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窮凶極惡            

    寇仲穿上夜行衣,藏身一株參天古樹之巔,遙遙監視總管府的動靜。

    從這角度望去,只要有人從府內逃出,定瞞不過他銳利的眼光。

    府內的樹木均比他所處的為低矮,並不阻擋他的視線。

    搜索行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燈火映天,明如白晝。

    然後又沉寂下去,顯是徒勞無功。

    寇仲大感失望。

    他之所以有信心認為楊虛彥會留在府內,是因為楊虛彥該知他受了內傷,只是想不到他
會痊癒得這麼快;所以他理該自以為是的要趁此良機對他進行第二次刺殺。

    另一個有力的原因,是楊虛彥在兩次交手後,應清楚把握到他在這段時間內又再功力猛
進,即管他用的是拿手兵器,也難以輕易得手。換了是任何人,亦必然要趕在他進步至無法
收服前,愈早愈好的把他宰掉。

    更難得是寇仲為保護其他人,不得不乖乖的留在府內。

    可是他竟估料錯了。

    總管府的火把、燈光逐一熄滅,從動歸靜。

    寇仲暗歎一口氣,正要離開,後方忽然破風聲起。

    他忙往後望,只見一道黑影來勢快絕的從附近一座屋背斜衝而起,往他的大樹撲至。

    ***



    足音清晰可聞,加上蝙蝠驚飛,和各種聲音撞上洞壁的多重迴響,使氣氛更趨凝重。

    徐子陵不禁奇怪來者足音似乎滯重一點,旋則恍然明白四人剛才搶奪假的「邪帝舍利」
時,乃是爭持激烈,以致無不負傷。心想石青璇確是智勇雙全,謀定後動,先以假舍利削弱
四人的實力,再引他們進來加以殲殺,最不濟也可以來個同歸於盡。

    只不知此洞的機關,是否出於魯妙子的設計?

    風聲驟響,四個那人現身洞內,離開徐子陵只有兩丈許的距離,人人臉露狐疑之色,顯
是知道此非善地。徐子陵忙重新戴上岳山的面具。

    丁九重壓低聲音道:「我有種很不祥的感覺,不若先退出去,再想辦法。」

    正傾耳細聽、查探敵酊的尤鳥倦冷笑道:「不要耍把戲,你不過是想騙走我們,自己再
潛進來擒人吧!哼!」

    丁九重氣得不說話。

    金環真道:「那小賤人定是躲在附近,我們分頭去搜索。」

    尤鳥倦狠狠道:「休想我信你這淫婦,你得手時會留下來等我嗎?」

    周老歎怒道:「信也好,不信也好,這鬼洞危機四伏,我們若不同心協力,死透爛透仍
不知是甚麼一回事。看看這些鬼蝠鼠,人說它們晝伏夜出,現在是夜晚哩,為何仍呆在這
裡,可知非常邪門。」

    丁九重道:「幸好有它們驚風發聲,否則小賤人從另外的出口遁了我們仍懵然不知。」

    話猶未已,剛才石青璇進入的洞穴傳來一陣蝠翼振動的雜亂響音。

    四人同時發動,急不及待的朝洞穴掠去,洞頂的蝙蝠受驚下大半四散狂飛,依循‘早
盤旋滑翔的飛行線路,密麻麻的繞洞狂飛,卻沒有兩隻會撞作一團,在幽暗詭異的色光中,
既蔚為奇觀,更令人看得汗毛真豎。

    徐子陵閃電掠出,在蝠翼振動的聲音掩護下,無聲無息的一掌朝走在最後的丁九重印
去。他所到處,亂飛的群蝠果然全避開去。

    他的掌勁積蓄不發,至右掌離對方後背心只三寸許時,始真勁猛吐。

    「砰」!

    表面看他這一掌似乎印個結實,那任他是玉皇大帝,亦要一命嗚呼。

    但徐子陵卻心知肚明事非如此。

    當他手掌距離這個大帝后心只寸許時,對方生出反應,往左微晃,避過後心要穴,只讓
徐子陵擊在右肩胛處。

    憑徐子陵現時的功力,對方又因內訌受創在先,怎也該可把敵人的肩胛骨擊個粉碎,豈
知在觸衣的剎那,丁九重整個肩胛骨竟令人難以相信的連﹞煻u「塌縮」往前胸,同時生出
一股強大的卸勁,化去他大半掌勁。

    接﹞B九重慘哼一聲,往前蹌踉,但卻飛起後腳,往徐子陵下陰撐來,反擊之凌厲兇猛
迅捷,無不出乎徐子陵意料之外。

    尤鳥倦等回頭瞧了一眼,見兩人戰作一團,金環真竟嬌笑道:「這人交由大帝應付
吧!」

    三人就那麼不顧而去,連多看半眼的興趣都欠奉。

    「蓬」!

    徐子陵抹了一把冷汗後,屈膝重重頂在丁九重往後踢來的撐陰腿處,歡天喜地的和他硬
拚一記。

    螺漩勁山洪暴發的往這被遺棄的邪人攻去。

    直到這刻,他才明白為何石青璇須抱‘H身殉敵的心意,因為這四個邪人實在太厲害,
自己在這般有利的條件下,要殺死丁九重仍這麼困難。

    「啊」!

    丁九重餓狗搶屎的往前仆跌,噴出一蓬血花。

    徐子陵知他拳腳功夫大遜於他出神入化的xs□肉紫捁蚑慁讓鞄i幕纗襶↘?打,
貼身追擊,撮掌成刀,疾斬失去平沖的丁九重後枕要穴。

    丁九重滾倒地上,欲轉身拔x走O唳r恿甑惱頻兌蚜倭趁擰?

    這邪人嚎叫一聲,臉上現出奇異的鮮紅色,接§i口噴出一股血柱,直刺徐子陵胸口,
竟後發先至。

    如此慘烈的邪功絕藝,徐子陵尚是首次遇上。

    徐子陵如若不能速戰速決,便不能配合石青璇應付其他三個凶人和功力最高的尤鳥倦。
且一旦閃躲,讓對方爭得喘一口氣的機會,掣出兵器,要收拾他會非常費功夫,決意兵行險
﹛C

    此時他身往前衝,竟就那麼往右側翻滾,以足尖支持整個人的身體重量,仍保持弓字形
態,當血箭以毫□之差擦胸而過時,倏又回滾過來,先前進攻姿態一成不變的繼續進行,只
是整個人迅猛扭動一下。

    吱聲不絕,數十雙被血箭射中的蝙蝠,無不被沖得骨折翼斷,散往洞床。

    丁九重那想得到敵人有此驚人怪招,不但能腳下生勁,硬是於驟然翻側時吸牢地面,還
可既避過自己以為必殺的一招,又可原式不變地攻來,縱有千百般邪功秘技,也來不及施
展。

    「啪喇」!

    徐子陵的掌刀閃電劈在他前額處,順勢從他上方標竄而過,沒入洞穴去。

    丁九重後枕重重撞在後方地上,立斃當場,帝冕甩脫,掉往一旁。

    生死確只是一﹞妙t。

    ***



    雖然疾掠過來的夜行者戴上頭罩,但化了灰寇仲也一眼認出他是人人聞之色變,防不勝
防的「影子刺客」楊虛彥。

    寇仲此時無暇去想自己是否為破天荒行刺楊虛彥的人,遽把任何可引起對方警覺的訊息
完全收斂,口鼻呼吸斷絕,封閉毛孔,只打開一線眼廉,透過濃密枝葉的間隙,計算‘L的
落腳點。

    由於此樹高達十七、八丈,無論楊虛彥輕功如何高明,這麼從兩丈高的房頂騰身而起,
又要橫過近四丈的距離,落足處理該在樹身中段某一橫枝處,然後攀上樹頂,探看總管府內
的情況。

    迅那之間,他腦中閃過無數突襲的方法,最後仍是決定以靜制動,等候對方升上來時才
全力狙擊,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驀地異聲響處,楊虛彥左手發出一個有倒R的尖錐,閃電般朝他腳下射來,寇仲大吃一
驚時,尖錐子沒入離他腳底五尺許處的樹幹內,把連繫在錐尾只比蠶絲粗上少許的索子扯個
筆直。

    楊虛彥改變方向,朝他腳下的位置斜衝而至。

    寇仲想也不想,嚴陣以待的井中月疾劈下去,刀鋒點在錐尾處。

    「叮」!

    楊虛彥如若觸電,整個人被寇仲借索傳入的螺漩勁撞得狂噴鮮血,往外拋跌。

    索子寸寸碎裂。

    寇仲見偷襲成功,那肯放過這千載一時的良機,猛提一口真氣,從樹頂滑翔而下,游魚
般往不住翻滾拋跌的楊虛彥凌空追去。

    楊虛彥確不愧為名懾天下的高手,離黑暗的路面尚有兩丈許時,已回復平衡,運氣加速
下墮,險險避過寇仲本是必殺的一刀。

    「砰」!案擰憊!

    兩人先後落往寂靜無人的總管府旁的長街,刀劍相拚。

    楊虛彥舉袖抹去□邊的鮮血,罩孔露出來的雙目閃閃生光,狠狠道:「寇兄此■T十分
高明,竟使楊某首次在行動中負傷,足可自豪矣!」

    寇仲嘻嘻笑道:「楊兄才是不凡,受小弟全力一擊,仍可站得這麼穩如泰山,無隙可
尋。不過你若不找個沒人尋到的秘處療傷,功力可能會大幅削減,下次作刺客時便不靈
光。」

    楊虛彥啞然失笑道:「有勞寇兄關心,不過小弟見寇兄隻影形單,怎捨得放過如此良
機,只好捨命陪寇兄。看劍!」

    言罷挺劍逼進三步,強凝的劍氣,狂湧過來。

    寇仲那想得到他受創負傷,仍悍勇若此。竟想先發制人,但也不由心中暗讚,知這可怕
的對手希望在傷勢迸發前,爭取主動,能速戰速決當然最理想不過,必要時抽身而逃也較容
易。

    寇仲雙眉上揚,手提井中月,虎目眨也不眨地瞪★鴾漶A冷笑道:「楊兄若搶攻失利,
明年今夜此時便是你的忌辰。」

    楊虛彥淡淡道:「寇兄太高估自己。」

    低叱一聲,出劍疾刺。

    「噹」!

    寇仲運刀架﹛A嘲弄的道:「原來楊兄的傷勢比我猜估的尚要嚴重,竟使不出成了招牌
的影子劍法。」

    楊虛彥擋‘L從刀鋒傳來一波接一波的螺漩勁,微笑道:「不是影子劍法,而是幻影劍
法,留心看吧!」

    橫劍推刀,便把寇仲震退三步,然後劍勢擴展,變成漫空劍影,點點鋒芒,勁氣鼓湯,
以雷打電擊的霸道威勢,朝寇仲狂捲過去。

    被他運勁震退的剎那,寇仲便知糟糕,此人根基之厚,實到達出人意料的地步,竟可強
把傷勢壓下,還功力十足,驟展強攻,自己一個失﹛A說不定會陰溝裡翻船,賠上性命。

    寇仲無計可施下,唯有靠真本領保命,猛撞入對方劍光裡,以攻對攻,施展出近身拚搏
的捨命招數,務要引發對方傷勢,再一舉斃敵,至不濟亦可纏死對方,令他無法逃走。

    一時殺氣橫空,刀光劍影把兩人淹沒其中,無一招不是凶險萬分,動輒濺血當場。

    勁氣與刀劍交擊的聲音,爆竹般響起。

    刀劍相觸時,更是火花迸發,每個閃躲,均是間不容髮,以快打快,沒有半分取巧。

    總管府處風聲疾起,顯示寇仲方面的人正聞激鬥聲迅速趕來。

    附近的樓房則不住傳來推窗的聲音,打鬥聲把熟睡的居民驚醒過來。

    「噹」!

    形勢忽變。

    寇仲施出渾身解數,仍避不開楊虛彥神來之筆,被他奔電掣電的一劍,迫得退往五步之
外。

    心叫不妙時,楊虛彥往後閃退,長笑道:「寇兄今日恩賜,小弟日後必有回報。」

    寇仲見他退走的速度,心知肚明追之不及,還刀入鞘抱拳道:「請代向小妮妮問好,小
弟對她是沒齒難忘。」

    楊虛彥猛然再噴一口鮮血,才沒入橫巷去。

    宣永等紛紛追趕。

    寇仲伸手攔﹛A阻止眾人追去,若無其事道:「我們至少有幾個月不用擔心這傢伙
了!」

    ***



    簫音忽起,尖銳刺耳,起音已是高亢至極,但還繼續高轉上攀,迴響貫滿大小洞穴。

    千萬隻蝙蝠應音振翼亂舞疾飛,匯聚而成的轟隆巨響,就像狂潮從每一個洞穴湧出,直
有驚天裂地的駭人聲勢。

    徐子陵早知石青璇能以簫音驅蝠,仍未想過會是這麼可怖的一回事,只見洞穴四滿是黑
影,迎頭撲臉,忙退出洞外,躲在出口旁。

    探頭看去,尤鳥倦三人逃命似的急退出來,瘋子般揮掌拍擊往他們撲噬的蝙蝠,這三個
邪人功力何等強橫,大批蝙蝠應掌墮地,而他們主要是護著眼耳口鼻頸等較脆弱的部位,撲
上身上的,乾脆運功振衣將之震斃。

    可是蝙蝠多得像無有窮盡,無論他們如何痛施殺手,蝙蝠仍是前仆後繼的朝他們狂攻,
像一團團黑雲般把他們覆罩淹沒,迫得三人不得不循原路抱頭鼠竄。

    徐子陵尚是首次知道蝙蝠會襲擊活人,且是如此凶厲,至此才明白石青璇在他頭上抹上
石粉的妙用。

    在民間的傳說中,有謂蝙蝠晝伏夜出,吸取鮮血,但對像只限於動物家禽,從未聽會拿
人作目標。

    這洞穴迷宮中的蝙蝠或許是特別的一種,又或只因石青璇的簫音而失去常性。

    巨洞內的蝙蝠全部動員,洪流般擁進三人逃進的洞穴去,未及飛進的,便和從別的洞穴
飛來的蝙蝠匯成大軍,在巨洞的廣闊空間狂飛亂舞,嘶鳴震耳,只是避開徐子陵左右三尺之
地。

    但無論空中如何給飛翔的蝙蝠填滿,且飛得如何迅快,總沒有兩隻蝙蝠撞作一團,其飛
行的弧線,看得徐子陵嘖嘖稱奇,同時有會於心。

    勁氣狂催,大批蝙蝠骨肉分離的拋出穴口外。

    徐子陵心中一動,早一步橫過洞床,躲往原先進來的出口處,好待巨洞內張牙舞爪的蝙
蝠進一步消耗三人的真元。

    怪叫連聲,尤鳥倦終於殺開一條血路,從洞中衝出。

    巨洞中以千萬計的群蝠像蜜蜂見到花蜜般蜂擁撲去,尤鳥倦活似被捲入由蝙蝠形成的龍
卷風暴裡,寸步難移。

    「嘿」!

    尤鳥倦不愧身列「邪道八大高手」的超級邪派高手,全身勁氣迸發,週遭數尺內的蝠蝠
無一倖免,全被他震得折裂墮地。

    周老歎和金環真此時搶出洞口,前者的兩隻手已漲大近倍,後者則披頭散髮,狀如瘋
婦,狼狽不堪。

    簫音仍響個不絕,愈奏愈急,縱使洞穴貫滿隆隆回音,仍不能把簫音淹蓋。

    「砰」!

    金環真發出一聲嘶心裂肺的慘叫,卻非因蝙蝠的襲擊,而是給正壓力驟減的尤鳥倦覷空
一腳踢在小腹處,整個人橫飛開去,鮮血狂噴。

    大批蝙蝠不知是否嗅到鮮血的氣味,棄下其他兩人,群起向金環真追去。

    徐小陵怎想得到在這種情況下,尤鳥倦仍會抽空向自己人施辣手,雖對金環真毫無好
感,也看得心中惻然。

    周老歎狂喝一聲,顧不得向尤鳥倦報復,閃電掠走。

    尤鳥倦哈哈大笑道:「天下間再沒有比這墓穴相連的福地更好作葬身之所,就讓你們作
一對同命鴛鴦吧!」

    一手趕蝠,另一手遙擊一掌,發出的勁風遽襲周老歎的厚背,手段之狠辣,教人膛目結
舌。

    周老歎不閃不避,弓背硬捱他一掌,借勢加速,橫過三丈的空間,把身上撲滿蝙蝠的金
環真在墮地前摟入懷裡,同時輸入真勁,蝙蝠應勁從金環真身上跌開。

    尤鳥倦似要衝過去再施毒手,周老歎怪叫一聲,抱〞鷩纀u荒不擇路的朝另一方的洞穴
逸走,帶去大批蝙蝠。

    其他蝙蝠又再向尤鳥倦攻來。

    這窮凶極惡之徒露出可惜的表情,往徐子陵的方向閃來,想逃返地面。

    徐子陵那肯放過他,一拳打出。

    尤鳥倦大笑道:「早預了你哩!」

    背掛的獨腳鋼人來到手上,迎往徐子陵威猛無儔的一拳。

    「蓬」!

    徐子陵被他反擊之力震得血氣翻騰,往後蹌踉數步,而對方亦給他全力一擊,朝反方向
跌退,重新陷進蝙蝠的戰陣中。

    徐子陵和他正面交鋒後,心中駭然,暗忖若非他真元損耗極鉅,又負有內傷,自己剛才
未必可把他攔﹛C

    此時尤鳥倦手上重達百斤的獨腳銅人狂揮亂打,所過處蝙蝠無不骨折墮地,洞床的蝠屍
則不住堆積加厚,情景詭異慘烈。

    洞內本已幽暗,全賴鐘乳石的光芒照明,蝙蝠卻把他的視線全遮擋﹛A為徐子陵提供最
佳的掩護。

    徐子陵閃往另一位置,一指戳去,指風透蝠而過,刺在尤鳥倦的背心要穴。

    尤鳥倦全身劇震,噴出一大口血花,發出一聲轟傳洞穴的狂叫,學周老歎般往另一洞穴
逃去。

    徐子陵一陣力竭,剛才的一拳一指,損耗了他大量真元,仍未能把這凶人擊倒,可知他
內功深厚至何等地步。

    簫音忽止。

    石青璇從其中一洞掠出,臉上一片真元損耗後的蒼白,可是那醜惡的鼻子卻色澤依然,
沒有和她的臉色看齊。

    「我們走!」

    徐子陵訝道:「奸人尚未授首,就這麼放過他們嗎?」

    石青璇啞聲喝道:「我要封閉洞穴,你想留下來嗎?」

    徐子陵大吃一驚,忙追在她背後出洞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