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邪帝陰後            

    徐子陵緊隨石青璇身後,心中充滿不解。

    早才明明聽到她說封閉出口,會以身殉,那當然是控制出口的開關是設於洞內,一旦啟
動,連自己都來不及逃出去,才有陪死的後果。

    但是石青璇剛才卻說得開關似就在門外,離開時順手閉門般輕鬆容易,前後矛盾。

    石青璇此時橫過進口的無蝠大洞,忽然別過頭來,向他打個眼色。

    徐子陵乃玲瓏剔透的人,霍然而悟,才知是以詐語誘敵之計。

    不由心中佩服,只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便將打算從其他出口溜走的敵人引回來。不過能
否成功,尚在未知之數。因為在蝠喧震洞的情況下,尤鳥倦耳目雖靈,怕亦末必能聽到。

    這個想法還未過去,後方破風聲疾起。

    徐子陵想也不想,扭身一拳擊出。

    「蓬」!

    他感到不妥時,始知命中的竟是尤鳥倦的外袍。

    銅光一閃,尤鳥倦現身左側,獨腳銅人朝他掃至,極盡凶厲狠毒,威猛霸道之能事。

    徐子陵招式用老,只有往橫移開,心叫不好。

    「叮」!

    石青璇輕風般飄過來,竹簫挑打劈掃,手法精奧玄奇,務要擋他一刻。

    好讓徐子陵有機會反擊。

    尤鳥倦知這是生死關頭,施出壓箱底本領,獨腳銅人脫手朝石青璇擲去,人卻乘機閃出
洞外。

    石青璇避過鋼人時,徐子陵追至尤鳥倦身後,隔空一掌拍去。

    尤鳥倦倏地加速,看也不看,反手一掌,迎上徐子陵暗含螺旋的烈勁。

    「啊」!

    尤鳥倦再噴一口鮮血,傷上加傷,但也消沒在石階上。

    「轟」!

    獨腳銅人此刻才撞上洞壁,砸碎了一團石花,可見這幾下交手起落速度之快,是何等驚
人。

    ***

    寇仲一覺醒來,在床上睜開眼睛,心中卻想&}子陵。

    沒有這傢伙的日子真不習慣,那處能找個人來說幾句粗話,或是傾吐心中煩惱。

    他究竟正在做甚麼呢?是否不眠不休的趕路。

    自己會否因有志爭天下而令徐子陵終要遠離自己,遠赴域外追尋他喜愛渡過生命的方
式。

    無論帝皇將相,英雄豪傑,生命總是彈指即逝。像過去幾年,便像發個夢般過快輕易。
人生只是無數選擇下產生的經驗和後果,只恨自己和最好的兄弟卻各自選擇不同的路向,使
他們將終有分道而行的一天。

    敲門聲起。

    寇仲暗歎一口氣,從床上彈起來。

    宣永的聲音在門外道:「驚擾少帥,其飛回來哩!有急事面稟。」

    寇仲立即把所有感觸排出腦際,連忙喝道:「快進來!」

    ***

    朝陽升離東山一座小丘之頂。

    徐子陵的手掌離開石青璇玉背,長身而起,走出藏身的樹林,來到林邊的小溪旁。

    溪水清澈異常,陽光斜照在水面上,映出他的樣子,才記起尚未脫下岳出的假面具,忙
除下納入懷裡,蹲跪溪旁,掏水連喝數口,順手清洗塵污,那種清涼入心的痛快感覺,一洗
因昨夜連番激戰帶來的勞累。

    此時他始有機會欣賞四周的美景。

    這小林長於兩座小丘之間,內藏蝙蝠洞那座奇山落在東面地平遠處,被煙雲簇擁,半山
流雲如帶,像個半掩℅y的美女。兩邊小丘地上花果處處,正考慮該否先摘兩個來果腹,還
是待石青璇調息醒來再動手,水中除他之外,多了個影子出來。

    徐子陵向﹞穭五佷v微笑道:「石小姐這麼快回復過來,教人難以相信。」

    石青璇來到他旁,漫不經意的踢掉鞋子,露出晶瑩如玉的一對纖足,自由寫意地浸到冰
涼的溪水裡去,把竹簫置於身側草地上,凝望水面,輕輕道:「你昨晚為何會說我美呢?這
樣子也可算是美麗嗎?」

    徐子陵學她般凝視自己的水中倒映,聳肩洒然道:「我並沒有想到甚麼是美,甚麼是不
美的問題,只是當時見到小姐俏臉像有一層神聖的光輝,美得不可方物,於是有感而發,沖
口說出這句冒犯的話來,石小姐不要見怪。」

    石青璇默然片晌,輕輕的道:「那我現在是否仍是那麼美麗?」

    徐子陵點頭道:「愈看愈美麗,這是由衷之言,並不是要故意討好你。」

    石青璇微嗔道:「不要說謊,你只是看穿我的鼻子是裝上去的,對吧!」

    徐子陵苦笑道:「那是後來的事,小姐請勿多心,在下對小姐並沒有任何非份之想。」

    石青璇微微一笑道:「我本打算讓你看看我脫下假鼻的樣子,但既然你這麼說,我要打
消這念頭!」

    徐子陵苦笑一下,沒再說話。

    石青璇卻不肯放過他,別過頭來盯‘L道:「你為何笑得這麼曖昧?」

    徐子陵坦然道:「因為錯失了一個可目睹人間絕色的機會。小姐令我生出很大的好奇
心,不說別的,只是小姐天下無雙的簫藝,足使小弟終生不忘,感到沒有白活。」

    石青璇欣然道:「你這人哄女孩子的最高明本領,就是可令女兒家絕不會懷疑你的真
誠。更奇怪的是昨晚你遇到這麼多怪事,竟沒有開口問過青璇半句。唉!你究竟是怎樣的一
個人?」

    徐子陵再度苦笑道:「我不是不想知道,只是以小姐一副看透性情,拒人於千里之外的
清冷樣兒,使我很怕會碰釘子,索性保持點自尊,來個不聞不問。哈!我是否很可笑呢?」

    石青璇愕然失笑,目光回到水面的倒影,點頭道:「這確是對付我的上策,累得青璇中
計,反掉過頭來問你,真可惡!」

    徐子陵伸個懶腰,就那麼往後仰躺,瞧‾聾悒梮部A油然道:「小姐的假鼻子,昨夜的
破廟和山洞迷宮,是否都是出於魯先生的設計?」

    石青璇興致盎然地瞟他一眼,道:「全部猜對,若非有此蝠洞迷宮,我和你恐怕不能如
此寫意的在此談天說地。這四人乃邪帝的嫡傳弟子,若非受咒誓所制,二十年來不敢出來作
惡,這世間不知會有多少人給他們害死。」

    想起尤鳥倦四人的殘忍狠毒,徐子陵便不寒而慄,猶有餘悸。

    假設四人肯同心協力,自己必然沒命,石青璇則至多辦到陪敵同死的目的。

    「邪帝是甚麼東西?」

    石青璇對他態度大有改善,「噗哧」笑道!案邪帝並非甚麼東西,而是邪派一個出類拔
萃的人物,數十年前與陰後祝玉妍並稱於世,與『散人』寧道奇齊名,只是邪正有別而
已!」

    徐子陵猛地坐起,駭然道:「為何從未聽人提起過他?」

    ***

    在房內坐好後,洛其飛恭敬道:「我們得到確切的消息,駱馬幫的都任與窟哥結成聯
盟,準備對我們展開反擊。」

    宣永皺眉道:「此事相當棘手,若正面交鋒,恐怕我們非是他們敵手。」

    洛其飛插入道:「我們已派人潛入下邳,暗中監視駱馬幫的動靜。」

    寇仲沉吟片刻,問道:「照你看,他們會不會蠢得來攻打梁都?」

    洛其飛搖頭道:「都任並非蠢人,連宇文化及都要在你手下大敗而回,他怎會輕舉妄
動,他今趟之所以肯和窟哥結盟,是自保多於其他。」

    寇仲歎氣道:「那就麻煩透頂,唉!窟哥這群契丹馬賊不是神憎鬼厭嗎?怎會忽然間有
人肯和他結盟呢?」

    洛其飛道:「駱馬幫內有很多人反對這行動,只是都任一意孤行,其他人拿他沒法。」

    寇仲一對虎目立時亮起來,大笑道:「這就有救了,便讓小弟來當一次楊虛彥吧!」

    ***

    石青璇淡淡道:「除邪派中人外,知道邪帝的人少之又少,見過他的更是絕無僅有。道
理很簡單,因為三十年前他退隱潛修魔門最秘不可測,無人敢練的功法,自此再沒有踏出廟
門半步。」

    徐子陵愕然道:「就是昨夜那破廟?」

    石青璇點頭道:「那是魯大師一手為他建造的,內中玄機暗藏,蝠洞迷宮只是其中之
一。」

    徐子陵聽得糊塗起來,喃喃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石青璇柔聲道:「若非看在你和魯大師的關係上,青璇絕不會向你洩露此中的來龍去
脈,魯大師對你和寇仲推崇備致,認為將來的天下將是你兩人的天下,現在既鬼簇神推的使
你闖進這件事來,青璇當然要坦誠相告,最好能將那壓得人家透不過氣來的重擔子,轉移到
你肩上去。」

    徐子陵三度苦笑道:「你倒是好主意!」

    石青璇開懷笑道:「難怪魯大師在給青璇的信中指出你們不像一般表面正氣凜然,擺出
視天下蒼生為己任的衛道之士,那時我還不大明白,現在自然一清二楚哩!」

    徐子陵笑道:「我和寇仲兩個只是運氣好些兒的小流氓,初時的大志僅是如何出人頭
地,撈個一官半職,趁亂世博取功名富貴。後來練成《長生訣》的奇功,思想才開始變化,
雖然有時口中說說要行俠仗義,實際上仍是為自己◎Q居多,石小姐勿要誤會我們是甚麼俠
義好漢。」

    石青璇盯‘L道:「既是如此,為何昨晚你肯不顧安危的來助我?人家跟你是非親非
故,更沒有美色給你貪圖,那時你該看不破我的鼻子是假的吧?」

    徐子陵尷尬地道:「我倒沒想過由於某種原因才要這樣做?只是因對那四個奸邪看不順
眼,這不仍是只為自己嗎?」

    石青璇含笑道:「假若公平決鬥,你有多少成把握可收拾尤鳥倦?」

    徐子陵坦然道:「一成把握都沒有,極可能尚有落敗之虞,這人實在太厲害。」

    石青璇道:「明知自己有敗無勝,你還肯冒險捲入此事,這叫為自己嗎?除非你是決心
求死吧?」

    徐子陵啞口無言。

    石青璇柔聲道:「不要左推右卸哩!這擔子你是挑定的了。」

    徐子陵歎道:「小姐請賜示!」

    石青璇沉默片刻,沉聲道:「此事非但玄妙異常,且牽涉到幾代人錯綜複雜的恩怨情
仇,現在青璇只可告訴你一個簡略的大概,細節待有機會才和你詳說。」

    徐子陵正心切趕往巴陵,點頭答應。

    石青璇把秀足從水中提起,移轉嬌軀,面向‘L雙手環膝,姿態寫意放任,美目深注的
道:「令邪帝向雨田歸隱潛修的魔門最高秘法叫『道心種魔大法』,其真實情況,無人得
知,只知古往今來魔門雖人才輩出,始終沒有一人能夠修成,最後落得魔火焚身的淒慘下
場。」

    徐子陵駭然道:「竟有這麼可怕的功法,那究竟是誰想出來的?若連創此大法的人也練
不成,其他人還要去練,豈非可笑之極。」

    石青璇皺眉道:「那有點像你的《長生訣》,誰都不知道是怎樣來的,但直到你們卻修
練成功,這有甚麼可笑之處?」

    徐子陵俊臉微紅道:「那真個沒有什麼可笑,但我習慣和寇仲這麼說話的,小姐見
諒。」

    石青璇眼神轉柔,輕輕道:「是青璇太認真了!言歸正傳,邪帝向雨田有四個弟子,就
是尤鳥倦、丁九重、周老歎和金環真。」

    徐子陵愕然道:「真教人難以想像,既有同門之義,為何卻仍如此水火不相容,有機會
便互相加害?」

    石青璇微喟道:「主要是先天後天兩大原因,激發爭執的則是一個叫」邪帝捨饋案的黃
晶球。唉!此事說來話長。」

    徐子陵好奇問道:「這東西是否仍在小姐手上?」

    石青璇搖頭道:「我從未見過這東西。」

    徐子陵失聲道:「甚麼?」

    石青璇續道:「邪帝舍利自從落在魯大師手上後,便從沒有人見過,魯大師他老人家也
因此東西與祝玉妍決裂,避居飛馬牧場。」

    徐子陵思索道:「我在飛馬牧場魯先生的居所並沒有見到類似的東西,恐怕已陪他葬在
地底深處。」

    石青璇搖頭道:「邪帝舍利並不在他身旁,至於藏在那裡,現時怕只有天才曉得。

    來!讓我領你到一個地方去,很近的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