飛道:「要取微山湖,必須先奪彭城,所以我們只要訛稱都任要進攻彭城,其他人
可憑想像推測到他的野心和大計。」

    寇仲發噱道:「此事愈說愈真,連我都有點相信哩!不若再加鹽添醋,說會由窟哥打頭
陣,以報為我所敗之辱,所以會見人便殺,如何!」

    兩人同時叫好。

    寇仲笑道:「老都老窟兩位大哥啊!看你們尚餘多少風光的日子吧?」

    沈仁福一臉興奮的道:「為仲爺辦事份外痛快,小人現在立即去依計而行。」

    寇仲道:「且慢!謠言的散播最好由外而內,那都任想查都查不到,你派人立即到附近
城鎮…。咦!不若改為向水道上來往的商旅做功夫,消息會傳播得更快更廣。」

    沈仁福領命去了。

    寇仲再伸個懶腰,向洛其飛道:「你查查我們的小呂布爺會去那間青樓打滾,我睡醒覺
後便去找他摸※s□底談這筆生意。」

    又打個「呵欠」,嚷道!案倦死我哩!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