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爾虞我詐            

    扮成岳山模樣的徐子陵,負手大搖大擺的踏上登廟的山路。

    窄路忽地開闊,在斜陽夕照下,一彎山溪在密密層層、挺拔粗壯的楠樹林中蜿蜒而來,
潺潺流動。最動人處是林木間有三條小巧又造型各異的小木橋,互為對襯,各倚一角,形成
一個三角形的小橋組合空間,罩在通往寺廟的唯一林間通路處。

    徐子陵現在最少可算半個建築學的專家,心中讚賞,知這必是出於此中高手的設計。

    他早渾忘即將遇上的危險,抱●M幽探勝的閒逸心情,依循林路小橋,漫遊其中。

    山路一轉,前方赫然出現另一小亭,建於危崖邊緣處,面對﹞s外廣闊無盡的空間和落
日雄壯的美景,教人胸襟懷抱從幽深擴展至似與宇宙並行不悖的境界。

    劇烈的變化,令徐子陵震撼不已,呆立亭內,好一會後,始收拾心情,繼續登山。

    山路斜斜深進山中,穿過另一座密林後,是近百級石階,直指廟門。

    這座沒有名字的古廟,依山座落在坡台之上,石階已有被破毀損裂的情況,野草蔓生,
顯是被荒棄了一段日子,在黃昏的幽暗中多了份陰森的感覺。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拾級登階。

    這四個邪門之極的凶人的出現,使他深切體會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兩句話的含意。
也令他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異日若能周遊天下,增廣見聞,偶遇奇人異士,該是很有趣的事,可令生命更多采多
姿。

    若非他挑選偏僻的荒野,今趟也不會有這麼刺激奇特的遇合。

    他並不太為石青璇擔心,她既敢以簫聲□動這四個凶人,自然多少有點把握去應付,否
則若落在任何一人手上,那就生不如死。

    石階盡於腳底,洞開的廟門內裡黑沉沉的,透出腐朽的氣味。

    徐子陵沒有絲毫猶豫,跨過門檻,踏進廟內。

    燈火倏亮起。

    徐子陵定神一看,只見一位長髮垂腰的女子,正背對‘L燃亮佛台上供奉菩薩的一盞油
燈。

    佛像殘破剝落,塵封網結,一片蕭條冷寂的氣氛。

    徐子陵環目一掃,正奇怪為何尤鳥倦等人一個不見,石青璇那清越甜美的聲音在他耳旁
輕輕響起道:「請問前輩是那一位高人?」

    徐子陵見她仍以玉背對看自己,淡淡道:「姑娘轉過身來一看,不就可知老夫是誰
嗎?」

    石青璇柔聲道:「前輩武功雖然高明,卻非我等待的人。若只是偶然路過,聽得簫音尋
來,那晚輩要奉勸前輩立即遠離,否則將捲入毫無必要的江湖恩怨裡。」

    徐子陵怪笑道:「我偏不信邪,要在旁看看。姑娘不用理會老夫的生死。」

    說罷逕往靠門的一角,貼牆挨坐。

    石青璇仍是背對門口,凝望燈芯上跳動的火□,上半身似若熔進油燈色光裡去,不但強
調出她如雲秀髮的輕軟柔貼,更使她有若刀削的香肩益顯優美曼妙的線條。

    只是她亭亭玉立的背影,便使人感到她秘不可測,秀逸出塵的奇異美麗。

    她始終沒轉過身來,幽幽淺歎。似是再沒有興趣去管徐子陵的行止。

    夕陽的餘暉終於消失在寺外遠方地平的遠處,佛台上的一點光□成了這暗黑天地唯一的
光明,映得石青璇更孤高超然,難以測度。

    蟬唱蟲鳴的聲音,盈滿廟外的空間,既充實又空靈,而雜亂中又隱含某一種難以描述的
節奏,使本是死寂的荒廟黑夜充滿生機。

    異音驀地在廟外響起。

    初聽時似是嬰兒哭啼的聲音,接ˍ雃角k子的慘呼哀號。以徐子陵的修養,又明知是有
人弄鬼作怪,都有毛骨怵然的反應,不由想起祝玉妍以音惑敵的邪功。

    石青璇卻置若罔聞,依然是那麼閑雅平靜的姿態。

    徐子陵本不明白為何自己看不到她的容顏表情,卻仍能清晰無誤地感覺到她的情緒,經
過思索和反省後,始悉然悟到自己是從她背影微妙的動靜,掌握到她內心的情況。包括她在
衣服下肌肉和血脈那些常人難察的動靜反應。

    對於自己這份洞察力,徐子陵也吃了一驚,這確是以前夢想不到的進步。

    外面的魔音再起變化,從忽前忽後,左起右落,飄忽無定,變成集中在廟門外的廣場,
且愈趨高亢難聽,變成鬼啾魅號,若定力稍遜者,不捂耳發抖才怪。

    那就似忽然到達修羅地府,成千上萬的慘死鬼,正來向你索命,魅影幢幢,殺機暗蘊。

    「子陵!」淒厲的叫聲響徹徐子陵耳鼓內。

    徐子陵心中大懍,暗忖這不是素素的呼喚聲嗎?登時大吃一驚,知道差點被魔音侵入心
神,忙排除萬念,守心於一。

    石青璇又幽幽輕歎,不知從何處取出一枝竹簫,放到□邊,卻沒有吹奏出任何聲音。

    徐子陵正感事有蹊蹺時,一絲清音,似在地平的遠處緩緩升起,然後保留在那遙不可觸
的距離,充滿生機地躍動,無論鬼啾聲變得如何扭曲可怖,刺耳凌厲,□天蓋地,彷似能把
任何人淹沒窒息的驚濤駭浪。可是石青璇奏出的音符,卻像一葉永不會沉沒的小扁舟,有時
雖被如牆巨浪沖拋,但最後總能安然徜徉。

    徐子陵心中亦翻起千重巨浪,因為他首次親歷以音破音的超凡絕技,得益之大,實難以
盡述。

    他終於把握到一個可以抗衡祝玉妍魔音的可能性。

    這對他和寇仲跟陰癸派的鬥爭,有”M定性的重要作用。

    他再次完全迷醉在石青璇動人的簫音裡。

    從她的音韻裡,他清楚感到石青璇是一位真正的淑女,似是平凡的音韻,卻是無比的動
人,沒有絲毫做作地溫柔的挖掘和撫拂”C個人內心深藏的痛苦,不受時空和感情的區限。

    每個音符,都像積蓄′Y種奇詭的感人力量,令你難以抗逆,更難作壁上觀。

    徐子陵完全渾忘了她吹奏的技巧,至乎音韻組成的章句;而只﹞O在每一個從竹管的震
湯發出來的鳴響。

    這是從未有過的出奇感覺。

    簫音愈來愈靈動迅快,彷彿一口氣帶你狂哈十萬八千里;音色變幻萬千,錯落有致,音
韻更不住增強擴闊,充盈△L以名之的持續內聚力、張力和感染力。

    啾啾鬼聲卻不住消退,直至徹底沉寂下來,只餘仍是溫柔地充盈於天地令人耳不暇給的
簫音。

    簫音忽止。

    石青璇淡淡道:「貴客既臨,何不入廟一晤,石之軒和碧秀心之女石青璇在此恭候四位
前輩法駕。」

    風聲疾至。

    燈火倏滅。

    接′O怪異尖銳的呼嘯聲和勁氣交鋒的連串驟響,不絕如悶雷迸發。

    然後所有交手的聲音像驟然發生時那麼突兀的消斂。

    燈火再度亮起。

    石青璇仍面佛而立,美目落在偌大佛殿空間唯一的一點□火上,濛濛紅光彷彿與她融合
為不可分割的整體。

    另一邊近門處是「媚娘子」金環真,此時披頭散髮,臉色蒼白,顯是在適才交手時吃了
暗虧。

    石青璇柔聲道:「適才金宗主已被我簫音所傷,仍要逞強出手,實在太不自量力。走
吧!遲恐不及。」

    金環真驚異不定地瞥了靜坐一角的徐子陵一眼,厲聲道:「他是誰?」

    石青璇淡淡道:「我怎知道?」

    尤鳥倦那把可令任何人終身難忘,似刀刮瓷盤般聽得人渾身不舒服的聲音,慢條斯理地
在廟外響起道:「還以為你這丫頭盡得碧秀心的真傳,且聰明絕頂,原來只是個蠢丫頭,竟
不知這世上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千古至理名言,這淫婦只是派來摸你底細的先頭部隊,現在
你有多少斤兩,已盡在本人計算中。」

    徐子陵聽得目瞪口呆,不是奇怪天下間竟有像尤鳥倦這種人,而是不解為何金環真被人
這般擺佈侮辱,仍能甘然受落。

    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旁人有甚麼話好說的。

    石青璇仍是神態閑雅,從容自若道:「想不到二十年前名列邪門八大高手之一的『倒行
逆施』尤鳥倦是如此膽小和淺薄之徒,只徒逞口舌之快,卻無膽登堂入室,是否顧忌這位偶
然路經的前輩呢?」

    徐子陵糊塗起來,弄不清楚石青璇究竟是為他開脫,抑或要將他捲入漩渦。

    金環真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道:「尤老大,放心吧!這位老前輩絕非『天刀』宋
缺,不過休想我會為你出手試探。」

    尤鳥倦的聲音到了廟頂上,厲嘶道:「為甚麼不肯?」

    金環真聳肩道:「老娘怕了他嘛!若惹得兩個人夾攻我一個,你又見死不救,那時我豈
非自尋死路,老娘才犯不′飢A這麼做。」

    徐子陵此時始知有『天刀』宋缺牽涉到這件事內,難怪以尤鳥倦那麼厲害可怕的魔功,
仍如此畏首畏尾。

    「轟隆」!

    廟頂破開一個大洞,隨﹞鼽H瓦屑,尤鳥倦從天而降,落在金環真和石青璇間的位置,
利如鷹隼的目光直射徐子陵。

    徐子陵暗忖是時候了,就在對方雙腳觸地的同一剎那,猛地起立,與尤鳥倦針鋒相對的
四目交投,啞聲笑道:「尤小鬼終於肯來丟人現眼嗎?」

    尤鳥倦顯然不認識岳山,聚精會神地瞧他好片晌後,皺起眉頭道:「老頭子的口氣真
大,給本人報上名來,看看你是否有資格喚我作小鬼。」

    徐子陵為之啼笑皆非,像尤鳥倦般沒種的宗師級高手確是世間罕見;但亦更見其卑鄙無
恥的性格。倘一旦給他摸清底細,其恃勢凌人的手段亦將會是空前絕後的狠毒殘忍。

    心中同時想到一個和眼前一切毫無關係的另一個問題。

    就是誰才是祝玉妍和岳山生的女兒。

    岳山在四十年前因被宋缺所敗,聲威盡喪,從此消聲匿跡,所以尤鳥倦這些較後起之
輩,才會不認識岳山。

    而祝玉妍若懷下岳山的女兒,該是發生在四十年前的事,若事實如此,□□便該不是祝
岳兩人的女兒,因為年紀不符。

    她們兩人之所以看似酷肖,可能是因同修天魔大法,故氣質相近,令他生出錯覺。

    憑直覺觀之,□□的年齡該在雙十之間。

    那誰才是他們的女兒?

    一邊思索,一邊隨口答道:「老夫成名之時,你還在吃“A娘的奶子。少說廢話,老夫
今天口饞得很,就把你宰了來吃,出手吧!」

    尤鳥倦可能這世人都未聽過有人敢如此向他說話,一時愕然以對。當然,若非他眼光高
明,感應到徐子陵強大的信心和強凝至莫可與之匹敵的氣勢,致令他舉棋不定,早痛施殺
手。

    陰惻惻的笑聲從門外遠處傳過來道:「好笑啊好笑!尤鳥兒不如易名作『驚弓之鳥』,
因為你的小膽兒早在二十年前給宋缺嚇破。否則怎會厚顏至此,給人喊打喊殺,仍要把頭縮
到龜殼內去?」

    赫然是丁九重充滿嘲弄的聲音。

    金環真色變道:「尤老大你今天是怎麼攪的,區區一個丁大帝都收拾不了?」

    徐子陵不待尤鳥倦作出反應,冷笑道:「小妹你不是亦毫無長進嗎?」

    接﹞j喝道:「周老歎!你給老夫滾出來,讓你的小妹子看看。」

    金環真嬌軀劇震,與尤鳥倦臉臉相覷,愈發覺得徐子陵高深莫測。

    「唉!你這老頭兒究竟是何方神聖?現在連我周老歎都很想知道。」

    聲音由遠而近,周老歎垂”滮漶A大踏步走進廟來,直抵金環真身旁,全無顧忌的探手
摟緊她的小蠻腰,視尤鳥倦如無物,還透過廟頂那破洞,仰觀夜空,油然道:「看!令晚的
天空就像二十年前那晚的天空般星光燦爛。」

    金環真挨入他懷裡,嗲聲嗲氣道:「比那晚的星空更要美哩!」

    今回輪到徐子陵如墮迷霧中,大惑不解。

    尤鳥倦忽地捧腹大笑道:「好淫婦!竟串謀來騙我,厲害!佩服!」

    徐子陵恍然大悟,難怪金環真殺不掉周老歎,皆因兩人在演戲給尤鳥倦和丁九重看,目
的自是希望尤鳥倦和丁九重鬥個兩敗俱傷。這些邪人的爾虞我詐,確非常人所能想像。

    石青璇仍是背’U人沒有絲毫動靜,彷似背後發生的事,與她沒有半點關係。

    頭頂帝冕的丁九重出現大門處,臉無表情地盯&}子陵,淡淡道:「外敵當前,我們是
否應先解決敵人,才輪到算自家人的恩怨?」

    「慢﹛v!

    石青璇一聲輕喝,登時把所有人的注意扯到她身上去。

    這神秘的美女終於緩緩轉身,面向各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