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八卷)
第九章 敗如山倒

    士氣如虹下,兼之敵方陣腳未穩,中軍的三隊各以二千人組成的先鋒軍,像三條長
蛇般疾如銳矢,快如雷電,狂如風雨的奔上山坡,破進敵陣。
    來到坡頂的李密與眾將在帥旗尚未豎好之際,便指揮手下衝下斜坡攔截,希望殺退
敵人的第一輪衝鋒,待重整陣腳後,再以優勢兵力迎戰。
    天上箭矢交射下,兩方騎兵就在長達數里的丘坡中段相遇,近身廝殺,一時天昏地
暗,日月無光。
    楊公卿所率的四千精騎仍在穩定而緩慢的推進。
    策馬在他左旁的徐子陵尚是首次正式參與戰場上兩軍對壘的血戰,且是勝敗皆速的
純騎兵戰,不由為其慘烈的氣氛所懾。深感在這種千軍萬馬的情況下,無論身手如何高
明,真正要倚賴的只有群體合作的力量。
    楊公卿雙目精光閃閃的瞧著坡頂處帥旗下高踞馬上的李密,向徐子陵道:「騎兵又
名離合之兵,因其能離能合,速散速聚,百里為期,千里而赴,出入無間,急疾捷奔,
所以為決勝之兵也。今趟我方若非全是利於邀擊奔趨的騎兵,李密小兒何用狼狽至此。」
    徐子陵見李密迎戰的騎兵隊雖不住倒下,但由於不斷有人補充,堪堪把己方騎隊壓
得難作寸進,形成混戰之局。正擔心時,己方兩翼的騎兵已從兩邊衝擊敵人,登時令瓦
崗軍應接不暇,亂及全陣。
    此時他的情緒已乎復過來,冷靜如亙。
    只見李密身旁是貌美如花的沈落雁,正狠狠盯著自己。
    就在此時李密後方濃煙沖天而起,喊殺震天。
    楊公卿大笑道:「李密小兒中計了!誰能斬下他項上人頭,賞黃金百兩。」
    這三句話他運氣送出,聲震全場。
    戰鼓狂響,楊公卿最精銳的騎兵隊,終於投入戰場,拉開了全面決戰的局面。徐子
陵想起翟讓龍頭府上下和任恩一眾的血仇,策馬衝出,奔上斜坡。
    趕了一晚夜路的瓦崗疲兵,見後營處火焰沖天,更是無心戀戰,四散奔逃,再擋不
住愈戰愈勇,氣勢如虹的偃師精騎。
    李密和他的近萬親兵終於動了,朝楊公卿的中軍衝殺下來,希望能挽狂瀾於既倒。
只可惜自古以來從沒有一處地方比戰場更是現實和冷酷,敗局若成,即使孫武復生,孔
明再世,也回天乏力。
    徐子陵領著一隊五百多人的戰士,勢如破竹的直往李密迎上去。
    每槍擊出,或挑或刺,掃打格卸,螺旋勁都像山洪暴發般把擋者衝擊得拋斃墮馬,
無一倖免,尤其是他只須對付上方衝下來的敵人,更能把長槍這種攻堅遠擊武器的特性,
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這鋒刃相對的時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仁慈根本沒有容身之所。
    「噹」!
    一把長劍活像從天而降的神劍般,硬架了他以為必殺的一槍。
    徐子陵定神一看,才知使劍者竟是與王伯當齊名號稱瓦崗雙虎將的裴仁基。
    前方密密麻麻的全是瓦崗軍,壓力登時倍增,左右兩方的戰士紛紛倒下,其空位瞬
給後繼者補上。
    徐子陵一聲長嘯,心中湧起與自己並肩作戰的友軍慘死的血仇,手中長槍幻出千萬
道槍影,氣芒嗤嗤,有如狂風巨浪般向裴仁基攻去。

                  ※               ※                 ※

    寇仲等以悍若雄獅的翟嬌為首,二百多人由散歸聚,像一把利刃般直刺進敵人的後
軍去。
    此刻後方已是烈焰濃煙,再沒有退路,且有時晨風把煙屑捲來,嗆得人只想盡快遠
離。當他們拚命殺上漫長的丘坡,敵人在沒有弄清楚他們的虛實下,拚命的往兩旁散避,
大大增長了他們的威勢。
    二人同心,其利斷金。
    這二百多人全是翟讓的子弟親兵,由瓦崗起義便一直追隨翟讓,等待這復仇的機會
已盼得頸都長了,又知若不能與前方己軍會合,便只有死路一條,益發人人拚命。
    一邊是心慌意亂的疲兵,另一方則是下了死志的復仇部隊,相去之遠,實不可以道
裡計。
    瓦崗軍已進入像瘟疫蔓延傳播般的恐慌裡,再難以組織有效的抵抗。
    寇仲等衝散了一個李密遣來阻截他們騎兵團後,終於抵達山頭。
    只見漫山遍野都是四散逃竄的敵軍,而激烈的戰鬥則分別在丘坡中段和兩邊山頭進
行,一些突破了敵人防線的偃師部隊,則在潰不成軍的敵陣內左衝右突,縱橫殺敵。
    丘坡上死傷密佈,充份顯示出戰爭的冷酷無情,鮮血把草叢坡地染出一片片的血紅,
觸目驚心。
    翟嬌一眼便瞥見李密帥旗在處,大喝道:「翟讓之女今天討命來啦!」
    拍馬便朝下方李密的親兵部隊衝去。
    他們都是頭紮紅中,以資識別。
    己方之人見了,自是立即讓路;而李密這批特選的精兵,泰半是翟讓舊部,認得來
者乃大小姐翟嬌,在心理上已不敢阻擋,兼之敗勢已成,見她領著大批死士殺至,立時
心膽俱寒,只懂急急逃亡。
    瓦崗軍最後僅餘的一點鬥志,終於土崩瓦解。
    當眾人彷若如入無人之境般殺到李密的親兵部隊背後時,百多人迎上坡來,領頭者
認得出來的有徐世績和「長白雙凶」的符真、符彥兩兄弟,前者手提長戟,後兩者仍是
慣用的長柯斧和釣劍,三人均血染戰袍,神情猙獰卻疲憊。
    寇仲發出一陣震天長笑,離馬躍起,凌空望三人撲去,大叫道:「寇仲來啦!」
    寇仲之名,此時已是天下皆知,李密親兵群中登時有人聞聲生怯,離隊逃生。「噹!
當!當!」
    寇仲不住彈起又下撲,手中井中月閃電下劈,硬把三人截著。
    翟嬌等人亦殺至,立時把這隊反撲之軍沖得七零八落。
    符真、符彥膽氣盡消,使不出平時一半功力,見狀首先往旁逃去。
    徐世績獨力難支,翻身墮馬,險險避過寇仲必般的一招。
    翟嬌俯身舞關刀,橫劈其胸。
    徐世績也是了得,在這種情況下仍能拋掉長戟,拔出佩劍,硬格了她的關刀。「噹」!
    徐世績連人帶劍,給劈得拋跌往坡下,但也保住了小命。
    這數年來,翟嬌日夕苦練,為的就是這一刻,那有閒去理其它人,狂喝一聲,朝李
密殺去。
    宣永、屠叔方和一眾手下慌忙追隨時,勇不可擋的寇仲腳尖點在徐世績的空馬背上,
騰身而起,飛臨正與徐子陵等戰作一團的李密、裴仁基、沈落雁、祖君彥等的上空,狀
若天兵下凡。
    在一般情況下,如此凌空把身形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箭矢刀槍之上,實與自殺無異,
不過這刻眾敵自顧不暇,避之唯恐不及,那還有時間攻擊他。
    徐子陵在傷了裴仁基後,終與李密正面交鋒。
    自荒村一會後,徐子陵尚是再次和這個名震天下的霸主正面相對。
    李密身形魁梧奇偉,容顏古拙,長髮披在兩邊寬厚的肩膊處,襯著爍閃生光的甲胃,
揮動手中重鋼矛時長髮飄飄,目如寒電,確有不可一世的梟雄氣概。
    不過他身上已多處受傷,一連剌出十數矛,都給徐子陵拚力擋格,戰得難解難分。
    徐子陵每擋他一矛,都像給千斤大石砸上,震得氣血翻騰。
    幸好他來自「長生訣」與「和氏璧」的真氣別走蹊徑,不但能將對方氣勁化去,還
另再生新力,一槍重似一槍。
    不過他的騎功顯是不及對方,故只能處於守勢,堪堪敵著李密。
    寇仲凌空撲至,立時扭轉了整個局勢。
    李密此際身邊雖剩下不到二千親兵,但始終軍力較敵方多上一倍,又佔著山坡高處
之利,如非寇仲的奇兵從後攻來,理該可再苦守一段時間,那時或可且戰且退,不至像
目下般四散奔逃,難以成軍。
    但偃師部隊始終尚未能把瓦崗軍削弱至聚而殲之的局面,只是佔盡上風,隨著阻截
逃走的敵人不住擴闊戰場,使戰事蔓延往山坡下的長草原和疏林區去。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李密心中暗歎。
    若換了非是決死戰場,乃是平時江湖拚鬥,即使面對強如徐子陵寇仲的聯手,他也
可以施出渾身解數,爭取勝利。
    可是在眼前這種形勢下,他成了眾矢之的,以千百計的敵人一波一波的向他殺來,
任何一個時間他都要應付多種武器,不但什麼精湛的招式都用不上,很多時還要選擇究
竟是捱刀子還是去餵槍尖,以避開真正致命的攻擊。
    他自然更不敢全力出手,以免真元損耗過巨,至乎後力不繼。
    用的儘是簡單直接而有效的招式,誘敵惑敵的慣常手法,在此全派不上。
    他曉得若讓寇仲來至頭頂處,又給徐子陵這級數的高手纏著,拚下去只是死路一條。
    李密正要高呼撤退之時,沈落雁已策騎切入他和徐子陵之間,嬌呼道:「密公快走!」
    李密知道眼前乃唯一逃走的機會,終狂喝出自他出道爭霸天下以來從未出口的一句
道:「大夥兒走!」
    離馬躍起,手中鋼矛疾射寇仲。
    「噹」!
    兩人同時往反方向拋開。
    「呼」!
    翟嬌的關刀脫手飛出,橫過三丈的戰場上空,揮向李密。
    裴仁基等同時驚叫道:「密公小心!」
    「鏘」!
    李密回矛掃正關刀,再借力飛起,落下時把一名敵人踢下馬背,策騎朝東竄走。
    徐子陵此時連擋沈落雁十多劍,卻沒還攻半槍,苦笑道:「美人兒軍師請!」沈落
雁熱淚盈眶,哭叫道:「徐子陵你好!」
    勒馬追在己方敗退的戰士之後,狂馳而去。
    翟嬌發了狂的領著人馬,銜尾窮追。
    寇仲和徐子陵深知窮寇莫追之理,怕她有失,慌忙緊隨。
    撤退的號角終於響起,用以指示敗走的方向。
    混戰變成追逐戰,追殺十多里,楊公卿因顧忌單雄信的軍隊,始鳴金收兵。
    自王世充軍與瓦崗軍開戰以來,這尚是破天荒第一趟的首場勝仗。
    是役李密大敗逃往洛口,四萬騎兵餘下者只有萬餘人,傷亡慘重之極。
    而偃師軍則方只折損了二千餘,勝得輕鬆漂亮。

                  ※               ※                 ※

    寇仲赤著上身,大馬金刀般坐在洛河旁一塊石上,讓隨軍大夫為他治理左臂,右腰
和胸膛的創傷。
    楊公卿已率大軍趕返偃師,防止單雄信趁偃師防守薄弱之際攻掠城池,只留下一千
戰士,以阻截李密回頭偷襲,又或與單雄信的部隊會師,重整軍容。
    徐子陵早包紮妥當,他的傷勢也比寇仲輕,皆因由開始便佔盡優勢,不若寇仲以微
薄兵力,深進敵陣。
    太陽降至西山之上,戰士在附近數座小丘高處佈陣休息,遙望下游洛口方向兩岸的
平野。
    四艘戰船泊在岸旁,為他們送來了軍糧醫藥和收拾殘局的仵工。
    己方戰士的遺體都會送返偃師安葬,敵骸則就地掘坑埋葬,以免引發瘟疫惡疾。
    翟嬌、宣永一眾仍在附近搜索敵蹤,尚未折返。
    寇仲向徐子陵苦笑道:「在戰場上任你武功蓋世,仍是沒有可能不受傷的,問題是
如何避過致命之擊。現在小弟渾身筋酸骨痛,就算與祝玉妍惡戰也沒那麼吃力。」
    徐子陵瞧著四名仵工吃力地推著一架載滿屍骸的手推車朝戰船走去,一時說不出話
來。
    此時偵察李密敗軍的玲瓏嬌率著十多騎趕回來,甩蹬下馬,英姿爽颯的來到兩人間,
報告道:「今趟李密敗得極慘,沿途不斷有人支持不住墮下馬來,連帥旗都掉了。恐怕
他在起兵時發夢都想不到會有如此慘痛一役。」
    寇仲上上下下在她玲瓏浮凸的嬌軀巡視數遍,微笑道:「只有像嬌嬌那樣在血戰場
上遙控著全局的,才可以毫髮無損,哈!」
    玲瓏嬌俏臉飛紅道:「你若是諷刺我沒有戰場出力,我絕不會放過你。但見你喚我
作嬌嬌那麼好聽,又見你傷得臉青唇白,就暫且饒過你。」
    寇仲笑道:「我只是見你嬌體無恙而心中欣慰吧!李密是否已滾回老家洛口去呢?
這老小子溜得真快。」
    翟嬌也回來了,滿臉興奮神色的躍下馬來,叫道:「我們立即進攻洛口。」
    宣永和屠叔方都聽得眉頭大皺,向寇仲連使眼色。
    寇仲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道:「果是英雄所見略同,現在我們坐船回偃師,與楊大
將軍商議進攻洛口的大計。」
    眾皆愕然。
    要知單雄信仍有近六萬的部隊駐在偃師之北邙山之旁,無論這批新軍如何不濟,貿
然進攻洛口豈能沒有後顧之憂。
    不過現時無人不對寇仲的奇謀妙計心悅誠服,如他必是胸有成竹,才有此語。寇仲
執起擱在一旁的井中月,遙望洛口的方向,淡然道:「李密絕不甘心就這麼逃往洛口去
的,必設法與單雄信的部隊會合,希望能反敗為勝。所以只要我們能阻止他們會師,又
能令單雄信不敢妄動,那鎮守洛口的邴元真就只有投降一途,王伯當更無力保住金墉。
乘勝追擊乃擴大戰果之法,大小姐以為然否。」
    翟嬌尚是首次衷心感到寇仲的話聽得入耳,欣然道:「小仲你確是當世不可多得的
將才,當年若爹遇到的不是李密那奸賊而是你,天下就是我瓦崗軍的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