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八卷)
第十一章 枕戈待旦

    寇仲微笑道:「坐下好嗎?」
    楚楚玉頰立時飛起紅雲,搖頭道:「那不合規矩。」
    寇仲愕然道:「什麼規矩?」
    楚楚咬著下唇輕聲道:「那是主從之別嘛!」
    寇仲不解道:「我只是你的朋友,當年是擲雪球互相認識的。我們何時曾有主從之
別呢?」
    楚楚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似是回想起當日在大龍頭府擲雪球為戲的動人情景,欣
然道:「那時怎同呢?你和徐爺是素姐的義弟。可是現在你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連小姐都要尊敬你們。人家自然要守禮數哩!」
    寇仲見她仍保持著當年令他心動的可愛神情,心中湧起難以形容的感覺。
    本很想告訴她自己仍戴著她當時所贈的鏈子,但另一個念頭卻使他打消此意。歎了
一口氣道:「去他娘的禮數,我寇仲仍是那個擲雪球的小子,唉!」
    若生命可重新由那時開始過,素素就不會嫁給香玉山了。
    楚楚低聲道:「寇爺若沒有什麼吩咐,楚楚便要回去看小姐有什麼要伺候了!」
    寇仲強壓下像以前般把她擁入懷裡恣意愛憐的衝動,讓她離開。

                  ※               ※                 ※

    黃昏時份,張鎮周率領五千輕騎,進軍金墉。
    楊公卿、寇仲和徐子陵另率二十輕騎送行,到肯定探得單雄信的新軍沒有異舉,才
折返偃師。
    此時往探敵情的玲瓏嬌回來了。
    眾人在帥府大堂聽她的報告,翟嬌、屠叔方和宣永均有出席,王玄恕則去了視察洛
河南岸的營地,加強防禦。
    玲瓏嬌道:「正如寇軍師所料,李密率敗軍撤回洛口後,立即整頓軍旅,只逗留一
晚,便率七千騎兵,離城西來,似要與單雄信的大軍會合。」
    翟嬌雙目噴出仇恨的火焰,冷笑道:「今趟要教他有命來沒命回去。」
    屠叔方沉聲道:「李密此人高傲自負,可勝不可輸;現在士氣低落時卻要率兵反攻,
只是自取滅亡。」
    寇仲搖頭道:「他雖是輸不起,急欲挽回顏面,但絕不會笨得去與單雄信快要缺糧
的孤軍會合,此事不應輕忽視之,否則我們將犯上輕敵的錯誤。」
    楊公卿點頭道:「他是要誘我們去攻打洛口。」
    翟嬌亦不解道:「洛口根本無險可守,若我們往攻,邴元真望風立潰,李密為何走
此下著?」
    宣永道:「李密自不會把洛口拱手讓人,照我猜測,他是希望我們誤以為他是要與
單雄信會師,因而乘機往攻洛口,斷他東歸之路。而當我們把輜重渡過洛水之時,他便
向我們渡河部隊發動猛攻,而單雄信則全力攻城,此計實是非常毒辣,不過卻正中寇爺
的算中。」
    寇仲長長呼出一口氣道:「李密的致命傷,就是以為我們仍然缺糧,故不得不急取
洛口,以攫取洛口充足的糧備,乃行此誘敵之計。」
    洛口乃舊隋五大糧倉之一,共有二千個大窖,每窖儲糧八千石。李密雖曾開倉賑民,
但這幾年來仍不斷往洛口倉窖儲糧,以供應瓦崗軍的需求。
    翟嬌道:「那我們便佯作渡河,誘他來攻好了!」
    寇仲道:「現在是他急而我們不急。先待張大將軍攻下金墉,我們有了要單雄信屈
服的本錢,才可集中全力對付李密。」
    接著問玲瓏嬌邙山上兵營的情況。
    玲瓏嬌答道:「那支部隊全是老弱殘兵,今早已開始北撤,看情況是要渡河往河陽。」
    又道:「單雄信的部隊軍心不穩,不住有人拋棄兵器逃離軍營,故人數雖多,該沒
有作戰的鬥志和能力。」
    寇仲動容道:「知否逃了多少人?」
    玲瓏嬌道:「他們是爬過木柵逃亡,布在營外的哨樓十座有八座都沒有人監察,但
因是趁晚上逃走,確實數目很難估計。我曾抓起幾個逃兵來審問,都說營地謠言滿天飛,
更有人傳李密已給我們殺了。故而人人無心戀戰,單雄信更停止製造攻城的器械,擺出
要撤走的姿態。」
    「砰」!
    楊公卿一掌拍在台上,精神大振道:「李密一生人最大的錯誤,就是用這種烏合之
眾來攻打我們。」
    玲瓏嬌道:「單雄信的部隊幾乎全是步兵,戰馬不到五百匹。現在已開始限制每人
的口糧,每日配給只有正常一半的份量,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寇仲瞧了默然不語的徐子陵一眼後,欣然道:「這就成了。我們根本不用等待金墉
失陷,就可施出渡河誘敵之計。我可保證單雄信會不理李密著他進攻我們的命令,擁兵
自守,好待我們移師洛口之際,便逃之夭夭。那時他就可和我們討價還價,談投降的條
件。」
    眾人都點頭同意。
    若換了是沈落雁或徐世績而非單雄信,情況自然大不相同。
    因單雄信一向對李密重用蒲山公營的手下大將深感不滿,而配給他的部隊又是不堪
一戰的烏合之眾,怎會冒險為李密賣命。
    楊公卿總結道:「我們明天便佯作渡河,同時布下兩支伏兵,一支監察單雄信的動
靜,一支負責對付李密,此仗李密若再敗,勢將再無可用之兵。」

                  ※               ※                 ※

    「篤!篤!篤!」
    徐子陵早從足音認出是寇仲,道:「進來吧!為何今次這麼有規矩,竟懂得敲門。」
    寇仲推門而入,苦笑道:「十次至少有五趟我是有敲門的,陵少今晚的火氣似是很
大哩!」
    徐子陵待他在几子另一邊坐下後,道:「自見到大小姐,就想起素姐,心情會好到
那裡去?」
    寇仲道:「素姐的事擔心也沒有用,我們更不可輕舉妄動,否則只會落入蕭老賊和
香小賊算計之內。」
    接著把王世充準備大封親族,惹起張鎮周和楊公卿不滿的事說出來。
    徐子陵心中一陣煩厭,岔開話題道:「假若明天李密沒有中計,又或仍給他溜了,
我們仍否要在這裡繼續磨下去,白幫王世充這種人打天下呢?」
    寇仲苦笑道:「問題不在我們身上,而在大小姐她老人家身上。」
    徐子陵沉吟道:「只要我們告訴大小姐,我們是要去接素姐,她該肯接受吧!」
    寇仲精神大振道:「這不失為可行之計,若李密逃回虎牢或縈陽,就不是十天半月
時間可幹掉他。坦白說,我很擔心老爹和沈法興攻下江都,那時飛馬牧場就危險了,他
們怎能既要應付朱粲那殺人狂魔,又要應付老爹和蕭銑。」
    徐子陵同意道:「看過騎兵的厲害後,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對飛馬牧場虎視眈眈。
只有他們經配種改良的戰馬,才可應付天策府的黑甲驃騎。所以若我是老爹,也會把奪
取飛馬牧場視為首要之務。」
    寇仲喜道:「難得陵少和小弟有這種共識,素姐的事雖要緊,卻不及飛馬牧場的刻
不容緩。不理明天是否能宰掉李密,我們也立即趕返洛陽,見過卜天志後,就可和虛行
之一起溜之夭夭,其它的事就讓王世充去頭痛好了。」
    接著又歎了一口氣,道:「到現在我才明白為何劉大哥明明愛上了素姐,但又不敢
表露愛意。」
    徐子陵皺眉道:「你明白了什麼?」
    寇仲沉聲道:「劉大哥是真的喜歡素姐。」
    徐子陵不解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寇仲苦笑道:「我們終於經歷過沙場的凶險,以李密那種身手,一旦陷於劣勢,也
動輒要飲恨沙場。所以每趟上戰場,小命都得交在老天爺手上去,而不是由自己決定。
在這種朝不保晚的情況下,怎敢去害苦自己心愛的女兒家那脆弱的心腸呢?」
    徐子陵默然半刻,徐徐道:「你為何忽然有此感觸?」
    寇仲頹然道:「當年在大龍頭府,我想也不想便將楚楚摟入懷內親熱,但今天明知
她千肯萬肯,我卻不敢碰她半個指頭,心中豈能無感。」
    徐子陵欲語無言。

                  ※               ※                 ※

    翌日清晨,城門剛啟,輜重騾車便源源出城,朝浮橋開去,準備渡河。
    此時以楊公卿、寇仲為首的一隊五千個精銳騎兵,已埋伏在浮橋北的一處密林內,
附近所有制高點,都設有崗哨,監視遠近的動靜。
    情報像雪片般不住送到。
    翟嬌出奇地沉靜,使人更感到她要殺死李密的決心。
    徐子陵則作她的貼身護衛,怕有起事來時,她會不顧危險以致為敵所乘。
    王玄恕的輜重部隊開始渡河。
    此時情報傳來,王伯當駐金墉的部隊已聞風先遁,退守河陽,城民開門迎接張鎮周
的大軍進城。
    不費一兵一卒下,金墉城便落入張鎮周手內。
    而單雄信則果如所料,全無動靜。
    玲瓏嬌此時策騎奔至,報告道:「李密的騎兵正全速趕來,顯然已探得我們渡河的
事了。」
    楊公卿大喜,忙吩咐眾將,準備作戰。
    寇仲忍不住讚道:「若非嬌小姐擅於探聽敵情,情報準確,我們只能事倍功半,絕
對沒有眼前料敵如神的奇效。」
    玲瓏嬌甜甜笑道:「你最懂哄人。」
    寇仲虛心問道:「偵察敵人是否有什麼竅要呢?」
    玲瓏嬌答道:「用兵之要,是先察敵情。若不知敵,等如縛著眼睛和敵人交手,不
敗才怪。所以三軍未動,偵騎先行。而凡督軍者必須有一批精於偵察的好手,才能達到
知敵的目的。」
    寇仲為了自己將來著想,兼之在此時逗逗這龜茲美女總好過呆候乾等,逐問道:
「怎樣才再培養出偵察的好手來呢?」
    玲瓏嬌道:「首先要選人,必須擅於走動和機靈的人,才能擔當這種任務;其次是
他們必須熟悉地理環境和各地方言,便於隱藏和探聽消息,最好是懂得易容改裝,俾能
無所不至。若可以重金收買當地或敵方的人士,那就更萬無一失。」
    寇仲歎道:「原來是這麼複雜的。」
    玲瓏嬌壓低聲音道:「你為何像對這些軍隊內只屬小道的事情,竟很有興趣的樣子
呢?」
    寇仲不答反問道:「我可否再問你一個不該問的問題?」
    玲瓏嬌凝視他半晌,點頭道:「問吧!」
    寇仲湊近點道:「嬌小姐和王公究竟是什麼關係,為何你會不遠千里的從龜茲來助
他打天下?」
    玲瓏嬌垂頭道:「你為何要問?」
    寇仲裝作若無其事的道:「只是好奇吧!」
    玲瓏嬌搖頭道:「若你只是隨便問問,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寇仲愕然道:「這竟是個秘密嗎?」
    玲瓏嬌尚未來得及答話,寇仲忽然仰首望天,失聲道:「今次槽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