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七卷)
第三章 名樓風雲

    董家酒樓有樓梯分於東南角和西北角貫通底下三層,而通往頂層的樓梯卻設在正中
的位置,須經過第三層的走道始可由此登上四樓。
    梯井圍以雕花木欄干,四周是個廣闊達三丈的空間,連接起通往各廳房的廊道,感
覺上既有氣勢亦見通爽。
    當寇仲等從南廊擁到梯井時,四條廊道外均擠滿人,李世民、突利和一眾手下打橫
排開在北廊之外,人人虎視眈眈正卓立於欄干旁負手俯視梯井下層盡處的伏騫。
    邢漠飛、王薄和一眾吐谷渾高手則散佈在伏騫身後丈許處,都是臉露冷笑,頗有劍
拔弩張的味兒,針對的應是李世民和突利的一方。
    東廊處看熱鬧的人群中,寇仲等認得的有「多情公子」侯希白和雲玉真,其它的該
只是適逢其會的客人。
    寇仲等循伏騫目光下望,可見一人正伏身在兩層中間的階台上,動也不動,生死未
卜,觀其服飾,該是隨突利而來的突厥高手。
    寇仲湊到宋玉致小耳旁低聲道:「好致致,那個是否榮鳳祥呢?」
    宋玉致秀眉輕蹙,似是有點受不住他帶點刻意的親熱,但卻沒有挪開,皆因另一邊
已緊靠柳菁,微一點頭,算是回答。
    寇仲指的是立在王薄身旁一個保養得很好的中年男子,臉瘦身高長得頗像王薄,但
神情嚴肅,一副難得露出笑容的樣子,卻能予人冷靜自若的感覺。
    他的目光銳利,鼻子高鋌而直,嘴巴在比例上大了少許,額角高隆,確有大老闆的
格局。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伏騫身上,此君卻無絲毫不自在的神態,嘴角露出一絲
難以覺察的蔑視神色,冷然道:「突利你若要動手,何須遣手下先來送死?」李世民踏
前一步,淡淡道:「勝敗乃兵家常事,請問伏兄慕鐵雄生死如何?其它一切可遲一步再
說。」
    伏騫訝然朝李世民瞧去,眼中掠過驚異警惕的神色,皺眉道:「閣下何人?為何要
代突利發言?」
    突利冷哼道:「伏騫你連威震天下的秦王李世民都有眼不識泰山,卻仍到中原來淌
這混水,小弟也要為你抹一把冷汗。」
    眾人雖仍未清楚伏騫為何會在此與「悍獅」慕鐵雄打鬥,但看突利現在的語態,均
猜到是突利遺慕鐵雄故意挑撥生事,而慘遭「教訓」。
    至於突利為何如此不智,則除當事者外其它人都大惑不解。
    伏騫發出一陣長笑,道:「久聞秦王之名,今日在此得見,果是人中之龍,伏騫有
禮了。」
    他無論談笑舉止,均有種睥睨天下的豪雄氣概,懾人之極。
    最難得是他滿臉虯髯,相格粗豪,仍能令人感到他思慮精到細密,沒有獷漢粗心疏
忽的缺點。
    李世民含笑回禮,泱泱大度地謙虛答道:「伏兄過獎,世民愧不敢當,假若伏兄不
反對,世民要派人去看視慕將軍的情況。」
    伏騫哂然笑道:「不必多此一舉。慕兄躺一會便可自行起身。世民兄勿要怪小弟對
這些下人狠施辣手,非是如此,亦難以把各位引出來。」
    接著環目一掃,當眼光來到寇仲等人處時,竟微笑頷首為禮,神態從容不迫,極有
風度。
    王薄於此時插入道:「請容王某說句公道話,慕將軍攔路之舉,已屬無禮,還公然
辱及王子及族人,王子出手,亦合乎情理。」
    突利點頭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所謂合乎情理,大抵如是。但王老當知中原
現時形勢,實沒有什麼情理可言,伏王子既敢率眾東來,自然知道此非是遊山玩水的好
時機。」
    董方此時不知從那處鑽出來,道:「各位有話好說,能否給老朽一點薄面!」他話
尚未已,榮鳳祥介入道:「董老闆可知此事非只一般江湖爭鬥,貴樓有任何損失,一概
由榮某人負責。」
    此人說起話來霸氣十足,不留半點予人辯說的餘地。
    董方乃圓滑之極的人,那還敢多言干涉,求助的瞥了宋魯一眼,口上卻道:「有榮
老闆的一句話便夠。就算把敝樓拆了,我董方也可重建另一座。」
    他的語氣卑中顯亢,顯是不滿榮鳳祥大石壓死蟹的氣勢。
    宋魯排眾而出,寇仲、徐子陵、宋玉致和柳菁自然緊隨其後,登時惹起一陣混亂。
待宋魯來到南廊人堆的最外圍處,這位宋閥的元老高手發出一陣含蘊內勁的震耳長笑,
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
    宋魯這才抱拳道:「在下嶺南宋魯,有些許愚見,望為各位接納。」
    先不說他剛才憑笑聲顯露的深厚功力,又或他「銀龍」宋魯的威望,只是有寇仲和
徐子陵這兩顆像彗星般崛起於武林的新貴陪侍在側,已使他的話擲地有聲,教人不敢忽
視。
    伏騫的目光掃過他們,落在宋玉致身上時候地亮起清晰無比的讚賞神色,最後才回
到宋魯處,欣然道:「宋老譽滿天下,乃真正俠義中人,伏某當然要聽命。」當他的目
光凝定在宋玉致如花玉容上時,在她旁的寇仲感到她外表雖然沒有什麼,但心跳脈膊都
生出加速的反應,心中不由泛起苦澀的味兒。知道宋玉致對這來自吐谷渾的皇族高手,
非是能毫不在意。
    宋魯雙目電芒爍閃,掃過李世民、突利等人後,轉到榮鳳祥處,微笑道:「榮老闆
請勿見怪,我們這些慣走江湖的人,自愛暢意恩仇,只求痛快。但董老闆曾為這樓子下
過一番心血,若在這裡動手始終有煮鶴焚琴,大殺風景之感,我們何不移師樓下廣場,
再作計較?」
    只聽他這番說話,便知他並不賣榮鳳祥的面子,但又教對方難以反駁。
    榮鳳祥出奇地沒有動氣,只淡淡道:「宋兄教訓得好。小弟怎會有意見呢?」寇仲
和徐子陵卻是心中暗懍,此人能屈能伸,說話大方得體,確是個人物。
    伏騫欣然笑道:「在那處動手也沒有問題,就算在這裡,伏某也可保證能不損片木
塊瓦,但對手的情況如何,就非我可控制。」
    眾人一陣起哄,這等若伏騫自我限制了出手的方式。
    一聲長笑,來自李世民的陣營中,只見英偉挺拔的龐玉大步走出,微笑道:「伏王
子此言,惹得龐玉心癢難熬,忍不住要領教高明。不若我們訂下規則,誰若失手損毀任
何對象,便算輸了如何?」
    若龐玉是來自突利的一方,眾人絕不會有絲毫奇怪。皆因突厥近年聲勢日盛,實行
對四鄰侵略的擴張國策,故一向與吐谷渾結有深仇。
    但出言著竟是李世民天策府的一級高手,便使人知道事情非是一般爭執那麼簡單,
而是牽涉到爭霸天下的大業。
    吐谷渾一方高手立時躍躍欲試,欲替伏騫出戰,卻給伏騫打手勢阻止,銅鈴般的巨
目透出笑意,朝李世民道:「若龐兄一時失手,敗給在下,秦王是否親自下場?」
    旁觀者立時止哄,變得鴉雀無聲,看李世民如何應付伏騫的挑戰。
    李世民雙目寒芒閃閃,銳利如刀刃的眼神與伏騫毫不相讓的對視了令人心弦緊扯的
片晌後,啞然失笑道:「王子果是豪氣迫人,既是如此,不若小弟和王子先玩一場,免
得給旁人說我李世民使的是車輪戰術。」
    連寇仲也對李世民的膽包風度深為傾倒。
    這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漢。
    要知從沒有人見過伏騫出手,不過只看他敢挑戰曲傲,「悍獅」慕鐵雄則仍躺在梯
階之間,便知此人非是好惹。李世民敢親身犯險,與這高深莫測的伏騫交手,豈是懦夫
敢為的事。
    旁觀者采聲四起,顯都為李世民心折。
    善玩言語手段的突利竟沒有插嘴,一派坐山觀虎鬥的曖昧神態。
    李世民一方的尉遲敬德等人,卻沒有露出絲毫不安之色,似是對李世民信心十足。
    伏騫頷首讚許,負手從容道:「秦王不必有此顧慮,本人自創的『伏養氣功』,專
講潛藏生息之法,一人十人都不會有多大分別,若與龐兄一戰僥倖勝出,反有熱身作用,
佔便宜的實是小弟而非世民兄。」
    這番說話出口,立時惹來一陣嘩然。
    表面聽是謙虛非常,骨子裡卻是傲氣凌人,隱有不可一世的豪氣。
    龐玉哈哈一笑,踏前三步,離伏騫只有丈許距離,施禮道:「王子既有此豪語,請
恕龐玉大膽冒犯,請王子賜教。」
    這天策府的高手長得如玉樹臨風,鋒芒四射,予人好感。
    李世民笑道:「既是如此,世民自樂得在旁欣賞!」
    大局已定,伏騫與龐玉一戰勢在必行。
    突利此時長笑道:「如確有機緣,下一場秦王可否讓給我這對王子心儀已久的仰慕
者?」
    此著登時為手下被辱的突利挽回所有顏面。
    誰都想不到董家酒樓頂層的梯井處,突然間會成各方領袖爭霸決勝的場所。
    假若伏騫或突利任何一方敗北,勢將聲勢大挫,動輒還有難以全身而退的慘淡收場。
    就在李世民和伏騫尚未作出反應的一刻,寇仲大笑道:「真有意思,既是為此,王
子可否把與秦王的一場比拚讓予小弟呢?」
    徐子陵心中劇震,知道寇仲下了決心,絕不讓李世民生離此地。
    而李世民亦很難拒絕寇仲的挑戰。
    李世民方面的高手人人臉色微變,目光齊集中到寇仲身上,顯是對他甚為忌憚。
    宋玉致亦芳心顫震,正是寇仲這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氣概,令她對他既愛且恨,六
神無主。
    由刺殺「青蛟」任少名開始,直至在老虎頭上動土的盜取和氏璧,他表現的便是這
種無畏的精神。
    「咦」!
    一把女子的聲音從下面傳上來,接著有人道:「慕將軍給何人以先天氣勁封閉六脈,
躺在這裡呢?」
    事實上在下層亦圍滿了觀著,只是沒有人敢接近梯階,此女於這要緊時刻走到慕鐵
雄旁,又出言截住李世民對寇仲的響應,無不深合兵法之道;不但使李世民對寇仲的挑
戰有緩衝之機,也削弱了寇仲的氣勢。
    眾人不由擁前數步,往下瞧去,剛好見到一位氣質獨特的美女,伸腳輕踢了伏身階
台的慕鐵雄一記。
    慕鐵雄應腳劇顫呻吟,茫然坐起。
    伏騫雙目奇光連閃,臉上掠過難以掩飾的訝異神情,問道:「姑娘能看破在下手法,
確是非凡,可否賜示芳名。」
    美女仰起悄臉,右掌則迅快無匹地在慕鐵雄背上連拍十多掌,後者兩眼倏地回復神
采,並閉目運功。
    眾人均心生驚異,才知剛才此女一腳並沒有全解慕鐵雄被封的經穴,只能令他坐起
半身,但已盡收先聲奪人的效應。
    兼之她現在目注上方,右手卻如有目助般準確命中慕鐵雄後背要穴,只是這一手更
教人折服。
    美女一點不讓地與高高在上的伏騫對視,冷然自若道:「妾身的過去已死,變成無
名無姓的人,王子稱呼妾身作紅拂女又或李夫人,均悉從尊意。」
    未待伏騫答話,緊接嬌叱道:「寇仲你我剛才一戰尚未竟全功,你憑什麼向秦王挑
戰?」
    寇仲望向李世民苦笑道:「小弟服了,就收回剛才的說話,嫂子也請放小子一馬吧。」
    他說話的內容語調均似示弱之極,但卻沒有人認為他是怕了紅拂女。連不知情者也
猜到他是由於某些原因而不想與這美女動手。
    徐子陵心中暗歎,亦只有他最明白寇仲的心情,儘管他們有恨李靖的理由,但兄弟
情義始終難以一把抹去,怎能對他的嬌妻痛下殺手。而對著紅拂女這種高手,想手下留
情可跟自盡沒有多大分別。
    伏騫搖頭歎道:「女中豪傑,令人敬佩,李夫人請上!」
    紅拂女臉容靜如止水的拾級而上,到她歸回李世民一夥時,伏騫脫掉外袍,露出懾
人的雄偉軀幹,長笑道:「不知龐兄用的是什麼兵器。」
    龐玉淡然道:「兵器乃不祥之物,不宜在此地施用,何不讓我們玩兩手拳腳,王子
意下如何?」
    此子不愧名震關中的人物,話裡暗藏鋒刃,搶制先機,操握主動。
    伏騫微笑道:「祥與不祥,只在一念之間,龐兄既有此雅興,那伏某人另有一個提
議。」
    眾人只覺奇峰突出,均靜心聆聽。
    寇仲湊到宋玉致小耳旁道:「上戰伐心,下戰伐力,好致致有否為此人動心呢?」
    「哎!」
    宋玉致一肘重重撞在寇仲脅下,沒有睬他。
    伏騫的目光應聲射到兩人處,露出莞薾神色,寇仲則報以苦笑。
    龐玉的眼神卻沒有片刻離開伏騫,沉聲道:「王子請賜示。」
    眾人忙側耳恭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