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被敵所惑            

    小艇穿過橋底,到了天津橋洛水的東段,才悠然停下。

    寇仲長身而起,大喝道:「王世充何在?」

    身穿便服的王世充在橋上現身,旁邊尚有榮鳳祥、郎奉、宋蒙秋和六、七個他們認識的
親衛高手,卻不見李世民方面的人。

    寇仲帶笑施體道:「王公終能以自己一對狗腿走路,實是可喜可賀。」

    王世充毫不動氣,沉聲道:「寇仲你也非是第一天到江湖行走,該深明少說廢話的道
理。人已在此,你要怎樣交換?」

    寇仲笑道:「說得好!王公既是明白人,自然想出了兩全其美之法,既保證我們可安然
離開,又可互相交換人質,何不說出來大家研究磋商,看看是否可行?」

    王世充道:「這還不簡單嗎?我們就在橋上換人,之後我保證讓你們三人離城而去,絕
不攔阻,榮公可作擔保。」

    寇仲瞇眼仰首瞧▽糮上的王世充,搖頭笑道:「王公不是在說笑話吧?你的保證不值
半個子兒,榮老闆如何可作保?」

    榮鳳祥沉聲道:「那就少說廢話,劃下道來。」

    寇仲哈哈笑道:「這個簡單之極,你們把人交我,待我驗明正身後,然後你打開水閘,
讓我們離城,出城後我們便放人。」

    王世充怒道:「你打的倒是如意算盤,不過此事萬萬不行,因為誰能保證你們離城後仍
肯履行諾言?」

    寇仲好整以暇的道:「我寇仲何時試過言而無信,而且此事已不到你選擇,只要你一句
不行,我便宰掉你的寶貝兒子,再看要殺多少人才能脫身,總好過讓你得回兒子後再指使手
下來對付我們。」

    榮鳳祥插入道:「寇兄弟可否聽老夫一言,現在的問題,皆因換人的地點是在城內,若
在城外換人,寇兄弟便不用擔心了!」

    寇仲與面向他而坐的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後,搖頭道:「榮老闆好像不知世間有追殺截擊
這回事。如此換人,我們的行酊去向全在你們計算中,到那時才後悔,是否晚了些呢?不必
多言,要換人就依本人的方法,一言可決。」

    榮鳳祥雙目殺機一閃而逝,扯﹞世充退至橋上寇仲日光不及之處商議。

    寇仲移到徐子陵旁,低聲道:「水裡有沒有動靜。」

    徐子陵搖頭道:「沒有!不過我總覺得有些不妥當,但又不知問題出在那裡。」

    寇仲沉吟道:「是否因為見不到李小子和他的人呢?」

    徐子陵點頭道:「這或者是其中一個原因,更主要是若王世充誠心換人,便不該讓榮鳳
祥參與。」

    寇仲一震道:「有道理!」

    此時王世充和榮鳳祥等再次出現橋拱前。

    寇仲冷笑道:「老子不耐煩了!」

    王世充平靜地道:「我們姑且信你一趟。但你需當眾起誓,保證履行諾言。若不答應,
我王世充只好傾盡全力為子報仇,虛行之則要受盡凌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們也要向
天禱告不會落到我手上。」

    寇仲不屑的道:「你王世充有多少斤H僰曳孺妙Ч塤v苤儺納希秦媽麭臄艦S?再
說吧!」

    王世充喝道:「拿上來!」

    徐子陵別頭瞧去,虛行之的上半截軀體現身橋欄處,只見他披頭散髮,臉上沾滿血污傷
痕,身上給粗麻繩捆個結實,雙目緊閉,似是昏了過去,只能依稀辨認出他的輪廓。

    寇仲疑心大起,喝道:「喚醒他來說兩句話!」

    王世充冷喝道:「人交給你,驗清楚後再說吧!給我擲下去。」

    兩名武士把虛行之提起,凌空擲往他們的小舟。

    上身被捆個結實的虛行之在空中不住翻滾,看其勢道,仍差丈許才會落往舟上。

    徐子陵揮槳迎去。

    寇仲則全神貫汪四周形勢。

    「伏」的一聲,虛行之應聲彈起,升高後再往小舟位置翻滾而來。

    就在此時,異變忽起。

    「虛行之」身上粗索寸寸碎裂,兩手揮揚,發出縷縷勁厲的指風,疾襲兩人。

    同一時間小舟轟然劇震,化作多截碎片。

    兩人早嚴陣以待,但仍想不到敵人會雙管齊下,把形勢完全逆轉過來。

    忽然間他們再非立足小舟上,而是正沉入河水裡去。

    四周風聲疾響,兩岸十多支勁箭朝他們射來之際,無數敵人從橋上飛身撲下來。

    兩人閃躲對方指風勁箭時,都心知肚明唯一平反敗局之法,就是再把王玄應控制在手
上。

    兩人倏地加速沒入水中,登時出了一身冷汗。

    只見王玄應不知被甚麼東西卷在身上,斜移而去,想起是尉遲敬德的歸藏鞭時,一切都
遲了。

    兩人痛苦得差些就要在水裡大哭一場,以渲洩心中的怨恨自責。不過此時已無暇多想,
兩邊同時現出無數穿上水靠手持弩弓的敵人,往他們合攏過來。

    在水中要躲避這些穿透力特強的遠程攻擊武器,幾是妄想。

    兩岸此時燈火燃亮,直照河內。

    兩人直往河底漆黑處沉下去,只要給敵人水中箭手把握到影酊,便休想能活命,那種無
奈和窩囊的感覺,像大石壓*搕f般難受。

    倘不是選擇在洛水上進行交易,他們將更是插翼難飛。

    徐子陵先沉貼河底,觸到河床的污泥,心中一動,忙運螺旋勁往四周雙掌連推。給螺旋
掀起的泥漿捲旋而起,不片晌河水已混濁不堪。

    寇仲心叫好計,依法施為,同時往前貼〞e底潛去,迅速離開。

    ***

    兩人在城南伊水的一處橋底爬上岸,只能相對苦笑。

    寇仲歎道:「敵人真狡猾,那假虛行之弄得自己像個爛豬頭那樣,兼之披頭散髮,身上
又五花大綁,使我一時無從辨認,否則我們就不會被水下的敵人所乘。」

    徐子陵挨在橋腳處,沉聲道:「扮虛行之的該是長孫無忌,他一動手我便認出他的身法
和體型。」

    寇仲沉吟道:「照我看虛行之一是給他們害了,一是知機先行遁走,否則王世充絕不會
讓自己兒子冒此殺身之險。因為此計並非全無破綻,當時若我夠狠心,又肯受點傷,仍有足
夠時間取王玄應的小命。」

    徐子陵點頭同意道:「我也是這麼想,天亮後是否該設法離城呢?」

    寇仲咬牙切齒道:「這口氣我怎都嚥不了。不過敵眾我寡,硬撼是自取其辱,你有甚麼
好主意?」

    徐子陵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們怎都要暫忍這口氣。別忘記尚有祝玉妍在旁虎
視眈眈,她可能比王世充加上李世民更可怕。」

    寇仲頹然道:「難道就這麼溜掉算了嗎?」

    徐子陵道:「只要我們一天死不了,王世充就睡難安寢。待弄清楚虛先生的事再說
吧!」

    寇仲苦思道:「若虛行之知機溜走,理該找我們,不若我們回堰師看看。」

    徐子陵道:「你不是聯絡上宋金剛的人,要由他們安排我們到江都去嗎?」

    寇仲道:「現在除了你外,我甚麼人都不敢盡信,怎說得定是否又是另一個陷阱?現在
我要改變計劃,自行到江都見李子通,到時再隨機應變,見機行事。」

    徐子陵長身而起道:「趁天亮前我們最好先去偷兩套乾淨衣服,那逃命時也可威風神氣
點。」

    寇仲笑道:「請讓小弟領路吧!我和洛陽最大的那間綢緞□的老闆是老朋友哩!」

    ***

    密雲,大雨似可在任何一刻灑下來。

    徐子陵蹲在街市一個飽點檔吃早點,想起不知所酊的貞嫂,四周雖是人來人往,喧鬧震
天,他卻有孤身一人的感覺。

    人事不斷變化,誰都沒法控制。

    幾天前他們還是王世充倚之為臂助的客卿貴賓,現在卻成了反目的仇人。

    李世民本可成為好友,目下卻是水火不容的大敵。

    此時寇仲來了,笑道:「疤臉兄你好,這處的饅頭比之揚州如何呢?」

    徐子陵把一個菜肉包子送到口裡,歎道:「沒錢買包子時的包子才最好吃。找到宋金剛
的人嗎?」

    寇仲也把包子塞進嘴內,含糊不清的道:「計劃有少許改變,我已說服宋金剛的人借條
小貨船給我們,所有通行證件一切齊備,另有四名船夫,坐船總好過用腳走路吧?」徐子陵
聳肩道:「你愛怎樣便怎樣吧!」

    寇仲一本正經道:「此話是否當真?」

    徐子陵皺眉道:「你又有甚麼鬼主意?」

    寇仲伸手攬‘L肩頭道:「我們明早才走。」

    徐子陵苦笑道:「你是不肯死心的了。」

    寇仲煞有介事的道:「今次我真的不是要逞強鬥勝,而是事情有了新的發展。」

    徐子陵懷疑的問道:「甚麼新發展?」

    寇仲道:「剛才我沿洛河走來,看到一艘戰船駛往皇城,我敢肯定它是從偃師回來的,
因為我們坐船回來這裡時,它仍泊在偃師對外的碼頭處。」

    徐子陵道:「這不是平常不過的事嗎??寇仲得意道:「但這船卻非比尋常,不但船上
戒備森嚴,還要前後都有十多艘快艇護航,岸上還有騎兵掠陣,你說為何如此大陣仗呢?當
然是怕有人劫船,且怕的正是我們揚州雙龍這兩位好漢。」

    徐子陵一震道:「虛行之果然是溜到偃師找我們,現在卻給他們擒回來了。」

    寇仲決然道:「不理皇宮內是否有千軍萬馬,今晚我們就進宮救人。」

    徐子陵搖頭道:「不要待今晚!我們現在便入宮救人。你不是說宮內仍有很多楊侗的舊
人嗎?只要能潛進宮內,我們就可相機行事,設法把人救出來。」

    寇仲抓頭道:「日光日白,兩個大漢翻牆越壁是否有點礙眼?從城門進去又怕人家不歡
迎。」

    徐子陵仰望天色,道:「今次真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這場雨下得成。我們便有
機會入宮救人,但先要做好準備工作,再看看老天爺肯否幫忙。」

    ***

    寇仲和徐子陵躲在城北道光坊匯城渠一道小橋下,遙望皇城的東牆。

    天上的烏雲愈積愈厚,雖為他們帶來希望,大雨卻始終沒灑下來。

    此時離正午只有半個時辰。

    徐子陵苦思道:「魯妙子曾在他的水道篇說過,凡皇宮一類規模宏大的建築,下面必有
水道系統,既需排污,更用來供水給庭院園林洗濯灌溉等所需,照看這條匯城渠理當與皇宮
下面的水道相通,這叫因利乘便。」

    寇仲眉頭緊蹙的仰首瞧天,點頭道:「魯妙子的話自然沒有錯,不過我們想得到的,別
人也會想到。當日我和楊公卿等人研究如何攻入皇宮時,楊公卿便指出所有主渠均設有多重
鋼閘,除非變成小魚蝦,否則休想穿過,唉!還是求老天爺下場雨好了。」

    忽然蹄聲轟鳴,千多名騎士自遠而近,奔往橋上。

    寇仲探頭瞧了一眼,縮回橋底低聲道:「是巡邏的禁衛軍,要不要借兩套軍服來使
用。」

    徐子陵沒好氣道:「那只會打草驚蛇,若穿套軍服便可入宮,那誰都可出入自如。」

    寇仲頹然無語。

    橋上蹄響如雷,倏又收止。

    兩人頭皮發麻,暗忖難道被發現了。

    其中一名禁衛在上方歎道:「今天真倒霉,被派出來值勤,若能留在宮內就好多哩!」

    另一人笑道:「你算是甚麼東西,留在宮內又如何,難道你有資格聽尚秀芳唱曲嗎?」

    其他人發出一陣嘲弄的笑聲。

    蹄音再起,漸漸去遠。

    寇仲和徐子陵你眼望我眼,兩對虎目同時亮起來。

    寇仲霍地立地,道:「尚秀芳照例在午後才肯赴任何宴會,都說要借兩套軍服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