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八卷)
第八章 前後夾擊

    兩人在邙山外一處山頭頹然坐下。
    天上雲層閉月,地平盡處隱見光暈,那就是洛水之北的偃師城。
    足有兩個時辰兩人在山中盲目摸索,從金墉那邊直搜過來,仍沒摸到半點敵蹤,累
得兩人力盡筋疲,真元耗損。
    寇仲狠狠罵道:「都是今早那場雨累事,不但洗去地上的痕跡,連氣味都滌走了。」
    徐子陵搖頭道:「那只是場雨粉,怎都該有痕跡留下。」
    寇仲苦笑道:「當然有痕跡,不過只是通往老君廟去的。咦!」
    徐子陵道:「你想到什麼?」
    寇仲沉吟道:「宣永不是說過李密的主力軍至早也須多一晚工夫才可從地道潛往北
邙山嗎?為何剛才金墉城外水靜河非,沒有半點異況?」
    兩人同時一震,醒悟過來。
    寇仲歎道:「好一個沈婆娘,果然厲害,這定是偷龍轉鳳之計,把新兵換精兵,而
精兵則借新兵掩護,潛往某一有利突擊的目的地,此計確是厲害,我們差點便上當。」
    徐子陵苦惱道:「現離天亮不足兩個時辰,我們到那裡找伏兵呢?」
    寇仲道:「李密的精兵是前天由金墉開出,晝伏夜行,說不定現在仍應在行軍途中,
這麼浩浩蕩蕩的四萬騎兵,欲要避人耳目,只有躲往邙山這帶山區一法。那即是他們仍
須繞個圈子往這邊來,他們一是已抵目的地,又或是將要到了。我們快去!」
    徐子陵道:「且勿焦急,今次若我們再猜錯,就失去了破敗李密的千載一時之機。
照形勢論,無論是單雄信的新兵,又或李密的奇兵,都只有背邙山佈陣這唯一可行的戰
略,可免後顧之憂。所以我們可假定單雄信的新軍將在偃師之北背邙山佈陣紮營,誘偃
師部隊出擊,而李密則把主力軍隱在附近邙山某處山頭之後,好方便輕騎出擊。若真是
如此,李密藏軍之處,已呼之欲出!」
    寇仲把耳朵貼往地面,好一會後才坐起來,苦笑道:「沈婆娘定是吩咐手下以布包
扎馬蹄,小弟半點聲音都聽不到。」
    徐子陵彈起來道:「那就用腳走路,用眼去看吧!」

                  ※               ※                 ※

    兩人縮入草叢,沈落雁的怪鳥盤旋兩匝後,遠飛去了。
    兩人透過草叢朝對面的山坡下的樹林瞧去,只見營帳連綿,井然有序,與邙山外偃
師間的草原只是一丘之隔,騎兵若策騎越過山丘,只須一個時辰便可摸到偃師的城牆,
確是方便無比,但又非常隱蔽。
    這裡離翠雲谷足有五十里遠,位於偃師東北處,外面尚有廣闊的長草原和疏林矮樹。
假如單雄信在偃師正北倚邙山紮營,這地點剛與其成了犄角之勢,深合兵法之旨。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低聲道:「現在我們分頭行事,你立即趕返偃師,著楊公卿無
論如何立即出兵,趁李密陣腳不穩,人疲馬乏之際揮兵強攻。我則去找翟嬌,當李密被
迫倉忙應戰時,我們就從後放火襲營,令他腹背受敵。擄得沈婆娘後就送你作一晚便宜
老婆,哈!」
    徐子陵沒好氣道:「記著煙花訊號,千萬不要延誤軍機。更勿要先被沈落雁的怪鳥
發現,唉!又來了!」
    怪鳥去而復返,今次還直朝他們藏身處飛來,似是有所發現。
    徐子陸運聚功力,全神以待。
    豈知怪鳥一個盤旋,升往高處,呼的一聲走了。
    寇仲道:「幸好這扁毛畜牲不會說話,否則便槽了,還不快溜!」

                  ※               ※                 ※

    「砰」!
    楊公卿一掌拍在桌上,猛地立起,大笑道:「李密果是用奇的宗師,不過今次上得
出多終遇虎,用奇用出大禍來,我要教他來得去不得也。」
    眾將領轟然起立,人人情緒高漲,士氣昂揚。
    王玄恕更興奮得兩眼閃亮,俊臉生輝。
    徐子陵生性雖淡薄無為,但也因受營內氣氛感染,熱血沸騰。
    想起李密的陰險殘忍,殺人如棄草拾芥,更想起翟府無辜的婢僕小孩,任恩和他的
兄弟遇難,他便恨不得斬下他的頭來。
    楊公卿奮然道:「全軍已整裝待發,一切準備妥當。」
    接著向立在兩旁的二十多名將領喝道:「我們由東門出城,先沿河東行,繞過密林
後,才改往北走,直撲李密奇兵藏身處。」
    眾將領命先行。
    楊公卿向徐子陵道:「我知徐兄弟一向不愛舞刀弄棒,不過戰場非比江湖,手執利
器總是方便一點,徐兄弟愛用什麼兵器呢?」
    徐子陵聳肩道:「那就煩楊大將軍給我弄根長槍來吧!」

                  ※               ※                 ※

    寇仲、翟嬌、屠叔方三人蹲伏在一塊巨岩後,透過密林邊沿的長草叢,遙觀李密營
地的動靜。
    在黎明前令人怠倦的暗黑中,寇仲仍感覺到翟嬌眼中噴射出仇恨的火焰,暗下決定
待會襲營時,必須片刻不離她左右。否則假若這性情暴烈、貌醜而心高氣傲的大小姐有
什麼三長兩短,他怎向素姐交待。
    翟嬌的聲音像從牙縫內並發而出的狠狠道:「李密你也有今朝一日,擇營講求自固,
現在營地廣佈丘坡下水溪兩岸密林之內,既無險以據,更無要隘可守,無論潛襲火燒,
均可教你吃不完兜著走。」
    寇仲心中生出奇異的感覺。
    翟嬌經過家散人亡的慘劇後,雖然性格沒變,但識見和遇事的態度卻回然有異,再
非昔日那受驕縱的千金小姐。
    屠叔方道:「李密並沒有犯錯,因為他這次行動的目的是要以奇兵克敵,故背山險,
向平易,選取這易於防守和出擊的地方,假若偃師軍至,便可馳上山坡,於山頭佈陣,
只是算漏了我們這批從後施襲的部隊吧了!」
    宣永這時潛回來道:「敵人剛吃過乾糧,人馬均在爭取休息的時間,連放哨的兵士
都在打瞌睡,是襲營的最佳時刻。若天亮後給工事兵在營地四周掘壕佈防,襲營的難易
便有天壤雲泥之別了。」
    翟嬌不耐煩地道:「小仲你是怎麼攪的,為何仍不見偃師的騎兵?」
    寇仲賠笑道:「放心吧!小陵辦事你也不放心嗎?」
    就在此時,天空傳來振翼之聲。
    沈落雁那頭通靈的怪鳥從南面飛至,在營帳盤旋急舞,一副情急之狀,敵營一陣騷
動,像波紋般延往整個營地。
    寇仲鬆了一口氣道:「來了!準備出擊。」

                  ※               ※                 ※

    當偃師約二萬輕騎精銳,傾巢而出,先沿洛水北岸東行三里,再改北上撲向離偃師
只有二十餘星的瓦崗主力大軍營地時,單雄信的新軍剛開始在偃師北背靠邙山的數個山
頭布營設寨,忙個不休。
    勝敗之別,確只是一著之差。
    假若讓李密多一天的時間,兵將得到充份的休息,立穩陣腳,將會是另一個局面。
    偃師部隊兵分三路,由王玄恕和另一將領各率一隊由五千人組成的先鋒軍,從左右
往敵陣推進,而楊公卿、徐子陵和玲瓏嬌的中軍則分為前、中、後三軍,正面馳往李密
藏軍之處。
    曙光初現,宿鳥驚飛。
    平林山野霧氣深濃,天地蒼茫。
    左右兩支先鋒部隊,首先抵達林區的邊沿,林外就是廣達兩里,闊達十餘里的長草
原。
    王玄恕依計隱伏,靜待中軍的到達。
    敵人的旗幟和騎隊,雜亂無章的湧現山頭,顯是因他們的突然攻至而手足無措,倉
皇驚懼。
    中軍的先頭部隊此時馳出樹林,分作三組,布列平原之上,隊形整齊劃一,仿如一
個有機的生命體,見到對方惶然佈陣山頭,人人無不戰意昂揚,躍躍欲試。
    就在瓦崗軍的箭手和盾牌手尚未而好陣勢之時,楊公卿已至,見狀縱聲長笑道:
「瓦崗小兒,今趟楊某人若不教你一敗塗地,以後楊某人的名字要倒轉來寫。」徐子陵
看得點頭稱許。
    己方大軍養精蓄銳,士氣如虹,若耽擱時間,只會令氣勢衰竭減弱,所以趁敵人此
際陣腳未穩之時,揮軍強攻,正深合兵法之旨。
    萬蹄齊發,轟鳴震天,喊殺聲瀰漫整個戰場的慘烈氣氛下,由三組各二千人組成的
中軍先鋒隊伍,有組織地朝山丘上的敵人衝刺。
    前數排的騎士均手持長盾,另一手持槍,以擋挑敵人箭矢,後方的戰士則彎弓搭箭,
準備射進敵陣之內,掩護前方戰友破入敵陣去。
    楊公卿、徐子陵的四千部隊,緊隨於後方,徐徐推進,支持強攻的前鋒銳騎。十六
面大鼓,敲得隆隆作響,更添主動進軍的王軍威勢。
    徐子陵暗中留意,楊公卿不斷發出命令,隨在他後的旗手便不斷以不同手法打出各
色旗號,而埋伏兩側的翼隊即以旗號相應,始知軍有千軍萬馬,事有千變萬化,決非麾
左而左,麾右而右,擊鼓而進,鳴金而退這麼簡單。
    前方驀地殺聲震天,箭矢嗤嗤,待之已久的決戰,終到了短兵交接的時刻。
    兩方馬蹄聲同時響起,側翼兩軍離林奔殺而出,分從東西兩邊斜坡衝往敵陣。大戰
終全面展開。

                  ※               ※                 ※

    寇仲、翟嬌、宣永、屠叔方與大龍頭翟讓遺下來約二百二十五名子弟兵,正勒馬在
瓦崗軍營後的一個密林內,屏息靜氣的瞧著敵人慌亂地在營地東奔西馳,或踏蹬上馬,
或徒步奔上山頭,人喊馬嘶,亂得像末日來臨。
    眾人一手提弓,另手持著紮著浸醮了火油的易燃布條的箭矢,等待偷襲敵後的最佳
時機。
    宣永低聲道:「溪流這邊的三十多個營帳都是糧營,我們先燒糧營,然後才收理其
它。」
    翟嬌沉聲道:「李密是我的,我要親手把他的臭頭斬下來。」
    寇仲暗叫可惜,假若王伯當隨行,他的頭便將屬於他的了。
    若非王伯當,素素便很可能不會自暴自棄的隨便找人下嫁。而千棟萬棟,卻揀到個
別有居心的香小子。
    此時山的另一邊兵刃交擊之音和喊殺聲漫天轟響,翟嬌舞動起與她體型配合得天衣
無縫的大關刀,大喝道:「兄弟們,為大龍頭復仇的時刻到了!」
    喝畢一馬當先,疾衝而出。
    寇仲等二百多人一聲發喊,點燃火箭,奔隨而去。
    火箭在空中劃出二百多道美麗燦爛得像元宵煙花的紅芒,橫過十多丈的上空,往瓦
崗軍後營投去。
    營帳紛紛著火焚燒,射歪了的火箭也落到林葉叢中,劈啪火起。
    這種火油燃性極強,遇濕反增其烈,一點不受春濃的影響。
    到翟嬌等殺入敵營時,他們已射出三、四輪近千支火箭,溪澗兩邊的營地泰半火焰
奔騰,濃煙沖天而起。
    敵人那想得到會有奇兵從後方襲至,加上對前方的攻擊已是應接不暇,倉皇間根本
弄不清楚犯後的只有二百多人,留守營地的疲兵登時亂成一團,潰不成軍。
    翟嬌的大關刀逢兵新兵,見將劈將,且得寇仲、宣永、屠叔方三人護持左右後三方,
更是如虎添翼,勢如破竹的殺入敵營內,把迎上來的瓦崗軍沖得支離破碎。手下們更趁
敵人四散奔逃之際,四處殺人放火,把戰場變成屠場,情況混亂慘烈至極點。
    寇仲的井中月更是所向披靡,每出一刀,不用及身,刀氣便足使敵人受創倒地;宣
永的鳥啄擊亦發揮出在千軍萬馬中縱橫自如的驚人威力,殺得對方人仰馬翻、四散避開。
    只十多息的時間,這隊充滿深刻仇恨的隊伍已攻入敵營的中心地帶,只差千多步便
可穿過敵營,抵達登山的斜坡。
    大局已定,只剩下能否手刃李密這從來沒有戰敗紀錄的軍事強人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