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任重道遠            

    「嗆」!

    清響震懾全場。

    寇仲人刀合一,與空中力圖自保的米放錯身而過,後者像斷線風箏般投往道旁,「砰」
的一聲撞破了一間店□的封門木板,掉進□內,雙腳則曲起架在破洞外,使人感到他絕無生
理。

    「篷」!

    窟哥雖在同一時間以交叉斧架&}子陵全力一拳,卻硬被震下馬背去。

    徐子陵翻上馬背,反手奪過一枝刺背而來的長槍,化作萬千槍影,攻向從地上彈起的窟
哥。

    窟哥被他殺得汗流挾背。滾地避開。

    寇仲則挾斬殺米放的餘威,落到一匹空馬背上,策馬左衝右突,逢人便斬,城內僅餘的
七十多名敵寇,至此銳氣全消,蜂擁逃往城門。

    陳家風等士氣大振,一陣箭雨,又射倒十多名敵人。

    窟哥知大勢已去,躍上一名手下背後,混在騎群內,逃往城外。

    是役斬殺契丹馬賊達二百人之眾,也使寇仲和徐子陵威名四播,驚震天下。

    翌晨起來,陳家風等對他們更是敬若神明,侍候周到。

    兩人在昨天那鋪子吃早點時,陳家風來到兩人桌前,垂手恭敬道:「下屬已發散人手,
四處號召幫中兄弟前來歸隊。」

    寇仲愕然道:「你並非我下屬,回來幹嗎?」

    陳家風賠笑道:「我們已商量好哩!以後決定跟隨兩位大爺闖天下。至於召人來此,則
是為了宇文化及,他可不同昨晚那股馬賊,非是那麼容易應付的。」

    寇仲啼笑皆非道:「無論你召來多少人手,我們也是有敗無勝之局。此事再不要提起,
對付宇文化及只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你若要答謝我們,便密切注視宇文化及那方面的動靜,
有消息時立即報上來。」

    陳家風只好一臉失望的走了。

    寇仲歎道:「我們是否真要在這裡呆等呢?江都的形勢必然非常緊急,否則李子通沒有
理由不來搶像梁都這麼有戰略性的大城。」

    忽然見到徐子陵呆望門外,連忙瞧去,只見數輛騾馬車載﹞@群男女老幼,沿街駛過。

    寇仲頭皮發麻道:「我的娘啊!他們還回來干其麼呢?」

    ***

    次日黃昏。

    寇仲和徐子陵立在城門之上,呆看▲i城大道絡繹不絕的車馬隊和拖男帶女的回城住
民。

    碼頭的船亦從十多艘增至百多艘。

    本變為死城的梁都在短短兩天內已回復了生機。

    陳家風的兄弟則由五十多人增至五百人,自動自覺的在維持城內的秩序。

    徐子陵頭昏腦脹的道:「城守大人,現在該怎辦才好呢?」

    寇仲歎道:「你問我,我去問誰?你來告訴我這個便宜城主好了。」

    徐子陵苦笑道:「你不是要爭霸天下嗎?便當這是個練習吧。」

    寇仲頹然道:「當日竟陵之戰,我仍是猶有餘悸,那時我們至少有一批訓練有素的守城
隊伍,現在卻只得彭梁會這群烏合之眾,殺殺馬賊還可以,守城嗎?跟要他們送死實沒有任
何分別。」

    徐子陵淡淡道:「那末便順道試試怎樣練軍吧!你這兩天不是很勤力啃魯先生的兵法書
嗎?該是學以致用的時刻。」

    寇仲失聲道:「你不是說笑吧?」

    徐子陵指“丹b一輛進城騾車上的幾個小男孩道:「你看他們的小臉孔吧!雖因舟車勞
頓疲倦不堪,但臉上仍是充滿渴望和期待。誰願意離開住慣的城中和落地生根的家園呢?只
要有一點希望,便立即趕回來。而我們誤打誤撞下,剛巧提供了他們這點希望,你忍心再迫
他們走嗎?」

    寇仲駭然道:「這只是一場誤會,不知那個瘋子四處散播謠言,累得他們都回來了。」

    徐子陵伸手攬§F仲肩頭道:「是甚麼都不重要,連李密都不是你手腳,宇文化骨算是
老幾,橫豎你立志要統一天下,便從梁都開始。」

    寇仲苦℅y道:「梁都只是一座孤城,缺糧缺水,甚麼都缺,守半天都困難,最佳方法
仍是各自逃生去也。」

    徐子陵歎道:「不要誇大,你這叫臨陣退縮,忘記了還有彭城嗎?有彭梁會的人助你,
要管治這兩座城市實是易如反掌。宇文化骨能調多少人來攻打我們?振作點吧!我和你已成
了梁都全城人的唯一希望,揚州雙龍又怎容宇文化骨到這裡來放肆?」

    寇仲苦笑道:「現在要爭天下的似乎是你而非我,唉!就陪你充一趟英雄吧!希望不用
以死殉城。」

    ***

    馬蹄踏在剛放下的吊橋處,發出雷鳴的驟響。

    十多名騎士在寇仲的率領下,馳進城來,在城外道上留下仍揚上半天的塵土。

    徐子陵在城門迎接僕僕風塵的寇仲,陪他朝城心的總管府並騎而行。

    寇仲臉色凝重的道:「宇文化骨真是親自率軍前來,據線眼說,他已知道是我們兩個在
死撐大局,曾向屬下誇下海口,要把我們兩人五馬分屍來祭旗。」

    徐子陵雙目射出仇射的火□,冷笑道:「他有多少兵馬?」

    寇仲若無其事的道:「該在一萬五千到二萬之數,以宇文智及和宇文無敵作副帥,若依
玲瓏嬌教下來的觀塵之法,只有宇文化骨的五千親兵是訓練有素的精兵,其他的都是招募不
久的新兵。」

    接著低聲問道:「這兩天有甚麼新發展?」

    徐子陵淡淡道:「有位老朋友正在總管府等你,由她來說,會比較清楚點。」

    ***

    寇仲步入總管府的大堂,風采如昔的彭梁會三當家「艷娘子」任媚媚含笑相迎。

    寇仲大喜道:「三當家來了就好哩!這處可交回給你了。」

    任媚媚沒好氣的道:「那有這麼便宜的事,若非有你兩個在這裡主持,本姑娘才沒興趣
來呢。」

    陳家風在旁賠笑道:「坐下再說!坐下再說!」

    坐好後,徐子陵道:「三當家今早才到,還帶來了數百名兄弟,使我們的軍力增至三千
人。」

    任媚媚搖頭道:「請不要再稱我作三當家,彭梁會已完啦,現在要看你們的了!」

    寇仲和徐子陵愕然以對,前者道:「貴會的聶先生到那裡去呢?」

    任媚媚神色一黯道:「梁都一戰,大當家被宇文化及所傷,一直未能痊癒,到最近與窟
哥之戰,新傷舊患交迸下,於十日前不治去世,所以彭梁會已完蛋。」

    寇仲道:「還有你三當家嘛!」

    任媚媚苦笑道:「你們也知我有多少斤H僰秣J諢崮詰男值芏枷M穠頇cB忝塹牧?
量,為死去的兄弟報仇雪恨。現在誰不識寇仲和徐子陵的大名。」

    寇仲問道:「彭城的情況如何?」

    任媚媚道:「彭城已被契丹惡賊弄成頹垣敗瓦,沒有幾年工夫,休想恢復元氣。」

    寇仲愕然道:「那就糟!我還想重施李密大敗宇文化骨的故技,把軍力平均分佈兩城,
他攻任何一城,另一城的人就去拖他後腿,但彭城若變成破城,此計便行不通。」

    任媚媚道:「你不是有苦守竟陵十多天的輝煌戰績嗎?現在梁都雖兵力薄弱,卻是士氣
高昂,萬眾一心,且宇文化及的軍力遠及不上當時的杜伏威,兼之士氣低落,我們非是沒有
取勝的機會。」

    寇仲頹然道:「徐圓朗的人撒走時,帶去了儲存倉內的所有糧草,若給斷絕供應,我們
的糧草只可支持三天。」

    任媚媚道:「這個我倒有辦法,我們彭梁會在梁都和彭城間幾個鄉鎮屯積了大量糧草,
只要運進城內,至少撐得上個許月。」

    兩人同時精神大振。

    陳家風插口道:「請您下屬多言,對附近的山川形勢,沒有人比我們更熟悉,可否選取
險要之處,對來犯的敵軍施以伏擊,只要能燒掉宇文化及的糧草,我們便可勝算大增。」

    寇仲道:「宇文化骨乃能征慣戰,深悉兵法的人,不會那麼容易給我們伏擊燒糧,定要
另想他法才行。」

    徐子陵微笑道:「我們可能仍有救星。」

    三人愕然望向他。

    徐子陵淡然道:「宇文化骨之所以那麼想奪取梁都,自然是知竇建德不好惹,所以趁竇
建德和徐圓朗交戰的天賜良機。一舉取得梁都,再沿渠順流攻打江都。所以最關心梁都的
人,應是李子通,只要我們肯勾勾指頭,保證他怎都要抽調人手,到來助陣。」

    寇仲拍桌道:「此計極妙,李子通絕不會怕我們,梁都在我們手上,對他有利無害。我
們便來個雙管齊下,一邊加強城防,運糧練兵,另一邊則派人到江都去,說服李子通出兵,
誰去好呢?」

    任媚媚道:「你兩人都不可離開梁都,我們彭梁會一向和李子通有些交情,便讓我作個
說客吧!」

    寇仲大力一拍徐子陵肩頭道:「都是你腦筋夠靈活,他娘的,我們就和宇文化骨周旋到
底,教他有來無回。」

    徐子陵雙目閃過前所未見的濃深殺機,嘴角逸出一絲冷如冰霜的笑意。

    血債終到了血償的時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