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親疏之別            

    當夜徐子陵離開梁都,連夜獨駕輕舟沿通濟渠南下,到達通濟渠和淮水交匯處,此時沿
渠南下不半天可抵江都,若西轉入淮則幾個時辰到達鍾離,本來交通非常方便。只可惜李子
通於此駐有戰船,又以鐵練橫渠,不准任何船隻通過。

    徐子陵不想節外生枝,就在那裡棄舟登陸西行,展開腳法,過鍾離而不入,改為南行,
只要抵達長江,便可設法坐船西上,省時省力。

    沿途他飲用的是山泉的水,餓了摘兩個野果子果腹,歇下來時便鑽研魯妙子傳他的手抄
秘本。不但毫無寂寞感,還有自由自在,忘憂無慮的輕鬆感覺。

    現在既下定決心去把素素母子救出,反可拋開心事,不再朝這方面去鑽牛角尖。

    途上不時遇上了荒廢的村落,滿目瘡痍,瞧得他黯然神傷!遂專找荒僻無人的山野走,
翻山越嶺,在他腳下,窮山絕谷如履平地般方便。

    際此盛夏時節,處處鮮花盛放,風光綺麗。謙之河南一帶氣候溫和,雨量充沛,不同種
類的樹木組成大片樹林,覆蓋﹞s坡草原。梅花鹿、金絲猴、各種雀鳥等棲息繁衍,充滿自
然的野趣和生氣,使他渾忘人世間的淒風慘雨。

    這天正午,他越過一座高山,抵達長江北岸物產富饒的大平原,舉目碩果盈枝,鮮花不
敗,心情大佳,走到一個小丘之頂,極目四望。

    南方不遠處有座奇山,巖色赤如硃砂,奇峰怪崖,層出不窮,極盡幽奇。半山處隱見廟
宇,忽發遊興,心想橫豎順路,遂朝奇山馳去。

    不片晌,他來到山腳處,一道河澗蜿蜒流過,竟有橋跨河,連接盤山而上的幽徑。

    徐子陵心生好奇,想不到在這種人跡全無的荒山野嶺,竟有如此勝境。

    但回心一想,人家於此建觀,正是要避開俗世,自己如此登山遊覽,說不定會擾人清
修,正要打消原意,改道而行,忽然一陣清越的簫音,從山上遠處傳來。

    徐子陵聞之動容。

    ***



    寇仲和宣永在總管府的書房內,研究梁都一帶的十多張地勢圖。

    宣永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直接攻打東海,必是鎩羽而歸的結局。但若好好運用眼
前的有利形勢,說不定我們可不費一兵一卒,可把東海據為己有,少帥便不用長途跋涉的到
飛馬牧場招援。」

    寇仲大感興趣道:「說來聽聽。」

    宣永指●^城東隔“f梁山和嶧山的一個大湖道:「這湖叫駱馬湖,乃河道交匯處,不
但魚產豐富,其湖岸區更良田萬頃,是附近各鄉縣的命脈。只要攻佔下邳,可控制此湖,那
時不用少帥開聲,附近的所有城郡都要乖乖歸降。」

    寇仲訝道:「竟有這麼便宜的事?下邳現在由誰人控制?」

    宣永道:「下邳現落入了一批叫駱馬幫的強徒手上,幫主叫都任,手下達三千之眾,不
但去打魚的要向他繳交費用,連經過的船隻旅客都要付買路錢,更不時四出搶掠,早弄得天
怒人怨。假設我們能取而代之,又施行仁政,以少帥現時的威望,自是人心歸向。到那時再
取得東海西北的懷仁、琅琊、蘭陵、良城四郡,及西南的沐陽、漣水、淮陽三郡,加上下
邳,可完全斷去東海郡的陸路交通,那時東海勢成我們囊中之物。」

    寇仲動容道:「小永確是有見地的人,此計不但妙絕,且是我們力所能及的,對重建彭
城更是大有幫助。」

    宣永見計策被接納,精神大振道:「如此下屬立即派洛其飛到下邳摸清楚都任的底子,
看看如何可一舉把他除去。」

    宣永去後,寇仲正想取出魯妙子的秘岌出來用功,親衛來報,揚州桂錫良和幸容求見。

    寇仲大喜,連忙出迎。

    ***



    簫音在大自然風拂葉動的優逸氣氛中緩緩起伏,音與音間的銜接沒有任何瑕疵,雖沒有
強烈的變化或突起的高潮,但卻另有一股糾纏不已,至死方休的韻味。

    徐子陵不由駐足細聽,空靈通透的清音似在娓娓地描述某一心靈深處無盡的美麗空間,
無悲無喜,偏又能觸動聽者的感情。吹奏者本身的情懷就像雲鎖的空山,若現欲隱,是那麼
地難以捉摸和測度。柔而清澈的妙韻,若如一個局內人卻偏以旁觀者的冷漠去凝視揮之不去
的宿命,令人感到沉重的生命也可以一種冷淡的態度去演繹詮釋。

    簫音忽斂。

    徐子陵仿似從一個不願醒覺的夢裡□醒過來,決定登山一看。

    他知道吹簫者是何方神聖。

    只有她才能奏出如此清麗優美、不‘b點俗意的簫音。

    ***



    寇仲把曾是兒時同黨玩伴的桂錫良和幸容迎入書齋。

    一番敘舊後,桂錫良欣然道:「見到你這小子真好,自聽到你大敗宇文化及的消息,我
們立即兼程趕來,最怕你忽然又溜到別處去。」

    幸容崇慕地道:「現在沒多少人能像你和小陵那麼出名了!唉!若早來兩天便可見到小
陵。」寇仲待兩人用過香茗,笑嘻嘻道:「兩位大哥的消息確是靈通,小弟只踢了宇文化骨
幾下屁股都瞞不過你們,今趟有甚麼可以提挈小弟?」

    桂錫良呆瞧了他半晌,好一會才歎道:「人說發財立品,你這傢伙已是名滿天下,可是
骨子裡那份賴皮卻和以前毫無分別,就像是永不改變似的。」

    寇仲捧腹笑道:「優良的本性是說改便能改的嗎?像你這混蛋,當上個香主便四處充大
哥,不也和你以前愛充場面一脈相承嗎?分別只在你的是劣根性吧!」

    桂錫良招架不住,沒氣的笑道:「大家一場兄弟,這麼都不放過我?」

    幸容笑得人仰馬翻,開懷道:「也不知多久未試過笑得這麼痛快!」

    寇仲舉起茶□道:「來!讓小弟敬兩位大哥一□。」

    三人收斂笑容後,桂錫良正色道:「今次我們趕來,實有至關緊要的事和你商量。」

    寇仲笑道:「以你現在的身份地位,總不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來找我?」

    桂錫良佯怒道:「你再耍我便揍你一頓,那管你為今有多厲害。」

    寇仲投降道:「桂大哥息怒,請問有何吩咐?」

    幸容插入道:「自當年在江陰城給你和小陵打得晴、雨、露三堂的人落花流水後,我們
在邵軍師的領導下整頓幫會,由於你和宋家的關係,良哥當上露竹堂堂主,嘿!小弟都撈了
個副堂主來玩兒。」

    寇仲歎道:「我還知道錫良得到邵大小姐蘭芳委身相許,唉!你這小子真個艷福不
淺。」

    桂錫良老臉一紅道:「又來耍我?」

    幸容怕兩人糾纏不休,忙截入道:「在宋家的支持下,這幾年我們有很大的發展,重新
在江都建立好地盤,否則也不能這麼快得悉你和小陵先後大敗李密和宇文化及的消息,幫內
眾兄弟都以你們為榮。」

    寇仲笑道:「不要瞎捧,至少麥雲飛那小子不會以我們為榮,對嗎?」

    當日在江陰,麥雲飛不知是否因視桂錫良為情敵,對寇仲和徐子陵很不客氣,結果吃了
小虧,給兩人弄得灰頭土臉,臉目無光。

    桂錫良冷哼道:「理他個鳥!有邵軍師作主,那輪得到他說話。」

    這麼一說,寇仲便知桂錫良和麥雲飛仍是勢成水火。

    幸容道:「邵軍師“畯怢蚑虴A當幫主呢!」

    寇仲愕然道:「甚麼?」

    ***



    徐子陵背負雙手,踏上登山之路,展開腳法,不片晌抵達半山,奇松x枝橫撐下,有座
八角小亭,靠山一邊有道小泉,清流涓涓,另一面是崖緣,可西瞰落日蒼莽虛茫、變幻多端
的美景。

    徐子陵駐足觀賞之際,山腳處傳來一聲尖嘯,接′O另一聲回應,比先前的尖嘯離他接
近多了。

    憑直覺地感到前後兩下嘯聲,都充滿暴戾殺伐的味道,令人聽到時心頭一陣不舒服。

    徐子陵心中一動,騰身而起,躲往附近一株大樹的枝葉濃深處,靜伏不動。

    ***



    桂錫良興奮道:「自你和小陵刺殺任少名後,連帶我們竹花幫亦聲名大盛,不但不斷有
新人入幫,更有地方的小幫會主動要求和我們合併。說出來你或者仍不相信,現在長江一帶
誰不給我們幾分面子,連李子通都要籠絡我們。」

    寇仲一呆道:「李子通?」

    幸容道:「邵軍師和李子通很有交情,不過我們請你回去當幫主一事,卻與李子通無
關,而是幫中兄弟一致的決定。」

    寇仲低喝道:「且慢!」

    兩人愕然齊聲道:「甚麼事?」

    寇仲雙目精芒閃閃,來回掃視兩人幾遍,看得他們心中發毛時,寇仲斂起一直嘻皮笑臉
的輕鬆神態,沉聲道:「你們究竟信我還是邵令周?」

    桂錫良為難道:「這個嘛…嘿!」

    幸容斷然道:「當然信你寇仲,我自少便知你和小陵最夠義氣。」

    寇仲目光落在桂錫良臉上,緩緩道:「你在這裡說的任何話,都不會有半句洩漏出去
的,還怕他娘的什麼?」

    桂錫良無奈道:「他對我有提拔之恩,又肯把女兒嫁我,我…唉!當然是信你多一點
啦。」

    寇仲得意洋洋的道:「總算你兩個傢伙明白親疏之別。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一個有趣的問
答遊戲,我問你答,若有任何隱瞞,最後的受害者必是你們無疑。」

    兩人嚇了一跳,又是半信半疑,只好待他發問。

    ***



    衣袂破風聲才從山路處傳來,那人已到亭內,呼吸仍是那麼靜細悠長,可知是內外兼修
的一流高手。

    在此荒山野地,見到這個級數的高手,任誰都會感到訝異,可是徐子陵早為吹簫者的出
現而驚奇過了,再沒有其他人物可令他□心動容,且明白到吹簫者是故意憑簫示意,告訴來
人她正在某處恭候。

    亭內的人身法雖迅捷,仍瞞不過他的銳目,那是個勁裝疾服的大漢,背插特大鐵x?,
勾鼻深目,有種說不出的邪惡味道,一看便知不是甚麼好路數的人物。最古怪是頭上戴#
帝皇始用冕板冕旒俱全的通天冠。

    思索間,又有一道來勢絕快的人影,晃眼抵達亭外,冷哼道:「丁九重終肯從你那地洞
鑽出來嗎?希望你在那三十六招xsㄍ飭磧行掄校u裨蛩擋歡ㄐ〉芤j湍愕驕胖氐?府去時
而後悔無及哩!」

    徐子陵心忖原來這兩人是宿敵,所以甫見面即劍拔弩張,一副隨時翻臉動手的樣子。

    亭內的丁九重陰惻惻笑起來,慢條斯理的悠然道:「不見周老歎兄足有二十年,想不到
火氣仍是這麼大,難怪你的赤手□始終不能達到登峰造極的境界,聽說那賤人的女兒已得乃
母真傳,希望你不用飲恨齊雲觀內吧!」

    這周老歎的外貌,比那丁九重更令人不敢恭維,臉闊若盆,下巴鼓勾,兩片厚□突出如
鳥啄,那對大眼晴則活似兩團鬼火,身形矮胖,兩手卻粗壯如樹幹,雖身穿僧衲,卻沒有絲
毫方外人的出世氣度,只像個殺人如麻的魔王。

    他頭上還掛﹞@串血紅色節珠子,更使人感到不倫不類。

    從他們的對答,可知他們對吹簫的石青璇是充滿敵意的。

    焉地周老歎吐氣揚聲,發出一下像青蛙般咕鳴,左足踏前,右手從袖內探出。

    駭人的事發生了。

    他本已粗壯的手倏地脹大近半,顏色轉紅,隔空一掌朝亭內劈去。

    週遭的空氣似是被他膨脹後的血紅巨手全扯過去,再化成翻滾腥臭的熱浪氣濤,排山倒
海般直捲進亭內去。

    徐子陵已對他有很高的猜估,但仍沒料到他的赤手□如此邪門霸道,不由為石青璇擔心
起來,心想自己怎都不能坐視不理。

    「蓬」!

    亭內的丁九重悶哼一聲,周老歎則只是身子微晃少許,顯是在掌力較量上,丁九重吃了
點暗虧。

    周老歎收回赤手,「呵呵」厲笑道!案可笑啊可笑!堂堂『帝王谷』谷主丁九重丁大
帝,竟淪落至給我輕輕一按,差點連卵蛋都給我擠出來,可笑啊!」

    勁風疾起。

    徐子陵只見人影猛閃,亭內的人搶了出來,巨鐵x陬吠答餗郋s胰ュ脹R粗皇羌?單
直接的一記強攻,但落在徐子陵眼中,卻看出這一擊不簡單。不但手法玄妙,且變化多端,
寬厚的x圻硉謘u詼A絞A□p性齔ゅ屍蒗鰼Y詰萆瞳西nsㄒ訓匠鏨袢牖S木?界。

    周老歎雖說得輕鬆,但神情卻凝重之極,兩隻暴脹轉紅的手從袖內滑出,化作漫天□火
般的赤手掌影,迎上巨x]?

    「蓬」!

    勁氣交擊,四周立時樹搖花折,枝斷葉落。

    周老歎往左一個蹌踉時,丁九重退回亭內,獰笑道:「我丁大帝新創的『五帝x]?第
三十七式」襄王有夢「滋味如何!憊

    周老歎此時才剛立穩,臉上陣紅陳白,也不知是他運功的情況,還是因為羞慚而來的現
象。

    徐子陵卻是暗暗心驚。

    這兩人隨便找一個到江湖去,都是橫行一方的霸主級人物,現下竟然有兩個之多,怎不
教人驚異。

    以他目下的身手,要應付任何一人,都會感到吃力,更不要說同時與他們對敵。

    周老歎尚未來得及反□相稽,一陣嬌笑聲從山路傳來,嬌嗲得像棉花蜜糖的女子聲音接
★D:「我的大帝哥哥,老歎小弟,二十年了!仍要像當年那樣甫見面便狗咬狗骨,不怕給
我金環真扭耳朵兒嗎?」

    徐子陵心中差點叫娘!這些退隱二十年的魔頭一個接一個的不知從那裡鑽出來,為的該
都是和石青璇母親碧秀心的陳年瓜葛,自是怨恨極深,她是否有能力應付呢?而自己又有沒
有幫助她安渡難關的本事?

    幸好他為人灑脫,並不會為此心煩,更不會計較成敗得失,只下定決心,要為這尚未謀
面的俏佳人出一分力。

    人影一閃,一個千嬌百媚的綵衣艷女出現周老歎之旁,還作狀向周老歎挨過去。

    周老歎如避蛇□的橫移兩丈,到了上山的路口處才立定,駭然道:「你要找人親熱,就
找你的丁大帝吧!」

    丁九重乾笑道:「老歎兄恁地好介紹,還是留給你吧!」

    徐子陵聽得糊塗起來,忽然間,周老歎和丁九重又變為言笑晏晏的老朋友,再沒半分火
藥味兒。

    金環真宮裝彩服,年紀乍看似在雙十之間,要細看下才知歲月不饒人,眉梢眼角處隱見
蛛網般往鬢髮放射的魚尾紋。但其眉如遠山,眼若秋水,總是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只是玉
臉蒼白得沒有半點血色,活像冥府來的美麗幽靈。

    只見她跺足嗔道:「你們算是甚麼東西,竟敢把我『媚娘子』金環真來個你推我讓的。
總有一天我要教你們跪在地上舐老娘的腳趾。」

    震天長笑自遠而近,一把本是粗豪的聲音卻故意裝得陰聲細氣的「緩緩」道!案他們不
敢要你的,就讓我」倒行逆施「尤鳥倦照單全收吧!憊

    徐子陵終於色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