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八卷)
第十二章 忍付代價

    眾人聞得寇仲驚呼都把目光集中往他身上,再學他般仰首觀天。
    只見沈落雁那頭偵鳥不住盤旋高飛,在空中作出奇異的飛行路線。
    楊公卿,玲瓏嬌、徐子陵、翟嬌等知情者同時色變,如這怪鳥正借特別的飛行方式,
通知主人這密林內藏有伏兵。
    為了躲避敵人探子的耳目,他們費了很多功夫才布下這支伏兵。
    首先是以另一隊騎兵吸引敵人的注意力,擺出欲防止單雄信的部隊趁輜重渡河時偷
襲的姿態。又在高處放哨,再趁黑夜著騎兵牽馬穿林,潛往現在埋伏的地點。馬蹄當然
包上布帛,以免發出異響。
    可是千算萬算,卻算漏了這頭通靈的怪鳥。
    「呱!呱!呱!」
    怪鳥望東北方向飛去,正是李密騎兵馳來的方向,此時已隱聞馬嘶和蹄音。
    楊公卿大喝道:「左右翼先行!」
    號角聲起。
    埋伏兩翼的左右先鋒隊各三千騎首先由密林衝出,循著彎由的路線,望敵軍的側翼
馳去。
    然後中軍蜂擁出林,隊形整齊的馳上長草平原,往敵人馳來的疏林區疾馳而去。
    馬鞭揮舞策打,戰馬長嘶,充滿急疾慘烈的情景。
    戰士精騎像潮水狂浪般把草原遮沒,晨光下戰胄盔甲的兵械熠燦生輝。
    大地急快倒退。
    只數十息的光景,中軍的八千騎兵已進入疏林區,騎速稍減的往敵人迎去。
    由於敵人只在八千之數,所以他們全無顧忌的憑著優勢的兵力,凌迫對手。
    現在唯一希望就是以快打快,最好是敵人來不及撤退,又或整頓陣勢,給他們銜尾
追上,殺李密一個落花流水。
    寇仲、玲瓏嬌、翟嬌、徐子陵等首先馳上一個山丘,只見半里許外的密林塵土直捲
上天,蹄聲急驟,卻聲響漸弱。
    翟嬌大喝道:「追!」
    寇仲大喝道:「不要追!」
    翟嬌大怒道:「為何不追,李密要走哩!」
    楊公卿這時來到寇仲旁。
    寇仲問玲瓏嬌道:「塵土揚起的樣子算是條條而起還是凌星散亂呢?」
    玲瓏嬌勒著正呼嚕噴氣的戰馬叫道:「瓦崗敵軍仍是隊形整肅,散而不亂。」寇仲
點頭道:「正如我所料,沈落雁早猜到有伏兵,故以怪鳥叫我們追去,我敢肯定密林內
另有伏兵,當我們步入陷阱時,李密就會回師反擊。」
    楊公卿喝道:「有道理!」
    立即教號角手發出停止前進的命令,指示兩支側翼的先鋒軍原地留駐。
    翟嬌終是將門之後,清醒過來,但情緒仍是波蕩,眼中充滿憤慨神色。
    徐子陵留意寇仲,見他那對眼睛冷靜如亙,透出智能和冷酷的神光。
    他尚是首次在寇仲眼中發現這種神色,不由心中一顫,記起他在竟陵城頭,面對杜
伏威千軍萬馬的攻城部隊時說過的話。
    就是漠視生死,把整個戰場視作一個棋盤,敵我雙方則是棋盤上爭鋒的棋子。經過
這番戰場上的歷練後,寇仲已從一個本對戰事毫不在行的小子,變成一個謀略出眾,料
敵如神的統帥。
    楊公卿虛心向他請教道:「現在該如何處置?」
    寇仲斷然道:「我們只須留下數千人在這裡佈防,教李密難作寸進。而輜重則繼續
渡河,並分出快速部隊直逼洛口,攻他一個措手不及。」
    宣永道:「如若李密回師守洛口,我們是否仍要強攻?」
    寇仲道:「李密是不會甘心退走的,他還有單雄信這個希望,到單雄信乘我們進軍
洛口撤走時,他便錯恨難返,只有逃往虎牢一途了。」
    密林遠處軍止塵止,顯示李密停了下來,明白狡計難逞。
    這行動比什麼長篇大論更能增加寇仲的說服力和威信。
    寇仲續道:「快速部隊的作用,就是先一步趕往洛口,防止李密渡河回城,那洛口
的邴元真便只有棄城或投降的兩個選擇。」
    楊公卿長笑道:「就這麼決定吧!」

                  ※               ※                 ※

    接著的七天,決定了李密這一代梟雄的命運。
    鎮守洛口的邴元真向兵臨城下的楊公卿投降,李密另一員大將單雄信又在這關鍵時
刻擁兵自守,且被屠叔方說服歸降。
    李密知道大勢已去,只得率人逃往虎牢,王伯當則退守河陽。
    寇仲、楊公卿再整頓軍馬,準備乘勝追擊,再拿下虎牢。
    豈知李密聞風先遁,逃往河陽與王伯當會合。
    他本想以黃河作屏障,北守太行,東連黎陽,以圖平反敗局。
    可是大敗之後,軍心渙散。
    兼且瓦崗軍因翟讓之死早伏下分裂的因素,舊將紛紛拒命,使李密有力難施,用武
無地。
    而王世充軍亦因剛得到多個城池和大片土地,須得休息整頓,一時亦難以渡河進攻
河陽,故先把力氣平定河南區域,一時成了隔河對峙之局。
    這晚在虎牢行府後院的偏廳內,屠叔方引來翟嬌向寇仲和徐子陵道:「我已向小姐
和盤托出有關南方的形勢和素素的事情,因我覺得還是坦白些好。」
    翟嬌惡兮兮的瞪著兩人道:「這麼要緊的事竟敢瞞我,看我把你們和那香玉山一起
宰掉。」
    兩人唯唯喏喏,不敢反辯。
    翟嬌道:「我豈是不講道理的人,李密今次已吃足苦頭,永無翻身之望。雖未能手
刃那奸賊,總算為爹重出了一口氣。我也不想為王世充這種人繼續出力,你們有什麼打
算?」
    寇仲道:「我們想先回洛陽打個轉,然後立即南下,先助飛馬牧場反危為安,再看
怎樣可把素姐母子帶走,再來與小姐會合。」
    翟嬌斷然道:「我和你們一道去吧!」
    寇仲大吃一驚,忙道:「小姐千萬不要去。」
    翟嬌怒道:「為什麼?」
    屠叔方伸出仗義之手道:「小仲的意思,是希望小姐能留在北方,為他聯結瓦崗軍
有用的人才,好得在將來共創大業。」
    徐子陵也道:「小姐留在北方,看緊李密,便隨時可取他狗命。」
    這句話比什麼都更能打動翟嬌。
    她沉吟半晌後點頭道:「好吧!我便留在北方,不過我再不想跟王世充的人混在一
起。你們想什麼時候走?」
    寇仲道:「事不宜遲,明早我們便一起離開。」
    寇仲向楊公卿道出要回洛陽之意後,尚未解釋原因,楊公卿沉聲道:「仲小兄想就
此一走了事嗎?」
    寇仲尷尬道:「大將軍真精明。」
    楊公卿伸手搭在寇仲肩頭上,雙目精光閃閃道:「你是楊某人生平所遇的最天才橫
溢的統帥人才,假以時日經驗,天下再難有對手,你心中有沒有什麼計劃呢?」
    寇仲低聲道:「暫時可以有什麼計劃呢?只不過覺得王公非是可與共事之輩,故暫
作功成身退,大家仍可留下一份交情。」
    楊公卿歎道:「我明白你的感受,論功行賞,怎能沒你的份兒?明天我便派戰船把
你送返洛陽,理由則是讓你可親自向大人匯報軍情,以決定是否該立即渡大河進攻河陽。
但你既萌去志,洛陽再不是該久留之地,你明白我的話吧?」
    寇仲感動地道:「我絕不會忘記和大將軍並肩作戰的美好時光。」
    楊公卿放開按在他肩頭的手,大笑道:「彼此彼此!希望有機會再並騎馳騁沙場,
殺敵取勝。」

                  ※               ※                 ※

    寇仲回到後院,有人在廊柱後喚道:「寇爺!」
    寇仲探頭一看,原來是動人的俏婢楚楚。
    這美人兒牽著他的衣袖,來到園子的竹林深處,幽幽道:「聽小姐說明天便要和你
們分手了!是嗎?」
    寇仲心中一痛,忍不住伸手輕撫她吹彈得破的臉蛋,柔聲道:「南方事了,我定會
回來找你,你還可以見到素姐和她那白胖胖的嬰孩啊!」
    楚楚喜道:「那真是好哩!」
    旋又垂頭黯然道:「但婢子又有大段日子不能侍候寇爺了。」
    寇仲忍不住掏出掛在頸上的煉墜,笑道:「看!你不是時刻都貼身侍候著我嗎?」
    楚楚嬌軀劇顫,射出意外驚喜的神色,接著投進他的懷裡,不顧一切地把他摟個結
實,喜極而泣。
    寇仲軟玉溫香抱滿懷,嗅著她仿似陌生又無比熟悉的體香,憶起當年在大龍頭府抵
死纏綿的醉人情景,雙手將她抱緊道:「不要哭,只要我們能在這亂世好好活下去,總
有一天會有快樂和不用分開的日子過的。」
    在這一刻,無論是宋玉致或李秀寧,都到了他遙不可及的遠處。
    楚楚倏又離開他的懷抱,嬌喘道:「楚楚失態了!」
    寇仲情不自禁再次把她擁入懷裡,感受著她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深情。道:「記著!
我寇仲從沒有認為你是下人,將來也不會。」
    楚楚渾身一陣抖顫,道:「寇爺好好保重自己。」
    言罷揮淚去了。
    寇仲歎了口氣。
    為了事業,是否便要作出這麼多犧牲呢?
    假若自己是個胸無大志的小子,這刻便可和她海誓山盟,再來個雙宿雙飛,鴛鴦比
翼共渡良宵。
    可是他已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雙龍幫的人在關中苦候他的來臨。
    飛馬牧場正陷於險地。
    素素則急待他去營救。
    而他和徐子陵亦是遍地仇讎,步步險境。
    這就是須付出的代價了。

                  ※               ※                 ※

    戰船逆流西上。
    寇仲和徐子陵並肩立在船頭,迎著吹來的河風和茫不可測的命運。
    寇仲道:「只要找著虛行之,我們立即便走,就算要翻臉打出去,我也要走。」
    徐子陵淡淡道:「王世充絕不敢公然拿你怎樣的,否則如何服眾,何況李密仍死而
未僵,他不會笨得動搖軍心呢。」
    寇仲點頭道:「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
    徐子陵沉默下來。
    寇仲歎氣道:「我便像發了一場夢,到現在仍不相信曾威震天下的李密會被我們擊
敗。」
    徐子陵喟然道:「總有一天你會發覺人生只是大夢一場,帝皇霸業都毫不真實。」
    說到這裡,不禁想起清雅如仙的師妃暄。
    寇仲卻想起伏在懷內悲泣的楚楚。
    一陣長風吹來,拂得兩人衣衫獵獵作響,東都洛陽出現前方,巍然矗立,氣象萬千。
    這座偉大的城市,是否終亦有陷落的一天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