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十六卷)
第十一章 貪生怕死

    徐子陵隨在不嗔身後,朝後院的方向深進。
    沿途不時遇上僧侶,但人人對他視如不見,像正沉醉於本身清淨無為的宗教生活裡。
    經過那座在陽光下金碧輝煌的銅殿後,不嗔左轉進入一條兩旁植有竹樹,古意盎然
的石板道。
    兩旁僧捨掩映在竹材之間,樸素簡單,與殿堂的華美又截然迥異,不過在松上白灰
泥後,又自有一股不施脂粉般的自然美態。
    徐子陵正細意感受禪院裡那種深幽致遠、平和寧靜的氣氛時,景色一變,房舍漸稀,
代之是蒼松翠柏,層巖嶙峋,沿著石路前行,可看到右壁鑿上「佛道」二字。兩邊石崖
逐漸高起,山道收窄,兩旁石壁是依矮崖形勢雕鑿的諸佛坐像,均神態悠然,栩栩如生。
    徐子陵看得心中驚異時,佛道忽盡,眼前豁然開朗。
    在這禪院西端處,一座上刻「方丈院」,面闊七間、歇山九脊頂的巍峨大殿建於崖
沿處,形勢險要至極點。
    徐子陵大感不妥,問道:「這該是貴院主持了空大師的居停吧!」
    不嗔若無其事地答道:「施主欲見師小姐,自須由本院方丈定奪,何需奇怪?」
    徐子陵早知不會那麼容易可見到師妃暄,只能心中暗歎,隨他登階入院。
    方丈院共分前中後三進,入門處是個空廣的接待室,沒有任何傢具,只在兩壁掛有
畫像,看來該是禪院歷代主持的肖像。
    不嗔囑咐徐子陵在此等候,穿門進入內間去。
    徐子陵閒著無事,正好瀏覽壁上的肖像畫,畫像雖形相各異,肥瘦不同,但繪著無
不為其刻意經營,畫得人人寶相莊嚴,佛光普照,容貌慈和,一副救苦救難大慈大悲模
樣。像旁還附上名號和受戒入寂年月等介紹文字。
    肖像顯是依年代先後排列,到左壁最後一幅時,徐子陵心中一震,行近細看。只見
所繪老僧鬚眉俱白,臉上深刻的皺紋縱橫交錯,看來至少有七十多歲。
    他之所以嚇了一跳,皆因此僧面目與現在的主持了空至少有八、九分相以,恰是了
空老朽後的樣子。
    正在思忖這是否了空的親爹,而了空是子承乃父的衣缽時,赫然發覺肖像畫旁只有
受戒年而沒有卒日,不由倒抽一口涼氣。
    難道了空反老還童,從畫中這老人變回現在四十來歲的樣子,那麼此事實在駭人至
極點。
    不嗔的聲音在後方響起道:「這是敝寺主持十五年前的畫像,當時他正值入關修禪,
故囑人做像。」
    徐子陵歎道:「真令人難以相信,原來世間竟有返老還童的神功秘法。」
    不嗔高宣佛號合什道:「佛法無邊,回頭是岸。敝寺主持在中院恭候徐施主,請!」
    徐子陵轉過身來,見不嗔全無領行的意思。只好施禮道謝,自行進入中庭。
    「砰」!
    木門在身後關上。
    深廣達十丈,高三丈的空間,只有四面空壁。
    了空盤膝面壁結迦跌坐,背向著他。
    這能返老還童,有力回天的高僧兩旁各有一道閉上的便門,透出一種高深莫測的氣
氛。
    徐子陵嘴角送出一絲苦笑,恭敬地道:「大師請賜示旨意。」

                  ※               ※                 ※

    寇仲由偏廳返回正廳,欲進內堂時,剛好遇上一向對他擺出不屑一顧姿態,輕盈冷
艷的「美胡姬」玲瓏嬌,雙方都想不到會狹路相逢。寇仲剛受過董淑妮的教訓,極力克
制下只點頭為禮,便算打過招呼。
    反是這異族美女對他展露出一絲罕有的笑意,與他並肩而行道:「昨晚你們在天津
橋之戰的確很精采。」
    寇仲愕然道:「嬌姑娘真厲害,竟能瞞過這麼多人的耳目,潛到近處。」
    玲瓏嬌回復冷漠神色,淡然道:「若沒有這點本事,怎替尚書大人當探子?」此女
肯和他有問有答,已代表態度有所改變。
    剛要再找話題,虛行之從內廳匆匆走出來,見到寇仲,打了個勿要說話的眼色,然
後才施禮道:「大人在書齋等寇爺。」
    言罷擦身去了。
    玲瓏嬌止步道:「尚書大人該有話要和你單獨說的,待會見。」

                  ※               ※                 ※

    片晌後寇仲來到書齋,王世充待室門關上後,看他在左旁的太師椅坐下,道:「幸
好你昨晚沒有被敵所乘,我曾想過遣人往援,但此舉會正中敵人下懷,時間上更難以趕
及,最後只能按兵不動。」
    接著冷哼道:「楊侗和獨孤峰太可惡了。」
    寇仲違心讚道:「尚書大人此著才是高明。現在我們務要示敵以弱,才符合上兵伐
謀這兵家要旨。論實力,獨孤閥縱使聯結外人,仍奈何不了我們。所以只能靠陰謀詭計
來施冷箭,只要我們小心一點,獨孤峰絕不能得逞。」
    王世充皺眉道:「鐵勒人因曲傲的敗北,可以撇開不論。但假若陰癸派、突利和楊
侗聯成一氣,我們是否仍要維持被動捱打的局面呢?一個不好,我們可能要連東都也賠
掉。」
    寇仲好整以暇的道:「突利也可以不論。皆因吾友跋鋒寒剛離洛陽,突利和畢玄的
兩個徒弟怎都要追上去熱鬧一番。陰癸派則因要應付師妃暄這個頭號大敵,亦絕不敢公
然捲進這場紛爭去。何況在某一程度上,她們都希望你能收拾李密,那時杜伏威取得江
都後,便可沿運河北上。」
    王世充訝道:「你怎知杜伏威要攻打江都?」
    寇仲當然不會把宋金剛招出來,道:「我和宋家有點交情,待會還約了宋魯在董家
酒樓兒面。」
    王世充釋然道:「這確是令人頭痛的事,杜伏威和沈法興的關係一向不大好,現在
忽然聯成一氣,可見他們北上之心是如何焦急。」
    寇仲點頭道:「目下局勢明顯是黃河與運河之爭,誰能同時取得關中、洛陽兩大重
鎮,便等若半壁江山落進他袋子去。我們則先取虎牢、滎陽,再挺軍西進,那時聖上你
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王世充捻髭微笑,眼中射出充滿希望和企盼的神色,正容道:「假若我王世充成為
新朝之主,你寇仲就是新朝宰相,你準備好了沒有?」
    寇仲暗忖信你的才是白癡。表面卻裝出陶醉之色,欣然道:「尚書大人這麼瞧得起
小子,我自然是萬二分感激。不過我想先破李密以立功,那時尚書大人重用我,旁人亦
無話可說。」
    王世充呵呵大笑,接著故作神秘的道:「是否能引李密出兵,便要看明晚的安排,
讓我先給你見見我的替身。」

                  ※               ※                 ※

    了空身穿灰色僧衣,外加深棕色的肩掛,空廣的堂宇寂然無聲。
    徐子陵負手卓立,像變成這高憎外的另一尊石像,沒有半絲不耐煩。
    好一會後,了空柔和的聲音輕輕道:「洛陽的寺觀窟三大名勝,徐施主不知是否都
到過了?」
    徐子陵心中錯愕,無論了空說什麼,甚至佛語禪機,他亦不會奇怪。偏是這麼提及
洛陽的名勝,與眼前的事風馬牛不相關,頓使他摸不著頭腦。
    無奈下虛心問道:「請大師詳加賜示!」
    了空油然道:「寺是白馬寺,乃中原第一所佛寺,建於東漢永平十年,由於當年從
天竺迎回兩位高僧攝摩騰和竺法蘭時,佛經佛像均是用白馬馱來,故以白馬為名。此為
中土佛教之始,故該寺又有『釋源』和『祖庭』之譽。信佛者,若不到該寺一遊,每引
為畢生憾事。」
    徐子陵道:「多謝大師指點,但不知白馬寺座落何處。」
    了空淡淡道:「徐施主若是有心人,自會知道。」
    不待徐子陵說話,續道:「觀為老君觀,位於城北數里外邙山翠雲峰之顛,相傳乃
老子李耳練丹的聖地,可惜現在為妖魅把持,聖地成了邪窟。」
    徐子陵大奇道:「怎會如此?」
    了空平靜答道:「有很多事,老衲實不方便詳言。只不過見徐施主所學來自道家始
祖廣成子,故順帶一提。」
    他的說話字字暗含玄機,深奧難明。
    了空續道:「窟則為龍門石窟,位於我寺南面十多里外伊水之濱,由於該處兩山相
對,望之若闕,故又名『伊闕』,兩岸峭壁上大小神龕石窟延綿數里,令人歎為觀止。」
    接著訝然道:「是了!徐施主今次究竟為何事而來,老衲早忘記了。」
    徐子陵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道:「我也忘記了,多謝大師指點。」
    說罷飄然離殿。

                  ※               ※                 ※

    一名無論外貌體型都與王世充有七、八分相像的人,入齋後拜倒請安。
    隨之而入的是歐陽希夷、玲瓏嬌、可風道人、陳長林一眾高手,還有王世充的兩個
兒子王玄應、王玄恕,與及大將張鎮周和楊公卿。
    只看這陣勢,便知是有要事商討。
    眾人分左右坐好後,變得寇仲居於左方首席,與右方第一席的歐陽希夷遙對,下首
始是張鎮周等人。
    王世充把替身喚起,向寇仲得意地道:「怎樣?」
    寇仲點頭道:「確能魚目混珠,但在明晚那情況下嘛,嘿!」
    王世充知他有話要說,先命替身離開,欣然道:「現在全是自己人,有什麼話放心
說吧!」
    王世充那一副酒色過度樣子的大兒子王玄應得意地道:「這叫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年許前玄應從管州物色得此人回來,經我親自指導訓練,保證無人能夠識破。」
    只看他唯恐怕別人不知此功歸他的神情,便知此子難成大器。
    歐陽希夷皺眉道:「此人不懂武功,內行人只要看他舉手投足,又或走多兩步,立
可看破非是世充兄本人。」
    王世充胸有成竹道:「若有人要來行刺我,最佳時機莫如在赴會途中,又或是返歸
的路上,范成他只須在車上作個樣兒使成。」
    至此誰都知道王世充是絕不肯去冒這個險的。
    可風道人皺眉道:「今趟是要教敵人行刺成功,而世充兄則要佯作受傷,才可引得
李密倉卒出兵。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范成輕易就給人宰掉,誰都會生疑的,
此計怎成?」
    王世充欣然道:「這正是關鍵所在,以假作真後我將藏在馬車暗格內,若敵人實力
真個強大至可破車殺人,我便暴起發難。最好來的是晃公錯又或尤楚紅之輩,讓我傷得
其中一人後,再詐作力拚受傷,如此將更能令對方入信,當然尚需各位再加配合。」
    轉向寇仲道:「寇小兄還有什麼話要說?」
    寇仲問道:「為何敵人不會在宴會中下手呢?」
    王玄應代答道:「這個道理很簡單,榮鳳祥今回盡邀各地前來洛陽的名人赴宴,到
時高手如雲,其中又不乏與我們有交情的,在這種情況下,公開挑戰不會有問題,若要
行刺暗算則變量太多,說不定鬧個灰頭土臉,吃不完兜著走。」
    寇仲心中暗歎,頹然道:「我沒有話說了。」
    他本有滿腹妙計,但見到王世充擺明不肯以身犯險,還有什麼話可以說的。

                  ※               ※                 ※

    徐子陵踏出方丈室的大門,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
    濛濛細雨剛開始從天上灑下來,遠近不見人蹤。
    淨念禪院處處隱含禪機佛意。
    像自己本為他們的敵人,但他卻絲毫覺察不到敵意。
    就像和他們之間從未發生過任何事。
    見不到師妃暄乃理所當然,可以得見才是出人意表。
    不過他為了心之所安,故仍要稍盡人事吧!
    他要的是能面對面與師妃暄解決和氏璧的問題。直到此刻,他仍不認為盜寶是壞事
或錯事,而只是有關爭霸天下的手段。
    像和氏璧這種神物,惟有緣者居之。
    他緩步走下台階,正要朝佛道的方向走去,心中忽生感應。
    就像有某種事物在等待著他的樣子。
    環目四顧,方丈院左端有一片竹林。徐子陵想了想,便放步走去。
    來到近處,另一條石道在竹林間蜿蜒伸展,曲徑通幽,在雨絲綿綿中,特別引人入
勝。
    徐子陵沿道而行,拐了個彎後,整個空間倏地擴闊至無限,原來路盡處是山崖邊沿,
不但可俯瞰遠近山野田疇,還可遠眺座落東方地平盡處的洛陽城。
    漫天細雨下,在這如詩如畫的美景裡,一身儒服男裝的師妃暄正盈盈俏立崖沿,悠
然神往的俯瞰著崖下伸展無盡的大地。
    徐子陵恭敬地朝她玉背施禮,誠懇地道:「小姐肯破例賜見,徐子陵感激不盡。」
    師妃暄輕輕歎一口氣,伸出纖美的玉指,遙指遠方的洛陽城,以充滿悲國傷時的語
調道:「自魏晉南北朝以還,洛陽屢成兵家爭戰之地,多次被毀傾頹,累得百姓流亡,
中原蕭條,千里無煙,饑寒流隕,相填溝壑。除此之外,徐兄可知我們尚損失了什麼呢?」
    徐子陵雖自負聰明才智,此刻只能茫然搖頭。
    師妃暄像腦後長有眼睛,可看到他搖頭的動作,淡然道:「洛陽之稱,始見於戰國
文獻〈戰國策〉,內有『蘇秦過洛陽』之語。自此屢被選為郡城,為我國文化經濟的中
心,北魏時只是佛寺便有一千三百六十七所。」
    徐子陵咋舌道:「竟有這麼多?」
    師妃暄續道:「洛陽向為我國文化薈萃之處,只藏書便達七千車之多。且人傑地靈,
歷代名家輩出,蔡倫於此試制『蔡侯紙』;張衡創製『渾天儀』、『候風儀』和『地動
儀』;馬鈞發明『指南車』;王充作〈論衡〉;班固兄妹著〈漢書〉;陳壽撰〈三國誌
〉;〈洛陽伽藍記〉和〈水經注〉均成書於此,洛陽城對我國的貢獻,有何處可能比擬。」
    徐子陵聽得肅然起敬。若非他有翻閱魯妙子傳給他的筆記卷,這時定要聽得一腦子
茫然。現下雖仍未能完全諳識,但至少亦知道師妃暄確是學究天人,博古通今。
    換了他和寇仲,無論對著洛陽城看多少遍,也不曾有師妃暄的感觸和聯想。
    她正為洛陽過去百多年的歷史而傷懷。
    師妃暄悠然神往的道:「徐兄到過北市的新潭嗎?」
    徐子陵暗忖自己來來去去都是洛河、天街和天津橋,或間中因事到過南城的裡坊,
卻從未到過北市去。苦笑道:「尚未去過!」
    師妃暄道:「那麼徐兄定要去見識一下這被稱為天下舟船所集的地方,全盛時期大
小船隻可達萬艘之數。」
    接著低吟道:「古今興廢事,還看洛陽城。」
    聽著她若如天籟仙音的聲線細訴洛陽的興替盛衰,徐子陵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洛陽
的圖畫,似乎千多年的歷史,倏忽間閃過腦海,那感覺既悲愴又感人。
    雨點溫柔地飄灑在他們身上。
    像師妃暄這種悲天憫人,有著菩薩大慈大悲心腸的超卓人物,他尚是首次遇上。
    忽然間,他徹底明白了師妃暄要找尋真命天子,以拯救萬民於水深火熱的偉大情懷。

上一頁    下一頁